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十三章華夏國傑出勇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三章華夏國傑出勇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感謝書友100614122226470大大的打賞,謝謝哥們。淚求收藏!!!

……………………………………………………………………………………

其實兇殘之中人照樣子有英雄,他們雖說兇殘暴瘧,但那股子氣概還是挺令人信服的。

「後來怎麼樣了?」葉凡追問道。

「再加兇殘冷酷,就連圍搏他的公安武警都被槍殺了二個,這下子更是惹起了滔天之怒。全國都發下了特a級通輯令,這兩小子一路殺人殺得過癮了,居然跑到嶺南大軍區去搶劫順手還帶著殺了兩個軍人。後來又殺了三個平民就沒影了,直到今天才被你偶然發現。

誰會想到這兩個小子居然組織了一個流竄在咱們南面一帶的巨額賭博團體,圈內人稱『大狼』。不過這個賭搏團體很是隱秘,一直以來大家都只聽說過而沒見過。多虧了你啊老弟,如果那天晚上發生了大事,哥哥我可真是完蛋蛋啦。

那天在麻姑廟來了三四十個人,就連江浙那邊都有人來,結果一窩端了,光是大磚頭就收繳了三十部,桑塔拉六輛,摩托車十幾部,媽的!全是小日本進口的那種開起來『轟轟』響的跑車型號。想不想弄一輛,如果想的話就憑你的功勞我給市局的於副局說一下,保證弄一輛八層新的給你。聽說新車可是要二三萬呢!有這機會不要白不要。

當晚幸好全密圍了,堵住了各個道口。不然就憑咱們派出所那輛老掉牙的吉普,估摸人家就站那兒讓你追都得氣死人。不過於局還錯,收繳來的贓車給了我們所一輛,算是戰利品。

你看,那輛聽說是剛下線不久的2000就是牛氣。不要說鎮里那幾個所長主任眼紅得不行,就是蔡鎮長和秦書記也時常借故調咱的2000車用,麻痹的,都快變成他們書記鎮長的專車了。倒霉啊!這樹大招風講得一點錯都沒有。不過兄弟以後要用車開個口就行了,別人不借兄弟隨時可齲」

講到這裡趙鐵海用手摸搓著自已的桑塔拉2000就像在摸一溫柔的花姑娘,轉頭掃了葉凡的三菱一眼,「不過我看兄弟比我還牛逼啊,居然開上了三菱v6,這車架子,這保險杠,天窗戶橫杠,還有這寬大的輪子估計還是改裝過的,怕不是要七八十萬了。你小子就是運道好,老哥我不服不行啊1

說這話時趙鐵海又有些酸溜溜味兒。

「你就酸吧!你那車是你的專車,我這車再好也是借的。等下就要還給別人的,以後蹭車是蹭定了,反正我也學會了。趙哥有門路給弄個本怎樣?」葉凡調侃道:「還有,那天晚上我可是聽說你們弄了近300萬,你那所里估計也落下了不少獎金吧?不是聽說見者有份。」

「弄個本沒什麼大問題,你去報個名隨順考一下我同學在交管那邊,打個招呼應該沒問題。說到錢你把咱們公安部門看成什麼了,咱們可是國家的正規執法部門,不是土匪窩,還什麼見者有份,打劫是不是啊?那天晚上在確是收了近300萬,不過大頭都被墨香市和縣裡瓜分了,一部分交了國庫,我們可憐啊!出的力不少,最後也只落下了不多的10萬。不過我個人倒是獎了一萬,你小子也有,等下管叫請客就是了。」

趙鐵海樂呵呵笑不攏嘴了,也難怪,陞官加爵外帶著送車發錢的,任誰也樂呵著找不著北。

兩人進了紫雲酒樓的一號包間,見李隊和周局於局都在,葉凡輕車熟路的點頭打了個招呼。

「小葉啊!這次你表現非常勇敢,簡直可以用神勇來形容,把歹徒成功的拖死了,不然給他們逃了就會出大麻煩了。本來是要授個一等功英雄稱號的,可惜你不是公安或軍人。後來上面一商量,你小子撞大運了,反而獲得了個更好的什麼『華夏國傑出勇士獎』,這個可是部級獎勵的。另外授予銅品黃龍勳章一枚,這個黃龍勳章可是不得了的大獎。聽說整個公安部里至今也僅有一個人獲得過。原本來是國務院副總理秦奇親自頒發的,不過秦副總理正在歐洲考察,一時半分回不來。所以就交待到了咱們南福省政法委一起叫我帶來給你了。另外還加獎金2萬,祝賀你葉凡同志。」

李隊一臉正經,身子骨站得筆直的,很是慎重地交給了葉凡一個盒子,破天荒的還對著葉凡這個英雄行了一個標準的警察禮。

「這個軍禮是我代表南福省公安武警對你這位英雄的致謝,如果沒有你的勇敢也許還會犧牲更多的公安戰士,更多的無辜平民遭到殺害。你是當之無愧的,請收下。」李隊有些激動,補了一句話差點沒把葉凡同志的那小心肝給嚇得蹦了出來,「當時我下來時咱們南福省常務副省長齊振濤叫我代為傳話,說你小子膽子不小,居然敢跟他頂牛。還罵他說是齊天大聖來了都沒用的,不時齊副省長可是說要槍斃你的,呵呵。小葉,牛氣1

「我……我說過嗎?」葉凡心裡一驚摸著頭說道,已經記不起來了。當時心亂如麻,再加上精神高度緊張哪兒還記得這檔子事。現在經李昌海提起后努力回想了一陣子,好像是說過齊天大聖來了都沒用,什麼省委書記來了都沒用的屁話。而且說槍斃就槍斃啥的。

心道:「完啦!這下子在齊副省長面前掛了號以後還了得,還是常委。人家那種大把頭隨便一句就真能把自已的前程給槍斃了。」葉凡悔呀!喃喃著道:「那……李隊……要不我去向齊副省長道個歉,賠個不是,不然就……」

「哈哈哈……」

李昌海他們全笑了起來,拍了拍葉凡肩膀道:「不用怕,我看齊副省長當時的口氣好像還挺欣賞你的,你小子說不準開始撞大運了。人家副省長高官,哪有整天記得著來打擊你小子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所以嘛放心,沒事1

葉凡總算是放下了一些心思,打開那盒子后發現裡面是一面布質獎狀和一枚雕著五爪金龍騰天祥雲的龍章。後面一個工作人員上前還遞上了一個鼓鼓的紅包。

趙鐵海就剩下在一旁流口水暗自嘖嘖的份頭了。特別是那枚銅質龍章,如果給大海的話估計立馬就可以提副局了,可惜給葉凡只能說是一個榮譽。

趙鐵海一隻在心底里大吼道:「暴殄天物啊!老天,為啥這狗屎沒給我踩中。老天不公啊!不過……算了,如果當時換作俺的話也許就掛了,人都死了這獎得來抵屁用。」

這廝想到這些后心情一下子開朗了許多,這人哪,活著比什麼都好是不是?

不久!

進來一位滿臉悲凄神色的老頭子,圓胖臉頰,全身著黑色莊嚴的西裝。後面有兩個精幹的男子扶著。老頭子掃了包間中人一眼,自身無形中散發著一股長久以來積累下來的怪異氣勢逼壓著眾人,給葉凡的直覺就是此老估計是一手掌權柄或者人事的巨鱷,估計還跟財錢有關係。難道是財政廳的高官,或者稅務,抑或是大老闆等等。葉凡的相面術還是有點點用。

此老掃了葉凡一眼發現面生,沖著他說道:「你就是葉凡是嗎?」

「是的,您老是?」葉凡盯著老人微微點頭。話語中略顯恭敬,自已是後輩對老人顯得恭敬也沒什麼丟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