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十四章紅脈花兒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紅脈花兒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

「葉凡,他是香港南宮集團董事長南宮鴻策先生。」

李昌海隊長站起介紹道,望了南宮鴻策一眼發現他點了點頭於是繼續說道:「是這樣的,南宮鴻策先生的公子南宮錦辰在紅脈縣巡視分公司時被刁六順綁架,開口勒索200萬。南宮先生為了錦辰的安全所以就沒報警,裝了200萬準備送去時發現聯繫不上人了。

當時那天刁六順和三貴子正在安排人在林泉麻姑廟夥同人巨額賭博。後來人被抓他們一跑,直到前段時間被抓。可惜的是刁六順和三貴子都死了,剩下的幾個同夥經過查問,說是南宮綿辰已經遇害。說法是因為刁六順的手下在那天麻姑廟被抓事件后氣憤之下撕票了,唉1

講到這裡李隊嘆了口氣,「南宮先生聽說了你的事後,一定要來感謝你。說是你為他兒子報了仇,所以今天他是特別從水州趕過來的。」

「南宮先生,作為一個華夏公民,每個人都有這份責任和義務。換作是別人也會這樣做的,所以這是我應該做的,請您別放在心上。」葉凡站起來有些沉痛的說道趕緊推託,老人喪子是多麼痛苦的事,自已還要別人感謝什麼。

轉眼看了一下李隊才想起手機的事趕緊說道:「李隊,不好意思。那手提電話被毀了,我想就用我的一部份獎金抵吧。」

說完打開那紅包就要拿錢低手提,葉凡現在卡上通過仙雲絲的買賣也賺了20來萬了,所以對錢也不是看得特別的重。像李隊長這種人結交來就是一挺好的人脈。

在華夏官場關係人脈有時比政績才能還要重要。提拔官員人家都要找聽自已話的,沾親帶顧的等等。葉凡雖說還沒經歷過但父親的遭遇也讓他看到了許多官場的隱性絕巧。李隊長也許現在用不上,但也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能用上。給他留個好印像非常的關鍵,算是一個潛力股吧……

「那天你不是說了,不可抗力損毀了就不用賠。我已經把你的手機的事上報了,不用你賠,這錢你還是自已留著,這是你應得的。」

李隊長非常客氣和親切,「其實即便是沒壞我也不準備收回,這次你幫的忙太大了,怎麼樣?有沒興趣加入我們省廳刑警隊,半年後包給你提個副科。」

「副科。」葉凡驚訝地望著李隊,「李哥不是開玩笑吧!我又不是公安大學畢業的。」

「你雖然不是公安大學畢業的,不過你可是更有名氣的《海江大學》的高材生,主要是這次你的表現大家都看見了。估計許多正牌公安大學畢業的驕子未必有你這種能力。好好想想,想好了就給我打電話,反正電話你那兒有,呵呵1此刻的李昌海就像一狼外婆正在引誘著葉凡這隻可憐的小紅帽投入刑警隊的懷抱。

「好!我考慮考慮1葉凡點了點頭。

「小夥子,犬子的事我得感謝你,不管怎麼說,你總算是為他報了仇。這是一點小意思,你一定得收下。」

南宮鴻策說完後身側的一老練中年男人上前遞給了葉凡一張建行的銀灰色卡。

「葉先生!這是南宮董事長特別感謝你的。裡面有20萬,密碼就666666。請你收下,有李隊長等人作證,這是贈予,你別擔心什麼。」

中年人怕葉凡不收還拉出證人來,因為葉凡如果是政府官員就怕人說是受賄什麼的就麻煩了。所以連同銀行卡還特別的去公證處開了份證明,想得真是周道齊全,為的是解除抑憂。說明人家南宮家是誠心要感謝的,而不是作面子。

「不行!南宮先生,我早就說過,這錢我絕對不能收。」葉凡趕緊推卻說道,不肯接那張銀行卡。

「葉凡,收下吧!這是南宮先生一點心意。人家大老遠從香港趕過來就是為了表達一份心意。」李昌海微笑著解圍道。

「那……這樣吧!我就收下一萬作個意思。剩下的19萬就以南宮董事長的名義捐獻給天水壩子村人修路怎麼樣?反正那條破路非修不可了,也正缺資金。這張卡先放在南宮先生那裡,然後再轉到林泉政府。不過有個事得請南宮先生幫點小忙,這筆錢我希望南宮先生能指定由我全權規劃投入修路專項資金中去,可以提出由李隊代為監督一下。當然,李隊很忙,以後路修完了發票開銷等給李隊過目就是了。」

葉凡提了個好點子就怕這錢被蔡大江給黑了,前次好不容易搞了一萬二差點拍桌子了才討回一半款子,這麼大筆錢蔡大江不動心那才怪。

「你小子,鬼點子多啊!不小心就被你拉下水了。」李昌海微微一笑,知道葉凡怕這筆錢到了林泉鎮后被鎮長書記挪用了,轉頭對南宮董事長說道:「南宮先生,我看這方法很好。葉凡同志是個很好的政府工作人員,我很佩服他。」

「好!就這麼辦。不過這張卡可是我感謝葉凡小朋友的,所以不能捐給林泉鎮政府。」

南宮鴻策很是堅決的說道,轉頭吩咐身側后那個中年人道:「東迢,你再辦一張卡。向當地政府以公司明義捐獻100萬。就如葉小朋友講的那樣,提個條件。專款專用,全權由葉小朋友策劃花銷,其它任何人無權干涉和挪用,當然,包括鎮長書記以及更高的官員。如果政府違了條約公司有權訴諸法庭,同時也請李昌海隊長全權監督修路資金的使用。」

最後葉凡無奈之下只好收下了那筆20萬的巨款。

「唉!東迢,叫老闆上菜。我跟葉小朋友和李隊長喝一杯。通知紅脈縣的分公司,明天早上我要去紅脈。唉……看看綿辰……他……曾經……工作過的地方。」

講到這裡一向堅強的老人再也忍不住臉龐無聲地流下了眼淚。包間中瀰漫著一股痛人心徹的心酸味兒。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各人都有些醉了,這時紫雲酒樓的老闆花媚蘭親自端了一盤猶如萬花齊放的菜上來。給大家介紹說是酒店新開發的一種新品種——花兒招搖!

從菜名上看,的確名如菜形。聽說這菜所用的材料全是采自山上的野生花,巧妙的搭配在了一起,入口芬香滿辰,粉清化口,的確奇特,大家都讚賞不已。

「花老闆,這道花兒招搖可有點像你啊!艷如桃花!哈哈……」趙鐵海那張爛嘴開玩笑道,因為打了一個通莊下來的花老闆的確人比花嬌,臉兒上誘著淡淡的紅暈,嬌媚得很。望著那誘人的嬌紅嘴辰,挺翹的柔膩屁股,以及鼓鼓的超大號胸脯,是個男的都會暗咽口水的。

「又是一妖精!花兒招搖,難道是老闆特別為自已搞的一盤菜,這女人,太厲害了。」

葉凡暗地裡腹誹著腦子裡突然靈光一現,想起那天德貴爺李德貴臨死前好像有說過一句,說是刁六順三貴子經常密密念叨著一句話——紅脈花兒遙南宮鴻策老先生的大公子是在紅脈縣被綁的,這其中說不準有什麼糾葛。

………………………………………………………………………………………………

感謝『施和尚』大大的打賞,唉!不好意思施大師,你又得省下兩根雲煙貨了,呵呵,狗子有愧啊,今晚就特別為你更第3更吧!沒錯!就是這更,特別感謝你的!

唉!狗子都感覺很賣力更新了,一天8000字左右,可是還是有許多大大沒把《官術》放入書架子,讓你們點一下『加入書架』都那般難嗎?難受!難過!有點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