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十九章牛逼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牛逼的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對不起了,今天晚上跟朋友喝了點小酒回來晚了。感謝昨天三位兄弟的第3更總算是追上來發出去了,謝謝!

…………………………………………………………………………………………

要知道天水壩子人為個鳥村長可是爭個不休,因此兩人震驚了一番后心情又平靜了下來,還是有些瞧不起這嘴上無毛的小屁孩。身體不算壯,只能說是精實。皮膚特別白晰,面嫩,娘們雖說不像但也跟平時牛高馬大的粗爺們挨不上多大關係。

根本就看不出有啥厲害之處,兩人百分之百肯定這小子絕不是個練家子,從職務上來說最多一個正股級的屁組長,算不上官。咱林泉三霸連副鎮長都敢惹還怕鳥的一村官組長?

兩人也決定給葉凡一個下馬威,你不是官嗎?咱就找個官來治治你,官當然就最怕官管了,所以眼神一使兩人的手下都出去打電話了。兩霸頭的心思就是決不讓李橫山來橫插一杠子,主要是現在的李炎亭聽說被人整癱了,只能在輪椅上度過餘生了。

一個過氣的老頭子有啥害怕的,而且那響水灘沙場不但有沙子,而且還有品質極佳的卵石。聽李德貴的小弟說是一年也有個20來萬進賬,數目不校以前二霸頭早就眼紅那地兒了,不過德貴爺也不是好惹的。跟當時的吳鎮長關係很鐵,再加上李炎亭虎威還在,因此兩人憋了那麼久還沒動手,在等時機。

現在可是今非昔比了,要變天了。

「說說吧!倒底是誰把春香和雪蓮打成這樣的,自已給我甩幾個巴掌回來就是了。」

葉凡平靜的坐在椅子上點上了支煙悠閑地噴著煙圈。

「呵呵!你小子夠牛的,哪裡來的野鳥,也敢在咱林泉來沖啥好漢。我呸!老子不打得你喊媽就不是你家肖爺。」

肖虎石身後站著的一個手皮粗糙如松樹皮的練家子叫肖大川,他早就忍不住了,估計春香就是他打的。所以出手了,一拳就擂了過來,出拳很狠很穩,拳風老辣。看樣子練過幾年,如果被砸中估計不好受。而肖虎石和胡七都默不作聲看好戲,他們也想稱量稱量這毛頭小子的斤量。

「呵呵1

葉凡淡然一笑渾不再意地隨手抓起桌上的一雙竹筷子也不知怎麼搞的,虎爺和胡哥只是感覺覺眼前一花,肖大川的沙鍋大粗糙拳頭已經被葉凡的竹筷子不可思議的夾住了。

肖大川一愣,眼睛眨了眨,根本就不相信自已的鐵拳會被一雙不起眼的竹筷了夾住,如果說是鋼筷子還有點可能。不信邪鼓足力勁一聲暴喝,『喳你媽/要抽出拳頭再次惡狠狠的反擊了過去。

這次可是犯了葉凡大忌,葉凡是最忌人罵他母親的。手勢一松輕輕一抬,肖大川感覺手能動了縮了回去鼓足勁一巴掌扇了過來,只見眼前一花,一根竹筷子已經敲在了自已的鐵掌上。不過這支竹筷子可是蘊含著極深武者內勁的變異了的筷子。

這廝瞥了瞥眼不屑笑道:「媽的巴子!一根破竹筷也能把肖爺的手怎樣了?肖爺的手就是放那讓你……」

話還沒說完,嚓一聲尖利脆響中肖大川感覺自已手指頭處傳來一陣劇烈麻痛。從現場看就是肖大川自已把手指頭狠狠地撞在葉凡的竹筷子上。好像葉凡拿著那筷子還沒動似的。其實是葉凡速度太快了虎哥和胡七等人眼睛根本就轉不過彎來。

不久肖大川捂著手指頭大殺豬樣慘叫了起來:「虎哥!這雜種把我的指頭敲斷了,虎哥……」

「1

又是一聲渾響,肖大川被葉凡抬起的小腿不經意的就那樣子,輕輕一腳踢撞在了牆壁上,整個身子成了軟腳蝦半天都爬不起來了。

「雜種!再喊句試試,呵呵!我嘛!最討厭這個了,這可是你你自找的……」葉凡淡淡一笑輕鬆地放下了竹筷子好像剛才沒發生什麼事似的,「李牛,你們都看見了,我剛才純屬自衛是不是?」

葉凡轉頭對李牛等人調侃樣說道。

「那是!葉哥當然是自衛了。大川自找的。大川,怎麼能把手指頭撞葉哥筷子上去,弄髒了筷子葉哥咋吃飯?」李牛趕緊湊笑臉道。一旁的幾個李家人也點頭證明著嬉笑了一番。

對面的肖虎石臉已經成了鐵青色,想要發作發現胡七正一臉詭笑立馬又把挪了一步的屁股給坐回了椅子上,心裡憤憤然暗罵道:「媽的!鬍子沒安什麼好心,想讓我跟李家人火拚沒門。還有這個來歷不明的什麼葉組長估計是一高手,奶奶的!真人不露相。」

「嗯!小葉,吃飯啊1門外突然傳來一道渾沉的聲音。肖虎石立即站了起來抽出煙遞了過去道:「是小叔來了,請坐。」

「肖副鎮長,你好。」葉凡打了個招呼,暗罵道:「原來有靠山,以為老子就怕了是不是?靠山誰沒有?」

不久!

林泉鎮派出所的指導員胡德亮也進了包廂,很明顯的就是為胡七來撐場子的。

「小叔,這小子把我的手指頭打斷了,小叔給我作主啊1胡大川喊冤道。

「噢!是嗎小葉,年輕人下手可別沒得輕重,斷人手指頭可是輕傷,也算是犯罪要刑拘的,你說是不是胡指導員?」

肖副鎮長淡淡然掃了葉凡一眼轉頭問胡德亮道,其實葉凡懷揣10萬塊。肖長河作為林泉鎮管城建、交通等方面的副鎮長早就眼紅不已了。

一直在盤算著分上一杯羹,就說修路也是他份頭的事,可是最後自已一分錢都沒撈到,正憋著一肚皮火沒地兒泄,現在可是抓住由頭了,正好可以憑此好好敲打敲打這個愣頭青。別以為有著秦志明撐著就亂來。

「不要說斷人手指頭,就是打落一顆牙齒都要判刑半年。呵呵!葉組長,這個你可能不怎麼清楚了吧。」

胡德亮根本就不問原因一下子就把屎盆子扣在了葉凡頭上,來個逼你認罪。

這胡德亮一直在爭林泉鎮派出所所長之位。聽說撤鄉並鎮后林泉鎮的所長可以提拔為副科級,說不準還兼任縣公安局副局長。

有這樣的大彩頭撞破頭也能搶到手,可是前段時間趙鐵海運氣好,跟著省廳的李隊和市局的於局等人撞了大運破了刁六順案子,那代所長的代字就那樣子去掉了。

好像隱隱的聽說破那案子與這姓葉的這屁小子還有點關係,就是他提供的線索。這一下子差點沒把胡德亮的肚皮氣破。趙鐵海他惹不起,最多暗中使些絆子。所以就今天就全往軟柿子葉凡身上招呼了。

「呵呵!我可沒斷人手指頭,肖副鎮長和胡指導員可別被小人蒙弊了。在場的諸位都可以作證是不是?」

葉凡還是那樣子的點塵不驚,心道這兩個人今天就是出來找自已麻煩的,老子又沒得罪這兩個騷包,為何跟我過不去。

「誰?誰作證,是你們嗎?范老闆,你說說,可別亂說話,亂說話可是作偽證一樣得下大牢的。」

胡指導員用手指著萎縮在了一旁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的范春香以及柳雪蓮。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