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十章福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福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我……」范春香嚇得身子骨一嗦,根本就說不出話來,這些人任何一個她都惹不起,自已這小菜館在夾縫中求生存總得開下去。

「我們作證1李牛幾個李家人站出來大聲喊道,他們知道這葉組長可是與縣上的張副縣長和財神爺趙局長稱兄道弟的人物,所以也不怕。

「胡指導員,他們是一夥的不算。」肖大川得意地叫囂,連手都忘了疼了,還擺了擺。

「這樣吧葉組長,你向大川賠個不是,藥費付幾千塊這事就結了。你是剛畢業的,如果真的在所里有留下案底鬧了個處分就麻煩了是不是?反正你那邊還有一些修路款子,自已……」肖長河提議道,好像挺關心葉凡似的。

「原來這老小子是沖著我那10萬塊來的。」葉凡暗罵道。

「嗯!肖副鎮長既然這樣子說了就算了,葉組長,以後可得小心點,別亂動手1胡德亮點了點頭顯得挺大度。

「道歉是不可能的,道歉的人是肖大川而不是我。既然胡指導員硬是要說這事是我乾的,那我願意接受派出所調查。處分不處分自有人定,國家法律擺在那裡的。」

葉凡斷然拒絕,搖了搖頭還是點波不驚。轉頭對李牛說道:「你打個電話給鐵海哥,就說我接受調查,叫他回來親審。」

「調查!調查啥啊兄弟!是不是叫我來調查你一頓飯吃了多少米,可別把咱們的春香姑娘吃窮了,不過你小子最近走了紅運,錢不成問題。你看,周局可一直嘮叨著要你這老弟請客,市局的於局也說了,後天叫你到市裡,墨香大酒店見,不過你老弟得請客,把錢準備好,我可等著宰豬呢,哈哈……」

門旁突然傳來趙鐵海粗莽的狼笑聲。

「呵呵!是趙哥和周哥啊!飯吃過沒有?」葉凡站起來打著招呼。

「啊!是周局,您請坐。」胡德亮猛然看見縣裡來的周柏成局長,諂笑了沖了上去。要知道聽說縣局的王局長升了政法委書記后聽說要卸任局長之位了專干政法了,而周柏成副局長很可能上位。

就連肖長河也站起來熱情地打著招呼,這縣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位高權重,雖說跟自已同級別屬副科,但人家那比自已牛氣得多。

「嗯1周柏成淡淡的應了一聲,不冷不熱,轉頭對葉凡道:「走,去百味閣整隻黃鼠狼咱哥倆好好喝幾盅去。」

「這……我可能走不了,還得接受調查……」葉凡有些為難樣子,當然是裝的。

「怎麼回事?看來桌裂椅斷的就知道沒有好事兒。鐵海,馬上給我調查一下,該罰的就要罰,該懲的要懲,這是黨的天下,怎麼能隨便砸人家菜館子。哼!葉兄弟,我們走,鐵海就不要去了,把這邊事處理了再說,不像樣子。」

周柏成親熱的拍了拍葉凡肩臂說道。這次他可能會更進一步提為魚陽縣公安局局長,雖說不能進常委,但也是他多年的心愿。說起來還得多虧了小兄弟葉凡,所以懂小兄弟也叫得真誠,並不虛。

這次刁六順的案子大捷,趙鐵海,周柏成,於建臣,李昌海四人也是撈夠了榮譽獎章獎金。估計都可能提上一級。因為刁六順的案子太大了,四人在心中都把易砸訓母=,承認了這個不折不扣的小兄弟。可以說,相對來說在李昌海這個省刑警隊隊長眼中,周柏成的份量還不如葉凡,他跟周柏成是上下級關係。跟葉凡卻像是兄弟,趙鐵海就更不用說了,李昌海留有點印像就不錯了。

「呵呵!沒啥事,是大川不懂事衝撞了葉兄弟,大川,還不給葉兄弟陪個不是?」

胡德亮形勢之下不得不低頭,苦笑。

「可……是……」肖大川還沒反應過來,肖長河眉頭一皺哼道:「還不快去,想進局子是嗎?一天到晚就知道給老子惹事生非的不學好。」

「媽的!你傻了是不是?」呯地一下,肖大川就被肖虎石這把頭狠狠地甩了一把掌,肖虎石可是氣得要命,林泉三霸再牛那也只是混混圈自封的。

如果真惹得即將上位的縣公安局局長周柏成發怒了只要一個招呼自已的所有醜事人家難道還挖不出來,估計得下大牢。現在他可是把腸子都悔青了,想不到這姓意么有來頭。不但跟周局稱兄道弟的,好像從趙鐵海嘴中透露出那個市局的什麼於局長也是臆,這樣的牛人自已還真是惹不起。

胡七一夥也是在一旁暗叫僥倖,見到葉凡的眼光都有些畏縮樣子了。暗暗罵道:「媽的!想不到這小白臉還是尊大神,老子惹不得還躲不起。」

「算啦!道歉就免了,以後注意點就是了。范老闆,你看看桌凳損壞修理要多少錢,開個數字出來交給趙哥就行了。周局,你看呢?」

葉凡扶起范春香輕聲說道轉頭問了一下周柏成,畢竟剛才周局說是要嚴辦。

「葉……葉哥,我們馬上給換新的。」肖大川還真是能屈能伸的主,立即舔著臉叫上了葉哥賠笑臉。

「嗯!以後注意點。」周柏成板著臉哼了一聲算是給足了葉凡面子。

「牛子,響水灣的沙場你可能趕緊開工,聽說角林那邊有座樓需要大量的沙石。」肖虎石親熱的拍著李牛的肩膀建議道,實際是想賣葉凡一個人情,意思是說自已已經放手了。

「那是!牛子以後需要聯繫沙石賣主就找我,哥能幫的一定幫。」胡七也不甘落後笑道。

「沒事了周哥,趙哥,走吧,晚上得好好喝幾盅。」葉凡笑道,「乾妹子,我走了,以後有啥事打我電話。肖鎮,胡導,要不一起去喝幾盅?」

葉凡故意那樣子問一下,他知道肖副鎮長和胡指導員肯定不會去的,因為周柏成沒邀請他們。

果然!

肖長河和胡德亮恭敬地趕緊推脫說是已經吃過了,改天他們請客等等。不過對葉凡的怨氣卻是少了一些,覺得這個小夥子還是識大體的,沒太過落他們面子。胡德亮可真是想去啊,這樣子的親近未來局座的寶貴機會多難得,可趙鐵海根本就不給他機會,扭頭走了。心裡暗自咕嚕:「媽的!跟老子玩陰的。明知道葉凡是我兄弟,還想下手……」

晚上,葉凡喝得半醉回到房間已經快12點了。

地到水龍頭前沖了一番回到床上正想睡覺,童心大發又施展起了神耳通貼到了隔壁蔡大江的牆上想聽聽蔡老鬼最近有啥新玩法。其實能從蔡大江處聽到一些新聞對於自已來說相當重要,特別是現在人心惶惶撤鄉並鎮即將舉行的關鍵時分。

晚上喝酒時已經從周局長處得到了肯定信息,撤鄉並鎮不久就要下發文件了,聽說市裡已經首肯。給了廟坑鄉書記鄉長各人一個記大過處分,原則上同意降為林泉鎮的副鎮長書記之流。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