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零三章寡婦也有頭一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寡婦也有頭一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pz923」兄弟的打賞,謝謝!3更到了。

………………………………………………………………………………………………

葉凡想十幾億的大老闆投個幾百萬應該不成問題。不過估計要解開南宮公子身上的閉穴截脈手法不容易,最主要的是要叫那個陳嘯天老頭交出秘術。不過作為一個六段的上等武師估計會把自家秘術看得比命還金貴,想讓他吐出來何其的難。

「趙哥,於局有沒審過那姓陳的老頭?說不準是他作的鬼把戲。」葉凡隨口提醒道。

「審了,那老頭就像茅坑裡的一塊石疙瘩——又臭又硬!怎麼審都是閉口不言,要不是先前見他開過口還以為是一啞巴。」

趙鐵海有些無奈地笑道,就在這時候,腰間bb機響了。趙鐵海衝到樓下回了個電話,跑到包廂對葉凡說道:

「你那車借我拉風一下,縣上王局要我詳細彙報張希林被砍的事以及後面的處理意見。我那車被人開走了,媽的!真是命苦,現在都11點了還得往縣上趕,還讓不讓人活。」

趙鐵海氣憤憤罵道,「拿著,不過你可不能開,我看你喝得差不多了。」葉凡提醒著扔過了車鑰匙。

「曉得!放心吧,我手下開。你那牛車不會損了一根毛的,哈哈,走,兄弟,你慢慢自飲吧!要不我出找個姑娘回來陪你。」趙鐵海開著玩笑下樓而去。

葉凡自倒自飲了一陣子,看看時間已經12點多了。人也差不多醉得東倒西歪了。於是搖搖晃晃地下樓,感覺有些尿急。見衛生間還亮著燈,心裡嘀咕道:「這個菜西施,衛生間電燈都不關掉,要是點上一晚上多浪費1

手一推衛生間門,哪知因灑醉沒站穩,也沒想到那門沒關緊只感覺裡面一輕整個人就撞了進去。

「啊!你……你……」

裡面突然傳來一聲驚慌尖叫,葉凡迷迷糊糊抬眼望去,頓時傻眼!

一具光嫩溜溜的美妙身子上塗滿了泡沫,菜西施春香胸前那碩大、堅挺的乳房曲線畢露,堆在胸前在沐浴露泡沫的襯托下顯得更是膨脹了n倍。再加上菜西施的羞澀、驚慌,胸前那對碩大隨著妙不可言的胴體劇烈顫瑟著,更如波浪起伏,惹眼得很。雙手在胸前遮了一下感覺好像是下面幽谷更重要又趕緊移下去捂住了雙腿中間的一重要部位,一雙雪白渾圓的腿彎曲著靠在衛生間的牆上充滿了極具的誘惑。

菜西施好像一時也有些蒙了,羞傻了,瞪著好看的杏眼嘴唇兒瑟瑟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有胸脯在劇烈的顫動著更惹得葉凡直咽口水,在強度酒精、噴香的肌體刺激下胯下那玩意兒自然就高昂起了頭來。

心底里彷彿一個聲音在鼓搗著自已朝前去,拔開菜西施的手看看下面的神秘地帶。這廝『咕嚕』吞咽了一口唾沫身子一晃彈到菜西施跟前一把就拉開了她遮住羞處的瑟瑟嫩白手腕。

「嗯!沒東西?」

葉凡大驚,更是好奇,強烈的好奇心刺激下順手一拉就把菜西施整個人拽進了懷中,側身一屁股坐在了馬桶上,右手向下一滑就到了菜西施的神秘地帶,雙手猛力的……果然一根**都沒有,那光溜溜略帶點肉紅的神秘地帶鼓鼓的虛掩著撓得葉凡差點噴鼻血了。

而菜西施在葉凡拽她時像征性的掙了一下見無法掙脫乾脆任他為之了。自從葉凡幫菜西施解決了林泉二霸的鬧事問題,菜西施已經決心要獻身於葉凡,找個靠,不然這小菜館都開不下去了。家裡還有一個生病的老娘和幾個弟妹沒錢可是不行的。

剛才見趙鐵海走了,菜西施關上了門打算洗完澡後到包廂施展媚術勾勾葉凡,誰知還未等她出手葉凡倒是自個兒先送上門來了。在緊張的羞怯過後人也放開了,任葉凡在胡弄。

見葉凡望著自已的神秘地帶發傻,菜西施心裡一酸,坐在葉凡懷中伸顫顫的伸出舌頭在他耳廓處舔了幾下凄凄然說道:「我是白虎命!唉!葉哥,你千萬別亂來,我怕會害了你的,以前那個端命鬼就是我剋死的……」

「白虎,老子還是青龍呢,怕個球1葉凡冷哼一聲雙手一陣搓動,抓、捏、撫、按一掏動作下來菜西施已經是氣喘吁吁,特別在葉凡那狼爪子在桃源一劃一捏之後菜西施『哦嚀』一聲,感覺下面春水漾漾了,更是面如桃花,粉色唇兒快滴出水來了。

見葉凡三下五除二解除了武裝想挺槍上陣時,更是拚命的扭轉著性感的身子輕聲嗔道:「別葉哥,身上有泡沫不幹凈,待我洗洗,別弄髒了。」

心裡卻在暗暗叫苦:「那玩兒像菜瓜一樣大太了。」

「好!一起來,咱們正好來個鴛鴦戲水。」葉凡淫笑著……

零點過後,菜西施的房間里春水渙渙,蝶浪濤空。葉凡狠狠地挺了進去,一股子從未體會過的緊繃如折皺一樣,彈壓十足,溫潤地包裹著小葉凡。『隘,菜西施痛得緊皺眉頭雙腿緊緊地抬高夾住了葉凡的腰,面上連眼淚都出來了。葉凡醉熏熏的也沒發現這些細節。

唉!糊塗啊!

一陣狂風戲清蝶過後葉凡沉沉著睡去了。

清晨的陽光照進了春香菜館,今天菜西施破天荒的沒有早起開門,睡了個懶覺。葉凡頭轉了轉睡了過來,身邊的菜西施立即說道:「葉哥,我給你買早餐去。」

「別去,咱再玩玩,哈哈……」葉凡淫笑著一把扯住了菜西施就想動手。

「別,葉哥,我那兒腫了,你饒過我吧,過幾天好不好?」菜西施嚇得臉色都變了,昨晚上她可是咬牙含淚才挺了過來,那地兒早就腫大如皮球。

「嗯!給我瞧睿」葉凡隨口開著玩笑著低頭一看,頓時有些傻眼,急問道:「你……你昨晚上那個來了。」因為葉凡看見床單上有一灘艷紅血跡,斑斑血點在白色床單上顯目刺眼,猶如幾朵正盛開的玫瑰花,紅塵淚流。不由得有些歉意。人家來那個了自已居然不知,葉凡心疼地問道。不過有些懷疑,因為昨晚在衛生間好像沒看見菜西施沒來那個。葉凡以為自己酒醉眼花了隨即搖了搖頭。

「不是……我……我是第……第一次。」菜西施通紅著媚眼白了葉凡一下扭捏著終於說了出來。

「什麼!第……第一次,第一次……這……怎麼……可能?」葉凡失聲叫著連話都說不清了,這也太過震憾了。要知道菜西施可是寡婦,雖說不過才二十三四歲,但女人就是女人,破瓜了再小也是女人,不能稱之為姑娘。

「葉哥,我那死鬼是個石匠,有次石頭滾下來把他那玩意兒撞壞了。後來去了京里都沒治好,結婚後我才知道。他當時氣得說是要用手。我不肯,答應他治好了就給他。

不過,後來才半年他就去了,唉!我命苦,生來白虎命,克夫克子。我怕你……我不會粘著你的,你放心,我知道自已不配。唉!一個寡婦要開一個小菜館多難?

經常有一些混混來酒足飯飽后拍拍屁股說是簽個字就走了。誰敢去問他們要錢,幸好春水有時會出頭喊幾下還好些,不過三年來也被他們欠去了近萬塊了。」

剛說到這裡葉凡一巴掌『』地拍在了床頭柜上,「不像話!嗯!春水還不錯!是個好姑娘。後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