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零四章盤下店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盤下店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這一小菜館一個月最多賺二千塊錢,除了水電房租工商稅務衛生等等一個月最多落下一千塊錢。比你們拿工資的稍好一些。不過我每天都是基本上五點就起床了,晚上有時客人喝酒到零點甚至一二點我也得在下面候著,冬天冷得直打嗦,那個就更糟罪了。唉……我只有一個請求,就是希望葉哥以後能罩著我,讓我這個小菜館能順利開下去。

這坐樓靠溪一邊有一條小路到溪邊,店下面還有二層,靠路邊有個側門可以直接到第二層。平時都是黑洞洞的,白天才有人路過到溪邊洗些東西。我知道你們做官的最怕這事兒,傳出去不好。所以,以後你要來就打個電話,從溪邊小路側門進來絕對不會有人曉得。」

菜西施說著已經媚眼含淚凄凄欲滴,可憐得很。

「哼……春香,以後你不用怕誰,你的事我幫你解決。這是我的電話和bb機號碼。手提壞了明天我就去福春市買一架,號還在。」葉凡找到筆寫下了號碼,「春香,你把那些簽了字的白條紙拿來,我給你去把錢追回來,狗日的,能給他們白吃嗎?這些可都是血汗錢。麻痹的!想反天是不是?」

「不要了葉哥,我怕……」范春香光嫩的身子骨一抖,露出了害怕的眼神兒,還是有些怕那些霸頭混混。

「怕啥1葉凡說著抓起床頭柜上一個厚瓷杯子手一使力,那厚實的杯子『嚓』一聲頓時就碎成了幾片,葉凡看著驚呆了的菜西施笑笑道:「所以,你不用怕。以後大膽開店,我會跟橫山說一下,叫他給林泉的二個把頭打聲招呼。」

「葉哥!我……我找對人了。」范春香終於哭出聲來了,是高興得直哭。

葉凡環顧了這座一百多平方的五層小樓,地下靠溪邊二層,樓上三層。二樓有六個包間,一樓擺著幾張小桌子就剩廚房了。

「春香,你這店裝修太差了,包間的隔板太薄,用手推都能推dao了。乾脆重新裝修一下,底下街面一層店面後面二間大廚房。外面做個菜架子和玻璃的冷凍架。這樣就能把地盤省出來,不然菜擺在桌上亂七八糟的不美觀,給客人的印象不好。菜架子對面可以用磨砂玻璃隔三個小號包間出來。二樓三樓也應該各做一個衛生間,地板鋪上石板那樣子才顯得乾淨氣派……」

葉凡結合縣城的菜館裝修給范春香說了一遍。

「唉!我也想,沒錢什麼都辦不了。當時租這座樓到現在還欠了五千塊沒完。而且聽房東說已經在墨香市買得有房子,這樓準備賣了,叫了20萬,太貴問了幾個人沒談下來。如果借錢裝修估計得好幾萬,裝來如果這店賣了我不是白裝了。所以……」

菜西施無奈說道。

「賣啦!你估計多少萬可以把它給盤下來?」葉凡心裡一動有了打算。既然賣了乾脆把它給買下來,反正現在自已卡里錢全湊一聲將近有50萬了,也不大不小的算得上一個小富翁。

既然春香對自已那麼好,而且這個女人很懂事,什麼都為自已想得清清楚楚,連偷情走側門都想清楚了。最主要的是她還是一處子身體,這點促使葉凡下定了決心把這樓盤下來送給范春香。既然這女人不求名份的暫時算是跟了自已,再加上她也可憐。自已的女人再怎麼說也要讓她過得幸福才對。精神上沒辦法結婚,至少物質上也得補償一些,不然自已枉作一個雄性。

「估計15萬會拿下來。」范春香遲疑了一下說道。

「好!你馬上聯繫那個買主,說是我一個親戚要買就是了。」葉凡輕聲說道,「買來后我那親戚暫時不會來住,我叫他租給你算啦1

「真的!我馬上打。」范春香非常高興,一直擔心房東賣了店以後自已沒地兒租店開店。因為這裡地段好,生活沒了來源就麻煩了,不高興才怪。

第二天上午到了魚陽,重新買了架最新款的摩托羅拉手提電話,順便到店裡給范春香買了幾套當時魚陽較貴的衣服和化妝品,花了一萬多了。

回到林泉時已經12點了。

范春香炒了幾個小菜在第三層房間里擺了張小桌子。這第三層是范春香私人睡覺的地方,除了葉凡沒其他人。

柳雪蓮卻是住在靠溪邊的店面底下一層,那裡也有四個大房間。這兩天聽說張家林校長對李雪蓮展開了發獃之愛情攻略。為什麼說是發獃而不是熱烈強攻。

因為張家林在愛情方面顯得特別的不成熟,雖說他是過來人了。也許還有一絲懷著對以前相好李雪花的愧疚之心,所以一來到春香菜館要了碟花生米,一碗鹹菜湯,就那樣子坐在店面里一張靠近廚房的小桌子上慢飲著。

其實這個位置是店裡面最糟糕的一個位,廚房裡煙氣大的時候坐這裡就得吃油煙味。不過對於張家林來說他覺得這裡卻是最佳位置了,因為能時不時看見在廚房忙碌,那翹翹屁股對著他扭擺不停的柳雪蓮。

張家林看得痴迷,聽春香說是有時他舉著一小酒杯獃獃地望著廚房一發獃將近10分鐘。害得旁邊有的顧客還以為廚房裡有啥新奇事也湊過來瞧熱鬧,最後當然只能看見不怎麼乾淨的黑溜鍋灶聞到一股股嗆人的油煙。該客人掃了張家林一眼鬱悶地嘀咕道:「看個屁!神經病1

不過張家林絲毫不為所動,還是繼續著發獃的革命事業。那種敬業精神絕對絲毫不輸給他在課堂上課時淳淳善誘小學生時的專業態度。

開始時柳雪蓮也是很不自在,總感覺屁股後面有道無形利箭在瞄著自已。有時端菜上樓,露過張家林這獃子旁邊時還會生氣地翻幾個嗔怒的白眼。最糟的就是她的白眼不但沒嚇著家林校長,反而使得這廝更是來勁了。

慢慢的柳雪蓮有了適應能力,有時還會臉紅,有時路過張家林身邊時還會生氣地故意裝著不小心伸腳狠狠地踩他一腳。張家林皺了下眉頭繼續發獃,話兩人沒講上幾句,脈脈含情倒是學會了,其意境之高遠,堪稱精典之愛情典範。

在一旁觀察了許久的葉凡不得不撫掌嘆息道:「吾不如家林兄也!情痴礙…」

葉凡向張副縣長打了電話道:「報告張哥,家林進展神速。你那邊可得抓緊,不然家林老呆在林泉怕學區領導說閑話。」

「快了小葉,這事還多虧你了。沒說的,你這個小兄弟我張新輝認了。不過你得多督促家林,他那腦袋是榆木疙瘩做的,不會轉彎。我怕他把人家雪蓮姑娘嚇跑了。你也可以給雪蓮姑娘隱晦的提一下,訂婚後就可以到林泉鎮上班了。聽說林泉鎮最近要配個打字員,雪蓮是高中畢業的,文化水平不低,學幾個月就會了。暫時先訂個合同工,一年後就可以轉成正式的了。你叫家林回城關,我這裡有台舊電腦搬去叫李雪蓮先試試手……哈哈……」

張新輝從來沒有這般開懷舒心過,比提拔升了官還要開心,心裡頭一塊石頭快落地了,不過沒到家林訂婚完全放下是不可能的。

「葉哥,你慢慢吃。」范春香端了盤肉絲炒薑片上來,怪怪的沖著葉凡一笑,腰姿一扭眼神一轉很媚的。菜西施的媚是屬於女人骨子裡本來生成的那種天然性純媚,那媚波傳來令人有種熱血沸騰的刺激味兒。媚得骨銷神盪,葉凡可是乾咽了許多口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