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零五章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今天我這裡停電,10點才來電。所以胡亂改了一下就上傳了,感謝『斯漁』兄弟的打賞,謝謝,狗子祝你快樂無限!

……………………………………………………………………………………………………

沒防著葉凡一把就把她給拽進了懷裡按坐在了膝蓋上,兩隻狼手大煞其下,手勢一溜熟練地滑進了羊毛衣里,在山峰溝壑處遊歷。嘴兒還帶著菜葉子就那樣子咬向了范春香,弄得菜西施拚命地扭著嗔道:「別葉哥,二樓還有一桌客人在吃飯。雪蓮上來咋辦,等晚上。」

最後兩人進行了一翻令人窒息般的長吻葉凡才放過了她。

「大色狼,喂不飽的狗兒。」范春香居然罵出這麼一句話來。

「嘿嘿!母狗兒,公狗有禮物送給你。」葉凡把范春香拉進房裡從包里掏出了衣服和化妝品,當見著那款式新潮,在電視中見過的化妝品時范春香遲疑著喃喃道:「葉哥,這……這是送我的嗎?」

「不送你送誰我的寶貝,來,換上一套試試。」葉凡挑了一套黃毛裙子示意菜西施換上。

「晚上行嗎葉哥?」范春香可憐地望著葉心,臉兒唰地一下紅透了。

「嘿嘿!不行!就得現在,快點。」葉凡催道,無奈之下范春香扭捏著在葉凡面前脫衣換上了新裝,表演了一翻人體秀,在鏡子前打了個轉蜻蜓點水,給了葉凡一個淺淺的香吻。不過菜西施摸了一陣衣服有些心疼地:「葉哥,這衣服很貴吧,太浪費了。」不過心底里卻是甜滋滋一片,總算是感覺到了人疼的滋味兒。

范春香被林泉鎮人稱為『菜西施』,白皙的脖頸,高挺如山的誘人酥胸,裙擺下雪白勻稱的細長美腿,無不誘惑人至極,活脫脫一個美艷動人的尤物。

先前穿著較樸素還沒顯出她的春媚華彩來,這下子一換上品牌店裡的新款毛尼裙,白中夾花的縮腰帶在腰上一環一收緊。再加上腳下的高跟皮鞋。人之秀美溫媚一下子就凸顯了出來,對葉凡的視覺衝擊來說可以用兩個字形容——震憾!

「咕嚕1

葉凡吞了一口唾沫毛手毛腳的一把拉下范春香順勢而上就壓在了床上。不過當他低頭時才發現菜西施的杏眼中居然隱隱有亮晶晶的淚珠在閃,慌得一嗦站了起來問道:「我……對不起……我不該對你這樣子。」

「不是的葉哥,我……我高興……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好。以前在這店裡煩心事多,還得提防一些小混混來搗亂,現在有了你我……」

范春香講著哽咽出聲了,「葉哥,你想要的話我脫了就給你。我的身子只屬於你一個人的……」

「春香,不要說了,剛才在電話里我跟房東談了店鋪的事,基本上搭成了口頭協議。就是15萬了,他說後天回來簽字……這裡有四萬塊錢,你先拿著開始裝修店面,要搞成精品小菜館。不要怕花錢,現在的食客慢慢的對就餐環境的要求越來越高了。」葉凡說著從皮包里掏出了四紮錢來。

「不……不要葉哥,太多了。我不能要你的錢。你剛畢業工資一個月估計就三四百塊錢,這些錢肯定是你家裡的,老人家積點錢也不容易,我去借1

范春香搖了搖頭不接那錢。

「呵呵!這些錢都是我賺來的。前次幫趙哥提供了一點線索抓住了殺人犯的獎金,反正是白得的,收下。」葉凡笑笑道略顯自豪。

「不!你自已留著。」范春香態度堅決直搖頭。

「怎麼啦?你剛才不是說身子就屬於我一個人的,難道還想找別人,我給自已的女人一點錢有什麼……」

葉凡裝著生氣了,臉沉了下來。

「不是的葉哥,我的身子……我……我……我收葉哥好不好。」范春香通紅著臉收下了錢。

「哈哈哈……好了,我回天水壩子了。」葉凡狂笑了幾聲下樓而去。後面隱隱傳來菜西施嗔怪的聲音道:「德興1

回到天水壩子,剛走到老宮門口,就聽見裡面傳來蘭闐竹尖媚的喊叫聲:「加油,宣石加油!咯咯,贏啦!咯咯……」

而李橫山卻在一旁跳腳樣大叫「盧哥加油……」

「哼!母雞又下蛋了。」葉凡暗諷了一聲直搖頭,總覺得自已跟那蘭闐竹好像上輩子是冤家,一見面不是冷嘲就是熱諷。兩人湊一塊不過幾天,大大小小的拌嘴倒是已拌了不下五六回。惹得盧偉那不良哥們總是帶著有色眼鏡怪異地盯著他倆掃描著,好像自已跟蘭闐竹是在演戲想掩飾什麼不軌似的,真是晦氣。葉凡每當想起這些都會氣得牙痒痒的。

「格老子的!唉!女人咋的差別就那樣大?春香多好1

進到老宮才發現原來是李宣石正與盧偉的保鏢盧丁掰手腕玩,盧丁最後是略遜一疇輸了。不過這也令葉凡對他是刮目相看,要知道李宣石可有著自已養生術第三層『煉勁』階實力,按齊天胡扯的華夏國國術高手功力境界劃分等級排序的話,應該算是三段的頂峰強者,稱之為上等武士。

再上一步就能突破第四品到達下等武師的初階了。在現代社會可也算是一真正的高手。要知道葉凡的師傅費老頭修鍊了近五六十年也才達到第四層半級別。算是中等武師,說明內勁之練何其的難。葉凡是踩中狗屎才意外突破的,不然也只能堪堪算得上剛踏進初等武師門檻。

「嘎!嘎!嘎1

盧偉的笑就是那般的狂燥粗野,別看他人顯得文靜,典型的面相與嗓子不相配,有點唐老鴨的味道,甚至在他笑的時候葉凡面前會不由自主的浮顯出唐老鴨的可愛形象。

「宣石,咱們掰掰?」令葉凡想不到的是白面書生盧偉居然提出了這檔子犯騷事。

心裡犯嘀咕道:「真是不知好歹,你祖上盧景雖說學的是魚具羅的絕術,與宇文成都稱兄道弟。但並不代表你這小子有多少本事。奶氣味十足的就一個半吊子硬要充冷麵,敢挑點三品頂峰強者,活膩味了,唉……」

葉凡搖了搖頭走了進去,兩人已經開始了。

奇怪的是過去二分鐘了那手腕還是僵持在中線位置,令葉凡失態之下『鐺』一聲額頭撞在了大殿過道中央的一根柱子上。『咯咯』笑得蘭闐竹美媚差點折了腰。

太令人震驚了,葉凡仔細觀察過盧偉。有次見他在殿中舒展身手時感覺有一絲內勁之氣溢出,當時還想估計就會點花拳繡腿。像這種養尊處優的公子哥怎麼可能吃得了練功的苦,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葉凡每想起師傅對自已近乎玩命的苛刻都會不寒而慄。

小時候才10來歲時跟著費老頭蹲馬步,一蹲就是半天。最後那腳實在受不了啦麻木了,想活動一下換個姿勢,最後被費老頭狠狠地用毛刺的可怕荊條抽得整個小腿都是血痕。

費老頭罵道:「吃不了苦就滾蛋,我不需要庸才弟子,害人害已。」

當時葉凡哭著挺下來了,心裡可是把費老頭的十八代祖宗都罵光光了。後來長大些費老頭說是有一老朋友在軍隊,利用暑假時段又把葉凡扔進了原始森林。要求自已去找東西吃,抓野獸,摘野果,獨立在森林裡生活了半個月。差點沒把葉凡折磨死,半個月後葉凡好不容易活著站到了費老頭跟前。誰知更嚴酷的考驗卻在更後面,像部隊特種兵那樣子進行森林伏擊阻殺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