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零六章狂中更有狂中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狂中更有狂中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乘早上傳,怕沒電!收藏、票,俺都要!不嫌多!

………………………………………………………………………………………………

當時也不知費老頭從何處雇來了一批說是退伍軍人,全是身著老舊的迷彩服。把葉凡當作獵物進行嚴酷的訓練了,葉凡為了食物。為了活命,每天伏擊、躲藏、逃命、追殺……一系列從沒見過的高強度訓練下來葉凡整整輕了十來斤,快變成人幹了。

雖說那些退伍軍人不會要葉凡命,但出手絕對不會留情。被他們逮住就是一頓暴揍狂k,好像還是往死里整的那道道,完事後把葉凡當破抹布一丟就沒影了。而可憐的葉凡同志還得趕緊迅速溜走找地兒躲起來趕緊包紮傷口,因為第二批退伍軍人又快到了。

如果被抓住又是一頓不要命的折磨。花樣百出,葉凡真是痛不欲生,當時傷痕纍纍,在處於極端痛苦時甚至大喊著威脅費老頭說是再不跟他學武了,如果再不救他出森林就要自殺等等,連小倭國人經常玩的剖腹自殺都叫出來了。不過葉凡的慘嚎一點也沒感動那冷酷的費老頭。

那老頭子冷冰冰地在擴音筒里叫道:「有這想法趁早,早死早投胎!哼1再沒聲音了。

葉凡憤怒了:「費老頭,你不得好死。你想我死我就偏不死,活得好好的給你瞧瞧。」

俗話不是說: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

葉凡當然發狠了,再加上聰明,也慢慢適應了。經過三個暑假的訓練,到後來基本上沒有什麼退伍軍人能再難住他了。有時不小心反而被葉凡在林子里打得抱頭鼠竄,不過費老頭的能量實在大,每年試訓的退伍軍人實力是越來越強,到最後挨揍的總是葉凡。這廝苦苦地大吼道:「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俺……」

聲音在森子,海洋回蕩著。

不過沒人理他!

不久!

從盧偉的身上溢出一股子詭異的內家勁氣,柔中帶鋼,鋼中盤柔,有股子怪異的富貴氣息縈繞其間。

「想不到盧偉兄還是位深藏不露的好手,至少有著三段開源階實力,跟李宣石差不多。用國術境界來比對的話就是一三段的上等武士。

他內勁隱藏得如此之好估計有一定的竅門,也許是秘術……我是太小看天下英雄了,天下之大到處都可藏龍盤虎,奇術異人更是不在少數……

本來以為師傅費老頭一代奇人,能培養出自已這位以前沒吃那個紅色果子時就有三段純化階實力已經算不錯的了,誰知跟自已差不多的年青高手還是有的,自已是太過自大了點……雖說現在自已實力接近六段,可稱之為上等武師,但也沒啥好自得的……」

葉凡暗自的警示著自已可別太驕狂自大免得陰溝里翻了船。

五分鐘過後。

盧偉和李宣石臉上都淌滿了汗珠子,青筋暴露,連嘴唇兒都在拚命的憋著氣。不過手腕還是停在中央位置僵持不下,看得破殿中人全膛目結舌。李宣石其人大家還是聽村裡人傳說過一些關於他的厲害事件,比如赤手空拳打死野豬,身上能挑四五百斤卻健步如飛等等驚人表現,但盧偉的表現則是太過令人異外了。

「好了!盧公子,宣石略遜一疇,哈哈……」李宣石想到盧偉是主公後裔,自已爺爺李炎亭即便癱了坐在椅子上還要堅持著下椅子參拜。如果真把盧偉給掰下去了估計回去的話爺爺鐵定饒不了自已。再加上李宣石感覺盧偉與自已實力也差不多,因此乾脆點頭認輸。來者是客,口頭上認個輸也沒掉價的,反正都是自家人。

「嘎嘎!差不多,沒有贏家。世澄,你去林泉弄些上好酒菜回來,晚上我跟宣石,偉強他們好好喝幾盅,今天高興。」盧偉氣量也不小,雖說年青。當面並沒趾高氣揚的,反而承認自已與李宣石掰成平手,轉頭吩咐盧家管家盧世澄。

「唉!可惜李老受傷了,不然還真想跟他老人家切磋一下手腕,輸也輸得光榮。」

盧偉嘆道,有些黯然。李炎亭這輩子看來都得在輪椅子度過了,當時有著三段多實力的刁六順硬是用鋒利的瑞士軍匕狠刺之下攪亂毀了他的經絡。除非有仙術,那是不可能站起來了。曾經的殺匪英雄,盧家家將的後代。

英雄末路啊!

「呵呵!不用到林泉,我帶了許多菜回來,咱們今晚樂呵樂呵。」葉凡手裡轉著盧偉的車鑰匙頭腦中電轉之下,閃現出了個餿主意玩玩。

笑眯眯道:「盧兄,咱哥倆也掰掰試試?」

「你……」盧偉盯著葉凡看了一眼直搖頭,過了幾秒鐘有些輕視樣子說道:「你有點蠻力我知道,好像還殺了個把人。不過說到正宗的掰手腕你不行!沒興趣1

這一句話出,差點沒把正喝茶的李宣石一口給嗆死掉,心道看來盧公子也有走眼的時候,這世道。再精明的人都有糊塗的時候,葉哥不行誰還行,咱爺李炎亭都一直稱道的人,年青人中之龍鳳。不過李宣石雖然那樣子想卻是不作聲。

見李橫山咂巴了一下嘴想開口趕緊使了個眼神不讓他說。因為那天他沒跟葉凡掰過,其實心裡還有點不服。如果葉凡能與盧偉掰上一場就能判出他的實力了,有些東西沒有結果一直憋心頭堵得慌。因為李宣石一直懷疑那天葉凡能與自已爺爺掰成平手是撞了大運,爺爺讓著他的。

「盧偉!上,我支持你,把葉組長掰個狗血噴頭,咯咯,看他還牛什麼?」蘭闐竹此美媚唯恐天下不亂似的早在一旁嚷嚷開了,那天真樣子好像一個8歲小姑娘,胸前兩堆肉團上下顫動著更是動人心魄。

「妖精作怪啊!那團團東東跟春香妹的有得一比,好像更堅挺,如果捏手上那滋味……」葉凡偷掃了蘭闐竹那惹火的身子一眼,感覺下身一陣子燥熱,趕緊轉開了心事,不然就丟醜了。

「既然蘭大小姐提議我就跟葉組長玩玩。」盧偉動了動嘴沒當回事,在美人面前任何男人都不能免俗的。如果不比那不是承認自己不行,作男人當然是不能說不行的,就像作女人也不能說不要是個同樣的道理。

「玩是可以的,不過總得有點彩頭才行,你們說是不是?」葉凡轉動著手中的車鑰匙估。

「又賭彩頭!盧偉,跟他賭了,我賭你贏。」蘭闐竹又叫了起來,得意地胸脯一挺,看得全殿色狼幾雙眼睛都發直發亮。有的裝著喝茶趕緊轉過臉去,有的裝著眼睛疼趕緊揉眼皮玩,有的……

說白了就是怕被蘭闐竹這『冰蟬』發現大家的豬哥像,大小姐脾氣發了就不得了啦。就連盧偉也頭痛,嚇得趕緊側目轉向。

心道:「好男不與女斗!惹不起咱還躲不起。」

「啪1

盧偉的車鑰匙被扔到了桌子上,葉凡淡淡一笑道:「這樣吧!我喜歡你這輛改裝過的三菱。聽說盧兄還有三輛,你是富人,不再乎少輛車。我是窮人,有輛車會樂暈的,咱也算有車一族是不是?所以,贏了這車就歸我了,還得添個小彩頭,請盧偉兄叫我一聲葉哥。我這人歲數雖小,但喜歡作老大。」

葉凡這攤子話一出口又是引得全殿側目,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