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零七章常委會正討論葉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常委會正討論葉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百零七章常委會正討論葉凡

2更到,要陞官鳥!

……………………………………………………………………………………

李宣石和李橫山暗道:「厲害!盧公子這輛車聽說要七八十萬,葉哥就掰下手腕就想下手了,說不準還真能贏,唉!人家有本事。耐何啊1

這時盧管家樂呵呵開口了:「葉組長,一輛車沒什麼,不過我家公子的車可不是那麼好贏的。」

心道想開這輛車,你還沒那本事。我盧家大老長盧仙逸說過,放眼天下,與偉仔功力差不多的年青人不會超過兩隻巴掌數。大長老可是百歲老人,國術七段的下等大武師。他的話就是神仙之語,盧家沒人不相信。

「好!賭了。葉組長,你輸了的話我也不提什麼要求,老祖宗開棺之日你當作大家面三跪九磕,給我家老祖宗說說他孫子沒辜負他是個鐵錚錚男兒就是了,只是作個證明,沒其它意思。」盧偉這句話講得絕,講得狠,什麼意思。說白了就是叫葉凡服輸……

「呵呵呵……我一生中只跪過父母和一個姓費的老頭子,天下之大還沒有幾個人能當得起我跪,男兒膝下有黃金。不過如果盧兄真能贏了我咱也沒話說,我佩服真英雄,好漢子。」葉凡也略顯傲氣,輕輕瞥了他們一眼,見盧偉和他那管家如此顯擺心裡也有氣,暴發了,你狂我更狂,看誰狂過誰。

「至於你嘛蘭姑娘,你不是要賭嗎?哼!如果我僥倖贏了的話勞煩請你給我把房間里換下的一大堆臟衣服臭襪子,噢!還有那被單毛毯等等所有都洗了,順便收拾一下房間。敢賭嗎?首先申明,不得請人干,你親自完成,洗不幹凈還得受罰。」葉凡微笑著非常的淡定,不慍不火的,他就是想治治這隻驕傲的冰孔雀,這就是男人的征服yu望在作怪啊!

「你……你……狂徒!賭!賭了。你輸了就在宮門口大叫三聲『我是豬』。哼哼1

蘭闐竹差點氣炸了肺,胸脯又劇烈波動了。驚得殿中男士都暗暗叫苦道:「我的姑奶奶,你的那兩團東東就不能不顫嗎?這一顫誰還受得了,咱們又不是太監。」

兩隻手緊緊地抓在了一起,內勁在體內蘊育著即將暴發,殿中眾人也全都盯著葉凡和盧偉。看好葉凡的只有李宣石和李橫山,看好盧偉的就多一個,盧管家,保鏢以及蘭闐竹。

春水和段海都陪著蘭教授在龍墓敲著那副打不開的石槨,一籌莫展。周啟明已經回到水州了,人家省財政廳辦公室副主任忙的事多。不過每天都會跟蘭教授通個電話打探一下石棺開啟進展,只是每次都是失望而放下電話。

今天是華夏公曆1995年12月8日下午三點鐘。

對葉凡來說註定是個不平常的日子。不過他自已一點都不知,正在與盧偉僵掛著掰手腕。其實是葉凡讓著他,想探探盧偉的真實實力,不然早就輕鬆搞定了。畢竟兩人實力差得太多,盧偉只不過一個三段境界的上等武士,而葉凡卻是准六段境界的上等武師,差距天壤雲泥之別。

魚陽縣縣委會議室里11大常委除常務副縣長肖竣臣去省里開會沒到外剩下的10個全到齊了,先是討論了一下經濟工作,如何開展拉投資促縣裡經濟gdp不再為零的一攬子計劃等等。接下去研討了撤廟坑鄉併入林泉鎮計劃實施,成立並鄉合鎮小組等等事務。

縣委書記李洪陽今天精神頭還不錯!臉色好看多了。葉凡即將給他弄來200萬捐款讓他心裡舒服了不少,而且更重要的是還懷著一點希望得到香港南宮集團的投資。

『』地一聲,歡快的牙杯蓋與杯相撞的聲音響在了會議室。李洪陽敲了一下牙杯蓋子,還特別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用沉痛激奮的語言說道:

「同志們,我也不怕揚家醜了。咱們魚陽被市委三巨頭點名批評,大家已經到了背水一戰的地步了。我想在座諸位誰都清楚,如果縣裡經濟再搞不上,gdp還是原地踏步的話估計咱們這10號人全都得打板子,誰也甭想脫身。說難聽點,咱們就是同在一條線上的10隻螞蚱,當然,還包括今天去省里有事的肖副縣長……

11月11日,是個令人痛心的日子,天水壩子發生流血慘案。造成二死五傷一癱的嚴重後果。不過這次的事不是天水壩子本身問題,也不是林泉鎮問題,更不是咱們魚陽的問題。反之來說,這次林泉人和天水壩了人在慘案中表現得十分的英勇。縣委將點名褒獎,特別是天水壩子工作組的葉凡組長,才19歲,可以稱之為當之無愧的英雄。

下面大家聽一段錄音……」

李洪陽對一旁旁聽會議的秘書柳政點了點頭,柳政快步走到角落的一台音響前按下了開關,不一會兒,錄音機里首先傳來了葉凡的說話聲——

「您好東迢管家,我是林泉鎮的葉凡。是這樣的,你剛才說是10天後將代表南宮集團來林泉鎮獻愛心。我剛才把這事給咱們魚陽縣的李洪陽書記和林泉鎮的秦志明書記彙報過了。他們想確認一下時間,也想稍微準備準備。你能不能直接跟我們魚陽的李書記說上幾句話,他也在常」

「好!李書記,我是南宮東迢,10天後我將到林泉鎮代表香港南宮集團為天水壩子村公路捐款200萬人。說實話吧,這些都是你們魚陽葉凡組長的功勞。我們董事長感謝他的厚德,所以慎重交待,此項款項專款專用,全權委託葉凡組長為代理人行施用款權利,任何人,呵呵,當然包括您這大書記也不能干涉,否則南宮集團將收回款項,追糾違約……」

錄音中隔了一會兒又補上了一句話道:「我希望你們能派出個有份量的政府官員來接洽捐款事項,呵呵……」

現場不知情的幾個常委頓時石化了,武裝部部長謝強是個軍人,人也較直爽。忍不住問道「老李,這……這是真的嗎?200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咱們魚陽一年的財稅才多少……」

聽其話中還是有些不信樣子,這的確太駭人了。就連縣長張曹中也是一臉期待地盯著李洪陽,好像他是一美女趕緊脫衣似的。這次被市委三巨頭點名批評,首當其衝的當然就是魚陽的縣長張曹中了,搞經濟是你縣長的事,經濟上不去首先捋官帽的肯定非張曹中莫屬了。所以最近張曹中為了拉投資的事差點愁白了不多的頭髮。

見收到了很好的臨場效果,大家的胃口也吊得差不多了李洪陽才呷了一口茶說道:

「同志們,聽了這個電話大家肯定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天水壩子我想大家都知道,但對於葉凡估計最近縣裡也有宣傳過,但不怎麼熟悉。那就由縣委辦的江亞澤主任介紹一下葉凡的情況以及為什麼南宮集團要來捐款。200萬啊,咱們魚陽一年的財稅收入才4000萬。相當於我們一年收入的20分之一。」

聽他這麼一說大家眼光『唰唰』地盯向了縣委辦主任江亞澤。

「葉凡是1995年9月來我縣報道被分配到林泉鎮的,他可是《海江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當時林泉鎮黨委會大膽使用人才,決定給他壓擔子。這點我不得不說林泉的秦志明書記膽子大,敢於破格使用年青人。雖說天水壩子工作組組長只是一股級幹部,連縣委組織部都沒資格備案。」

江亞澤說到這裡頓了一頓巡了大家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