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零八章先提個副鎮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先提個副鎮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中原流浪狗』大大的打賞,謝謝!一更到!

「其實葉凡一畢業就升為股級,像這種情況絕少。不過當時天水壩子情況在坐諸位也是最清楚的了,吳鎮長剛逝去,為了選個村長縣裡還動用了武警,最後還是沒選下來。葉凡這個組長的任務就是去天水壩子進行選舉的疇備工作。

工作難做啊,不過這小夥子雖說才19歲,有一股子拚命三郎勁頭。一到該村就跟村民打成一片,而且人很聰明,不怕苦,黨性很強。大家可能不知道。這小夥子才去的第二天就為村民們幹了一件大事。到咱們魚陽弄到了一萬多塊的款子修繕了學校和整理了林泉到天水壩子的機耕路。很不簡單啊1

講到這裡江亞澤見大家都露出了讚許神色,略顯得意地呷了一口茶繼續說道:「葉凡在村裡做的事我就不說了,11月5號咱們縣天降暴雨,天水壩子村祖墓發生山體大面積滑坡。那祖墓被震塌了,後來在移墓過程中挖出了唐朝古墓,最厲害的就是出土了一件唐朝三彩金馬。可是也招來了橫禍,國家正在通輯的特a級罪犯刁六順和三貴子等十來人到了天水壩子老宮搶金馬,所以發生了雙11慘案。葉凡同志在此案中表現猶為突出,也受了重傷。我想當時在坐諸位中有的還去縣醫院慰問過他了。

不久!

香港南宮集團的董事長南宮鴻策親自到了林泉鎮,拿出20萬硬要葉凡收下,說是感謝葉凡幫他兒子報了仇。南宮董事長的兒子南宮錦辰在紅脈縣被刁六順綁架了,後來聽說被害。不過葉凡當時堅決不要,並且要用南宮董事長名義捐給天水壩子修路。

好同志啊,面對20萬巨款都不動心。思想境界的確高,後來南宮董事長一出手就是一百萬說是要捐給林泉鎮給天水壩子修路,那20萬葉凡只好收下了。

這小夥子不錯,第二天還到稅務所為國庫捐了一萬塊稅。想不到接著還有驚喜,這小夥子出人意外的又提供了一個有力線索救出了南宮錦辰,所以才引出了下面的錄音。南宮董事長是個重恩義的人,因此答應捐給天水壩子人修路200萬……」

「李書記,葉凡雖說年青,但作出了這麼多成績,就是咱們魚陽的許多在職副科幹部絕大多數都難以做到的。我想是不是該給他加加擔子了。剛才錄音中那南宮東迢管家也說了,需要一定級別的官員商量捐款接洽的事務。既然南宮家是為了葉凡才來捐款的,所以……」

武裝部部長謝強前次因為力挺了老同學蔡大江上位林泉鎮鎮長一職,後來跟李洪陽心裡有了疙瘩。平常他都是投棄權票的老好人,那次蔡大江是他老同學,拔不開面子沒辦法幫了他一把。

所以這次本不該他提的關於推薦官員問題他可是先出了一刀,目的當然就是為了緩和一下和李洪陽的關係。從今天的情況看李洪陽肯定有提拔葉凡的意思了,所以才會作出如此多的鋪墊,在坐在10個常委沒一個不明白的。反正這是個人情,這第一發榴彈炮沖在前面賣給李洪陽不是更好。

「嗯!我認為謝部長講的話很有道理,林泉鎮的張希林副鎮長昨天晚上已經做了截肢手術,估計得提前退了。唉!200萬的捐款大項目在即,林泉鎮的人事總得先定下來。不能因為此小事誤了大事,所以我建議由葉凡代替張副鎮長的工作提拔為副鎮長。」

剛提拔進入常委的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王昌然,還沒為李洪陽立下寸功,這下子也不管自已在常委會上的排名倒二了,也站了出來為李洪陽開了第二發拍擊炮。

接著宣傳部長孔麗珠,縣委辦主任江亞澤都力挺葉凡上位。一下子就有4個常委出來說話了。不過再加上李洪陽一票也不過才5票,還沒達到半數。如果張曹中集團和新倔起的黨群書記鍾明義集團不開口的話估計還是通不了。

「唉!要是老肖在就剛好6票了,失策啊1李洪陽作夢也想不到武裝部長謝強會倒向自已,現在後悔得直打跌,如果能變戲法把常務副縣長肖竣臣從省城變回來就好了。如果等他回來再議就怕時間不允許,200萬可是重中之重,擔擱不得。

會議室里陷入了暫時的可怕沉默之中,屋裡清晰的響著李洪陽激烈的牙杯『』聲,分外的刺耳,令人狂燥不安。

「李天王陰啊!希林也太不爭氣了,關鍵時刻盡給老子撩挑子。以前吳信民自殺已經令老子難堪不已,現在居然又冒出一個張希林被砍斷腿事件,流年不利啊1張曹中陰沉著臉沒有說話,心裡直喊晦氣,在腦中急用轉著應對之策。無論如何也得阻擋一下,一個實權副鎮長可不能落李洪陽手中。

黨群書記鍾明義也一直在心底里打著自己的小九九,自已現在投靠了市長羅浩通。當時羅市長交待自已要儘快在魚陽建立起自已的小圈子,這次廟坑鄉撤鄉併入林泉鎮就是一個大好機會。該重新洗牌了,自已表弟葉茂才已經在林泉佔了一個副鎮長兼黨委委員席位,至少還得搶佔一個實職副鎮長席位才行,不然茂才的工作難以展開啊!

林泉鎮合併后將成為全縣人口第一大鎮,達10萬多人。以後林泉鎮的書記很可能會兼任縣委常委,提副書記。所以這次一定得爭取到張希林的空位。當然,張希林的黨委委員之頭銜就留給李洪陽或張曹中了。誰把這個副鎮長位置讓給我推薦的人,我就力挺誰的手下掛黨委頭銜再整一個副鎮長。

這是鍾明義心中的小九九,其實不光是他。在坐的10大常委沒有一個心中不是在把算盤拔得啪啦啦直響。廟坑鄉正副書記,正副鄉長加起來10個左右。

這10個正副科級幹部此刻猶如驚弓之鳥,惶惶不可終日。說白了就怕合鎮時丟了官帽子。因此早就在11大常委門裡轉來轉去了,最近11個常委的家裡可是熱鬧非凡,用門庭若市來形容也不為過。來的基本上都是廟坑鄉和林泉鎮的副科以及各股辦主任。林泉鎮的副科主任的也怕被廟坑鄉一衝擊丟了官帽,也有一部分想渾水摸魚從偏門部門調到好的股辦,不過保帽子的佔九層。而廟坑鄉的鄉政幹部拚了吃奶了的力氣想擠進科辦主任或在林泉撈個實惠正職……

一團亂麻就是現在的魚陽縣。

「老曹,咱們是不是該兌現承諾了。」李洪陽無奈地拋出了顆重磅炸彈。

這下子在坐的另外9個常委全都失了顏色,張曹中更是後悔得直想馬上就上街買塊豆腐撞死,一死白了。

前段時間在黨委會上李洪陽和張曹中兩巨頭被天水壩了的事弄得是頭大如牛,當時兩巨頭語氣堅決的當眾許下了承諾——

誰如果能解決天水壩子的老大難問題就提拔一級。科員的提正股級,正股的提副科,副科的提正科。正科的向上級建議提副處,副處的建議入常。而且都還是實職的,並不是虛位。那個時候李洪陽和張曹中在心裡打的算般就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現在這傻子勇夫倒真的出現了——葉凡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