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一十一章指點賺錢法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指點賺錢法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夢想帥哥』大大的打賞,謝謝,祝你快樂!2更到!

………………………………………………………………………………………………

「本姑娘現在沒空,飯吃過後洗,哼!翹什麼?不就是掰了回手腕嗎?好像自已是將軍似的,哼……」蘭闐竹屁股一扭『嗒嗒嗒』跑出了老宮,估計躲後山找竹林子撒氣去了。

「哈哈哈……」

破殿中傳來葉凡、盧偉、盧盯李宣石、李橫山幾個不良青年的淫蕩笑聲。

「笑笑笑,笑不死你們,牙都給掉幾個……」蘭闐竹恨得牙痒痒,對準一蓬小南竹拳打腳踢,好像在練跆拳道。估計也學過幾手花把式。

「宣石,你手頭有錢吧1葉凡突然問道。

「還剩下50萬,葉家、吳家估計也差不多。盧公子每家給了80萬,族中特別困難的孤寡老人分了10來萬去,又出了幾萬修了一下村裡的路。就剩下50萬了,唉!看著滿滿當當的一大袋子錢轉眼就沒了將近一半,這錢咋的就這麼不耐花呢?」

李宣石也沒隱瞞什麼。

「你就不會想出用錢生錢的招子來?」葉凡問道。

「用錢生錢,難!咱們這天水壩子有啥好東西。除了地里刨的地瓜土豆,山上有幾株茶葉,田裡種些稻子,都是不值錢的玩意兒,沒什麼搞頭。」

李宣石搖了搖頭挺無奈的,「不過!我已經叫橫山把林泉的響水灣沙場盤了下來。那場子原來是李德貴的,人都死了,咱們也算是撿漏。不過德貴老婆也挺可憐的。以前德貴花天酒地,錢都塞女人尿坑子里和花賭場上了,沒剩下幾個錢。

現在孤兒寡母的還落下了個殺人犯家屬的罪名,日子不好過。所以那沙場盤下來時我也給了五萬給她們娘兒倆,唉!這事兒還得感謝葉哥的力持呢,不然還真有些麻煩,林泉二霸可也不是豆腐渣子捏的。

響水灣場子產的沙粒和卵石特別好,含泥量少,沙子乾淨,卵石雜質不多,估計一年能賺個十來萬吧!這50萬估摸著還得拿出十來萬換些掏沙機器。所以差不多就剩下30來萬了,唉1

「舉手之勞,宣石,給你透個信兒,別外傳。咱們林泉到天水壩子的路要修了,這次是大修。說不準還會鋪上一層薄薄的柏油,不過也得看錢夠不夠。先前我看過,軍隊炸出了許多大塊頭石頭全堆在公路的幾個大的彎道旁。想想,你們三家人能幹什麼?」

葉凡微笑著提點道。

「葉哥,是真的嗎?如果真是那樣是不是說可以利用那些石頭開幾個碎石常等公路開工就……」李宣石心裡一動,緊張地盯著葉凡。

「嗯!你去跟葉家、吳家的葉偉強和吳天嶺,再拉上雜姓的張居水商量一下。大家湊一起辦個大型的碎石場,包賺,可別說是我說的。得抓緊搶在別人前頭,不然就不好辦了。」葉凡輕聲說道,「那些個碎石塊占時還是無主之物,你們佔了就是自已的。而且你們代表的是天水壩子,別人想爭也爭不過你們的是不是?大家要齊心,投多少錢就分多少股。訂個協議,以後按股份分紅利,親兄弟也要明算帳的,免得以後惹麻煩鬧事……」

「好!晚上到我家去,我把他們幾個叫來合一合。」李宣石很是高興地小跑著去了。

四點鐘。

李宣石早就叫了李橫山來催葉凡了,看來沒把事給定下來心裡沒底,好像錢會飛了似的。

葉凡到了李宣石家。

「1

人不多,四家帶頭人見葉凡進來迎了上來。桌子旁還坐著一個身著皺巴巴西裝的老學究,也不知是誰。

「葉哥,我們四個商量了一下,以家族形式分散投股的方式合起來辦碎石常家族中的錢以後賺了還是放在族中,小股就按個人出的頭上以後分紅利。」

李宣石詳細的說了一遍,然後又指著一旁那留著山羊鬍子的老頭說道:「他是我們天水壩子的名人王仁堂先生,早就搬走了。年青時經常幫人打官史,他老人家可是一正宗的律師,今天正好回來天水壩子走親戚。」

「王先生你好,歡迎回老家來看看。」葉凡禮貌的打了招呼。

「葉哥,你給透個底,那公路真修嗎?這次能投多少錢?我們也好合計著弄多少股錢出來。」

吳天嶺是個急性子,忍不住了。

「這麼多,可別說是我說的。如果族中人問也別說,願投就投不投拉倒,不過給大家事先得講清楚,到時賺了錢沒投股的別患紅眼病吵吵嚷嚷的找不痛快,這消息絕對可靠。」

葉主伸出了兩根指頭以肯定語氣說道,「想想,即便是只能拿回本錢來說,也給你們賺了機器和場子。廟坑鄉就快併入咱們林泉鎮了,到時那檔子地方一下子湧進來的人應該不會少於五千,說不準上萬人也有可能。聽說廟坑鄉本鄉那地兒就有近二萬人,鄉政府搬走了隨進來一萬來人應該有。那麼多人搬到林泉鎮要不要住房子,難道睡馬路?碎石場搞好了,有了良好聲譽,自然就有回頭客了。而且要搞就要搞個上檔次的,規摸大些的。聽我的,不然以後你們會後悔的。」

葉凡暗示分析都給說了。

「啊!200萬,這麼多。」四人皆驚,就連王仁堂都有些驚詫地盯著葉凡,感覺有些不可信,隨即問道:「葉組長,我雖說已經搬到墨香去了。但我還是天水壩子人,我希望鄉親們都能賺到錢,村子太窮了。特別是去了墨香以後,跟市裡一對比,這裡簡直就是雞窩,唉!葉組長,你這消息可靠嗎?要知道這一投就是好幾十萬,投下去弄不回來就麻煩了。」

不擔心是假的,天水壩子人窮怕了。

「呵呵!信不信由你們,我不多說了。我葉凡把你四位哥倆埽兄弟會相害嗎?」葉凡笑了笑不再說公路的事,幾人開始喝了起來。因為要訂協議什麼的所以葉凡喝了幾杯就走了。至於開碎石場的事他們自已商量著辦。信就辦,不信自已也沒話說,到時被別人搶了先也怪不著自已。朋友情已盡到,心裡無愧就是了。

晚上六點,龍墓那地方亮堂堂的,因為盧偉搬來了一台小型發電機,這有錢就好辦事。

「盧偉,請其它人出去,你留下就是了。」葉凡說道。

「為什麼?你說你有本事開棺我們當然,不然你把石棺撬壞了怎麼辦?」蘭闐竹撅著嘴兒鬥氣了,賴著不想走。其實現場的比如說蘭教授,顧館長,段海等人都不想走。葉凡說有把握開棺,他們當然想看看倒底怎麼個開棺法。人家考古方面的專家研究了那麼多天都沒法子的事你又不是考古學家,憑啥能開棺,大家都不信。蘭教授和顧館長更是不信這個邪。

「協…小葉,能不能讓我和老顧留下,闐竹出去。」蘭教授經不住開棺的誘惑憋出了這麼一句話,氣得蘭闐竹小聲還嘴道:「爸!我不出去。我跟姓葉的還有賭注,誰知他會不會亂來?輸了那臭腳誰幫他洗,不幹1

「算啦!蘭教授、顧館長,盧偉,闐竹留下,其他人都出去。」葉凡揮了揮手倒有點像是一前鋒將軍,此刻顯得果然有氣勢。段海春水他們無由地就走了出去,這就是氣勢的無形潛壓之力。會讓人在心理上產生種壓力,威示。葉凡經過修鍊后那種威勢一發就更厲害了,隱隱連蘭教授這樣的高官都在心裡莫名的稱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