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一十二章內勁開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內勁開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等大家出去後葉凡叮囑道:「等下大家要靜心,不要煩我,也不可把今晚之事說出去。」

說完后如老僧坐禪盤腿於地開始調息了,其它人除了盧偉有些意外之處蘭教授和顧館長都認為葉凡在故弄玄虛。蘭闐竹憋過了幾分鐘已經忍不住了就想開口,不過被蘭教授比手勢壓制住了。

半個小時后。

葉凡猛力睜開了雙眼,大家都被嚇了一跳。因為那雙眼中閃出的利寒之光令人有種抖瑟感覺。轉眼間葉凡好像變了個人似的,身上一股無形氣勢縈繞其間。似乎他就是一間的帝王,霸勢一切,令人沒來由地有種頂禮膜拜的荒唐念頭,似乎他就是一尊菩薩。

蘭教授和顧館長,闐竹當然就把自已當作是眼花了出了幻覺。蘭闐竹還拚命揉了揉眼,以為自已眼睛在晚上是不是出毛病了。心裡對自已一直喊道:「那不是真的,剛才看見的肯定是假的,人的眼睛怎麼會那般利亮寒人,又不是燈管,說是北方的狼也不為過。」

只有盧偉最清楚了,心裡大駭:「好厲害的神意之光,盧仙逸長老曾經說過,武者內勁達到外放臨界點時抱元歸一后聚斂神光於一處會特別的顯目。難道葉哥的內勁快達武者內勁外放的超高境界了。

不可能!

那可是9段以上的超級高手才有的本事,稱之為『先天尊者』。那些牛人已經超脫了人的自身極限,融合了肉身,重新洗骨伐筋,漸漸的與大自然相合。那種高手盧家長老說百年前見過,現在真沒見過。聽說武當的張有塵長老就是一位『先天尊者』,這個世上真正的10段超階高手,不過聽說他已經120歲高齡了。還在不在人世都難說,在國術界就是神靈一般的存在。

就是盧仙逸長老百歲高齡了也才練到內勁冒溢,隔空利用內勁旋渦可吸攝三米外磚頭大實物。他可是七段純化階的大武師啊!葉哥才多少歲,聽說周歲才滿18,就是打娘胎里開始修鍊也是不可能的,除非把上輩子修練的內勁都湊一塊兒差不多。

應該是咱眼花了,不過他身上的氣勢卻是非常的凌利,有股帝王的霸殺之氣。轉眼間變了個人似的,比咱們盧家的『開碑手心術』好像還要霸氣……」

且不說盧偉在那裡暗暗駭然,浮想聯翩。葉凡的手已經抵在了石棺的結合祝在意識施展開『鷹眼術』神目之下那接縫處比平時肉眼能見到的清晰多了,有點放大鏡的感覺。葉凡雙手貼上,磅的內勁從手掌祖穴中溢出,滋潤著接縫處的特殊粘合物。當然,葉凡從竅穴溢出的內勁之氣只能說是一種感覺,是看不見的。即便葉凡有著超靈敏的鷹眼術也照樣只能憑感覺。如果能看得見時就是『先天』內勁了。

只有盧偉能體會到葉凡的一點內勁波動,蘭教授和顧館長以及蘭闐竹還以為葉凡發瘋了,手掌盡貼在石縫處幹什麼。只是緩緩的往下移動著,蘭闐竹甚至懷疑葉凡是不是在用手擦洗石棺,那動作太像了干那活時的樣子。

十幾分鐘后滑完了一條棺縫,葉凡手掌一握把那經滋潤后散成顆粒狀的唐朝古棺粘合物,用內勁捏成了一粒跟跳棋珠子大差不多的一個丸子,假裝著從懷中取東西時順便給塞進了夾克的內口袋裡。這個是葉凡的秘密,他不想讓人知曉,也許經后這就是一條發財之道。

就那樣子15分鐘一條縫的速度,幾個小時後葉凡累得汗掛滿臉,終於收回了最後一條石縫上的粘合物。正想站起時突然棺中傳來一道巨大的怪異氣團直湧入了葉凡手掌的祖竅穴中。葉凡大駭,還以為遇上了棺材中的陰屍之氣等等晦氣的東西。

趕緊強行拚出最後一些內勁之氣想與那股怪異的力勁之氣相抗,而且葉凡也感覺到了那股氣息屬陰凌之氣,更是肯定了自已遇上傳說中的鬼物陰煞之氣了。

為了不被陰氣所傷,葉凡拚了老命。蘭教授等人只看見葉凡手掌貼在最後一條縫上在發獃,臉上滴滿汗珠子,連腮邊肌肉都在起伏著,也不知他在搞啥鬼。

僵持了一個小時。

就在葉凡感覺身體疲軟大喊完蛋了時「」地一聲響,頭腦神意中的五個圈圈突然抖了抖,又冒出了一個新圈圈,顯得特別的耀眼。

「格老子的,嚇了我一跳,居然意外突破到了養生術第六層的『煉勁』階段。哈哈……好險,差點就被那棺中陰氣吞噬了。估計是小爺身體中的陽氣太足,所以最終壓制住了陰氣或者說是徹底融合了才使得功力得到突破。」

葉凡暗暗罵了一句,當然,心裡更多的是狂喜。要知道修生術內勁的突破僅僅一層都是難於登天,師傅費老頭就是個鮮活的人證,還有李炎亭。人家那些老疙瘩都練了幾十年了也不過才堪堪達到第四層開源階。自已是連續踩中狗屎才有這般紅運高照,看來這棺材真是自已的福星,要升棺發財走紅運了。

還別說,葉凡的直覺還真有點用。縣常委會上他已經升了官,只是他自己還不知道罷了。

盤腿於地打坐了半個小時,睜開眼大聲喊道:「橫山,來瓶二鍋頭。盧偉,擺香案祭祖后準備開棺。」

這邊盧家老管家盧世澄早就準備好了一應之物,盧偉及其管家以及保鏢盧丁都是恭恭敬敬地三跪九磕。葉凡也點了幾根香燭正想禮貌性的參拜一下。這時盧偉突然大喊道:「葉哥,咱們倆今天就效仿三國時劉關張的桃源三結義結為異姓兄弟怎麼樣?」

「公子1管家盧世澄忍不住小聲喊了起來,估計是想阻止。他認為葉凡還沒到與盧偉結成異姓兄弟的層次,能量還不夠。盧家在古代是旺族,即便是在現代社會盧家也是一了不起的世家。雖說不如以前那般有名了,但在商界以及政界都是有人的。

「盧叔,不用說了,我意已定。葉哥,怎麼樣?」盧偉再次提到,他倒還有點擔心葉凡不願。葉凡的深厚內勁可是令他非常的佩服,從而推測他背後的師傅估計能量更大。人家隱士高人未必看得上自已這一世家子弟。

「好!盧老弟提了我也卻之不恭了,哈哈……我也該好好拜祭一下盧家老祖宗了。」

葉凡愣神了一陣子,心思電轉,與盧偉結為兄弟也沒什麼吃虧之處。盧偉這人雖說有些冷傲,但對自已看得上眼的朋友還是非常真誠的。

而且盧家根基穩,以後說不準還需借力的地方多著呢!現代社會,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無緣無故的恨。其實說白了都帶有一定功利性質的。不過能保持一部分的真誠已經不錯了。葉凡也並不是貪盧偉的家世,只是覺得這小子合自已心意。估計盧偉也是看中了自己的身手,也許還有什麼。

兩人慎重的以盧老祖宗的石棺為證,三跪九磕結下了異姓兄弟。以後飛揚華夏的異姓兄弟組合就從龍墓開始了。沒有什麼誓言,更沒多少花里胡哨的表演,只是跪拜磕頭連喝三大碗米酒就行了。

「開棺1盧偉大吼一聲,場面顯得特別的莊嚴沉重。

「蘭教授,你可以用鐵鏟子小心撬開棺縫了。」葉凡在一旁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