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一十四章神秘的打油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神秘的打油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齊天大大小小號」和「高貴的企鵝」兩位大大的打賞,謝謝!順便祝所有朋友快樂!

…………………………………………………………………………………………

畫上一長鬚鬚飄逸的男子正暢快的自飲著小酒,側面一位身穿淡綠色長袖,雲鬢高挽的美麗女子正操琴相合著。淡淡的山水畫看不出什麼名堂,也不知畫的是華夏的什麼地方。

詭異的是畫角倒有一首不倫不類的打油詩云:

顧盼一笑媚千妖

春瀑寒釣萬古秋

吾自懷抱笑紅塵

天寬地大任逍遙

落款:盧定宗狂筆。

底下還有一句非常拗口,或者說是狗屁不通的話:

「一闕雙弄四摸三諧中。」

哈哈哈……。讀來甚至感覺那盧定宗是一位好色的瘋狂隱士,洒脫不羈,狂放輕漫。看得蘭闐竹妹妹直皺那小眉頭,冷冰冰哼道:「色狼1

見盧偉不滿的瞪了她一眼更是不滿地哼道:「瞪什麼?難道不是色狼,什麼摸呀!弄呀!邪啊!看到都噁心。哼哼!還老祖宗?」估計剛才膠捲被奪有氣兒沒地兒出,現在找到機會撒盧偉身上了。

「哼!狂就狂,色就色,男兒哪個不好色,說白了,這是男兒本色,稱作瀟洒知道不?你說是不是大哥。」盧偉轉眼間把戰火澆到了葉凡身上。

見蘭闐竹那一雙美目不懷好意地盯掃了過來葉凡感覺身子骨一陣子惡寒,趕緊打圓場道:「呵呵,是有點那個?男子不好色女子打扮來為那就般,呵呵!不過也許是古人風liu隱士的通病,風範啊!佩服至極!呵呵……」

心裡叫苦不迭:「這盧老弟還真是充分應用了兄弟拜把時的口頭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福還沒享到爛事倒是先接了一棍子。現在又給這冰妹妹惦記上了,唉!流年不利啊1

龍墓的東西清理完時已經凌晨4點了,大家回到老宮補覺了。蘭教授和顧則武兩個考古狂一點睡意都沒有。硬是耍賴樣子逼著葉凡這學生出馬從盧偉處討來了那幅怪圖說是再欣賞欣賞,揣摩揣摩,不然等人家盧家人運走了就沒得機會了。

第二天中年時分,從外面駛來了幾輛車。上面跳下了三個精幹漢子,身上那股子氣勢就非常的駭人。

葉凡那靈敏的知覺感到這三個人不簡單。估計跟那盧丁的身手差不多,有著二段純化階中等武士實力。其中一個留著濃密黑鬍子,一身黑色西裝的平頭青年給葉凡的感覺最強烈,至少有著三段純化階下等武師實力。

「不簡單,這盧家還養得有這麼多高手。難道是混黑的,有可能。」葉凡胡思亂想著當然也不會去問這些。

「來盧卓,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結拜大哥葉凡。林泉鎮駐天水壩子村工作組組長。」盧偉親熱地搭著盧卓的肩膀說道。

「見過葉公子,我叫盧卓。」盧卓乾淨利落的打了個招呼,面上顯得非常的恭敬,其骨子裡卻是納悶不已,「奇怪!公子平時眼高於頂,前次那個南福省姓范的太子爺,也就是南福省軍區副司令員范世亭的公子范狸想跟公子攀上交情,公子居然理都沒理,這姓葉的小子只不過一村官,有啥稀奇的。這年頭怪事真是多,也許是脾氣合得來吧1

「嗯!你好。」葉凡打了個招呼,卻見盧卓遞過了一把車鑰匙道:「葉公子,這輛新購剛改裝好的三菱v6請收下。手續我們家人已經幫辦好了,就在車上的盒子里。」

「偉仔,你那輛三菱也不過才開幾個月,這輛新的你自已留著用吧!我用舊的。」葉凡不接鑰匙。

「這……這……這麼說吧葉哥,那輛舊車是我家中親戚送的。所以,呵呵,這輛新的給你換一下。聽說你喜歡黑色的所以噴成了黑色。保險杠和天窗頂上戶杠都加了粗杠,撞幾下沒問題,這新車顯得更大氣,不過油耗可是不少,哈哈……」盧偉乾笑著有些不好意思。

「噢!明白,原來那車是……老實交待,是不是啥美媚送的。」葉凡開玩笑道,順便坐進新車裡開了一圈下來,「不錯!新的操控更靈活。」

這盧家的能量還是挺大的,昨天下午到今天中午這車的所有手續都辦好了。好像魚陽縣交管所沒有那般快速的服務態度吧,人家走的特殊通道。

1995年12月10日中午11點。

盧偉以及蘭教授等人離開了天水壩子,村裡又恢復了往昔的寧靜。上車時蘭闐竹美媚還特地對著葉凡重重的『哼』了一聲,才重重的關上了車門外帶著還不滿的翻了幾個白眼,弄得葉凡好生鬱悶。

「唉!看樣子我把這大記者得罪狠了,估計以後想上南福日報沒那機會了。」獃獃的看著車股屁后揚起的滿天塵土,葉凡如一隻呆鳥心情久久無法平靜下來。意興闌珊地回到了老宮,感覺怎麼也提不起一點勁頭來,好像有一股子失落感,什麼寶貝被偷了似的。思前想後才知道是少了個與自已鬥嘴的美人兒。

「唉!我這人天生愛受瘧是不是?媽的!賤1葉凡狠狠地罵了自已一句話。

「葉凡,電話。」李春水笑盈盈地喊道。

「笑啥!看你一臉的媚笑,是不是春心動了小妞子。」葉凡一邊接過電話一邊伸手在春水臉上掐了一下開著玩笑。

「你才是,討厭1李春水白了他一眼,一個大幅度扭屁股走了,不過這次那屁股扭得好像特別像蛇發癲瘋的樣子。葉凡眼前老是晃動著那翹翹的屁股左右晃蕩的樣子,有種想衝上去的一把按倒李春水剝下褲子,研究一下她那粉嫩屁股的色狼衝動。

「我這是怎麼啦!前天好像才跟春香共過巫山yunyu,破了一個處,才多久啊!看樣子陽氣太足也不是什麼好事。難道是修鍊了養生術或者是吸攝了太歲紅果的緣故,這將如何是好,現代社會又不能三宮六院的,一個人怎麼能解饑渴……」葉凡胡亂想著隨手拿起了電話問道:「喂!請問誰找我?」

「葉組長,恭敬您啊1電話中傳來黨政辦主任王元成那非常熟悉的聲音。不過與以往相比不同的是以前王元成打來電話總帶著一股子居高臨下的領導味兒,這次好像剛剛調了個個兒,王元成居然用上了尊稱『您』字。老子才18周歲,這也太邪乎了。如果換成81還差不多。

葉凡甚至能想像到王元成此人此刻肯定斜彎著腰,好像一龜孫子樣子。因為王元成接領導電話時從來就是那個樣子的,謙卑奴顏如一妓院中的老套龜公。

此人接完電話后對於手下人立即就變了神色,頭微昂起一臉的傲笑那時又如一個正跨入妓院,懷中揣了幾十兩銀子的老嫖客。

變臉變勢變色之快堪稱天下之最。

「恭喜!什麼意思王主任?」葉凡心裡一驚,估摸著是不是自已即將走馬上任接替王元成的黨政辦主任一職了。因為那天晚上從正跟廟坑鄉計生辦主任鄭雪妹玩老漢推車遊戲的蔡大江鎮長處偷聽來的。

當時聽蔡大江說是秦志明在這撤鄉並鎮即將舉行的關鍵時刻扶自已先坐上黨政辦的主任一職,這可是林泉鎮除了各大副職外最好的股辦了。有時比一副鎮長還要牛氣,是秦志明的心腹標誌。

「呵呵!接縣上組織部通知,請您馬上出發趕到魚陽談話,這裡我先恭喜您了葉副鎮長。咱們林泉第一副鎮長,第四號大人物,呵呵……」

…………………………………………………………………………………………

大家如果沒事幹可以猜猜棺中那首詩的真正含意,很有意思的,如果能猜出我在章節前獎勵一翻!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