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一十五章恐龍靚妹齊上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恐龍靚妹齊上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首先得感謝『騷騷豬』大大的打賞及14票催更,今天狗子拚了!為『騷騷豬』特別12000字更新,分4更,每更3000字足!我感覺有點上架后的預演!

……………………………………………………………………………………………………

不過葉凡也的確不愧為『華夏國傑出勇士』,林泉鎮的所長主任等也被他整倒了一大批人,什麼黨政辦的王元成,計生辦的李軒石,招待所的陳真明,綜治辦的劉馳,企業站的阮清明等等十來個股辦主任以及一些所長最後也陪著葉凡在桌底下酣睡如豬,有的更是吐得一塌糊塗。

最後還是派出所的趙鐵海一聲令下,王元成、劉馳之流就被那些牛高馬大的警察當死狗給全抬回去了。而葉凡的命好,被計生辦一群娘子軍們,抓手的抓手,抬腿的抬腿,拱腰的拱腰,在李春水這帶頭人引領下弄回了他的老窩。

還別說,晚上真是香艷無比,要知道林泉鎮計生辦可是剛分配來一群20歲左右的中專生,全是一個個如花少女級美媚,當然,其中也不泛恐龍級別的美媚。那些個恐龍級別的更是高興,能有機會零距離接觸到咱們林泉鎮的新貴再怎麼說也要乘機揩點油。

所以葉凡當然是遭罪了,就剩下條凡布短褲還掛在胡亂舉起的話兒上,要不是李春水擋著,估計那塊最後的遮羞布都將被恐龍妹妹們給解除掉。

葉凡的待遇如下——

計生辦的崔紅袖穿著一身艷紅毛衣香艷地給他擦身子,黨政辦的吳凡花被人稱之為小綠恐龍,此丑妹火辣地為葉凡揉耳朵以及太陽穴,風騷美婦馬二姐體貼的為葉副鎮長解撓足穴,清純李春水妹妹熬湯親自喂灌,當時見葉凡迷糊中嫌葯苦不想吞時春水差點伸出嘴兒中的小香舌來個吸唇式助推了……

總之,一切能用的解酒手段、秘術都使上了,其目地當然是為了給葉凡這位大鎮長解除疲勞,緩解酒勁,第二天能繼續為全鎮人民服務等等為噱頭。

可惜的是葉凡啥都不知道,一覺就到大天亮。醒轉后見自已就剩那片布還掛在話兒上嚇得一躍而起從床上彈了起來,鼻子一嗅咋感覺屋內有著一些雜亂的脂粉味兒,好像是混合型香水味。低廉的,高檔的,中檔的香味兒全都有。

「完啦!難道昨晚上被一群娘們給那個了,逑到家啦!喝酒誤事啊!格老子的,都是這養生術害死人啊,本以為憑它轉化酒力應該不致於如此狼狽,誰知敵人太多最後還是壯烈了。老子得加緊煉功,如果能突破到『先天』讓內勁之息達到生生不息的大周天之境天下大可去的,還怕什麼酒神圍攻,唉……」

葉凡嘆了口氣,他也知道『先天』是何其難也!全華夏十幾億人口,『先天尊者』不超過兩隻巴掌數。估計都是少林武當青城峨嵋華山等著名門派的長老掌門隱士之流的老古董。前次華夏電視台就播放過陳氏太極拳一位白鬍子長老——陳無波。

該老人亮相東方時空是為了回應最近小倭國一些神宮忍者吹噓說是倭國忍者大師如何威風,華夏經過幾千年衰敗國術界已經無人末落了等等謠言,居然還搬出了東亞病夫這個久違了的詞語想羞辱堂堂的華夏王朝

當陳無波與小倭國那位來自伊賀神宮的8段超級大師『秋山林一夫』,在紫禁城搭建的擂台上以一手漂亮的太極推手,把狗屁的小倭國人尊為神靈的忍者倭術大師『秋山林一夫』,當皮球給拋到擂台下成了滾地葫蘆時,當時守在電視前的幾億華夏美媚齊呼「啊!我夢中的斯巴達。忍者神龜原來只是個軟蛋,咯咯咯……」

秋山林一夫灰溜溜回去后發下宏誓,5年後,也就是2000年世紀交替之際將再次挑戰華夏特級高手.

以雪敗辱,揚小倭屁風!

陳無波這個可愛老頭卻是沉穩的捋了一下頜下白須,豪氣沖雲宵,說道:「龍之地,豈容小犬狂吠,哈哈哈……」

從此後更是掀起了新一輪宏揚華夏國術的狂潮,現在各大城市的國術館已經人滿為患,學費都炒到了五千塊一年了。其實大部分國術館都是蒙人錢財的,不過那些狂熱的國術粉絲們也僅僅是頭腦發熱,又有幾個能吃得了煉功的那種苦楚。

現在想想葉凡覺得陳無波應該還未達『先天尊者』之境,估計他就是一個9段開源境的超級高手,稱之為上等大武師。

看了看錶發現才5點多,天只是蒙蒙亮。葉凡起了床,偷偷打起了電話。

「春香,你把門開一下。」葉凡輕聲說道,昨晚上喝得太多,不去風liu一下就會傷身子骨了。想到菜西施那豐臾的翹臀葉凡胯下立即有了強烈反應。裝著跑步樣子偷偷溜到了春香菜館靠溪邊的小門前,輕輕一推進去了,葉凡感覺自已有作地下黨的潛質。

見春香一身惹火的紅色滑綢睡衣,睡衣上兩顆扣子沒扣穩早就被鼓脹的豐乳給爆開了。狼爪子一探握了個滿掌都是,柔中顯硬硬中合柔,就像一氣球在葉凡手中變幻著各種形狀。

這廝雄性激素高噴,猛地一滑伸進了寬鬆的睡褲里一把就貼在了那神秘的白虎地帶。把玩了一下正想在樓下玩個花把戲,這時范春香一把抓住了葉凡的狼爪子低聲、夢吟般哀求道:「別在這裡凡哥,雪蓮還睡在這裡,上樓去。那……那裡沒人。」

「好!謹聽小妹號令。」葉凡色色一笑微一使力香蘊滿懷如狸貓攀岩悄無生息地竄到了三樓。順勢往床上一壓一頓摩挲得身下人兒頓時嬌喘吁吁,白嫩的雙腿抬起老高在拚命的抖顫著,粉紅色的嘴唇兒中發出像嬰兒啼哭樣的喊聲道:「討厭!快點……」

「遵命1

葉凡像一得令的前鋒將軍,順手一捋一具光潔白晰的胴體呈現在了眼前,再次掃了一眼那白虎地帶,覺得脹得老大微微顫慄。用力一挺一竿子沒到底瞬時間是春se滿室……

良久!

偃旗息鼓,室中喘聲漸趨平緩。

兩人一起到衛生間衝過后斜躺在了席夢絲上,春香如一懶貓斜貼在葉凡身上輕輕的在他小腹上滑動著小手。葉凡當然也不會閑著,那兩團大麵糰永遠是玩不膩的,當個朔型大師幻化萬千也是其樂無窮。

「凡哥,你現在是咱們林泉鎮的名人了,以後千萬得注意。我聽說你們當官的最忌晦這種事……」春香輕輕叮嚀。

「呵呵,賣房的事談妥了沒有,什麼時候簽約,辦理過戶手續。這事兒得早點辦了,撤鄉並鎮現在還只是謠言階段,大家都在觀望。一旦正式文件下來這房子可就不好買了,估計得提價。」

葉凡問道。

「房東說是今天早上10點回來辦理,他也等錢用。噢!還有,凡哥,那些欠錢的混混主動把欠的菜酒錢全都交回來了,我手頭一下子多了一萬塊。謝謝凡哥了,我知道是你叫橫山去辦的,林泉二霸估計有交待下去,不然那些混子怎麼會那麼乖。凡哥,如果沒有你我……嗚……」

范春香講到傷心處已經有些哽咽了,「凡哥,我想好了,以後你親戚買了這座樓,咱們把它給長期租下來。用五萬塊全面裝修好,再加上混子們不敢再欠賬,這菜館的收入應該不錯。我想分你一半紅股。」

「你看你又來了,見外了不是?咱們倆還講這些破東西幹什麼,你還是把我當外人啊!人間自有真情在,至於一半紅股我是不會要的,有時哥哥來溜溜蹭幾餐飯就是了。不過招待客人時那酒菜錢一定得收,反正是政府出錢,沒必要省這些。」

葉凡一臉嚴肅地盯著春香,有些生氣了。兩人都陰陽交融了春香還顯得這麼客氣。

「不……不是的哥你別生氣,我是怕……」菜西施嚇得一嗦整個人一下子立了起來,胸前兩團巨峰可憐的在葉凡面前抖瑟著,她可是怕葉凡生氣的。

「好了,我知道。你是怕我就靠那三四百塊錢工資會去貪什麼的是不是,怕我犯錯誤。這點你不必擔心,我自有生錢的路子,比你這來得快,也是乾淨,絕不會犯錯的。」

葉凡安慰道,手一扯把這受了驚嚇的可憐兔子緊緊的貼在自已身上,心裡微微有些發酸。人啊!有些人花天酒地灑錢如水,有的人為了生活卻是過得緊巴巴,小心翼翼的生怕出啥亂子。春香就怕失去葉凡這個靠山後將又要面臨混子白吃,菜館開不下去的厄運,所以才會顯得如此的緊張,甚至說是恐慌。

想到這些葉凡心裡一下子湧出一片豪情,一個大老爺們如果連自已愛的女子都無法保護讓她生活得幸福還稱什麼男人。雖說自已估計也不是真心喜歡春香,目前看中的只是她那豐性的肉體和溫順,善良。

而春香估計是想找個依靠,說愛最多有那麼一絲絲,利益佔了絕大部分。感覺有些像是權肉交易,但人生大多數此種情況都帶有功利性,人間真情又有幾許。不過范春香不貪,懂事,會為自已作想,再加上她要養活一大家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