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一十九章腦門子給驢踢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腦門子給驢踢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黃曉琳當然是好心想幫葉凡,連她都以為葉凡是來化緣的。因為天水壩子村人到景陽林場全是來討錢的。有的村民困難沒錢治病,孩子無錢上學等等都會到景陽林場來化點緣。

一年多多少少總會來上幾十個人。每次鄭輕旺能躲則躲,躲不了就甩過五十或一百二百的打發叫花子樣給打發了。不過黃曉琳總還算懂事,最後那兩個『面子』二字沒說出來。

「葉組長,聽說你還是海大今年剛畢業的高材生。一出來就混了個組長,還是正股級的,你今年好像才18歲吧,嘖嘖,不錯!天水壩子那旮旯村還行吧,咯咯……」

泡茶女方蘭馨一邊泡茶一邊隨口說著,不知是誇葉凡還是貶諷呢。葉凡那眉頭不由得皺了一下,知道方蘭馨在挖苦自已沒用,海大畢業居然去混村官。要知道95年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大學生作村官的風頭。

「還行吧!你泡茶的手藝不錯,可以到茶座去當師傅了,好茶。」葉凡呷了一口茶甩出了一句話,差點沒把傲里傲氣的方蘭馨給梗死,葉凡明面上是誇方蘭馨茶泡得好,其實暗地裡是說她無非就是一個跟按摩店裡的泡茶女差不多的貨色。

方蘭馨又不是傻子,怎麼會聽不出來。屋子裡所有人都微微一愣,望了望鄭輕旺眼神十分怪異。

鄭輕旺見姘頭被一個毛頭小子給暗辱了,臉色微沉又發作不得,因為人家葉凡又沒直接說某某是泡茶女,明面上人家還是在誇嘛!葉凡又開口了,「鄭場長,我這次來有個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就是關於天水壩子修路的問題。這次弄了一些錢準備重修林泉到天水壩子的小公路。而這條小公路你們林場也要過車,所以你們也應該出些錢是不是?以往你們林場的大車行進時總會造成堵車,一輛車就堵了整個過道。要等到彎道路寬些時才能錯車,也給村裡人造成了許多麻煩。而且這路修好了你們林場運木材的車也好走得多,估計天水壩子村的車還沒你們林場多吧。」

「修路,我們每年都有拔出10萬塊左右在拓寬和平整公路。你們天水壩子能弄到多少錢。不是我打擊你們,就你們弄來的幾千塊拿來頂屁用。到最後還不是要我們林場出大頭,這路要徹底弄好沒有個幾百萬是弄不下來的。只要你能弄到錢,你們出多少我們林場出雙份的。弄不來錢這事兒就不要說了,哪兒涼快到哪兒去。」

鄭輕旺藉機給他姘頭方蘭馨出氣了,說話口氣很沖。說完了還不屑的掃了葉凡一眼。

「修路,不可能。往年合作修路都是林場出錢最後天水壩子出力,哪有見到半毛錢,到最後連點心還要林場派人到林泉去買。年輕人,不要頭腦發熱就想把路給修好。我們林場都盼了幾十年了那路還不是照老樣子。咱們場長可是跟你們縣長同級別的高級幹部,難道就不想把路給修好嗎?太難了。」

這時另外一個男子口氣很不中聽的教訓道,好像葉凡是他的晚輩似的,老氣橫秋的令葉凡眉頭又皺了起來。

此人說的有點道理,不過要說景陽林場的場長級別是正處級沒錯。說是高級幹部就有些吹噓了,廳級及上面的幹部才能叫高級。鄭場長的實權跟一個縣長那可是沒有可比性。

別說一個縣長,魚陽縣隨便抓一個較好的局長或者鎮長出來也比這正處級的場長強太多了。人家好歹也管了魚陽的近70萬民眾。就拿林泉鎮來說吧,秦志明還管了六萬人來呢。林場有多少人,沖其量一千人頂天了。說場長跟縣長權力一樣大那是給自已臉上貼金。

不過葉凡也懶得跟他們計較這些,接上話道:「那就說好了,今天當作這麼多領導面一鎚子定音。這次修路林場出一半,天水壩子村一半。到時別拖就是了,呵呵。如果不出也行,醜話就撂這裡了。天水壩子村人絕不會同意的。」

「好了,就這麼定吧。你要是能弄到錢再來叫嘯。一半算個啥,哼1鄭輕旺有些不耐煩了,像趕蒼蠅一般揮了揮手,意思就是送客的意思了。

「好!我走了。」葉凡站了起來剛挪步子就見三個男子走了進來。前面的一個虎背熊腰,塊頭非常大。後面一個剛露了個小半邊臉。一見葉凡就親熱的叫了起來:「葉……葉兄弟,你怎麼也來了。」

「趙哥,原來是你。」葉凡一看是趙鐵海也回了個招呼。

趙鐵海見屋裡氣氛好像有些不對頭,怪怪的。眼神一轉猜測到估計是葉凡來辦什麼事沒辦成,也許還起了衝突。立即呵呵笑道:「鄭場長,都快5點了,怎麼,連餐飯都怕給我們兄弟吃了,你這主人可是有點太那個了,呵呵。」趙鐵海打哈哈開玩笑想緩和兩人的關係。

「鐵海,不是我甩臉子給這位葉組長看,你這兄弟也太那個了,好了,既然鐵海說了咱們到餐廳喝幾杯吧。」

鄭輕旺臉色緩和了一些,要知道趙鐵海好歹也是林泉大鎮的所長,如果一撤鄉並鎮那所長就該改成分局局長了,人數估計也將達到破記錄的近百人。跟一些小縣城的公安局長也差不多,而且此人交道也是八面玲瓏。

好像跟市林業局局長還有點沾親帶故的,最主要的是最近鄭場長的小弟鄭力文在廟坑鄉任財政所所長,這撤鄉並鎮一舉行他那弟弟的位置很可能不保了。

廟坑鄉的財政所所長到林泉鎮能撈個財政所的副所長就不錯了。而且鄭場長也是沖著那林泉鎮的副所長去的,趙鐵海也是林泉的老人了,在鎮里說話也有一定的話語權。

所以也不能不給趙鐵海一點面子。說來鄭輕旺也是挺無奈的,本想把小弟鄭力文弄到景陽林場來。想不到鄭力文死活也不願到景陽林場,說是景陽林場再大也是躲在山溝溝里,沒啥出息。

而且陞官也難,所以最近鄭輕旺被小弟弄得是焦頭爛額的,他連母親都搬出來了,有啥辦法。鄭輕旺也找了魚陽縣的一些領導,人家口頭都答應了。

但據說這次撤鄉並鎮的主動人事權卻在林泉鎮手裡,恐怕到時幫不了多少忙。縣官不如現管,這點鄭輕旺是最明白的人了。小弟的事他當然早就跟鐵海打過招呼了,趙鐵海也是頭大要命。要說如果鄭力文如果在公安系統工作的話趙鐵海還能幫上忙,這財政所跟公安根本就風馬牛不相及的兩東東。想幫也幫不上,到時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這時見葉凡正想離開的樣子,面色也不怎麼好看。偷偷把剛才辦公室正聊天的三個男子中一個拉一旁問清了情況,心裡頓時卻是暗暗叫苦不迭:

「鄭輕旺啊鄭輕旺,你這腦門子給驢踢了是不是?送上門來的好事全給你自已攪黃了。估計鄭輕旺還不知曉葉凡的身份,不然也不會那樣子做了。人家葉凡是什麼人,雖說年輕,但是林泉目前最紅的新貴。

分管的正是財政,而林泉鎮財政所的所長劉良輝又剛好出事了,估計得蹲大獄了,不過現在還在瘋癲,也說不準直接送精神病院了。這財政所正所長和副所長的位置估計都得徵求葉凡這個直接分管領導的意見。而且葉凡還是黨委委員,目前林泉鎮第4號人物,在未來的撤鄉並鎮的人事上那說的話就太有份量了,稱之為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