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二十章不得不震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不得不震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完啦.豬哥大大』又砸下28張更新票,有21張是12000字的。我哭!這叫咱怎麼活???是拚了還是眼不見心不煩,等我晚上在床上考慮半天再說,苦也!

……………………………………………………………………………………………………

想到這些趙鐵海眼珠子一轉,趕緊把剛才進門的一個二十七八歲看上去一臉榆木疙瘩相的老實年輕人,拉到葉凡跟前熱情地叫道:「力文,我跟你哥輕旺整天兄弟相稱。而這位葉兄弟也是我的兄弟,你叫一聲葉哥,把你剛整到的一包中華拿根出來給葉哥點上。」

鄭力旺愣愣的,見葉凡一嫩鳥,嘶嘶挨挨的就是叫不出口。心裡還在納悶:「鐵海哥是不是瘋了,叫我叫一個不到20的小夥子葉哥,什麼意思?這多沒面子啊1

趙鐵海可是急了,那汗都差點冒出來了。轉過頭盡給鄭場長使著眼神兒。鄭輕旺可不傻,經驗比他弟弟豐富多了。心裡略感吃驚想道:「難道為個姓葉的小子還有來頭不成?剛才聽蘭馨說好像才18歲。不過一村官,也許是背後老爹老媽有來頭。」

鄭輕旺那樣子想著隨步走到葉凡跟前說道:「葉組長,力文是我弟弟,他就這脾氣。力文,還不相請葉組長到咱們景陽的餐廳嘗嘗咱們景陽的野味,呵呵。」這人嘛轉變得真是快,在沒摸清對方底細之前最好不要得罪人。

「葉……葉哥,去喝幾杯怎麼樣?」鄭力文憋了半天終於擠出了這麼一句來。

「哈哈哈……這樣子才對嘛!葉兄弟,去喝幾杯怎麼樣?這景陽林場你也難得來幾回的,今天剛好打了幾隻山貨,鄭哥,正好叫你們景陽的大廚給料理一下。可得做好了,葉兄弟可是難得來的貴客。相信我,力文,你這一聲『葉哥』是不會白叫的,哈哈……」

趙鐵海爽朗地大叫著,轉過頭來盯著方蘭馨甩下了話道:「我這葉兄弟雖說年輕,但我都要叫他一聲葉哥知道沒有。人家雖說才18周歲,可是昨天已經是咱們林泉鎮的第4號巨鱷了。什麼意思知道不?林泉鎮黨委委員兼第一副鎮長,分管的就是財政、工業等方面。」

「啊1方蘭馨窘得失聲叫出聲來,一把捂住了自已那櫻桃小口臉色變了幾轉后趕緊說道:「葉……葉鎮長,我……」

也難怪方蘭馨此刻後悔得想撞南牆,因為她的妹妹方倪妹也正在廟坑鄉黨政辦工作。這撤鄉並鎮后也許黨政辦就沒妹妹的份頭了。這些天來妹妹方倪妹可是沒少在她這姐姐面前哭鼻子,無非還不是想求鄭場長也給說嚌下子得罪了林泉的紅人咋辦?方蘭馨連哭的心都有了。

屋子裡其他幾個人也是暗暗震驚不已,鄭輕旺面色沒變,畢竟人家是正處級幹部,不過還是有絲絲後悔。鄭力文手一抖差點連煙分盒子都掉地下了。

「好吧!那就打擾鄭場長了,呵呵」葉凡擠出了一點笑意。在酒桌上倒是認識了陳二順,這個人長得瘦小,矮個子,估計就1.63米的個頭。一臉的諂笑,怎麼也看不出像個殺人犯幫凶。

林場副場長就是剛才走在趙鐵海前面的那個虎背熊腰的漢子,叫馬占魁,說話喝喝酒都非常豪爽。葉凡一上桌他就開始發難了,先敬了個一中套,後來跟葉凡又幹了將近四次,改成每次一大套了。只是人家好歹也是一副處級幹部,葉凡也只好拚命頂上了。估計馬占魁是想給葉凡一個下馬威,不過葉凡有趙鐵海這個酒窯子相助也是來者不拒,硬扛下了景陽林場七個人的圍攻。

場長鄭輕旺酒量倒不怎麼好,幾瓶的量。倒是那個疑是他姘頭的方蘭馨酒量驚人,喝酒像喝水。葉凡都懷疑她那酒是不是倒進了裙子里化作了胸前那兩座巨大的嚇人肉峰。

這女人難纏得很,一直粘著葉凡有時連親哥哥都叫出來了,那巨大的奶子還不時蕩漾在葉凡的身上磨蹭一下,肉麻得要死。嚇得葉凡心兒直嘎著跳,偷偷掃了鄭輕旺一眼,發現他對方蘭馨在酒桌上的放蕩失態好像已經習以為常,並沒一點不高興樣子。

也許是人家鄭輕旺城府深掩飾得好。不過葉凡暗中卻在警告著自已要注意,千萬別讓這女人給毒了,自已不想惹上一身的腥騷味兒。

早在酒席開始前方蘭馨就偷偷在辦公室打起了電話:「倪兒,你現在在哪裡?」

「姐,我正在林泉鎮一個同學家玩。」方倪妹也到了林泉鎮正在同學家打聽林泉鎮最近的動態。特別是聽說昨晚上縣上書記縣長都到了林泉鎮,以為是不是宣部撤鄉並鎮的事。所以今天廟坑鄉好多工作人員在林泉就那麼突兀的冒了出來,表面上當然是以走親戚為幌子,實際上都在隨時注意著林泉這邊的動態。不抓緊都不行了,晚了好桃子都給別人摘了還有屁用。

「你趕緊包一輛車到景陽來。」方蘭馨連聲催促道。

「幹嘛姐,我同學還說晚上拉我一起請肖副鎮長吃飯呢!這麼好的機會丟了多可惜,姐又不幫我,我只得自己出馬了……」蘭倪兒有些不捨得有這樣子接近肖長河副鎮長的寶貴機會。

「你個死y頭,肖長河算個屁呀,林泉的紅人葉凡副鎮長現在景陽,你姐夫晚上請他吃飯,估計等下會到歌廳跳跳舞。你這死y頭,快點到景陽把我那套新衣服給換上,還敢說姐不管你,你老姐我什麼時候忘了你,真是個死丫頭……」方蘭馨笑罵著對這個妹妹可是特別的寵愛。

「啊!葉凡!是不是那個才18歲的,海大畢業的,剛提的副鎮長,聽說還是黨委委員,李書記和張縣長親自下來宣布的?我聽我同學說是目前在林泉鎮排名第4位,好像也不比宋寧江副書記差。也有人說是並列第三呢1方倪妹覺得心裡一跳,大驚之下趕緊問道。臨了還小心的補上了一句道:「姐,你說的是哪個姐夫?」

「死y頭你要死是不是?還能有哪個姐夫,在林場你說是哪一個。好了,我掛了,你到了打我手機。」方蘭馨嗔怪道。

「慢著姐,我能不能帶我的同學一起。」方倪妹傻傻的問道。

「笨蛋!你的腦子沒進水吧,把你同學帶來不是個天大的燈泡。到時還能方便嗎,豬腦子一個……」方蘭馨恨鐵不成鋼開罵道。

方蘭馨的老公許鐵貴在縣裡的科委辦工作,而方蘭馨在林場勾上了鄭輕旺后暗地裡她妹妹方倪妹都叫這倆人姐夫。剛才方倪妹還以為真姐夫到了林場了。

因為有時許鐵貴也會到林場去逛逛老婆那個**洞。其原因就是方蘭馨一個月的時間在景陽林場要呆25天,在魚陽縣的家裡其實才呆了三四天,也難怪她老公許鐵貴有時受不了煎熬要專程趕去景陽林場去解決生理饑渴。

喝得半醉時副場長馬占魁提議到歌廳玩玩,這景陽林場還專門裝修得有一個職工內部場內歌舞廳,不收費的,其豪華程度跟林泉鎮的歌舞廳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葉凡見了也略感驚訝,心裡罵道:「娘的!只不過五里之遙的天水壩子村人有人連飯都吃不上,這窮旮旯地方的深山裡倒有這麼個高檔歌舞廳。簡直是兩個世界,這世界哪有公平可言啊1

歌舞廳中已經有一對對青年男女在昏暗的玻璃燈下摟在一起旋轉著,燈紅酒綠的。雖說入廳不要門票,但酒水等還得自已掏腰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