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二十一章付出才有回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付出才有回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在回到重前」兄弟終於回來了,謝謝你的打賞,差點就到舵主了,一起加油怎麼樣哥們!舵主至少算是主政一方的小頭頭,執士只能是跑腿的是不是?求收藏、票票!前天4更,收藏和票票並沒增加,反而減少了。所以今天狗子不敢4更了,那21張催更票對不樁豬哥』了。

……………………………………………………………………………………………………

方蘭馨早就安排得有七八個景陽林場的女青年在歌廳里候著了,剛好一人身邊伴了一個拉話聊天喝酒飲茶。奇怪的是就葉凡身邊沒安排人,葉凡也落得清靜,他一下子還真有些不習慣。

剛抽了一根煙方蘭馨就來邀請他跳舞了,這時燈光更暗,舒緩的慢四舞曲響了起來,廳中基本上只能瞧見個摸糊的人影。跳舞的男同胞們好像得到了燈光的暗示,有些不老實了起來。

本來手是放在姑娘的腰間地帶,一下子就隨意的就滑到了臀部,輕輕的撫弄著。更大膽的就是乾脆把女的緊緊地抱在了一起,兩個人就像是貼泥人一樣。廳中響著各種各樣的喘氣聲,不過因為音響的聲音震天動地誰也聽不見罷了。當然,這些都是一些情侶級別的,不是這等級別的還是老實跳著。

方蘭馨還是較老實的,只是偶爾會用自已的雙峰不在意的蹭一下葉凡同志。葉凡心道:「這女子跳舞時還挺規矩的,難道是先前自已對她有了陳見?」

一曲完畢方蘭馨跑了出去。

黃曉琳來了,來了一曲慢三步。在較快旋轉中兩人都有些迷醉的感覺。鬼曉得燈光又暗淡了下來,也許是林場歌舞廳的特點。窩在這深山子里跟外面接觸太少。估計這舞廳就是男女認識的地方。來個內部消化更佳一對對結婚不是更妙,也虧得有心人想得出這高招來。

葉凡不覺中手也滑了黃曉琳的臀部,輕輕的搭在上面也不敢有什麼動作。十幾秒過後見黃曉琳好像沒有反感的意思葉凡這『騷騷豬』心裡一動,膽子突然大起來,手也開始不老實了。試著在黃曉琳那適中的臀部上下滑動著,在最高峰時還會輕輕捏一下手感非常的細膩消魂,令人有種怪異的刺激感覺。

當葉凡的手指不小心碰到黃曉琳股間那敏感地帶時她突然出口嗔道:「騷騷豬,把你那咸豬蹄子拿開,討厭人1這一嗔差點沒把某豬哥的魂兒勾走。

某豬色色的貼耳笑道:「啥感覺1

某女也放開了許多說:「不告訴你……我要去做報表,你自已玩。」黃曉琳笑著跑了,害得某豬哥怏怏的回到了沙發上鬱悶得想去撞牆玩。心道:「沒見過如此整人的妹妹,把老子涼在半空中。害人精1

「死y頭,你現在才到啊1在房間里方蘭馨看著剛洗了澡,換上了鄭輕旺給自已買的,還沒穿過的新衣,一身噴香的妹妹方倪妹笑罵道。

「姐,那……那個葉副鎮長凶不凶?」方倪妹有些害怕,臉兒紅透天了。

「凶啥,沒聽說過女人才是老虎嗎?男人,還不是為了女人底下那個洞子。只要這個洞子一開什麼男人不被夾得扁下去,咯咯……」方蘭馨得意地笑著,掃了自已那如花似玉的妹妹一眼贊道:「妹子,你越來越水靈了,姐姐可都被你比下去了。你看這胸脯,男人最喜歡玩捏這種大號堅硬型的,屁股翹得剛好,太瘦的話硬梆梆的男人會說是白骨精,太多肉的話男人又會說是冬瓜什麼的。你這也剛好,不過妹子,你給我說實話,你這身子沒被人……」

方蘭馨盯著妹妹不好開口,畢竟對妹妹來說太羞人了。

「姐!你說什麼呢!妹妹是那種人嗎?」方倪妹嬌羞不已,伸出手來擂著方蘭馨撕嬌。

「咯咯咯……沒破就好,等下在舞廳你要放開些,別像個青澀土蘋果,男人會不喜猾也不能太放開讓那個葉小子認為你是個放蕩的人。這個度要撐握好,如果那個姓葉的要你的身子你就給了他,好像聽說他已經有女朋友了。不過沒關係,即便是他不娶你至少也會給你安排個好位置補償的。那個姓葉的18歲就能成為林泉的第4號人物肯定有深厚的背景,以後前途無量。人哪!就那麼一回事,唉1

方蘭馨極力勸說著忍不住嘆了口氣,苦大愁深的樣子好像自己就是一個看透世道的高人。

「姐……那……那不行。我的身子還得留給以後的男朋友的。這……這……如果被他知道了還怎麼過……」方倪妹是個較傳統的女子,扭捏著不肯點頭,畢竟這事兒她的態度跟她的姐姐觀點大不相同。

「你傻呀!你現在不是還沒男朋友,去想那麼多幹嘛?如果你不肯硬是要留著那你就等著到林泉后被塞進什麼垃圾科辦吧。到時別又哭哭泣泣的拉著媽逼我。我可是儘力了,不想付出哪兒有回報,有付出才有回報。我跟鄭輕旺就是一個活生生例子,不然你老姐現在估計還在什麼旮旯場部窩著呼天喊地。

小妹,想開些,人生就那麼一回事。身子給了他又怎麼樣?人生不就那麼回事兒……就當是被***了。想想好處,那可就多了。只要那姓葉的在位一天,他都會儘力幫你的。男人,還是非常注重女人的第一次的,把你那個了……說不準這次撤鄉並鎮你還能撈個主任噹噹。」方蘭馨舌燦蓮花,居然極力鼓動著自已妹妹用身子換官帽子。

唉!

「姐……姐……我……」方倪兒桃紅滿面,吱唔著張不開嘴。

「你這y頭,跟你說了這麼久了還是想不開。這次輕旺要幫自已的親弟弟力文弄財政所的職位,可能幫不了你了。實在不想就算了,唉!你自己拿主意,姐不逼你。走吧,去認識一下總比陌路人強些。等下多陪葉鎮長喝幾杯,別放不下面子。」

方蘭馨見勸了沒用再見妹妹那可憐想哭的樣子嘆了口氣,心裡一酸暗道:「哪個女人肯去白白做這事啊!這不是沒辦法,唉……」乾脆放棄了,拉著妹妹向歌廳走去。

「姐……姐……等下如果他摸我……我不還手就是了。」隨在後面的方倪妹半天就瞥出了這麼一句令人噴血的話。

「你以為你是香餑餑啊,摸一下有什麼稀奇的。你們廟坑鄉想獻身子的可多著了。」方蘭馨沒好氣地咕嚕了一句,拉著妹妹到了葉凡跟前。

「葉鎮長,這是我妹妹方倪妹,現在廟坑黨政辦工作。今天正好來我這邊玩。」方蘭馨笑臉介紹著轉頭見妹妹緊張得雙手捏得緊緊的直抖,心裡嘆了口氣道:「倪兒,還不敬葉鎮長几杯,說不準以後他可還是你的領導呢1

「葉……葉鎮長,我……我敬你三杯。」方倪妹抖瑟著舉起了杯子。

「呵呵!那敢情好。你們姐妹長得很像,三杯就三杯了。」葉凡一聽廟坑鄉,對方蘭馨介紹她妹妹的事已經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微笑著虛應著。

這方蘭馨如果真是鄭場長姘頭的話先得跟她打好關係。看看能否旁敲側擊出一絲若夢父親葉水根被害的蛛絲馬跡來。不過得慢慢熬著,以免打草驚蛇。

站起來舉杯打了個通莊下來,方倪妹很是拘謹的坐在了葉凡身旁。身子坐得直直的有些害怕樣子,葉凡暗道這姐妹倆還真不一樣,一個媚得要命。一個卻是清純如水,不會是裝的吧,等下得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