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二十二章香艷的貼面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香艷的貼面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昨天有事晚上一點才回來,太累了所以第2更就沒傳了。抱歉!下周估計本書就要上架了,下個月1號狗子承諾每天日更一萬,那就要看兄弟們的訂閱力度了。如果訂閱太差連飯都吃不飽也不可能激起狗子碼字的慾望,你們說是不是哥妹們。希望大家每個月能省上一包煙錢,美媚們少嗑兩包瓜子就夠訂閱一個月的了。上架后訂閱和月票是催生狗子碼字狂潮的無限動力,有點像是本書中描寫到的『艷情草』,著名春宮秘方,呵呵,順便感謝『陳世祖矣兄弟』的打賞……

………………………………………………………………………………………………………………

其中鄭力文也是經常過來殷勤的倒著酒,態度恭敬,像酒店中的專職斟酒的酒保。不過經過交談葉凡感覺鄭力文這人還不錯,估計二十六七歲。談話得體,人也不怎麼花,學識也還不錯,財經學院畢業的。

如果是裝的能裝得如此自然葉凡也佩服他的本事,以後撤鄉並鎮后財政這一塊屬於自已管的。肯定得推薦個上心的人上去頂替劉良輝的位置。如果推舉鄭力文上去的話就跟鄭輕旺拉上了關係,熟悉了他們以後調查葉水根被害的事也方便得多。

而且景陽林場有錢,總部又設在林泉鎮境內。鎮里有時來化點緣應該不成問題。綜合多方面考慮葉凡決定至少保證鄭力文的副所長位置還是肯定的。

至於是否頂他上正所長之位有待進一步考察了再說了。畢竟得為經后考慮著,如果查出葉水根是被鄭輕旺害死的話以後自已與鄭輕旺就是仇人了。那個時候還得把他拿下又顯得麻煩了。

不過到現在鄭輕旺也只是跟葉凡多喝了幾杯酒,也沒提出他弟弟的事。當事人不提葉凡也樂得裝傻,虛應著。不過鄭輕旺倒是對修路的事挺感興趣,一直問葉凡能弄到多少錢。當葉凡伸出二根指頭時鄭輕旺輕聲哼道:「還不錯!能搞到20萬也是這幾年來弄到最大的一筆了,那我們林場出30萬。」

其實這些年來鄭輕旺也早就想把路給撕拓寬整平,因為去年林場一輛八噸大卡車運著滿滿一車圓木就那樣子虛晃了一下就開到了高達300多米的懸崖下去了,還死了兩個人,連車帶人貼了近30萬。有這錢還不如捐出去把路給修了。自已回來時也省心些,最主要的是最近林場的木頭輸出量突然增大了不少,那路根本就不堪重負。木頭運不出去堆在場部換不成錢也急煞了鄭輕旺了。

「呵呵!鄭場長,是200萬。所以我才來找你,想徹底把路給修好,搞條三級路出來,也像樣些。那路基已經被軍隊炸到了近10寬,稍微修理一下就行了。我的打算是利用這次絕好機會,乾脆把它給搞成柏油路。當然,柏油估計得鋪薄一些,不過路基得整牢固。至少也得管上十幾二十年才行。」葉凡笑道。

「200萬1鄭輕旺那一向面無表情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份驚訝,「葉鎮長,你確定?」

「當然,5天後款就到手了,專門用來修林泉到天水壩子小公路的。前期的規劃方面我已經托蔡鎮長幫我辦了,不過得重新來了,說不準還得請省里的測量隊來搞。」

葉凡微笑著伸手一把摟在了方倪妹的腰上微一用勁,一緊縮跟鄭輕旺碰了一杯一飲而盡,豪氣大發叫道:「走,跳舞去。」

這次舞曲放出的是慢二,就像推磨一樣。曲子特別的舒緩拖慢了許多。方蘭馨見葉凡拉著自已的妹妹進了舞池,趕緊跑進了音樂控制室中也不知搗鼓什麼去了。

不久!

很是突然,舞廳中燈基本上滅了。只剩下零星點點的二點燈星在微彈的發著螢火一樣的光芒。廳中人連面對面都看不見了,也沒誰發出什麼驚叫聲。估計這個以前也經常搞這樣子的,男同胞們全心照不宣。

葉凡那靈敏的眼神摸糊的看見周圍那些斯文男士全探開了狼爪子在自已舞伴身上揩油。當然,是人家願意才敢動手,不然肯定吃耳光的。

趙鐵海可也不閑著,手早就伸進了人家姑娘那薄薄的毛線衣里,估計在搗鼓著人家胸脯。看得葉凡是激血沸騰,再加上從方倪妹身上發出的那種怪異好聞的淡淡處子芬芳,這廝早就心猿意馬胯下一柱擎天。不小心直直的就抵在了方倪兒的小腹下那團鼓鼓的小包包上。

方倪妹明顯的身子骨一僵,微微一掙,條件反射般的想擺脫開去拉開距離。不過葉凡情趣上來了哪肯給這隻可憐的小天鵝逃開。微微一使力,『哦嚀』,傳來方倪妹的輕呼聲她整個人已經被葉凡摟得緊緊的,跳起了貼面舞。

方倪妹輕呼一聲后再也不敢出聲了。緊咬著牙關身子骨直抖瑟,不知是緊張還是激動。這一顫一抖令得葉凡下身那根棍子更是摩擦起火了。

葉凡身子骨一抽,隨著舞曲在方倪兒那裡點點縮縮。雖說隔著幾層布。但顯然更令人興奮,葉凡手一滑就到了方倪妹的翹臀輕輕的撫弄著。方倪妹身子更是一抖一顫,屁股擺動著估計是想挪開,不過不敢幅度過大惹葉凡這個林泉的新貴不高興。

其實她不擺動還好,這一擺就更不得了啦,前面動得劇烈。逗得葉凡心癢難止,全身燥熱了起來。隨手向上一鑽就進了方倪兒的背後毛衣里,輕輕地滑進去一下子就碰上了那文胸的后帶子。向前一轉方倪妹胸前那一團碩大抓住了一半,輕輕一捏這時方倪妹突然好像抽筋一樣劇烈顫慄了起來,腿跟子一軟整個人跌進了葉凡懷中。

嘴裡壓抑地喘著粗氣,葉凡還以為她嚇暈了,忙不迭的收回了狼手。這時感覺棍子處傳來一陣濕濕的溫熱氣息,此刻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方倪妹在極度的異樣刺激首次泄身了。

葉凡輕輕的托著她的翹臀這時也很規矩不再有所行動,女人在這個時候最需要男士的溫柔的,葉凡懂這個。方倪妹貼在葉凡懷中喘著粗氣,不過被她硬壓制在了嘴邊。幾分鐘后才軟軟的離開了葉凡懷中,這段舞曲特別的長,整整十幾分鐘后才慢慢結束緩緩的亮起了燈。

「我們去喝杯茶吧1葉凡輕聲說道。

「嗯1方倪妹像只溫順小貓輕聲答著,羞達達的,頭低低的根本就不敢抬起來,那臉兒估計也是紅透了,幸好舞廳里本來就紅綠燈閃著也瞧不出來。

「剛才太羞人了,隔著幾層布被那根大棍子點得居然泄了身子。那棍子太粗了,有點像吹火筒……」方倪妹羞羞的想著心裡一陣燥熱,趕緊散開了思想不然又要出逑了。

「葉副鎮長,我剛才考慮過了。如果你能弄來200萬的修路專項資金我們景陽林場砸鍋賣鐵也出100萬。明天我就去省市裡跑跑,如果能弄來更多些當然好了。你以林泉鎮鎮政府的名義打個報告給我作個憑證合作修路。

說句實話,你別看景陽林場好像是富得流油,其實每年除了上繳國庫以及必要的開支,工資外也剩不了多少錢。要知道人多嘴多,五百號人加上家屬差不多接近1200人。你想想,如果人家單個人拿點工資怎麼活,所以也得給人家職工家屬想點辦法謀些福利是不是?每年來咱們林場要捐的錢就要出20來萬。

不過只要路修通了我就不愁了。我們景陽林場還有一大片原始老林子,叫狼鐺谷,整個範圍達30來里的山谷都沒有開發,三面懸崖高達四五百米,陡峭如犬牙交錯。

崔巍雄奇。

估計就是山猴子要上下都較難,人根本不可能攀爬。那地方已經封山快40來年了,風景獨好。裡面圓桌大的巨木到處都是,十幾人合抱的巨樹也不少。枯枝敗葉足有一米多厚,人踩上去不小心就整個兒被沒了。今天上面特別批准我們可以砍伐1里範圍進行試種栽培。雜交科學自然配樹管理,別看僅有1里寬,長可有30幾里接近40里地。

再怎麼說弄個幾百萬應該不難,交了各種稅款提成業務管理費后應該能落下一百多萬。不過如果路沒修成那也只能望樹興嘆。你想想,那麼大的圓木至少得用拖車才能拉走,拖車長達幾十米。天水壩子這破路怎麼開。所以這破路也的確該修了,非修不可。葉鎮長能弄到錢我倒是要感謝你的,呵呵……」

鄭輕旺親熱的跟葉凡侃起了林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