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二十三章逝去的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逝去的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狼鐺谷,若夢的父親葉水根不是在狼鐺崖摔死的嗎?難道那狼鐺崖就在狼鐺谷里。也許葉水根的死就跟那片原始老林子有關係,什麼時候得去瞧瞧。」

葉凡心思電轉,決定先探探鄭輕旺口風,「聽說狼鐺谷中有個狼鐺崖風景不錯,啥時鄭場長帶我們去玩玩。我想那裡既然是原始老林子,應該有許多大塊頭山貨,叫趙哥弄幾桿槍去刺激一下。」

葉凡裝著非常隨意樣子說完后卻是偷偷的窺視著鄭輕旺的面色。

「嗯!那地兒的確有名。我們林場人都知道,不過那地兒經常有小牛犢一般大的野豬出沒,一般人都不敢去。曾經還有人被野豬咬死過。至於說獵槍我們林場倒有幾竿,等有空了大家約個時間把鐵海叫上咱們一起去打獵。很刺激的,哈哈……」鄭輕旺倒是來了興緻,他的表現令葉凡非常的失望。

心道:「狗日的,隱藏得夠深埃在那個地方害死了若夢的爹居然面不改色。這姓鄭的是一老江湖了,面上文弱骨子裡卻是老奸巨滑,咱得提防著點。」

葉凡心裡暗驚不已。認為鄭輕旺的素質太高了,根本就不是現在的自已這嫩鳥能抗衡的,只能慢慢期待來日方長了。

「狗日的,我就不信你一點痕都沒留下。老天眼睜得很大的,先跟他混熟了再說。」葉凡心裡憤罵不已。

看了下表發現快10點了,葉凡提出告辭。因為他還要趕去天水壩子。一些事要跟段海和春水交待一下,明天就要趕去水州了。關於高科技紙的事要去海大談談交易,順便想探探南宮錦辰的事。經過初步分析,葉凡認為能否讓南宮鴻策下決心吞下魚陽紙廠關鍵就在於他的兒子自已能否救活了。有些事總得去試試,不試怎麼會知道。

黃曉琳不知晚上在忙什麼報表,陪葉凡跳過一曲后再沒出現。走的時候因為葉凡已經八分醉了,鄭輕旺就安排他的司機開著葉凡的三菱送他到天水壩子。那司機把葉凡送到天水壩子後去他親戚家了,走時葉凡從車箱里隨手掏出二包芙蓉王扔給了他算是感謝。

葉凡剛走方蘭馨就在房間里盤問起妹妹的戰績。

「倪兒,他有沒動手動腳的,咯咯……」方蘭馨有些放蕩地問道。

「沒……沒有,哪有那麼快,才認識就動手動腳,你別把葉副鎮長看扁了。人家可是大學生,很斯文的。」方倪妹想到葉凡那根東東抵在自已小腹時的發燥情景,想到自已的處女峰第一次被一個男子的狼爪子一把捏搓住,從小腹底下猛地升騰起一股子燥熱,心窩頭一震,臉蛋上立馬爬滿了紅雲,支唔著趕緊欲蓋彌彰。

「你看你這樣子,還想瞞著你老姐。老姐我是什麼人,一眼就能把人給看穿。說吧,他摸你哪裡了,咱們是親姐妹,有啥見不得人的。我又不會外傳,你個死丫頭對我像防盜賊一樣。」方蘭馨對這事特別感興趣。

「姐!你說什麼。說沒摸就是沒摸,我要睡了,累了。」方倪妹嘴兒一撅,跑進房間一下子鑽進了被窩裡捂著臉心裡怨道:「冤家,被你害死了。害得我短褲都不敢換,粘粘的真難受……這一換肯定會被姐姐查出來。那可羞死了,唉!死冤家,我便宜都給你佔光了,你總不能無情地看著撤鄉並鎮時我被扔一垃圾科辦去……」

方倪妹思緒萬千,心底里一會兒甜一會兒苦澀澀的,迷迷糊糊睡去了。

葉凡呢!

當然在走去老宮的路上心魂兒也是一盪,獃獃地苦笑道:「媽的!最近自控力是越來越弱了。看來真是那嘮啥子的太歲紅果惹的禍埃當時聽盧家那管家在盧偉耳旁低語時說是什麼『火龍翔天』,聽這名兒就厲害得很。估計那果子里蘊含的陽靈之氣太剛烈了。沒有足夠的陰柔之氣相融合人容易衝動。

明明知道方蘭馨使的美人計,可是我還是自願中計了。不過那方倪妹跟他姐姐味兒完全不同,好像挺純的,應該不像裝的。如果是裝的那她簡直可以去競聘好萊塢巨星抱那小金人了。煩啊!只不過摸捏了一把,這下子還得幫她安排個好點的位置。既然她在廟坑鄉黨政辦看看能否把她爭取一個林泉鎮黨政辦副主任的位置。也算是沒白摸了她,不過這女子還挺敏感的,不過摸一下就噴潮了,嘿嘿,敏感好啊,有味道,肯定……」

想著想著就到了老宮門口。

踏進老宮見到那歷經風霜的破敗木柱子心情立即沉悶了下來,「唉!若夢!但願你在天國能過得快樂1

見後面葉金蓮的房間亮著燈葉凡走了過去,葉金蓮正在織毛衣,織幾針還會發一分兒呆,嘴裡凄凄的喃喃道:「若夢,你的毛衣我快打好了。過幾天我燒給你……嗚嗚……你等著,地下冷……媽送毛衣給你穿,你就不怕冷了,聽說地府是沒有毛衣穿的,媽以前沒空,你叫媽織的時候媽還嫌煩,媽現在天天有空了,有空了你卻又不見……」

葉凡感覺心裡一陣子扎痛,心裡一酸叫道:「乾娘!還沒睡呢1

「你……礙…你回來了,我……我燒桶水給你洗澡。」說著趕緊裝著眼睛進沙子了在揉眼,其實在擦眼淚,一分兒后把毛衣小心地放在床上就要去廚房燒水。

現在葉凡叫葉金蓮乾娘她沒應也沒反對,好像是默許了。不過自從葉若夢死了后她對葉凡好像更好了,有點疼兒子的慈母樣子。

「不麻煩了乾娘!不洗了,明天回林泉再洗,反正政府食堂有供應熱水,方便著。」葉凡忙攔住她。

「瞎說!不洗多難受,粘粘的。看你一身的酒氣,喝多了傷身子骨。以後少喝點,唉!年青時多注意點身子骨,到老了也少糟罪。你等著,我去燒水。」

葉金蓮硬要出門,不過葉凡不讓她出去,扶著她坐在了床上。

「不行!實在不洗澡也行,后鍋還有一些熱水,我去端來讓你泡泡腳。這天氣也冷了,咱們天水壩子地兒高,都有霜了。晚上腳不泡睡一夜被子還是冰冰的,不會熱。唉!找個暖腳的姑娘就好了,看我說什麼話,你還年青,太早了。如果若夢還在就好了,也可以給你暖暖……」葉金蓮說著眼中又開始蘊淚了趕緊硬擠著出去了。

「乾娘!是我對不起你……」葉凡獃獃的站著腮邊之淚自然就滑落了。

不一會兒,葉金蓮端了一大腳盆水進來。

葉凡脫了襪子坐在床上剛把腳伸進木盆里攪動時,突然葉金蓮蹲下了身子,「我給你好好搓搓,這腳,也太臭了。你們年青人啊!就是汗多。」

「干……乾娘!我自已來。」葉凡大驚伸出了手想自已洗,咋能再麻煩乾娘。

「凡兒!既然你叫我乾媽我晚上就應了,以……以後想給你洗腳都沒機會了,唉!兒了大了總要遠行的,你有自己的事干。讓乾娘好好給你搓搓腳!乾娘……乾娘以前經常幫若夢搓腳的。那個時候她總會笑呵呵的,怕癢,唉……」

葉金蓮眼中閃著淚花了,輕輕的撫搓著葉凡的腳,洗得非常細心,非常耐心,時間也非常的長。每根腳指y都掰開輕搓慢洗著,整整洗了10分鐘那盆水快成冰水了,居然還托起了葉凡的腳放在自已懷裡,拿過擦腳布小心地把水擦乾淨。擦乾淨后居然撩起了毛衣把葉凡那腳丫子塞進了懷裡,抵在了她那飽滿的乳房中央,裡面熱乎乎的,溫暖得很。葉凡此刻一點邪念都沒有,頭腦中浮現出了小時候母親也這樣子干過,只剩下一片的溫暖,是那種親情的溫暖。

「唉!要是若夢在就好了,她可以給你暖腳。」乾娘反覆的嘮叨著這句話,有點精神失常現象。葉凡心裡陣陣的扎痛,酸得想拳破蒼穹。

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