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二十八章省委組織副部長考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省委組織副部長考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想救活一個廠子,就是我們縣的紙廠,設在林泉鎮。有好幾百人,連工資都發不上了。本是縣辦企業,現在倒是降下來給林泉鎮管了,成了鎮力企業……其實對於我們鎮來說就是一個天大包袱,這個大窟窿可能耗盡我們鎮一年的財政總收入。過幾天香港有個老總要來林泉,所以我想能不能從他哪兒爭取些資金注入魚陽紙廠。這事又是我負責的,總不能讓紙廠的幾百號人喝西北風。」

葉凡一臉的憂慮,從各個方面分析了魚陽紙廠的現狀。

「你不是天水壩子的一個村官,那魚陽紙廠剛才聽你說還是一縣辦企業。廠長既然還是一正科級幹部,什麼時候輪到你這一連組織部都沒備份的一級村官來管了。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著,村官管正科級幹部,哼!宋叔叔可不是好唬弄的人?」蘭闐竹開始發飆了。

「是啊!我也覺得奇怪呢?」一旁的宋貞瑤微啟小嘴一臉的納悶相。

「這……這……」葉凡不好開口,如果說自己提拔為副鎮長了有點自誇之嫌。

「怎麼啦?說不上了,我看你就是一騙子,宋叔叔,別聽他在這兒胡扯。」蘭闐竹有一種報復的快感,覺得能讓葉凡同志講不出話來感覺非常的爽。

「年輕人,說話要實事求是。」宋初豪身旁那美婦也插了一句話幫腔道。

「人家小葉關心鎮里工作,他雖說在天水壩子工作。為什麼不能關心紙廠的事?」蘭教授解圍道,他知道葉凡不會騙自己的。因為這事兒葉凡早就跟他提過了。

「爸!你別被他騙了,剛才他可是說那紙廠的事由他負責的。」蘭闐竹緊咬不放,就是要葉凡丟大臉。

「好了兩個y頭,別胡鬧了。小夥子應該有說法,只是人家不便說大家不必勉強。」宋初豪也解圍道。

「其實也沒什麼不好說的,我現在已經不在天水壩子工作了。調回林泉鎮任副鎮長了,所以魚陽紙廠的事縣裡就交待到我頭上了。」葉凡淡淡的解釋道。

「副鎮長?你才多大?」宋初豪一向沉練的心也有些訝然了。他可是管組織工作的,18歲的基層副鎮長雖說只是一個算不上品級的小官,但也是非同凡響。除非背後有著極強背景。

「18歲的副鎮長,是了不起。估計人家背後……」蘭闐竹話裡有話,傻子也聽得出來。

「蘭姑娘,我背後沒人,我父親到現在僅僅是古川縣勞動局的一辦公室小主任,親戚中更沒什麼大人物了,這點你放心,我靠的是自己,還有點運氣罷了,呵呵……」葉凡忍不住反說道。

「葉凡,你背後沒人憑什麼18歲就升你為副鎮長?太厲害了。」宋貞瑤搖了搖頭,有些不理解,也有些不信。兩個姑娘一前一後全把矛頭對準了葉凡。不過葉凡卻是一點都不亂,淡然處之。

「其實也沒什麼,當時咱們魚陽縣的書記和縣長為了天水壩子的事傷透了腦筋。所以隱晦的發下了話,誰能搞好天水壩子工作就升一級。也算是對工作得力的人的一種肯定吧!天水壩子那村子剛才蘭教授也說了,人有些野,工作不怎麼好做。我也是有點好運氣,再加上那個香港來的老闆跟我投緣,說是要捐給林泉鎮200萬修路,說白了就是踩中了狗屎。結果縣上領導兌現承諾,就提了一級。呵呵,僥倖。」葉凡謙虛的說道。

「我還以為你是開後門上的,咯咯。」蘭闐竹有些陰陽怪氣。

「唉!唉!我這腳好像有些發癢了,就因為那地兒給鬧的。」葉凡一語雙關盯著蘭闐竹哼道。

別人不明白蘭闐竹最清楚了,臉兒唰的一下就紅透了,紅如冷傲的南國相思豆。對著葉凡翻了翻白眼,撅嘴不敢再出聲譏諷。因為葉凡一提腳就是警告她,如果再在一旁陰陽怪氣的話就要泄點底出來。

也就是蘭闐竹美媚當時與葉凡打賭開石棺后給他洗臭腳的犯騷事。當時葉凡打開石棺嬴了後葉凡本想裝著不知放過這冰妹妹的。誰知她還不識好歹,出言不遜,又惹惱了葉凡。最後二芽子在葉凡暗使下吵著翻出了老底子,要蘭闐竹美妹執行承諾——給葉凡洗腳。

當然,蘭闐竹在幾雙眼睛注視下委屈得差點要撞牆,最後給葉凡大大洗了腳,不過葉凡也並沒享受到大美女的泡腳、搓腳的舒服,那腳反而被蘭闐竹乘機往死里捏了一陣子。

還美其名日——按摩式夾肉搓腳法!

幸好葉凡煉得有養生術,內勁注於腳肌中,不然那腳估計就得變成紫茄子了。後來見葉凡走路沒啥異樣,按理說自己那天拚老命用手指頭捏葉凡的腳了怎麼一點異樣都沒有,即便是一豬肉也該捏出油來了。所以至今蘭闐竹還挺納悶當時葉凡這土鱉的腳怎麼沒被自己變成老虎鉗的蘭花指給扭腫起來,好生鬱悶了一個星期。

「唉!天水壩子那路是該修了。小葉,你打份報告給我,我們海大今年有幾個扶貧項目。有一項就是關於扶持極端貧困村子修路的的事。既然老天要在天水壩子降下唐墓,那條路我也出點力吧1

蘭教授的一番話令得葉凡差點沒樂暈過去。激動得一下子站了起來說道:「謝謝!我替天水壩子村人感謝您老厚愛了。我也給蘭教授透個底,那條路也是由我負責的。我當時離開天水壩子時曾經說道:如果不能把路修好我就回家賣紅薯。唉!那路每年都要因車翻下山去死上幾個人,再不能那樣子了。村民們難道命賤?可他們也是人,那也是一條活生生的命。」

「嗯!要致富,先修路,好好乾小夥子。」宋初豪嘉贊的點了點頭。

「宋先生喜歡野味嗎?」葉凡突然問出了一句。因為剛才從宋先生的女兒宋貞瑤的話語中猜出這女孩子喜歡野味肉乾。

「野味!呵呵,那些可都是國家保護動物,喜歡也不能吃的。」宋初豪的意思肯定是承認喜歡了,只是不能吃罷了。其實宋初豪也跟著吃了一些國家保護動物,這個也沒什麼奇怪。只是不能擺在明面上說罷了。

「你弄到野味了。」蘭闐心裡一喜追問道。她可不管你什麼保護動物不動物的,只要吃著爽就是了。

「什麼野味?闐竹姐可是說過,天水壩子那地方還有老林子,有野味打。」宋貞瑤接上話道,好像口水都在嘴裡打轉。

「呵呵!我運氣好在山上剛捕了一隻。我查過了,不屬於國家保護動物,所以就帶來了,想給蘭教授嘗嘗鮮。」葉凡隨勢推出了他的綠毛狼鼠。

「在那!快說說?」蘭闐竹一下子蹦起老高,居然抓住葉凡的手晃了起來。抬頭見大家都怪怪的望著著她,才想起怎麼回事。自己的是過火了,羞得臉兒唰地一下就紅透了,趕緊縮回了小手。嘴裡喃喃道:「我……我只是好奇。」

「就這……」葉凡指了指那個綠罩子。

蘭闐竹和宋貞瑤激動的打開了布罩子。

「啊!這麼大。長得有點像狼,好像又有點像大老鼠。」宋貞瑤可是特別興備,不過這姑娘一向文靜,並沒像蘭闐竹那樣子大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