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二十九章給植物人看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給植物人看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

「蘭教授,宋先生。這是一種叫綠毛狼鼠的動物。肉質非常的特別。我還特別帶來了熬燉這種肉湯的中藥……」葉凡介紹道。

「爸!你就收下算了。」蘭闐竹忍不住了喊道。

「不行!聽說這種肉一斤要好幾百塊。這麼大怕不是有好幾十斤。算成錢的話估計值二萬左右。這樣吧小葉,我出錢向你買怎麼樣?」蘭基文不像是開玩笑。

「蘭教授,說大的話您可也是我的老師。學生親手抓的山貨拿來賣給老師這成什麼了?那錢我拿不安穩。這樣吧!我們找個地方把它給燉了,就算我請客了。學生請老師吃頓便飯天經地義,如果蘭教授還覺得不妥我立馬搬走。」葉凡話說得堅決,乾脆。

「算啦老蘭,俗話不是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小葉也是孝敬你這老師的,你如果覺得實在過意不去的話剛才不是說了有個扶貧項目,你多盡些心不就得了。哈哈……不過得先說好,我一大家子可得揩油了。沾光啊!哈哈……」

宋初豪爽笑不已。

「你也好意思,我的學生打來的野味你好意思來沾光。不行!得幫點忙。」蘭教授反擊了過來,看得宋初豪不好意思的訕訕道:「好了老蘭,你別那樣子看著我,有點嚇人。有機會就幫點忙就是了。對了,要不叫你們學校食堂的大廚師動手給解決了。」

「蘭教授,宋先生。殺這東西我最再行,要不我來怎麼樣?」葉凡自高奮勇了。當然,晚上葉凡同志的殺鼠之術也小小的震憾了一下眾人。雖說比皰丁解牛要略遜一疇,但也差不了多少。害得蘭闐竹和宋貞瑤一直眼冒星星,把葉凡當超級屠夫崇拜了。

特別是宋貞瑤噴出一句贊語『葉凡,你真棒,比皰丁那屠夫厲害得多啦』,就這一句差點沒把葉凡給鬱悶死。心裡嘀咕:「你那雙花眼能看出啥,咱是華夏國最神秘的傳說——6段半頂階武師,咱這是在表演飛菜刀絕技,咋能把俺這一代少俠跟皰丁那廚子相提並論,鬱悶啊!

第二天葉凡在蘭教授搓合下,參觀了『高科技a1合成紙』的實驗室,並且當詳細了解了過程,就是環保方面也沒放過。最後與負責人賈澤坤博士簽訂了轉讓專利的意向合約。

初步達成協議轉讓費至少得60萬。這還是因為蘭教授這個副校長在其中說了不少好話,不然估計得七八十萬。要知道95年的60萬那也是相當巨大的。當時在省城水州買一套三居室也不過才十來萬。

吃過午飯。

葉凡試著打起了電話:「你好,是南宮東迢管家嗎?我是林泉鎮的葉凡。不知南宮錦辰少爺的傷勢如何?」

「唉!還是老樣子。美眾國來了三個專家,跟國內醫學界的權威共同會診后得出結論是——因顱腦創傷神經功能受堵導致長期昏迷。就是植物人,專家的態度是不容樂觀。建議要促使少爺恢復的話最好轉移到他比較熟悉和喜歡的地方療養。少爺最喜歡水州這個地方了,他的女朋友也是水州人。這些年來他一直就住在水州南宮家以前留置下的一座老式別墅里。所以董事長又把他給轉移回了水州療養,唉1

南宮東迢也是憂心不已,在電話里都嘆了好幾次氣了。

「水州!我現在也在水州。南宮管家,我是否能來探視一下南宮公子。」葉凡心裡一喜問道,如果在水州就好辦了,至少自己的有機會乘探視的機會偷偷找一找南宮錦辰昏迷的原因。

「這……我請示一下董事長,他也正在水州,你稍等片刻。」南宮東迢說道。

不一會兒,最話中再次傳來南宮東迢聲音:「葉組長,董事長同意了。你現在就可來,唉1

南宮家住在水州一刀路一個小山坡上。是座獨立的小山坡,周圍綠樹成蔭,冬天了還開著許多花兒。一座古舊的歐式別墅,名字取的卻是中文名——流園居!也許是南宮錦辰換的。

南宮鴻策董事長面容更顯蒼老,臉皮都有微微的浮腫,看來是急得不行了。不過南宮董事長見到葉凡還是禮貌的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南宮錦辰正斜躺在床上,雙眼緊閉,吊著氣瓶。其實人長得還挺英俊的,圓潤的鼻子,嘴稍大了一點。膚色平白,沒有葉凡想像中的變成紫青等異狀發生。

葉凡靠近南宮錦辰細細觀察了起來,轉頭輕聲說道:「董事長,我以前跟一老道士學過幾年土方子中藥,能否讓我給令公子檢查一下。」

「你……」南宮鴻策顯然不相信,全國外加美眾國來的專家都下了定論,一個毛頭小子能有用嗎?不過檢查一下也沒什麼大礙,輕輕點了點頭道:「那你試試,不過動作不宜過大。」

葉凡點了點頭輕輕抓起南宮錦辰的手腕『號』起脈來。靜靜閉眼,意念高度集中,抱元歸一,行氣於經絡中。用心體察著南宮錦辰身體內的微細變化。

良久!

整整半個小時過去了,南宮鴻策一干人見葉凡手還把在錦辰身上,也露出了驚訝神情。心道這年輕人難道還真有辦法,心裡也燃起了絲絲希望。大家都沒作聲,屋子裡靜得很。

葉凡臉上已經淌滿汗珠,滴噠著滴了下來。經過氣勢、脈象探索,葉凡感覺南宮錦辰體內有幾處穴位經絡處有氣流堵塞現像。心裡暗思道:「難道真是師傅講的截脈點陰手法不成?傳說此法子使出后被點了穴脈之人會因氣脈阻塞,血流不暢等多方面原因倒致癱瘓、癲狂、甚至嚴重的會致人死亡。」

「南宮董事長,令公子的事我覺得有奇巧。暫時一下子也沒辦法肯定,摸清病根。我想先去墨香市一趟,過幾天給你答覆。」

「真的嗎?葉……葉先生,錦辰有辦法康復嗎?」南宮鴻策從來沒這麼失態過,一把抓住葉凡追問道。就像是一個溺水者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不好說。我只能說有希望,估計不到二層把握。」葉凡也不敢把話說大,要是弄不醒自己臉往哪兒擱。

「二層把握,葉先生,只要能讓犬子醒過來,南宮家將永視先生為恩人。我可以送先生千分二的南宮集團股份,不!千分之五。」南宮鴻策激動的說著。

「千會之五,估計有五百多萬吧!數目倒是不小,這南宮集團可是擁有著十幾億的大集團。」

葉凡心裡湧起一陣子狂躁,這麼大的數字還真是駭人。如果自己真的擁有了這筆錢還當那破官幹什麼?攜巨款帶美人逍遙人間豈不更是快活瀟洒?不過葉凡轉眼間搖了搖頭。

他想到了師傅費老頭當時對他說的話:「葉凡!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總得給這個世界留下點什麼,張良千古留名,就在於他的智慧。包公千古傳頌,就在於他的清廉公正。總理為國為民,他也名留千古。你既然立志仕途,師傅也支持你。只希望你能在自己活得快樂的同時為國家,人民多做點力所能及的事。做官就要做大官,官越大影響力也就越大,能做的事也就越多。不苛求你做個像海瑞那樣的清官,但也不能做像秦檜那樣的大奸臣。至於你想作個什麼樣的官由你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