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三十章一個怪老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一個怪老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

想到這些葉凡行氣轉了一圈冷靜了下來,說道:「南宮董事兒,那這樣子。如果我僥倖讓令公子康復了。我不要任何報酬,只希望你能注資林泉鎮的魚陽紙廠。早上我去『海江大學』簽了個意向書,是關於新技術造紙的。你如果有時間可以叫手下職員先看看。令公子錦辰的事我會盡全力為之,應該有希望。」

葉凡把資料遞給了南宮鴻策后開車直奔墨香市而去。墨香市其實就在林泉去水州的一半路程處。葉凡用了三個多小時就到了,因為這段路比較平實寬大,速度快多了。

「於哥,我是林泉的葉凡,你現在什麼地方?有事找你。」葉凡問道。

「你小了總算肯來墨香了,怎麼?是不是得了大獎想請客。有人請客我當然歡迎了,哈哈,我在加班,現在快好了。你直接到市局來就是了……」看樣子最近於建臣要陞官的消息是真的了,聽到葉凡的聲音開懷不已。

不久到了墨香市公安局,直奔於建臣辦公室而去。

辦公室里坐著的幾個人見葉凡來了於建臣跟他非常的親熱,知道是於副局長的不一般朋友。能跟於副局長交上朋友的人可也是不簡單的。

不過當大家看清葉凡面相后一個個在心裡嘀咕開了:「奇怪!這麼年輕,應該不會超過20歲,怎麼會跟於副局交上朋友?估計是什麼地方來的公子哥兒,也許是水州來的太子爺。」所以知趣的跟葉凡打了個招呼全溜了。

「有什麼事葉老弟,聽說你高升副鎮長了,而且還是黨委委員。不簡單,於哥在你這個年齡還蹲在一鄉下派出所里整天跟一群小混混打交道,普通警察一個。呵呵,這人哪!不能比。」

於建臣高興地拍著葉凡肩膀笑道。

「我說於哥,我這叫什麼高升。你可是堂堂的市局副局長,聽說最近就等著更上一層樓了。到時兄弟肯定會來討杯酒喝的。」葉凡呵呵回道。

「你小了肯定是聽鐵海那兔崽子胡侃的,什麼高升。呵呵,這事還沒成前可別亂嚷嚷。」於建臣內心的喜悅卻是出賣了他。

「於哥,想請你幫個忙。前次因為南宮錦辰的事抓的那個陳嘯天判了沒有?」葉凡給於建臣點上煙后一屁股坐在他對面問道。

「沒有!還在看守所里。那老頭倔,一問三不知,嘴巴閉得好像鐵水澆過似的,估計用鋼都橇不開的。你不會跟他有關係吧!來他說情。」於建略感驚訝,以為葉凡是來為陳嘯天那老頭說情的。

「不是的於哥,我剛從水州南宮家來。南宮錦辰還是昏迷不醒,正躺在在水州一個古老別墅里療養。聽說董事長請了許多著名專家來會診。最後得出結論是『植物人』。唉!那董事長蒼老了許多。我以前跟一個道士學過一些土方子,發現南宮錦辰的脈向有點異像。想來問問那個陳嘯天老頭,不知是不是他搞的鬼。所以就來麻煩於哥了,這事兒請你幫小弟一個忙,帶我去見見那老頭子。我知道這事兒有點說不通,我不是警察,沒這權利。」

葉凡一臉慎重的說道。

「小事!連省隊的李隊都想把你給拐進省隊去。見一下沒關係,等下我搞一套警服給你穿上陪我審案子不就行了?」於建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要說葉凡會使什麼壞心思他是一點都不信,因為葉凡在前次天水壩子那案子中表現太優秀了。就是這個叫陳嘯天的老頭都是葉凡提供的線索才抓到的。

不一會兒葉凡穿上了筆挺的警服,在鏡子前轉悠了一圈覺得挺威風的。

「怎麼樣?穿上感覺良好!哈哈……要不你小子乾脆到我們市局來,我給我弄個好位置,也是副科,算是平調。這警服穿著多威風。想想,比你蹲那勞啥子的破鎮子里強得多。」於建臣半眯著眼掃了一身標緻的葉凡直點頭大樂。

「算啦,我這人天生作不了警察老大,謝謝於哥美意了。對了,我離開天水壩子時當地村民送了十幾壇聽說有十來年年份的陳年老米酒給我。你要不要,要的話我剛好帶了一壇,就在車後備箱里。」葉凡笑道。

「十幾年陳釀,那可是大補之物。如果用來燉雞蛋就不得了啦!這有這樣的好東西當然要了。」於建可是個懂得吃的主兒,深知這種十幾年年份的自釀米酒可是好貨色,用錢都買不到的,絲毫不輸給什麼五糧液、茅台,xo更是不能比了。

兩人駕車去了看守所。

於建臣陪葉凡進了審訊室,不一會兒,戴著腳鏈手銬的陳嘯天被押了進來。因為陳嘯天那天的表現太過駭然,一腳踢穿了三厘米厚實的硬木板。大家知道他是一個練家子,而且是個高手。所以那鐵鏈還是加粗了的,至於手銬葉凡看上去好像比平常用的粗了不少。估計就跟抬石頭師傅的鐵鏈子差不多粗。

一進審訊室陳嘯天就被鎖在了鋼鑄的椅子上。

這老頭真如鐵海說的那樣,鬍子有點發紅。身體也是瘦瘦的並不顯胖,略圓的長臉,此刻看上去眼神泛散無光,根本就不像一個內勁達到六段的超級高手。

他掃了葉凡跟於建臣一眼不作聲,「怎麼啦!還是不想說。你倒底要撐到什麼時候?」於建臣一臉嚴肅問道。

「該說的都說了,我沒什麼隱瞞的,你們叫我說什麼?」陳嘯天平靜地答著,一點也不像個罪犯,倒像兩個好朋友在聊天。

「這老頭,像個老油子,很難對付啊1葉凡心裡嘀咕著正想開口時於建臣電話響了,轉身對葉凡道:「葉凡,你自已問,我去接個電話。」

葉凡當然高興了,他問的是有關治病點穴截脈的事。這事本不想給於建臣知曉,正感到怎麼弄個說詞把於建臣給騙走,這電話倒是解決了自己的大麻煩。

其實葉凡的飛刀和身手問題估計也僅有當時在場的齊天和幾個兵蛋子知道一點。於建臣和李昌海都不怎麼清楚,如果知道了估計這兩個大領導會採取逼的辦法也得把葉凡給綁架來弄進警隊的。對警察隊伍來說他可是個超級人才。

「陳嘯天,陳氏太極拳傳人。內勁六段的上等武師,我說得沒錯吧1葉凡單刀直入一下子就戳中了陳嘯天要害,令陳嘯天那平淡的眼神中突然彈出一點冷冰冰寒星,猶如黑夜中閃過的流星瞬間又恢復了平靜。

不過這老頭的瞬息之變還是沒逃過葉凡的法眼。其實說陳嘯天是陳氏太極拳傳人和六段高手,都是葉凡根據趙鐵海聽來的有關這老頭的傳說,再加工了一下蒙人的,想不到這下子還真是蒙對了。

「哼!你說什麼,老頭子不懂。什麼陳氏張氏的,還六段,難道是圍棋高手,不過老頭子我可不會圍棋那破玩意兒。」陳嘯天在裝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