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三十一章七段大武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七段大武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第3更7點,『收藏』、『票票』雙超過1000的話11點加傳第4更,看各位大大的了。感謝『狂亂看』和『cow_nest』大大的打賞,祝所有書友兄弟們『情人節』快樂!抱得美人歸也!嘿嘿……

……………………………………………………………………………………………………

「哼!不用跟我裝傻,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說說,你在南宮錦辰身上使用的是不是五陰截脈點穴法。使人長期處於昏迷之中,我都替你臉紅。你是堂堂的六段高手,稱之為上等武師。可是你的行為一點也不配你這武師稱號。南宮錦辰並不是壞人,更沒幹什麼傷天害理之事。對於一個普通人你怎麼忍心下這毒手。你這是給陳家丟臉,說出去的話陳家估計都會在咱華夏國術界抬不起頭。」

葉凡有些痛心樣子說道。

「是陳無波那老狗叫你來的吧1陳嘯天突然問道,眼中暴閃的憤怒一掠而逝。

「陳無波1葉凡心裡念叨了一下,突然整個身子一顫,差點震掉了下巴,內心狂喊道:「陳無波不就是那個把小倭國的什麼伊賀神宮的8段忍者大師,叫秋山林一夫的狗屁忍者一太極推手給推下了擂台,成了滾地葫蘆的那位超級高手嗎?估計是一位快進階『先天尊者』的9段高手。當時就因為他還掀起了華夏國一些粉絲青年學習國術的狂潮。看來這老頭子真是陳家傳人了,不過好像跟陳無波有些不對付。」

「不是?陳大師我不認識。你跟陳無波是什麼關係?」葉凡緊緊追問道。

「仇人1陳嘯天很是乾脆,就兩字。

「為什麼?」葉凡也乾脆,三個字追問。

「我不想說。」陳嘯天搖了搖頭,眼神中露出了一絲不屑。估計是看葉凡太過年青,即便練過幾手也高不到哪裡去。高手就是有這種臭脾氣,不是同一個等級層次的人家不想理會,覺得跟你聊天都掉價。

「這個我也不問了,你的秘密。我不會說出去的,我只問你要那點穴截脈手法。如果你認為這個也是你家的秘密,如果怕泄露那就請你出面把施布在南宮錦辰身上的手法給解了,也算是積些陰德吧1

葉凡淡淡說道,顯出自己並不是貪陳嘯天的什麼秘術,想取得他的信任。

「解不了啦,唉1陳嘯天突然有些頹廢,很是失落的嘆道,連腦袋都達拉了下來。

「為什麼?」葉凡大吃一驚,差點吼出來了。

「當時你們警察把我的夫人押來逼我,後來我夫人撞牆受傷了。為了夫人的安危,我只好暫時在南宮錦辰身上施展了點穴截脈手法。那手法還是我當年無意中救了一個雲遊道士他贈給我的。告訴你也沒事,叫《天陰雷罡指術》。唉!施術前我有著七段開源境界內勁實力,不過後來被你們打傷了。引發舊傷,我現在內勁已退到了六段開源階。整整跌落一個大段,沒辦法再行施術解開那年青人身上截堵的穴脈,此術內勁不夠就無法施展『天陰雷罡指』,唉!老夫慚愧!我並不是有意要害死那南宮錦辰的。」

陳嘯天也有些無奈地嘆息,面上充滿了悔意。

「你把『天陰雷罡指術』交給我,我去施術解開南宮錦辰的穴脈。也算是為你積些陰德怎麼樣?」葉凡一臉正經說道,心裡對那什麼『天陰雷罡指術』也是渴望著得很。

大凡練武者對於一些武功技巧可是看得很重的。像華夏一些神秘世家,一些家族中的秘術都有傳兒不傳女的陋習。連自己的女兒都捨不得傳更別說外人了。

「你……不是我看輕你。你……不行!至少也得是一位七段開源境界高手,咱華夏國術界中人稱之為下等大武師。別看咱們華夏泱泱大國,擁有著10幾億人口。明面上和暗地裡練過幾手三腳貓功夫的也不在少數,怕不是有幾萬人吧。

不過真正稱得上武者的段位高手最多不超過五千。七段的大武師更是鳳毛麟角,比國寶大熊貓少多了,其人數總和不會超過50位。什麼是七段下等大武師,其根本的一個標誌就是一腳下去能踢斷一條建房屋用來壘地基的花崗岩條石。從純力度來說約有幾千斤的突然爆發力。

咱們華夏的七段高手中最有名的年輕人有四秀——

南海一神腿

漠北飛雕鷹

西疆爬狸貓

東方升土地。

什麼意思知道嗎?」

說到這裡陳嘯天略顯得意的問起了葉凡這隻嫩鳥。

「不知道。」葉凡老實地搖了搖頭,對於華夏國術界的一些名人,泰斗他還真是不知,整個就是菜鳥級別的。

「呵呵!這四秀裡面最小的歲數都達到了28歲。她就是人稱西疆凰狸的『鳳四姑娘』。厲害呀!天才一個。才26歲就達到了第六段的純化階境界,其實就是一位準七段的高手。

老夫五年前才進階七段開源境界,那年我剛過了50歲壽辰。至於小夥子你嘛,看年齡不超過20,內勁能達三段純化境就算天才根骨了。

泱泱華夏中又有幾個武者能有鳳四姑娘的好運。不但有著深厚的家世,更是有著一位神秘莫測的8段純化境的泰斗師傅在支撐著,還有著衝天的紅運。那是因為她家裡存著一株千年老山參助力下,在師傅的化力相助下才衝擊到了七段的開源階。跨入了大武師的超絕高手行列。小夥子,靠嘴皮子沒用的。武學國術是個嚴肅的話題,來不得半點的虛假。境界的高低是靠真本事才能衝擊突破的,不像現在什麼都可能造假,就是國術境界無法造假,呵呵……」

這時的陳嘯天倒像一個長者正在教導著一嫩嫩的菜鳥級後生晚輩。

「老先生講的在理,我今年嚴格來說就18周歲。也沒什麼顯赫的家世,師傅也只是個一碟茴香豆,半瓶燒刀子啃半天的糟老頭子,不過運氣倒是有那麼一點點。所以……那個內勁好像也不是太低,呵呵。」葉凡詭異而自信的一笑。

「哦!咱們掰掰,只要你能掰動我的手碗就算你嬴了。那本《天陰雷罡指術》我雙手奉上。」陳嘯天說完滿臉的輕狂溢於言表,高手就是此等風範,這是一種自信和傲氣的全面體現。

「好!我就喜歡你的這股子痛快勁!開始吧1葉凡詐詐的一笑,裝著年青人非常激動的樣子躍躍欲試。走近了陳嘯天,見此老早就把手立在了胸前的那塊限制他自由的鋼板上。不以為然地盯著葉凡,「來吧!小夥子。今天就讓你瞧瞧什麼叫六段高手。」

從陳嘯天很輕鬆的樣子看根本就沒把葉凡看在眼中。葉凡的年輕是陳嘯天看錯眼的主要原因,陰溝裡翻船講的就是這種特殊狀況。

「這老頭子,還很自大。以我目前養生術六層煉勁境界應該說說在國術功力境界中有著6段實力了。這老頭子現在也從七段退到了六段。不過他畢竟修鍊了幾十年了,內勁精純渾厚,不是我這個靠撞大運吸了太歲精華硬提上去功力所能比擬的。最好是乘他輕敵之下暴然發力,一氣告捷。」

葉凡心裡暗自度量著微微行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