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三十二章絕對實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絕對實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感謝『cc889』大大和『100107191119438』大大的打賞,狗子祝你們情人節快樂!

……………………………………………………………………………………………………

『養生術』緩緩產生的內勁氣流在體內運行著。葉凡雙手握住了陳老頭那呈圓規形狀,戴著手銬的雙手。這八角形雙手撐著的確穩實,陳嘯天的雙手撐在那裡就像一生了根的鐵柱子,葉凡用三層力勁試了試,有螞蟻撼樹的感覺,休想動得分毫,看來不動真格的是不行了。

葉凡繼續以三層力勁在慢慢的使力著欺騙陳嘯天,讓陳嘯天誤以為自己就這點能量,輕敵時自己再暴發使力就好辦了。反觀陳嘯天的樣子是瞭然於胸。估計在想:果然如此,這小子根骨還算不錯,也有著三段開源階實力。不過太過莽狀,居然想撼動六段高手。螳臂擋車,不自量力啊!

就在陳嘯天思想開著小差根本沒把葉凡當根蔥時葉凡發難了,一股澎湃的爆涌內勁好像江河潰堤時疾噴而出的洪流。這一擊葉凡可是孤注一擲,丹田中力勁瘋狂暴出。一股稍微熱乎的氣波此刻感覺特別明顯。引動得周遭空氣都有些微微失色,空中隱隱傳來『沙沙』顫慄般震動。

「啪1

陳嘯天失色之下雙手撐著的圓規之手不但動了,而且是整個被葉凡壓倒在了鋼板上。葉凡微微一笑收回了雙手斂氣歸田,反觀陳嘯天,這時的他就是一正宗的人形活體雕像——

嘴巴張成『0』字形好像一個小黑洞子,估計能塞進一個小兒拳頭。紅色的鬍子在跳著舞者,胸部更是劇烈的起伏著。一幅驚呆了和不信的樣子。

良久!

「你……你……」陳嘯天噎了半天那高昂的糠糟頭此刻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頹然嘆氣道:「我……我走眼了,慚愧!18歲的七段高手,聞所未聞……」

這老頭喃喃了一陣子突然眼閃寒星,『啪鐺』一聲整個夾住他身體的鋼板椅子向著葉凡的方向很是乾脆的就倒下去了。陳嘯天的雙手被卡在鋼板里正面就像一個人正在跪拜葉凡的樣子。

「主公在上,陳嘯天頂天立誓,從今天起,拜葉凡為主公,終身為奴,護衛主公。如有二心,魂飛魄散天雷轟頂……」

「陳……陳老頭,你……你這是幹什麼?」葉凡傻眼了,不就掰了個手腕,這老頭居然效仿起古代死士要拜自己為主公。連毒誓都發得一塌糊塗,這下子還真是不好辦,難道這老頭受了強烈刺激瘋了?

葉凡微愣后趕緊走上前去想扶正那重達三四百斤的鋼鑄椅子。陳嘯天卻在那裡死懶著扭擺著身子道:「主公不認老奴我不起來。如果主公執意不認老奴我就一頭撞死在牆頭,那本《天陰雷罡指術》也將跟隨我到黃泉作伴。」

「難道你忍心拋下你正躺醫院急需要人照料的夫人?」葉凡拋了枚重磅炸彈出來。不是葉凡不想收他為仆,只是現在是什麼社會了,哪還有那收仆一念。

而且對於這種七段高手葉凡打心眼裡還是非常佩服的。陳嘯天性格迂腐,但其人剛正果毅。為了報當初刁六順父親的恩情寧願坐牢也不願道出實情。

這樣子的人雖說太過迂腐,但卻是一位重信守諾的真漢子。這樣的高手收為僕人絕對只有好處沒有壞的。從心底里講葉凡還是非常心動陳嘯天這個提議的,只是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聽天由命吧!我去了黃泉路夫人能陪我一起去也好,至少她不會孤單的活在這個爾虞我詐的人世而傷心悲苦。唉1陳嘯天還是跪在地下一臉的蕭然,英雄遲暮就是他此刻的樣子。

「好吧1

葉凡無奈地點了點頭,扶起了椅子道:「不過,以後如果你後悔了可以隨時解除此誓,我同意你解除。」

「老奴既已立誓,決無更改可能。那樣子叫老奴我何以立世於華夏?」陳嘯天態度堅決,擲地有聲。不像虛假,真情使然。

「以後你叫我公子吧!或者先生也行。你的身份就暫時定為葉府管家。不過現在也沒什麼『葉府』,呵呵,我還只是一個窮光蛋。不過我相信以後有的,你也不要再自稱老奴了,這樣子太過彆扭。」葉凡淡淡說道,小小年紀,也有著絲絲高手風範了。

「好!老奴,噢!嘯天明白。」陳嘯天還有點不適應,「公子,《天陽雷罡指術》在紅脈縣的花兒窯村我老屋子的石碾子中。你只要整個把它給敲碎了就會顯出來。如果施術過程中有什麼問題你可以隨時來問我,不過,嘯天估計得坐幾年牢了,待我出獄后再來護衛公子。請公子這幾年代我照顧一下老伴楊素梅。」

「嗯!這點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葉凡答著轉眼想了想問道:「你既然是陳家傳人怎麼跟陳無波好像有仇似的,能說說嗎?當然,你可以不說。」

「其實說仇也過了,當年我師傅陳和峰無意中得了一塊古玉,上面雕著一些奇怪的符文。他揣摩許久了也沒找出什麼,無意中這塊古玉被陳無波知曉了。當時他開玩笑說是想借去一觀,不過我師傅愛那塊古玉如命,斷然拒絕了。

陳無波當時已經是六段高手了,惱羞成怒。向我師傅提出了挑戰,賭的就那塊玉。我師傅陳和峰只好應戰,不過因為師傅年青時受了重傷,內勁一直沒恢復到顛峰狀態。最後棋差一著輸了一招。那塊玉就被陳無波借去了。

當時他說了:」隨時接受師傅的挑戰。只要師傅能贏就把那塊玉還給師傅,唉!師傅直到仙去前都沒能戰勝陳無波長老。死前一直「喊著那塊玉」,我是他兩個弟子中其中一個。小師妹費殘月當時才8歲,是咱們華夏燕京費氏大家族的千金閨秀。

不過她當時內勁才達到2段,而我剛剛達4段。對於那個時候已經是六段的高手陳無波我們也是很無奈。後來我走遍祖國名山,發誓要奪回師傅的那塊古玉葬於他的墳前,所以一直想尋到一處靈勁充足之地苦煉內勁之氣。無意中在紅脈縣認識了我的妻子楊素梅,有一天我們倆逛到花兒窯那個地方,發現那村子雖說破落,但當地靈勁之息比其它地方要充蘊純厚得多,所以一呆就是13年。

我拚了命地苦練,才達到了七段之境。可惜陳無波那老匹夫已經突破到了八段的開源境界。我終究難以超越過他,不死心還是去找他切磋過一回,大敗而歸。不過他也挺客氣,並沒羞辱於我。不過我自己難以接受此種結局,氣憤之下回來的路上在一荒谷中拳打腳踢胡亂撒氣。

唉!倒霉時連喝水都磣牙!

那地方居然隱藏著一條嚇人的幾百年巨蟒,人家的門洞被我掄起的幾塊石頭疙瘩給砸塌了。啪啦啦直響,惹得那條老蟒憤然暴出。嘴巴張開如血盆,估計能生吞一個嬰兒。

我跟它大戰了一回,結果受了重傷幸好還逃了回來。剛恢復了一些內勁,後來就發生了跟你們警察打鬥被槍擊的事,由此引發了舊傷。唉!今生再想恢復到七段水平是不可能的了。八段,那更是妄想,我沒用啊!師傅的古玉將成為終身憾事。」

陳嘯天講到這裡老淚縱流,痛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