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三十八章歌廳交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歌廳交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感謝『濤濤1974999』和『月下獨酌8899』兩位大大打賞,謝謝!狗子也試著打個滾滾求『收藏』。『收藏』漲一千就加一更,呵呵……

…………………………………………………………………………………………

也就是肖彩雲當場把一罐子啤酒全潑在了那局長身上,好像還是直接從領子灌進去的。後來那局長當然大怒了,老子堂堂一個大局長還擺不平你這一個鄉鎮的歌廳小老闆,不依不饒,誰勸都沒用,弄得在場陪同的幾個鎮領導很是沒面子。該局長當即叫來了趙鐵海所長,不過當林泉三霸中的大把頭肖虎石突然現身後代妹妹肖彩雲敬了一杯酒,那局長屁都不敢放一個打著哈哈這事就了啦。

一時之間肖彩雲那是名聲大燥,彼有股子唐朝時武媚娘的味兒,林泉人都把她稱之為『小媚娘』。其實她還沒結婚,傳說是面首無數,這點跟武則天也有點一拚,名符其實啊!

不過也僅是謠傳,誰也沒見過。不過這年頭有傳就必有一些蛛絲馬跡可尋的。葉凡聽了后也是一笑置之,倒是對那小媚娘有點好奇。不過運氣不好,一直都沒碰到要,想到那色局長一時成了落湯雞可就想笑。嘴裡罵道「該!女人是老虎知道不哥們。不過,老子好像也有點好色,男人通病啊1

包廂里已經坐了一溜人,女的也有五六個,不過好像大家都在等人似的,所以並沒人大聲喧嘩,背投中放著輕柔的曲子,畫面中幾個穿著三點式的清純姑娘在海灘上翩翩起舞。

見葉凡進來鄭輕旺倒是難得的笑著打了招呼:「葉副鎮長是大忙人啊!坐。蘭馨,倒酒。」

方蘭馨和方倪妹早就站了起來迎了上來,葉凡被方蘭馨擠到了妹妹的身邊坐了下來。在淡淡的昏暗的粉紅色彩燈下,方倪妹今晚穿了一套白底藍花的套裝,款式新潮,做工精緻,白皙嫩滑的脖頸,高挺顫悠的惑人酥胸好像比她姐姐還要大一點,裙擺下那條雪白勻稱的美腿也露出了一小截,誘惑至極,活脫脫一個清純可愛的尤靈。

一股淡淡馨香直往葉凡鼻腔中鑽了進去,禁不住心兒一動,非常的好聞。葉凡知道是從方倪妹身上溢出來的,感覺不像是香水味,倒像是自然界中採集的花粉味兒。

今晚方倪妹可是下了大功夫,整整花了她一個半月500塊工資特地跑到墨香市去買了這套衣裙。在同學家特別用山上采來的野花搓浸泡了美麗的胴體,所以才會顯得如此的清香迷人,不令人感覺庸俗。女為悅已者容講的就是此刻的方倪妹,不過此刻的她卻是帶有強烈的公利性。

沒辦法,形勢逼人啊!

四條小腿緊緊的擠纏在了一起,沒辦法,不是葉凡好色,而是一旁的方蘭馨故意的。其實沙發旁邊的地方還有空位,這麼大的包間坐上二三十人都不成問題。關鍵是方蘭馨和方倪妹一左一右把葉凡同志夾在了中間。

方蘭馨那頭是有一定空間,但她就是屁股朝著葉凡,當作武器把小葉同志拚命的往妹妹身上擠去。葉凡總不能挺起屁股把方蘭馨的性感肥臀給挺回去,再說鄭輕旺還在方蘭馨旁邊看著影響不好。所以只好把小腿纏在了方倪妹的小腿上。

不過包間內燈光暗淡,那一雙小腿在方倪妹的寬大套裙下遮著一般人也看不見。即便看見了也沒人覺得奇怪,反正大家都差不多,只要有女同胞靠在旁邊,男士們都是盡量挨近些,能揩油誰還原作傻子。所以氣氛還是挺曖昧的,令人心馳神搖,舒服!

要不是顧及旁邊有人,燈光還不夠暗,葉凡早就把手伸過去了偷捏一翻了。葉凡的人生態度就是——抓緊時間乘著年青風流一把。歷史上的名人才俊,哪個不是風流才子。自己現在又沒結婚,張馳有度地快活樂樂有什麼不行?

「葉副鎮長,我是魚陽紙廠車間主任古立華,我們黃廠長想叫你喝一杯。」這時靠著轉角沙發角落處一個腆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舉著一酒杯走了上來敬酒。

葉凡跟他碰了一杯,順著他手指方面看去。發現正坐著一位面色白晰,身著暗紅色便裝,戴著眼鏡像個文人樣子的男子。一臉淡冷的坐在那裡,身旁緊依著一個惹火的艷裝女子。

黃海平,魚陽紙廠正科級廠長。以後自己調查后要重新組建紙廠,估計他就是我遇上的最大阻力之一。從相面術深層次剖息此人非常的深沉,略顯傲氣,並不像他臉上看得見的那種沒有多少心機樣子。因為葉凡是從他那一閃而逝的眼神中感覺到了一點怪異味兒。是個難纏的對手,這就是葉凡對黃海平的最初印象。

黃海平說是要叫葉凡喝一杯,按理說他作為一敬酒人要自己站起到葉凡跟前來才是。可是他屁股並沒挪動一下,卻也是在淡淡的盯著葉凡,連酒杯都懶得舉起,估計也在心底里評估著葉凡此人。

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這點在官場上一點也不能輕視。不知根底就冒然下手也許會敗得很慘,官場上也是個吃人不吐骨頭沒有硝煙的戰常

就像昨天晚上,如果不是葉凡好運的聽到了那個叫周根旺的巡警打電話,也許於建臣一輩子就栽在了女人肚皮上。至少這次的提拔絕對泡湯了。

所以官場鬥爭的隱晦激烈葉凡從昨晚上也學到了不少。比真刀真槍的干還要可怕危險,因為你被別人捅了一刀還找不到敵人,也許就是一分鐘前跟你稱兄道弟大喝酒的同僚。官場上同事之間的交鋒猶為激烈,為了爭一位置大家兄弟也會變仇人。

葉凡見黃海平不過來,當然他也一直盯著黃海平不作聲,兩人的眼勁在空中發著無聲的碰撞。比氣勢,比定力。害得魚陽紙廠那個胖子車間主任古立華站葉凡面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尷尬得很,呵呵苦笑。

鄭輕旺好像也看出了其中的一點端倪,轉過頭來樂呵呵笑道:「怎麼啦!來!葉副鎮長,黃廠長,咱們三人同干一杯。」說著舉起了酒杯。

「呵呵!鄭場長提議了哪敢不尊,喝一杯怎麼樣黃廠長。」葉凡搶先打了個招呼,算是給鄭輕旺面子,別人並不會覺得是自己輸了一疇,反而會覺得黃海平量校黃海平當然也是舉起了酒杯擠出了一絲笑意同幹了一杯。

「黃廠長,我敬你一杯。以後的工作還需你這領導大力支持才是,共同搞好咱們的林泉紙廠不是?哈哈……」葉凡放開了,打著哈哈。

黃海平明顯的臉腮旁肌肉抽了抽,葉凡這句話他怎麼會聽不出來。意思就是說你魚陽紙廠現在已經不是縣辦企業了,而是屬於林泉鎮的鎮辦工廠。既然屬於林泉鎮就該接受林泉鎮黨委的領導,黨可是領導一切的。你黃海平再牛,即便你是一正科級的廠長,只要你在林泉紙廠一天沒調走,你就得接受林泉鎮黨委的領導。並且這次縣委已經下發了正式文件,指向非常明確,縣委兩巨頭也頂力支持的。

所以!

黃海平此刻鬱悶到了極點,氣得一口就幹了進去。轉臉微笑著說道:「葉副鎮長,以後你就是我的領導了,什麼時候到咱們紙廠來指導工作啊!我們可是翹首以盼,廠里上千號人正等著你呢!呵呵……」

說完了才舒了一口氣,感覺總算是扳回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