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三十九章盟動的燥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盟動的燥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感謝『豬哥』大大和『忘憂草』大大的慷慨打賞,狗子有錢買花花送情人啦啦!蛤蛤蛤……算啦,希望兩位大大也能沾點桃花,蛤蛤蛤……

……………………………………………………………………………………

葉凡心裡一愣瞬間就明白了,黃海平的意思估計就是那上千號人會給自己一個下騾倒還真是個大問題,最近忙於引資,原魚陽紙廠聽說一些職工幾個月沒領到工資了有些蠢蠢欲動,有上訪的苗頭。現在魚陽紙廠歸林泉管了,有人鬧事的話就得林泉鎮出面擺平。而葉凡可是直管魚陽紙廠的,這事當然就要落自己頭上了。

兩人就這樣子在無形中交鋒了幾個回合,互有勝負。都隱隱的感覺對方並不是一盞省油的破燈。

舒緩的舞曲響了起來,包廂中的燈突然更是暗淡,就剩一盞在發著淡淡的微弱紅光,基本上看不見人了。有二對男女牽著走到了包廂中的空地舞池上緩緩的扭擺了起來。

「葉鎮長,小倪……敬你……一杯。」淡淡的紅暈爬上了方倪妹的鵝蛋臉上,顯得更是人賽桃花相映成趣,可愛迷人得很。有點像是一顆熟透了的水密桃正等著人採摘,此人當然就是葉凡了。

不過方倪妹還是很羞澀,有些躲躲閃閃的。葉凡舉起杯來一飲而盡,見方倪兒卻是只抿了一小口,看來酒量不怎麼好。

「養魚啊1葉凡調侃道。

「倪兒不會喝酒,還……請葉鎮長原諒。」方倪妹瑟瑟著,臉蛋。舉著一個杯子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有些害怕樣子,臨了還刺激性的補了一句,道:「葉鎮長,哧哧!聽說你叫什麼『騷騷豬』。」

「不喝也行。既然叫我『騷騷豬』咱這豬兒就要發騷了,嘿嘿,怪不得我,那我就……」葉凡乘著燈黑手一滑就進了方倪妹厚裙中。剛碰上那條嫩腿方倪妹明顯的一抖雙腿條件反射般突然並緊合攏了。不小心一下子就把葉凡的狼爪子夾在了兩條細嫩的修長雙腿中間。

不得了啦!

這下子好像是向葉凡發出了衝鋒的暗號,葉凡魂兒一盪難以自禁。丹田中一陣子燥熱,一股火灼熱浪從丹田中激噴於全身經絡中。看來那顆太歲紅果又開始不安份了。

這豬哥輕輕一用力,順竿子就摸爬了上去,一下子就滑到了方倪妹的大腿上,隱隱的碰到了那勾人的三角褲。方倪妹嚇得大氣都不敢出,眼神如絲,怕別被人發現,故意舉起了杯子擋住了輕聲道:「葉鎮長,我……我再敬你。」

「好啊1葉凡嘴上說著左手舉起了杯子跟方倪妹碰著,右手卻是沒有停歇。在方倪妹的三角地帶一碰即回,點到即止。幾個來回之後方倪妹已經有些情難自禁了,身子骨一軟斜在了葉凡肩旁。不過杯子還抓手上好掩飾下面的某『騷騷豬』的荒唐。

葉凡手勢挺進,一把就罩在了那神秘地帶,在那突起的地方輕輕一劃。再輕輕揉了一下感覺有一股噴勃的溫潤氣息溢了出來。方倪妹更是連杯子都抓不住了晃動著,整個人陷入了全面癱軟之境……

就在這時候,最後的一盞紅燈好像明白某人的需求似的,善解人意地突然間就那樣子壞了,包廂內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只有那激蕩的舞曲還在響著。

葉凡那靈敏的感知覺得鄭輕旺已經一把就把方蘭馨隨勢壓在了軟軟的沙發上,上下其手嘴也沒閑著正在玩啃豬頭遊戲。而遠處的林泉紙廠的黃海平也失去了斯文,手在顫慄著估計正在一旁的那個女子身上撒野。

「媽的!全動手了!老子可不能落後,落後就要挨打。」葉凡暗罵了一句一把就把方倪妹摟進了懷中斜著一張大嘴就咬了上去。『唔唔』開始時方倪妹緊閉著嘴兒,後來受了驚嚇一『唔』之下嘴反而張開了一條小縫。葉凡當然不會放過這種千載難逢的時機,輕輕一用力,方倪妹淪陷了,嘴兒已經被葉凡攻破,一條粗舌頭滑進了那香滑的溫潤小口中。

一陣子胡攪蠻纏,開始時方倪妹非常的僵硬。張著唇兒不知所措,估計還是第一次,稱之為初吻。不久在葉凡調教下也漸漸陷入了進去。

小心用自己的香舌回應著,分把鍾過後,人類對這方面的領悟能力是超強的。方倪妹已經由青澀地躲閃轉成了纏在葉凡舌頭上。兩隻舌頭攪了個昏天暗地,日月無光,身體更是緊緊的擠壓在了一起,恨不得揉進對方身體中……

不過對於自己最近來在某些方面的控制能力減弱葉凡也早有警覺,不過他自認為自己還能掌控大局的。葉凡認為自己並不是個真正的色鬼。人活一世,適當風流也正常。

後來又出去吃了點心,整個晚上,鄭輕旺也一字未提他弟弟的事兒。好像是專門來林泉散心似的,其實葉凡心裡明白。人家這次出來就是為了給弟弟加法碼的。有時不說比說了還要有用,至少葉凡已經下定決心有機會把那財政所所長的位給鄭力文爭到手。把方倪妹弄進合併后的黨政辦應該不難,如果能弄個副主任更好。

方倪妹並沒纏著粘著自己的意思,還是一樣的羞澀,都到這種地步了見葉凡還是有點畏縮害羞樣子。有時偷窺一下葉凡都會臉紅,令葉凡覺得她很是可愛,跟她姐姐的性格好似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當然,葉凡對方倪妹所做的事估計鄭輕旺也能猜到,不過鄭輕旺倒感覺跟葉凡有點同病相憐。方家兩尤物一人分了一個,他認為葉凡也不可能會娶方倪妹的。

葉凡才18歲,大好年華不會永遠綁在林泉鎮的,這也是鄭輕旺願意跟葉凡交好的原因。官場中多交好一些有潛質的人就等於為經后自己的官路爬升點亮了一盞明燈,什麼時候能用上這個是說不準的。

不然鄭輕旺一個正處級幹部為什麼會肯放下身段跟葉凡結交,就說他弟弟的事吧,鄭輕旺有一百種辦法讓他弟弟上位。他只要跟秦志明和蔡大江哼一下,說是景陽林場願捐個十來萬給林泉,難道還把弟弟搶不到一個好位置。

回到房間已經快11點了。

剛走到門口就發現一個人中年男子在走廊好像正等人,發現葉凡進來趕緊湊臉過來低聲說道:「是葉副鎮長嗎?」

「我是!你是……」葉凡掃了這男子一眼,適中身材,左邊臉上有顆豆大黑痣非常醒目。

「我是《武辰公司》副總經理費枕詳。有點事找你,我們去百味閣喝杯茶怎樣?」費枕詳語氣中略顯一絲傲氣,並不顯得低聲下氣的。

「《武辰公司》,好像有聽說過,是魚陽幾大建築公司之一,傳說其背後有著深濃的背景。建築公司找我幹什麼,我又不分管城建。」葉凡在腦子裡轉了個圈一時沒想到什麼。淡淡的說道:「對不起,我已經吃過點心了,你有事明天到辦公室來談吧!而且我不分管城建,按理說你們建築公司有事去找找肖副鎮長還有點道理,你說是不是。」

「呵呵!我們就找你了。」費枕詳笑道。葉凡皺起了眉頭,正想拒絕這時電話響了。

「葉副鎮長,還沒睡啊!我是老葉啊,到百味閣喝幾杯怎麼樣?」鎮黨委委員,副鎮長葉茂才在電話中笑道。

「我這邊還有點事,可能來不了啦1葉凡不好意思說道。

「呵呵!是不是《武辰公司》請你喝茶,哈哈,我們一起的。剛才你的電話打了沒人接,所以我叫他到你房間門口等你了。」葉茂才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