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四十章小圈子考察名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小圈子考察名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

「噢!剛才在歌廳太吵了,沒聽見。好吧,喝茶。」葉凡答應了。自己剛提為黨委委員副鎮長,在鎮里就像一個瞎子,沒有關係好的朋友。跟秦志明好像也只是摸稜兩可的,其他幾個黨委委員更是不怎麼熟。

既然以後天天要見面,方方面面的工作大家還交錯在一起要互相配合。也是時候互相認識一下,聯絡一下感情的時候了。如果太過孤立以後那工作根本就做不下去,葉茂才聽說跟蔡大江鎮長是同盟,但有時也會鬧點小彆扭。這個人是個搖擺不定的人,拉上點關係說不準以後還能幫上一點忙。

葉茂才何嘗不是有這樣的想法,葉凡剛上位,是縣委李書記親自推上去的。不過表哥鍾明義推測過,葉凡並不是李洪陽的鐵竿。李洪陽暫時也是利用他,為的是南宮集團的那200萬以及更大的利益。說白了葉凡目前就是李洪陽的一枚能賺到錢的棋子,有向鐵竿手下發展的趨勢。

但小夥子還年輕,可朔性非常的大。如果使些手段許諾外加好處也許就能把他從李洪陽手中挖過來。目前鍾明義這個縣委黨群書記身挑著為市長羅浩通組建魚陽班底的重任。

所有能入得他法眼的有潛質的人都要爭齲在鄉鎮一級來說就是一些黨委委員,在縣一級常委那邊不好拉人,能做到縣委常委的哪一個都不是盞省油的燈。不過也可以暫時結盟,對於一些副縣長有潛力升常委的鐘明義最近活動得很厲害。

葉凡不過一個副鎮長加黨委委員,本來是不夠資格進入鍾明義的視線的。不過自己的表弟葉茂才在林泉鎮,以後如果能更進一步升到鎮長之位就得組建自己的班底。

先期投資很是重要的,葉凡就是一個非常有潛力並且還非常嫩的可以發展的人才。所以才進入了鍾明義拉攏考察的大名單中。不過占的份量不大,排在最尾巴的那幾個人中。

靠前的當然就是副處、正科了。像葉凡這種剛提的,並且靠踩中狗屎上位的副鎮長想提為正科主鎮一方那還有些年頭,鍾明義是等不及的。目前伸出橄欖枝無非就是他在林泉還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罷了。

不久到了百味閣。

「哈哈!葉副鎮長,咱們同殿為臣,又是同姓,五百年前還是一家人,可是很親的。今天可能是第一次坐一起喝茶吧1葉茂才親自走來開門迎了出來。

「呵呵!好像,還真是第一次。以後有的是機會是不是葉副鎮長,畢竟咱們是自家人。」葉凡自然也打著哈哈,連五百年前都給雙方搬出來了。好像一下子就成了老朋友似的,令葉凡不得不感慨,以前自己只是一個被人塞到天水壩子那旮旯地方的小可憐蟲。

回到林泉鎮基本上沒人認識自己。有時走在辦公樓里別人還以為自己是來辦事的村幹部。那個時候高高在上的黨委委員葉茂才怎麼肯與自己喝茶,提什麼五百年前是一家人等等。

見到面葉凡打了招呼人家只是習慣性點點頭就算不錯了。今天地位一變,人家親自開門迎接了。不過葉茂才表現得有些太親熱了,事太反常必為妖,倒引起了葉凡的警覺。不知道他想幹什麼,葉凡打定主意以不應該萬變

三人坐了下來,要了幾壺清茶喝了起來。

葉凡也不急,穩著釣魚台,就等著葉茂才開口。是他找自己出來的應該有事才對。

「葉副鎮長,這位是《武辰公司》的副經理費枕詳。今晚是他請客,想跟葉副鎮長認識一下。多個朋友多條路是不是?呵呵,我就作了這個牽線人了。」葉茂才熱情的介紹道。

費枕詳立即站起笑眯眯的遞上了一張名片道:「葉副鎮長,以後有需要咱們公司出力儘管說一下就是了。也請葉副鎮長關照著點《武辰公司》。」

「關照,你們武辰是大公司,還用得著我這一小小的副鎮長關照嗎?呵呵,過了。」葉凡隨手接過名片淡淡笑著,不冷不熱。根本就不打算關照什麼的。

「葉副鎮長,我們『武辰公司』不但接收建築房屋,主營市政工程、工業與民用建築,兼營水泥預製構件、水電安裝、民用建材等等業務。五年前剛成立時是四級質資,1994年晉陞為三級建築企業。去年我們公司專門成立了一個路橋分公司,專門承接公路、橋樑等跟交通有關的業務。你們林泉這座辦公大樓就是我們武辰公司承攬的,不錯吧!質量很高。」費枕詳略顯得意的介紹著。

「高個屁!頂層聽說剛建好就就滲水了,辦公室里有時那牆壁一片片唰啦啦的往下掉,這樣子的垃圾工程也算不錯!那這個世界還有好的工程嗎?」

葉凡在心底里冷笑著總算是明白了,原來人家是沖著天水壩子那條路來的。奇怪,那條路現在還沒公開,他們又是從何處得來的消息,難道是李宣石他們泄底了。不可以,如果泄底了不是有人搶生意,他們不會這麼傻的。也許是蔡大江或縣上常委們露的,這下子可是有點麻煩了。如果真把200多萬的公程泄了出去我的頭就有得痛了。

就在這時候,葉茂才bb機響了出去回電話了。

「到底有什麼事直說吧,我明天還得去省城。」葉凡見葉茂才走了出去直白的說道。

「那我就直說了,也沒什麼。只希望葉副鎮長把林泉至天水壩子那條路直接承包給我們《武辰公司》。我們費總說了,可以給葉副鎮長這次嬴利的二層乾股。不要小看那二層乾股,至少有這個數。」費枕詳伸出了二根指頭。

「狠!二層乾股估計是20萬,這200多萬的工程就給你們賺了一半走。那路還能修成什麼破樣。媽的!百分子百是一塊豆腐渣工程,這不明擺著叫老子被天水壩子人戳脊梁骨。看樣子這『武辰公司』也不是什麼好鳥。」葉凡快速的在頭腦中繞了一個彎回來,心裡一股憤氣差點噴然而出,快到百會穴了。

冷冷說道:「對不起!我不知道林泉至天水壩子還要修路。不過上級是拔了10萬塊,這點錢你說能修什麼路。隨便叫十來個村民整平,挖幾條溝就用完了,好像不需要建築公司來吧1葉凡委婉的說道。

「呵呵!葉副鎮長,你也不用給我打馬虎眼了。這些我們公司最清楚了。」費枕詳得意地豎指朝天,意思是咱上面有人,早就知道了。這廝還顯擺著,隨手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個鼓鼓的大紅包,估計有二萬塊左右,:「一點小意思,買幾瓶酒喝。剩下的工程一到手就先給一半現金,絕不失言。」

「對不起!無功不受祿,請收回去。」葉凡臉一下子沉了下來,臭著嘴冷冷說道。

「葉副鎮長,你這是什麼意思?不要以來一個副鎮長有多了不起。比你官大的海了去了,咱魚陽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哼!不識抬舉。我看你這破鎮長能吊吊到幾時?媽的1費枕詳眉毛一翹,他可是從來沒受過這檔子窩囊氣,左頰那顆豆大黑痣跳了幾跳把紅包裝進了皮包冷笑著,臨了還罵了一句粗話站起來怒沖沖『旁啷』一聲外帶狠狠踢了門一腳,撒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