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四十一章魚陽四虎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魚陽四虎求訂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終於偃旗息鼓,菜西施像只軟腳蝦斜靠在葉凡身上媚眼如絲,砸巴了一下哼道:「葉哥,你太強了。..我」我一個人受不了。最好再找一個,不然遲早會被你死

「舒服嗎?」葉凡色笑著輕輕捏了一下胸前那座山峰。

「舒服!不過就是受不了,你那太特別!大了一些。」菜西施掃了葉凡那根大號粗棍子一眼有些畏懼,有些心顫,反正那感覺十分的複雜,說不清到不明,既是歡喜又有點恐懼。

「好吧!那你再給我介紹一個,來個一龍戲二鳳多拉騷,搞大鋪,一邊躺上一個葉凡開著玩笑得意不已。

嘴裡狼嚎一樣念叨道:「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來吧!多多益善,咱不嫌多的。」

「你是說真的,我真給你找,還是個雛兒,絕對正宗的大閨女。你不是有錢嗎?再養一個也沒啥。咱們村的村主任只是在村子里就搞了好幾個,全是人家的媳婦兒。」菜西施哧哧笑道。

「有這麼牛的村長,他叫啥名,什麼時候有空到是得去拜訪一下取取經什麼的。」葉凡倒是來了興趣,嘿嘿淫笑不已。

「就在天水壩子不遠的地方,所石坪塞。村長叫馬蓋天。咱們村人都叫他馬天王。說是他一隻手就能遮蓋了石坪塞的整個村子,在村裡沒人不怕他。經常乘人家男人不在時鑽別人媳婦窩裡去。還有人說村裡有幾個。娃都是他的種,不過好像也被別人家丈夫從被窩裡直接打出來過幾次了,好像有次還是光著身子的,哧哧,」

菜西施有眼神里好像對馬村長也有些畏懼。

「是不是他把主意都打你頭上了。..」葉凡心裡一寒問道。

「才跟我那死鬼結婚時他也在我房前轉悠過幾次,不過有次被我狠狠的潑了一桶尿罵著走了。後來我就到林泉開店了,不過我弟弟范網被村裡人稱為妖棍,馬蓋天也有些怕他。雖說有時也會來吃頓飯啥的,不過在林泉鎮他還不敢怎麼樣菜西施輕聲說道。

「沒事!有我在,馬蓋天我讓他成王八,敢騷擾我的女人,活得膩味了是不是?哈哈,」葉凡冷笑道。

「我知道,連林泉三霜這種大把頭都怕你,馬蓋天算什麼。」菜西施很溫柔的說著就要爬起來給葉凡放水洗澡。

「閉上眼!送你一樣禮物葉凡命令道,菜西施聽話的閉上了眼眉。她以為葉凡又要送他什麼新潮衣服。

「睜開看看葉凡笑道,菜西施有些疑惑的接過了一本像證葉凡送自己的是什麼。心道又不是結婚證,結婚證沒這麼大。

網打開時整個人一下子傻眼了,兩行熱淚直往臉頰處順流直下。

「葉,葉哥,這禮太重了,春香不敢收。我」我不要。

。菜西施趕緊把那本證書往葉凡手上塞。

原來是這房子的房產證,葉凡偷偷的辦成了范春香的名。當時叫范春香簽字時只是騙說是叫她作個證人。那個。時候范春香想都沒想就簽了,誰知葉凡把這房買來原來是送給自己。范春香從來沒有這麼激動和幸福過,心裡甜得快能溢出蜜水來了,一股巨大的溫情包裹著自己,這時如果叫她替葉凡去死估計她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不說了,收下吧!名都是你的了我還能改回來嗎?不能給你個名份如果連生活都不能讓你過好點我還叫一個男人嗎?你不用謝過,也沒欠我什麼。倒是我欠你的,過幾年你煩了想嫁人了我也不攔你。畢竟你才飛歲,等我調走了找個人吧!唉!那幾台空調第二層樓四個包間全給裝上,你這三樓再裝上一台大的,這可是咱們的新窩,也可以說是洞房,當然要搞好一些。」葉凡淡淡笑道,一臉的真誠。

「葉,葉哥,嗚嗚」嗚」我不嫁人,永遠作你一個人的姘頭。你累了就來歇歇,俺」俺永遠等你。」菜西施再也忍不住哽咽出聲了,葉凡輕輕地把她摟在懷中也不說話。

魚陽縣城關一座四合院里,此刻費枕詳似慨;果清秀的婦人正用正骨水給他揉搓著坐出烏咧咧:「都什麼事?光天化日下還敢動手打人,你看你這屁股,都快腫成豬皮球了。我說老費,你傻了是不是,怎麼不報警,乾脆把那姓葉的毛孩子給抓起來。」

「一個婦道人家懂個屁,別在一旁瞎折騰。我看那小子好像有點來頭,不然肖虎石咋的對他那麼敬畏。在別人面前是虎爺,在那小子面前好像一孫子,媽的!這年頭真是邪門了,哎喲我的屁股,你輕點都不會,都快被你這粗手蠻指的給搓爛了。」

費枕詳不滿的吼叫道。

「搓搓搓!去找你的相好那嫩手搓去。別盡找老娘來。」那婦人撒起潑來,重重地在費枕詳的屁股上搓了幾下,痛得那小了殺豬般嚎叫了起來。

「好了!都幾年前的事了現在還在羅嗦。」費枕詳不滿的吼道。

「表叔,怎麼回事?屁股都腫成這樣了。」這時一個滿身酒氣的帥氣青年男子哼著歌兒走了進來。

「武雲,你小叔是被林泉鎮那個叫葉凡的小毛孩踢腫了屁股,這事你可得做主,他可是為了「武辰公司。的事才受傷的。也太不像話了,把咱們魚陽費家人看成啥了。」婦人好像抓住了救星似的喊道,「乾脆給你爸說一聲撤了那姓葉的,看他還威風個屁。」

「好了玉梅,別在旁瞎吵了,出去,給武雲端碗蓮子湯來,我跟武雲說點事。」費枕詳哼道。

「哼!這姓葉的子太不識抬舉了。

咱們「武辰公司。辦了幾年了也沒生過這種事。過兩天我親自去會會他,如果再不識好歹就叫黃海平整幾齣么蛾子來叫他嘗嘗。他不是什麼「改革紙廠工作組。的組長嗎?改個屁,老子叫他變成哈巴狗。」

費武雲噴著滿嘴的酒氣哼道。

「嗯!叔看你的了。乾脆給靠山虎說一聲,叫幾個兄弟去收拾他一下。媽的!肖虎石沒屁用,見了那小子好像一孫子似的。」費枕詳狠狠的說道。

「這個等以後再說,就是黃海平那邊也得等南宮集團走了后,如果他那路不留給咱們公司的時候再鬧騰,現在別鬧得太僵了。老頭子有交待,大事上不能出亂子,如果出了亂子張曹中和李洪陽不會饒過惹事的人。錢到手后就不怕了,要整死他有幾千種辦法。小叔你好好養著,咱們費家人不是好欺負的。魚陽的天是咱老費家的天,哼1

費武雲別看他醉熏熏的,可在大事上並不精塗,這小子在魚陽縣城人送外號玉面郎君。面上是給你打著哈哈指不妥你一出門就給別人整得脫了層皮。

費家在魚陽是大族,有著幾千年歷史了。即使是在墨香市也有一定的影響力,在市委常委中就有費家的人,不然費默作為組織部部長跟縣委書記不同心早就該被李洪陽挪走了。可是費默這麼多年了還是穩坐泰山不倒,說明其根基有多麼的殷實。

魚陽紙廠的黃海平其實就是費默的一條狗,像這種狗費家還養了許多,估計有一群,從整個魚陽縣來看,不下一個整編連。

在魚陽的8個鄉鎮中有四分之一的鄉鎮都是由費家人在主政,不是黨委書記就是鎮長鄉長的。所以費家在魚陽就是一隻「本地虎」就連縣委書記李洪陽都感覺有些力不從心。可是葉凡惹上了這隻虎他是一點都不知,此刻正抱著菜西施睡得香嘖嘖的。

解放前的大鱷,蔣經國作為太子爺到上海打虎也沒把虎給整倒,不知道葉凡能不能打下這隻魚陽的「土老虎。

「表哥,今天姓葉的小子跟費家那費枕詳差點打起來了。估計有好戲看了,我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了。」副鎮長葉茂才有些興哉樂禍的跟表哥鍾明義打著電話。

「怎麼回事?」縣委副書記鍾明義有些驚訝。當聽完表弟葉茂才的述說后沉默了一眸子哈哈大笑道:「茂才!做什麼,咱們現在是靜觀其變,最好是能加點油更佳,呵呵呵」

「為件么?」葉茂才不解。

「咱們魚陽不是有並打油詩一

費家土老虎

玉家靠山虎

謝家笑面虎

肖家病怏虎

你想想現在的葉凡屬什麼?」鍾明義老成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