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四十二章施術救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施術救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屬什麼。..總不能是塗。最多算頭牛六」葉茂才隨口心世,

「沒錯!腦子還不算笨。葉凡只能是一頭牛,一頭初生的小牛犢。俗話不是說初生牛犢不怕虎嗎?既然葉凡惹了費家,就讓這隻牛犢子去撞撞老費家那隻「土老虎。有何不可。」鍾明義陰陰的說道。

「可是,可是你不是叫我有機會要拉攏一下那隻小牛犢子嗎?我也有這個意思,現在我在林泉鎮只能貼著蔡大江,不然就真被秦志明吃定了。如果那姓葉的被費家滅了豈不可惜,那小子可是一隻有潛力的牛犢啊1葉茂才還是看得不夠遠。

「哈哈哈,,你不會往後看嗎?葉凡這隻小牛犢後面還站著一隻老青牛鍾明義略顯得意。

「你是說秦志明葉茂才有所悟了。

「嗯!他也僅僅是一隻衝鋒的直角牛,不會繞彎子。後面還蹲著一隻外地雄獅子,外地獅打本地虎你說誰更有把握一些。」鍾明義乾笑著。

「難說?李洪陽這隻外地獅也不是只紙獅子,他是有著強硬的爪牙的。最近聽說李洪陽已經舉起了屠刀想拿費默這隻不聽話的狗開刀了。如果費家被李洪陽打了下來李洪陽一家獨大咱們不是更麻煩了。」葉茂才有些擔擾不已。

「哼!打下來,有那般容易嗎?費家不只是只土老虎,人家墨香市也有人。何況張曹中這匹白眼狼也不會看著費家被李洪陽打散的。費家的根基很紮實,魚陽有四五個鄉鎮的一二把手都是費家的人。而且費家聽說跟靠山虎玉世雄的玉家也有來往,不是那麼容易被打散的

鍾明義一點都不擔心,「我還怕火不夠旺呢!你暫時就當個扇火童子就走了,不著痕的扇點火加點油,要燒就燒死幾個,不然咱們的重組計劃難以實施。..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果不亂就無法再次分勢力。清末時軍閥混戰,那個時候出的英雄也特別的多。拉竿槍就可以佔山為王,進城為帥。這就叫什麼,哈哈」時勢造英雄,亂世出豪傑,你用心體味吧

鍾明義老謀深算,就像一隻老狐狸蹲在一旁冷眼看魚陽。別看是只狐狸,可還是只與狼雜交的野狐狸。

其實魚陽的四虎關係複雜,基本上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並不是單個獨立的。比如以費默為的費家跟以副縣長玉雅荷為的玉家有來往。而以縣委常委,武裝部部長謝強為的謝家又跟玉家有瓜葛,以常務副縣長肖竣再為的肖家跟謝家也還不錯,跟紀委書記周長河還是堂姐妹夫關係。

所以這些關係雜亂交錯在了一起,亂得很。

而且隨時變化著,誰也搞不清楚,因為關係也是隨時在糾結著。魚陽縣雖說是一個貧困縣,但也是個人口大縣,單是縣城人口就達到近刀萬左右。其實際人口總和估計會達到幼萬左右。

前幾年人口數字統計是儲萬,絕對不止這個數。因為這個垃圾縣生游擊隊員是特別的多。就拿天水壩子來說吧,戶籍人口近一萬,實際人口卻是接近萬二千人。整整生出二千了黑仔了,這個數字還是挺嚇人的,佔了近庋一算魚陽還了得,加上流動人口怕不要突破百萬人口大關了。

而縣城的兩大鎮城關鎮和榆錢鎮就像是魚陽門前的兩隻威風石獅子。現在城關鎮被鍾明義控制了,榆錢鎮還是被李洪陽摟在手中。

在城關來說張曹中有些勢單,不過縣長張曹中最近也在打著鬼把戲,想再弄一個開區之類的東東出來,在縣城重地搞成個三國鼎足的格局。

聽說已經上報到了墨香市,市委副書記周乾陽當然是拼力支持。..不過暫時被市委書記楊國棟和市長羅浩通給聯合壓制著。他們可不想見到魚陽城關再出現一個。城中國這種局面,理由也充分魚陽一破縣了還搞啥開區,誰家企業肯來落戶這垃圾縣,明顯是賠錢的生意。

復幕!

第二天早上5點鐘,葉凡匆匆吃了一點菜西施搞的早餐開車直奔水州而去。當然,對於魚陽的複雜形勢葉凡是根本就不知,他還沒到與那些個大佬角逐的層面。

目前來說他就是鍾明義說的一隻小牛犢,是為李洪陽衝鋒陷陣的一隻勇不可擋的牛犢子罷了。不過人生如棋,誰也不敢說自己不是棋子。就是李洪陽也只是市委書記楊國棟的一枚棋子罷了。而楊國棟很可能是省委某大佬手中的一枚棋子,這樣子追根溯源的話大家都是棋子。就是政治局九大常委可能勉強能算得上是一操棋人。

老子日:天地不仁,以萬物

天地之間,其猶糞命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其實想修鍊到老子的那種然境界是不可能的,誰家沒有幾個親戚朋友的,不照顧自己的親人朋友你還算人嗎?絕對的公平沒有,相對的還是有的。

白了,因為人天生自私,這是人之本性。道義,公義都是建立在自私上面的。

中午時葉凡到了水州一刀路的南宮家的「流園居。

在細細觀察過南宮錦辰傷勢,葉凡開始盤腿調氣,今天南宮家人來了七八個。南宮鴻策董事長和他的老婆顧鳳鳴以及小女兒顧枝玲,都靜靜的坐在房間角落。當然,他們內心是不平靜的,只是怕打擾了葉凡這個大師施術治玻不過他們也沒抱多少希望,只是有點幻想罷了。

一個小時后。

葉凡猛地睜開了眼睛,雙手在空中一陣飛舞,有點像是跳手指舞,實際上是葉凡正在空中調整指力。這內勁不能太大,太大怕傷著南宮錦辰,太小又怕打不開被堵的穴脈。

所以這個度的掌控就相當難了,葉凡也是思忖再三才決定下指的,富貴險中求,人生就要搏。畏畏尾不敢動手也終難成大事。那是永遠也解不開南宮錦辰身上閉穴脈的。救不了南宮錦辰魚陽紙廠就沒救了,魚陽紙廠沒救了估計自己那副鎮長的官帽子也戴不了幾天了。

不過開始前也跟南宮鴻策打了個底,說是搞不好會出現一點反潰不過反饋不是特別的大,南宮董事長也是無奈之下只好冒這個險了,因為南宮家不能缺了大公子南宮錦辰。南宮家是旺族,家族內部的爭權奪位也絲豪不比魚陽的那些個常委們之間的瓜葛要少,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近南宮鴻策的二弟南宮鴻華已經開始下手了,想推自己兒子南宮青飛上位,頂替原先南宮錦辰的位置。如果被南宮青飛佔了錦辰之位,以後也許南宮家族的掌舵人就該換成南宮鴻華那一系了。所以家族間的爭鬥更可怕,純粹是自家人干自家人,內鬥唄!

「牛1

葉凡終於下手了,手指快如飛花在飄,一氣呵成連下五指。分別點在了南宮錦辰那**的身子上的五個地方一頭百會穴,手之天泉穴,腿之陰包穴。

然後手勢翻轉變動,向著這五個穴位經過的脈絡管道一眸子輕搓細揉,如水魚輕輕的過波面。外人看上去不知道的還以為葉凡在搞全身按摩服務,最後,葉凡收氣歸田,掏出一顆用那疑是太歲的靈物配的「回春丹。合著水化成液后硬灌入了南宮錦辰嘴中。施內勁緩逼了進去,盤腿於地如老僧坐禪調養開了。

就這五指點下已經耗去了葉凡近八層內勁,可見那力度的掌控是多麼的難。豆大的汗珠子掛在了葉凡頭上,令南宮家一伙人看得是心裡暗暗駭然。

心道就這麼舞弄了幾下手指頭咋像個神棍似的,怎麼會出如此多汗,看來真是很要力氣的。當然他們不懂什麼內勁之氣了,年僅遲歲的南宮枝玲正在《水州音樂學院》學習。他可是有些看不起葉凡。早就在一旁撅嘴兒想說話了。不過被南宮鴻策一翻嚴厲的眼神逼著不敢張嘴。

心道:「一個鄉下來的神棍,爹的媽咪怎麼會相信他。等下治不好我可是要找他麻煩,好生羞辱一翻,不然難解心頭之恨,哼1看來小姐脾氣將要作了,某豬哥要倒大霉了。

南宮枝鈴作為南宮家的千金,生得是塵煙潔雪,有閉月羞花之美。即使是在《水州音樂學院》這個眾美雲集之地也是排在校花榜第三位的。

平時其人那是傲然如孔雀,身旁圍著的那些富家公子哥們不下一個。整編排。葉凡這種鄉下來的土鱉人家早有成見,不過葉凡自己也有所隱覺。總感覺屋角有束不懷好意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掃描著,有點像是被光機在掃,沒來由的感覺有些心裡寒冷。

「邪門了!這位南宮家的小姐咱又沒惹著她,怎麼好像我欠她幾千貫似的,莫名其妙。」隨即在心頭搖了搖頭不管了專心恢復,估計再過得二個鐘頭南宮錦辰就有反應了。不過葉凡心裡也沒底,倒是「南無阿彌坨佛」都叫了好幾十聲了。

二個小時總算熬了過去。

「咕嚕1

輕輕的一聲微響,南宮錦辰的喉結動了一下,萬幸的睜開了眼睛,嘴辰動了動含糊不清的問道:「這」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