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四十三章才解了一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才解了一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河!醒了!醒了錦兒錦兒一一一一哥哥。..一一少爺」。屋子裡頓時如沸水樣開了鍋,南宮董事長夫人顧風鳴先忍不住沖了上去想抓住兒子的手,不過被南宮鴻策一把給拉住了。

「葉大師,你看看是否要檢查一下。」南宮鴻策雖說心裡也是激動不已,不過他畢竟老辣,懂得先要請示一下葉凡這個在他們心目中已經上升為神醫的大師。

葉凡愣了一下,啥時自己變成大師了。也沒再意,嗯了一聲細細的察看了一翻。心裡有些失落,嘴裡輕聲說道:「不好意思,估計暫時只是清醒了,頭部可以轉動,不過手腳一下子還不能動。估計還得經過一翻繼續治療才行。錦辰,你試著動動手腳看看能否行

心道:「唉!還是內勁力度不夠,無法一氣呵成的全解開五個閉塞經絡穴脈。」

「不,」不行,動不了,我,,是不是癱了南宮錦辰心裡一黑,失落得很。

「沒事!你得再躺著幾個月。慢慢來,我包你康複葉凡安慰道,不過他那堅決的態度總算讓南宮家懸著的一顆心放下了一半。

「謝謝!爸,這位是?」南宮錦辰很有禮貌問道。

「葉凡大師,他可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被關在紅脈縣的線索就是他提供的南宮鴻策顯得有些恭敬味兒,令葉凡有些不適應,連忙說道:「南宮先生,請叫我名字就走了,這個大師知,」

「呵呵!好!你比錦辰年齡還跟我家那枝鈴丫頭差不多歲數。..以後我還是稱你葉先生算了。」南宮鴻策並沒減去絲毫謹慎味道。本來南宮鴻策想叫賢侄的,不過覺得有些不妥。剛才葉凡那怪異的療傷手法令南宮的策眼前一閃,感覺跟一些真正的國術大師的氣功療法有點像。

像那種真正的國術界泰斗都是隱士高人級別的,就連省部級大員甚至中央層面的領導見了他們也顯得尊重的。這種異人能結交來以後好處很多的。

不要說別的,就是家裡人出現一些疑難雜症這些異人往往能用一些匪夷所思的法子解決掉。香港的李氏集團就專門供奉著一位國術大師,聽說年薪達到一千多萬港幣。別墅洋車傭人全配得有。有時黑社會一些人想挖李氏牆角,人家國術大師一出馬什麼人還敢亂來。

簡直就是一尊神,保平安的神。當然,南宮鴻策以前也有這方面想法,不過真正的國術大師太難尋,來的全是一些會點三腳貓的騙子。

其實這就是當今國術界的現狀,真正的國術大師本就不多,人家都是心高毛傲之輩,未必瞧得上那年薪千萬的工資。那些大師性悄古怪。不喜人打擾的,視金錢如糞土,就說李家供的那位吧,別人也是看在其祖上跟李家有交道的面子上才出馬的。

「葉先生,你那天給我的有關海大「高科技山合成紙,的資料以及魚陽紙廠的材料我也看過了,根據市場估計還不錯!有一定的市常不過如果是在離水州較近,交通方便的紙廠合作的話利潤還不錯。如果注資你們林泉鎮的魚陽紙廠利潤就會少了許多。林泉的路太差了,又小又窄,連水泥都沒鋪。

南宮集團從來公私分明,這是家族制訂展的根本,我想葉先生應該能理解。如果一個家族集團沒有一定的制度約束,那我們的集團估計早就滅了。..這是一點小意思,請葉先生一定收下

南宮鴻策話說得很委婉,其實就是變相的拒絕了注資林泉紙廠的事。後面站著的管家南宮東迢送上了一張大額支票。葉凡掃了一眼,現居然是三百萬,的確大手筆。

不過葉凡事先已經說過不要了,當然不會出爾反爾的。而且當時師傅費老頭在傳授葉凡中醫那怪方子時也說過,不希望葉凡憑著這些去賺錢。適當收取一點小錢藥費還行,這是費老頭祖上立下的規矩。葉凡很尊敬師傅費老頭,師傅祖上講的話當然會牢記於心,不過費老頭也不古板,叫他視情況而定。其實葉凡心底里也不想憑著這些去賺錢,賺錢的路子很多的,他不相信憑著自己就賺不來錢。

「鴻策先生,我早就說過,不收錢,如果你硬是要給的話就給個刃萬吧,算是我那草藥的本錢。對於魚陽紙廠的事我也很是理解,咱們那裡是太差了一些,條件不好。令公子的事我會繼續治療下去,直到他完全康復。我想請示一下領導,如果能給你們一降福二品惠的政策看看能否談討我話爽申明。不希埠肘公右事長抱著什麼報恩的思想來注資,那樣我會心不安的。」葉凡話說得很得體。

令南宮鴻策心裡一直在點頭,心道:「嗯!人雖年青但閱歷還行。沒有挾恩要求什麼。」其實南宮鴻策也有試試葉凡的心理。如果葉凡硬是逼著自己注資的話就投個助萬,即使是全虧了就算是還他一個人情,以後就兩清了。

「可以!如果政策上能多給以扶持的話我們也可以考慮。」南宮鴻策點了點頭。

葉凡隨腳走到外面的草坪上打起了電話:「你好,我是葉凡,我想找李書記,有重要急事請示。」

「你好葉副鎮長!我是柳政,你稍等,李書記網好有空。」李洪陽的秘書也沒什麼架子,態度不錯。並沒困為自己是縣委書記秘書而傲冷。其實柳政也是看人的,一般的副科打來電話他可是公事公辦,不會這麼熱情的。那是因為他眼光不差,看出了葉凡在李洪陽心中有一定的份量。

葉啊!有什麼事說吧。」李洪陽聲音中有些疲憊,估計是讓錢給鬧的。

「我現在水州,跟南宮集團事先談了一下,提供了魚陽紙廠情況。南宮集團認為咱們魚陽的條件太差了,注資的話利潤不高。我是想問問,能否提供一些什麼優惠政策讓南宮集團考慮一下。畢竟人家開公司是為了賺錢是不是?」葉凡很冷靜的彙報著工作。

「優惠政策,有啊!小葉你說說有什麼打算。」李洪陽反問起葉凡來,估計也想試試這個剛提拔的手下是否真有能力。

「我想可以在廠房,土地,稅收,原材料的提供等方面給以支持。反正魚陽紙廠是個虧損企業,不要說贏利,只要能扯平就算我們賺了。而且我仔細考慮過,如果能搬走工廠重新找個更大的地方設廠,再加上咱們林泉造紙的材料比如蘆葦、竹子等貯存非常豐富。平時都是被村民們當柴燒了。而且魚陽紙廠自身就有一個非常大的專用蘆葦潮

葉凡分析得很婦勿。

「這事你自己定,我全權放權給你。回來搞個詳細的可行性方案出來放縣常委會上討論一下。不過小葉,這次你無論如何得把南宮集團給拉住了,回來我給你慶功。」李洪陽大聲鼓勵道。

「唉!拉住了就慶功,失敗了估計就得挨評,連這官帽子都飛到空中了,搖擺不定啊1葉凡掛了電話唉了口氣,把自己的想法都給南宮鴻策說了一遍。

不過對於紙廠的污染問題葉凡卻是有慎重的申明一定要上治污措施,不然這新辦的紙廠根本就辦不了多久,估計就得被下游的武溪鎮給告封了。最後南宮鴻策答應到時捐款時會派出以南宮東迢為代表的考察小組到林泉紙廠進行再次調查、核實評估等等。

不過南宮鴻策最後也透了個底,即便是不賺錢這次他都會投資的。只不過娑金多少問題罷了,也讓葉凡在放下了一些心思的同時有種負疚感。

下定決心一定要盤活紙廠,贏利才是王道,這才是能留住南宮集團的根本。對於葉凡請求南宮錦辰在被陳嘯天軟禁一事上網開一面之事,南宮董事長也是滿口答應了下來,只要自己兒子能康復賣葉凡一個人情又有何妨?

搞好這些后已經快5點了,董事長請葉凡共進晚餐。不過葉凡想到齊天的事給推了,最後拿了那刃萬的卡走了。不過葉凡的後座里卻是堆滿了南宮家送的禮物,什麼洋煙酒,高檔皮包等等。葉凡也笑納了。

直接開車到了齊天約好的一個叫「飛雲閣,的地方,網停下車齊天早就在門口叫了。飛雲閣可是一個高檔會所,聽說沒有貴賓卡進不去的。

裡面設置古雅中融合著現代,房屋夾於碧池綠樹叢中,有小型的蘇州園林點綴其間,也有富麗堂皇的殿堂式大廳把那股子富氣張顯得淋漓盡致,別具一格,是個集娛樂餐飲於一體,來這裡的全是省城的顯貴、太子爺經常光顧的地方。

齊天好像挺熟的,也許經常來。網跟葉凡走進那古雅的大廳就有好幾個一身高檔西裝的公子哥打著招呼,對於跟齊天一起談談笑笑的葉凡也是注意著。甚至露出了驚詫的神情,估計都在猜測這小夥子是誰,居然能跟齊天這般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