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四十六章藍月灣基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藍月灣基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你們講的也有道理。..不調查不放心。」葉凡點了點頭。

鐵占雄又說道:「你有了這本證件也有許多好處的,比如前次在墨香市你不是被抓進了刑警隊,如果有這本東西在你只要一亮,保准人家不敢動手了,如果要抓也要請示我們獵豹的。所以很方便,這本證件權力不耳得慎用」

鐵占雄可是極力慫恿葉凡收下這本證件。

「好吧!反正被你這隻老狐狸經騙了。不答應估摸著你又會整出什麼么蛾子來。」

葉凡無奈的接過了那本證件,轉眼掃了鐵占雄身後幾個人一眼道:「不過醜話我也得講了,以後我不希望你們再派出什麼人來跟蹤調查什麼的,打擾我的正常生活。哼!不然鬧到軍事法庭我也不怕的。」葉凡略表怒意,不然他們會認為自己軟弱可欺。

「哼!你以為你是元啊!我們才沒那麼多時間來管你那些雞毛屁事。以前只是為了查清你的情況才那樣的,我們獵豹要乾的事可多得很。」站一旁的張強估計這事是他負責的。所以有些不滿意了,沖沖的講了一句。

「張強,怎麼講話的,立正,給葉顧問敬禮,怎麼跟長講話呢!反天了。」鐵占雄臉沉了下來大聲叱道。

「是!團長。」張強幹凈利落的立正,轉身向葉凡行了一個標準軍禮,大聲喊道:「獵豹特種團上尉連長張強向葉少校敬禮,請長批評。我錯了」。

聲音雖響亮不過面相極為勉強,不過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團長下命令了也沒辦法。

從骨子裡來說張強、王五、趙端、李山四人還是不服氣,認為剛才只是葉凡運氣好,而他們四人怕把葉凡打傷了並沒出全力,輸了卻是不服的。

葉凡掃了他們一眼也猜出了這四人心思。樣子也得敲打敲打才行。不露一手人家不服,這官場上人要敲打,軍隊中人何嘗不是如此,鐵血軍人,脾氣暴,更要敲打才行。

於是笑道:「上尉同志你是不是心不服,不許撒謊

「是!我們不服1四人站得筆直齊聲朝天吼道。

「好!有種1葉凡一時也是豪興大。轉頭對張強喊道:「上尉同志,我命令你立刻去給我找截木疙瘩或者像桌腿一樣的木頭過來。」

「是1張強答著出去了,齊天和鐵占雄都有些丈二和尚樣子,不知葉凡想幹什麼。難道要找截木疙瘩跟張強切磋一下?不過兩人都是滿懷興趣準備看戲。

不一會兒,張強也不知從何處找來了一截長方體,牙杯粗大木頭放在了葉凡跟前。頭仰得老高,表示我就是不服,只是不說話,眼神中那股子挑釁味道很濃,其人身上有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兒,估計殺過人。

「哼!不弄點厲害瞧瞧以後這幾個刺兒頭估計會給我找麻煩葉冊心裡想著猛地運勁,「天陰雷罡指。暴然施出。一指點向了桌上的那截硬實的雜木棍子。

「畢」。

大家只見雜木棍子猛地一震,茶几出啦啦快解體的痛苦呻吟,好像還有股淡淡煙氣從木頭上冒出瞬間不見了。

葉凡收手后也不說話,笑道:「張強。如果你們四人也能做到這種地步再來向我挑戰,如果不能的話就給我老實點。說大話,心高氣傲都是沒屁用的。」

「啊!啊!啊!啊!啊1

屋裡頓時響起五聲炸呼,張強四人和齊天共五人成了一組**石雕,一個個嘴張得能塞下一個拳頭。

駭然的盯著木棍上的一個深達近三厘米的指洞呆,指洞邊緣好像被什麼燃燒過似的。..似乎經歷過強烈的摩擦,有一圈淡淡的焦紋。估計是手指頭點下去時強烈的摩擦使得木頭熱冒煙了。心道這還是人嗎?厲害!估計鐵團長能否行就不知了。

就是鐵占雄也差點失聲叫出聲來,心皂一下子翻江倒海地翻騰開了。心道:「我低估了他,至少有著五段開源境界實力。舊歲的絕高手這麼年青。五段再經過幾年磨鍊估計就會升六段了,潛力無限。人才!不能放過。我得立即向總部彙報了,慢慢來,先培養著

其實剛才葉凡才施了二層力度,不然估計鐵占雄都得震掉了下巴。

「報道長,我們服了。」這下子四人驚醒過來后全異口同聲喊道,眼神中露出的全是火辣辣的熱情。而齊天早就在一旁滴溜溜轉動著眼珠子,心道無論如何得想個辦法從葉哥處弄到一些煉功的秘法」

「哈哈哈

二工,叫人卜鐵占雄爽笑不只,能現個實「一竹們寶貝他心裡可是開懷不已。

「不要了鐵團長,我那車上有好貨,要不找個地方殺了咱們好好喝幾盅。」葉凡怪怪的一笑。

「好貨!國家保護的山貨是不是」鐵占雄眼睛一亮,好像突然現了花姑娘一般,看直葉凡直冒汗,心道怎麼用這種眼神看人,真是肉麻。

「葉」葉顧問,是什麼山貨?。齊天和張強都忍不住問道。

「綠毛狼鼠!聽說過嗎?。葉凡笑道。

「狼肉倒是吃過,這老鼠肉能有多大。我們這麼多人,你不會抓了一窩吧?」齊天怪怪的問道。

「不管了,回藍月浮,到基地所阿搞去。順便也讓葉顧問去認認門,以後來就方便了鐵占雄大手一揮站了起來。幾人剛走到門口就碰上一個滾圓身子的中年男子迎了上來道:「鐵團長,不喝兩杯就走了。」

「呵呵!顧老闆,下次吧」。鐵占雄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

「葉先生,歡迎你初次光臨我們「飛雲閣」這是我們會所的金尊卡,有空再來玩。」顧老闆笑眯眯的遞了一張金卡給葉凡。

「對不起!無功不受祿。

。葉凡嘴裡講著手不接卡。

「葉哥,是我叫顧老闆辦的。收下吧。不過一張會員卡罷了。」齊天接過後遞了過來。

「不好意思。」葉凡隨手收下夾在了錢夾子里,齊天的小心思他猜也猜到了一點。以前也聽趙鐵海好像閑聊過。這小子無非就是想弄些煉功秘法,其實鐵占雄就是一位六段截流境的高等武師,為何不教他,估計還是門戶之見啊!

幾輛車狂飆著開向了藍月灣。

藍月灣基地離水州有刃來里,路比較好走,不過十幾分鐘就到了。一座高達三四百米的高山橫在了公路前,遍布著古老的巨樹和雜草野花

根本就看不出軍營的樣子。見到鐵占雄的軍吉開過來,估計守洞的衛兵早熟悉了。嚇得趕緊敬禮,一陣軋軋聲過後。山壁上自動滑開了一扇披著植物藤蔓,寬達七八米的大門,露出半邊山洞來。

車子在山洞裡直接就沖了過去,穿過山洞后居然是一個瓮子形的山谷。四周全是高達幾百米的大山,整個山谷大約有刃來里方圓。只有一個二三百米大的出海口,隱隱的現有炮台、雷達設在出海口的兩邊小型軍艦也有幾艘停在內海里。

估計還有小型的導彈什麼的,山谷中見不到營房,車開近了才現營房全呈綠色,上面爬滿了藤蔓,一座座全掩映在巨樹綠葉之下,遠看與樹木融為一體。根本就現不了。葉凡第一次見到正宗的軍事基地,心裡還是非常激動的,猶如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好不興奮。

「車子一拐再次穿過一個小點的山洞,裡面居然有一個四面環的天坑似的小山谷。方圓約有占里之地。根本就沒有出路口,全封閉了,只能通過那個內部山洞才能出來。

幾人下了車,「葉老弟,怎麼樣?這就是嶺南軍區最著名的獵豹特種團的核心基地。當鐵占雄叫來那個叫阿的廚師從葉凡的後備箱里。拿出那隻重達的來斤的綠毛狼鼠時就連鐵占雄都有些異外。

「媽的!這不就是狼嗎?怎麼身子有點像鼠,還是綠毛的?」齊天摸著腦袋罵了一句,幾個人全圍著摸摸捏捏很是新奇。

「阿師傅,我這裡還配得有草藥,你就用它燉好了。」葉凡隨手把那包配好的草藥也給了阿。

「齊天,去!把趙司令和鐵政委都請來,張強,你去看看馬副團長在不在,在的話一起叫來喝幾盅。格老子的,痛快!有這麼大的狼鼠今天得好好啃個爽勁!王五,你馬上去幫葉顧問弄塊軍牌,改我們基上用的那種可以自動翻轉的車牌架焊上。」

鐵占雄很是高興,呼朋喚友來吃狼鼠。

在酒桌上葉凡通過閑卑才知道這藍月灣基地司令叫趙括,一個和藹的老頭子,中將軍銜。政委鐵浩明,一個嚴肅的老頭子。估計跟鐵占雄還有點關係,少將軍銜。

基地內駐紮有兩大部隊。一個就是嶺南大軍區第二集團軍,聽說有六萬人。軍長顧天棋,看上去不到的歲,人非常健談,天南海北都會胡侃上一通。

一個就是獵豹特種兵團。本來叫特種大隊,現在升級了。並不是普通的一個團,而是一個精銳兵團。其實人數也不多,正宗的獵豹特種兵就勁來人,加上後勤醫院通訊等各種保障人員也不過一千多人左右。

跟嶺南軍區第二集團軍相比還不到人家一個零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