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四十七章跟軍座比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跟軍座比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工在基地裡面獵豹的地位好像比第二集團軍還要高。..猶第二集團軍軍座顧天棋和鐵占雄團長鬥嘴就知曉一個大概了。

鐵占雄哈哈大笑道:「老顧。聽說你們想在南福省選個地方再建一個小型的叢林作戰試場,砸巨資一千五百萬。齊天這兔崽子倒是知曉一個地方,怎麼樣?叫齊天帶你去探探?。

「倒是有這個意向。老鐵你不是不知遵

咱們共用的那個試刮場是小了點。有時軍區還會時不時派些新人蔘合進來叫我們代培刮。媽的!錢又不出一分,人卻是要我們白白幫他們培刮。

更氣人的是有時外軍區的人也會過來打打秋風,美其名日交流作戰經驗。交流個屁。連飯錢都要咱第二集團軍出。唉!咱們的試日場都快變成二奶包養所了。

所以我們想再搞個小一點的特場,留著咱第二軍專用,至於說投巨資。我們可是一個窮單位。六萬人的吃喝拉撒全得咱管。

咱一個集團軍六萬將士的預算經費還不如你們獵豹一個特種兵團,如果攤到人頭上估計我們第二集團軍全體兵士將官都得成乞丐。娘匹**的,這都什麼世道。

而你們,全是富翁,富得流油。一個個再包幾個二奶都還卓卓有餘,這都什麼事?同屬嶺南軍區,咋的我們就是後娘養的。你們是親娘生的。

氣死老子了,你說是不是趙司令。你這基地司令可得一碗水端平了,別讓我們第二集團軍將士們寒心啊!呵呵呵」。顧天棋喝了幾杯也放開了,有氣也借著酒勁全給撒了出來。

基地司令趙括將軍苦笑著,道:「唉!我這司令還不是個挂名的,今年舍掉這層老臉皮不要去軍委和軍區里,多給你們第二軍爭取了幾千萬已經不錯了。..

人家小鐵子有大本事,獵豹兵團不光掛咱們嶺南軍區的牌子,還掛著軍委試刮特種作戰團的牌子。那牌子響噹噹啊!比白金還值錢啊!

唉!估計比咱都好使得多。不過小鐵子的事也多。雜七雜八的沒個消停。就連公安、國安、軍情處解決不了的重大事件都得他們出馬,錢是多,不過也危險是不是?天天東奔西飛的,也夠嗆,哪像你們第二軍。舒坦著呢1

「那是!老顧,你們整天就知道抱著幾個草垛子木靶子插啊殺啊!最多幾炮彈,射幾枚小型火箭彈的,搞點假想敵對抗,進行野戰拉練跑跑步啥的」,

咱們獵豹都乾的是什麼,說難聽點,刀口舔血的生活。讓你們干都幹不了。就說前次魚陽縣林泉鎮天水壩子生的那特大血案子吧,你們第二軍所屬的駐墨香市野戰師派出二千將士,結果只是擊斃了一個。小毛毛。

咱獵豹齊天上尉就帶了一個班就搞定了。主犯從犯全好了。不過齊天這小子也撈足了好處,隨勢提了個少校,小兔崽子的,美得你。

所以老顧同志,你也別憋氣了。還有,我每年不都會被你揩油去四五百來萬。就拿那合用的試刮場來說吧,咱們獵豹可走出了八層經費的。

你們第二軍進去試刮時連茶水費都是咱獵豹付的,哈哈」,以後不要再說風涼話了,嘿嘿,再說的話經后我可是要捂緊錢袋子收縮銀根了。嘎嘎」。鐵占雄得意地陰笑著。猛地的撕下了一片狼鼠肉兌著酒大嚼了起來,嘴裡連聲。多道:「好!好!這肉吃著比打*炮還他娘的爽勁1

「好了老鐵,你就知道威脅我這個窮兵團。咱惹不起你,吃肉喝酒,警衛員,給老子換個大碗來,不把老鐵這鐵疙瘩喝到桌下去老子不下桌。..哈哈哈」。

顧天棋也是狂放的大吼著。聲震如雷。令得葉凡有些目瞪口呆,心道這些個平時威風凜凜的將官們怎麼看上去全象土匪窩子鑽出來的,咱今天是不是掉進匪窩子了。

「不過老鐵,好像前次天水壩子那案子可是有個叫葉凡的副鎮長出了全力的,聽說斃了三個都是他下的手,高手啊!齊天在吹噓時早就泄底了。哈哈,這個,那個,應該不算是獵豹的功勞吧,難不成獵豹連一個破鎮也收到屬下來管轄了。老鐵,不錯!啥時成了魚陽縣縣長啦。嘿嘿嘿嘿」顧天棋掃了滿桌人一眼得意地乾笑了起來,唄兒有面子。總算讓老鐵同志丟了一回臉。難得啊!

「齊天!你這小兔崽子這張破嘴看來是要上鎖了鐵占雄「啪,地一聲拍了一下桌子大罵道,不過臉上露出的卻是詭異的笑容。令滿桌子人全狐疑不已,心道:「奇怪!老鐵被駁了面子咋的還笑眯眯的,不會是氣糊塗了吧!怪」。

就連顧天棋臉上的得意乾笑都漸漸的消停了,心道:「難道老鐵還有後手。有啥秘密沒道出來,咱是不是中了圈套子。」

轉眼掃了一圈下來,顧天棋突然像左二品乍現了新大陸,一叩酒杯夭喊道0嗯!你小午眼世,老鐵!他是誰?毛都沒長齊居然敢跟老子們坐一起,奇怪!我咋沒見過?」

顧天棋瞅了一眼葉凡突然喊道,因為開始時大家一上桌就猛啃狼鼠肉,這肉那般爽勁,誰還管得了誰。經顧天棋這麼一喊,桌上幾人除了鐵占雄外全集中了過來,看得葉凡寒嗖嗖的連坐都坐不住了。

「我說老顧,別那樣子看著人家。他就是我們獵豹剛招進來的特別顧問,叫葉凡。就是你嘴中所說的林泉鎮那個副鎮長,嘎嘎」別看人家才比歲。

少校了知道不?

到搏擊之術的話估計你們第二集團軍的比武狀元在人家手上走不過瑞。至於老顧你自己。當年不是號稱在咱嶺南軍區獲得過軍區比武狀元的牛人,估計在人家手上也過不了,眺。嘎嘎,你說前次天水壩子那功勞是不是屬於咱獵豹的,嘿嘿。

鐵占卑唯恐天下不亂似的。極力慫恿著顧天棋跟葉凡掰上幾下。

「就他我跟他過招掉價。黃口小兒也敢跟我叫板。至於說天水壩子那案子,言過其實了。有點蠻力誰不會。我說老鐵,你看你這一說都把他給嚇成啥樣子的。

唉!可憐的葉少校,不用怕。看在老鐵面子上我不找你算啦。」顧天棋根本就不信,當然他也不屑去欺負一個剛招進來的少校小子。雖然傳說中還殺了三個人,但他認為是齊天爛噓的。那樣子太掉價了。自己什麼身份,巫歲的少將軍長,牛逼哄哄的。

葉凡一聽可不樂意了,泥人也有三分氣。何況葉凡可是一七段的國術大師了。

針眯著眼瞅了瞅擺老資格,牛氣衝天的顧軍座一眼,說道:「顧軍長,您是前輩,可也不能如此貶低我這個毛頭小子。再說我也有舊周歲了。別整天黃毛小子的叫著讓人難受。如果顧軍長要玩玩也行,我年青一點,所以就讓你一隻手怎麼樣?呵呵!,尊老,是咱們華夏人的傳統美德嘛1

葉凡這一通話說下來差點沒把顧天棋直接給噎氣在酒桌上。

「好你個小毛蟲。敢跟我叫板了。把盧雲給我叫來。陪咱們獵豹的葉少校玩幾手。不過嘛小子,等下輸了的話其它話就不用說了,恭恭敬敬的叫幾聲顧軍座,口兩個響頭咱就當沒生過,哈哈哈

顧天棋不屑地叫嘯著吹響了應戰的好角。

「我,我說老顧,你真開得了口埃盧雲在前次全軍大比武中可是排名第三啊!飛歲的三段一流高手,級根骨的。就連國術界的泰斗陳無波宗師都有收他為徒的打算。這個也太那個了一點是不是,你說

鐵占雄嘴裡故意繞著彎子挖了一井給顧天棋跳。嘴上可是說得好像葉凡肯定輸的樣子。心裡狂笑不已:「老顧啊老顧,別怪兄弟我陷害你埃哈哈!陰溝裡翻船的滋味也讓你嘗嘗。年青不是錯!但年青人也更不能小視」

完后盡朝著葉凡使著眼神鼓動他給點厲害瞧瞧。

「顧軍長,這比試也得添點彩頭是不是?不然難玩出味道來葉凡乾乾的笑著又拋出了一綵球來。

「彩頭!你說!要什麼彩頭?」顧天棋隨口就出來了。

」葉少校。大膽說。老顧這人別的沒什麼好,就是重承諾,決不會賴賬的。在坐的趙司令,鐵政委。馬副團長都可以作證的,是不是?」

鐵占雄繼續挖坑繼續鼓動著。

「呵呵!有熱鬧瞧咱們就作一回證人何妨?」趙括笑眯眯像只老狐狸,也來了興趣。其它人也點了點頭更是興趣高漲表示附合。

「顧軍長,您是大領導。我還有個身份,你也知道,剛才說到了。就是墨香市魚陽縣林泉鎮的一個小副鎮長。這少校只不過是一偏門掛著的,網畢業時就在天水壩子村當了一個窮村官。所以對那地方一堆人有感情,那地方的確有許多老林子。

墨香市所屬的景陽林場的狼銷谷聽說還是一原始老林子,封山已經達幾十年了。估計從建國開始就封山了,而天水壩子緊靠狼稍谷有個地方叫鬼虎嶺,方圓足有刃來里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