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四十八章為天水壩子人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為天水壩子人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到這裡見大家來了興趣葉凡呻了口酒繼續自己的誘人演講:「此地兒一半兒地是屬於鄰近的廟坑鄉的。..不過廟坑鄉不久就要撤了合併到林泉鎮來,所以也可以說鬼虎嶺全是林泉鎮的。

那個地方不簡單啊!全是陡峭直壁,海拔高達一千多米的山峰子如林子一樣立著。七八人合抱的巨樹比比皆是,亂石如犬牙交錯,不要說人,就是猿猴想要上下都有些困難。

周圍更是人煙稀少,好像只有一個不到二百人的小村子。我查過,僅僅刃來戶左右。那地兒可是一今天然的試刮場,如果要建的話那弛來戶全移走也花不了多少錢。

剛才聽說顧軍長要建一小號的試刮常鬼虎嶺就是最佳選擇了。為什麼叫鬼虎嶺,意思就是連鬼魂老虎都經常出沒的地方,我想對於你們野戰部隊的心理練那可是天然巧合,心理壓力越大就越能出成績不是葉凡極力吹噓著鬼虎嶺。

「你的意思就是跟我賭這個?」顧軍長意味深長的盯著葉凡笑了,葉凡畢竟嫩著,人家顧軍座可是頭成精的狐狸,那點花花腸子一點就透了。

」不敢賭顧軍長能「肯定,答覆,我就要一個小小的承諾。就是希望顧軍長能派人去瞧瞧那地兒。不滿意可以不建,但就是為天水壩子求個希望罷了。當然,如果在同等條件下希望顧軍長能選擇鬼虎嶺。」葉凡一臉的真誠味兒。

「好!不錯的小夥子,還能想到老百姓,不管輸贏我都會叫人下去瞧瞧。」顧軍長一拍大腿定了下來。

「趙司令,鐵政委、顧軍長,鐵團長。你們可能還不知曉,景陽林場的那個叫狼鎖谷的原始老林子範圍可不聽說有七八十里地。

裡面傳說曾經看見過老虎。..小牛犢一般大的野豬相當的多,狼的話估計也有。就是今晚咱們吃的這頭大約的來斤的綠毛狼鼠就是那地兒脖時一捕就是五隻,最大的那隻狼鼠王有一百多斤。如果大家有興趣什麼時候到林泉鎮,打個電話,準保讓大家不會空手而歸。」

葉凡神秘的說著。

「狼鼠王,上百斤,的確大。趙司令,我的手可是有點痒痒了。要不咱們什麼時候找個時間去逛逛,媽的!能殺一隻幾百斤的野豬,合著辣板海味叫阿燉上一鍋那味兒絕對帶勁

鐵占雄也有心幫葉凡一把,極力慫恿大家。這些軍中高官去逛一圈看到天水壩子那破路估計也得漏下幾十萬來應該不難,也算是幫了葉凡一個大幫,以後使喚起這小子來也聽話一些。

這些道,沒有天上砸餡餅的美事,有的只是利益,大家都有自己的小算盤有嘩啦啦拔著。

「算啦!我這老頭子就不用去了。要玩還是小顧小鐵你們自己去吧!唉!歲月不饒人啊1趙將軍有些感嘆歲月的流逝。

「我說趙司令。你可不老。剛出頭。年青著呢!哈哈。顧天棋倒是有些意動。

不矢!

來了個精壯的小夥子一一盧雲,全軍比武探花。

掰手腕,三局兩勝制。其結果不難猜測,葉凡輕鬆的就搞定了。最後一局還是葉凡故意放水輸了一局,不然顧軍座那臉可是快臭到桌子底下了。也不能太過於得罪顧軍座。人家畢竟是一將軍。而且以後那試刮場的事還得求他。

經過這麼一掰,在坐的幾位大佬可得重新審視起這個毛知卜子一葉凡來。

顧天棋憤憤不已破罵道:「娘匹**的。..老鐵,你又踩了狗屎,這樣的好苗子都能招到。唉!可恨」。

顧天棋一臉的鬱悶,轉眼眼珠子一轉對葉凡說道:「葉少校,啥時有空到咱第二集團軍坐坐。就在這洞子外面。幫我一把。我那邊也有搞一個特種偵察營,如果你肯來咱集團軍保你不到二年升個中校給你帶一個團那更牛氣,」

「嘿嘿!老顧,不用這般挖人牆角吧!總得給咱留點面子是不是?」鐵占雄可不樂意了,一句話就臭了過去。

轉頭估:「其它你想拉也拉不走,唉!我也跟你一樣。人家小葉現在也僅僅是掛我們獵豹的一個外掛顧問頭銜,小夥子不想參軍,想在地方干出點成績。算啦!人各有志,能幫點小忙就不錯了鐵占雄說完話語中也略顯苦澀,不能把葉凡一下子招入獵豹他心裡覺得有些遺憾。因為葉凡太優秀了,這樣的好苗子可是鳳毛麟角般稀少。

「哈哈哈,老鐵,原來你也沒搞定葉小子啊!小夥子,有種!連老鐵在你手上都吃鱉了,痛快!痛快!痛快啊!既然老鐵還沒搞定你那我老顧還有希望是不是?也不算挖老鐵的牆角。所以,我慎重承」利是那樣子說,第二集團軍的夭門隨時向你敞開

顧天棋可是不管鐵占雄那快要殺人眼光極力慫恿著葉凡。要知道自從盧雲在全軍大比武中獲得了第三名后,鐵占雄也一直在挖自己牆角,慫恿盧雲離開第二軍加入獵豹。

不過最後還是被自己給頂回去了,這事都差點吵到了嶺南軍區的最高領導哪兒了。好像連軍委某領導都給驚動了,不過為了安慰好盧雲,顧天棋立馬就把盧雲從上尉連長特別提拔為了少校營長。血本不可謂下得不重,令鐵占雄狠得牙痒痒的也是沒法子。

人家顧天棋講得也在理:「你們獵豹是軍區的排頭兵,精英,樑柱子。你們吃肉,總不能連湯都不給咱們野戰軍團喝吧!咱第二集團隊也是軍區的精英部隊。網培養一個人才你就要挖走,都這樣子下去咱這野戰軍還拿來幹嘛,不如散了。戰時叫獵豹幾百人全頂上就走了

最後軍區作了調解,盧雲還是呆在了第二軍中。能提個少校他也十分滿足了,如果去獵豹的話像他這種三段高手人家也有不少,稱不上特別優秀。算不上什麼,還不如呆在第二集團軍中當個英雄來得爽氣。

這下子就連趙括司令都有些驚詫了,掃了葉凡一眼。一臉的欣賞。

」嗯!小夥子不錯!有自己的理想抱負,能抵得住如此大的誘惑,現在這樣的年青人不多了,唉!有點可惜了。不過小葉,我跟你說啊!咱們藍月灣基地隨時向你敞開著,什麼時候在地方干累了想換個口味可以找我們

「謝謝趙司令的厚愛,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會找您的葉凡趕緊站起來恭敬地敬了個軍禮。說道。「顧軍長。幫忙的事我很榮幸,有空我會來轉轉。」

「好!好」。顧天棋連說了兩個好字,斜了眼面色有點僵硬的鐵占雄一眼好像打了個大勝仗似的。

他跟鐵占雄其實是一對很好的朋友,只是在工作上有時為了自己部門的利益會起一些小摩擦,兩人有時鬧歸鬧,鬧過後立馬在酒桌上喝個胡天喊地的,一笑了之。

其實這只是兩個小利益集團之間糾葛罷了,大方向來說兩人都是為了嶺南大軍區服務的。

晚上8點左右葉凡回到了水州,今天既然又得了為萬巨款就想著送件禮物給妹妹,順便給點錢給她花。

不過妹妹葉紫衣很懂事,知道家裡經濟不怎麼好,今年網進《水州音樂水院》時家裡聽說還欠著外債三四萬。所以葉紫衣的生活一直來都比較樸素。

要知道《水州音樂學院》其實是中央音樂學院的一個分校。全國只此一家,能進此學校的全是一些音樂方面的寵兒。

而有的音樂素質稍差點的就是靠大筆的贊助才入了學校的。所以學校裡面有錢的富家千金,富家公子特別的多。就連港粵台都有大量的學子進入這裡深造。

畢竟時下也湧起了歌星潮,能進音樂學院刮練一下有了音樂根底以後也許可以走歌星影星的路子。這是大千世界中絕大多數少男少女們的夢想。

葉凡呼叫的是葉紫衣同室的一個室友的昭機,聽說這個室友還是香港人。叫范飄飄。家境當然比自家好一些。所以配得有昭機。正好方便了葉凡跟妹妹的聯繫。不過葉凡也是第一次呼叫,以前最多就是往妹妹卡里打點錢,水州也去過幾次了,不過因為時間忙就沒去看妹妹。

想想這些葉凡覺得還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這個哥哥是不是有點不稱職。要是剛參加工作那段時間自己沒錢還說得過去,現在自己好歹也算是一個小富翁了也該多關心著妹妹。

本來想買架手機送給妹妹的。不過轉念想想那樣子也太招搖了,一個學生用那玩意兒太奢侈一些,對妹妹的成長不大好。

所以乾脆換成一個小巧薄的粉紅色昭機了。

要知道咕年那個時候好的昭機可也要二千塊左右。

掛在腰間嘟都一響很是吸人眼球的。神氣得很,招來的羨慕眼光絕對不亞於現在的女孩子背個之類的名牌包。

那今年代,開會時要是誰的腰間要是都都一下,此人必定站起,非常得意地從腰間拔出昭機來故意看了看,再次巡了一眼會場眾人揚長而出去打電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