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四十九章商場颳起小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商場颳起小風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至於說手提電話卻是沒有幾個人用得起,話費也是驚人的貴。..就是魚陽也只有幾個效益好的鎮長、書記才配有手提,一些經濟不好的窮鄉一二把手都配不起手提的,全是朗機。那個時段是昭機飆時段。

「哥,今天星期六,我陪幾個同學在逛街,你揮電話叫我幹嘛,煩不煩嘛,哼1

妹葉紫衣見哥打來電話,立即高仰著頭在同學面前撒起了嬌。說句實話,是作給同學看的,意思是咱也有哥疼著呢。

其心底里卻是盼這個電話已經幾個月了。本來很是氣惱,二哥幾個月了都沒給她打電話,害得當初把同學的幽機號碼告訴二哥時說是自己的二哥如何如何的疼自己,如何如何的了不起等等。誰知二哥一直沒打電話來,害得那個給她昭機號碼的香港同學范飄飄經常調侃說是她被人遺忘了。

害得葉紫衣的心裡陰陰的,想起來就偷偷一個人躲被窩裡哭。感覺二哥參加工作后是不是真的不疼自己了,不然為啥連個電話都捨不得打。

除了寄過一千塊錢也沒來看她一眼。葉紫衣還以為二哥被分配到那個叫天水壩子的農村生活很不好,所以就連那一千塊都沒捨得用,想省下來積些錢給二哥酷台昭機。

「你們在哪裡,我現在水州,來接你們葉凡笑道。

「你來水州啦!哼!誰耍你來接,在金山路金馬大廈。」葉紫衣心裡一陣蕩漾,雖說嘴裡硬,但還真怕二哥不來接她了,趕緊把地點、講了出來。她也想把二哥葉凡介紹給幾個同學瞧瞧,因為葉紫衣一直很崇拜她的二哥葉凡的。

「呵呵呵!馬上就到原來葉凡也正開到金山路,拐了個彎就看見了高達力層的金馬大樓。老遠就看見妹妹穿著一身黃色的老款毛衣。這件毛衣還是母親林秀芝親自織的。

妹妹很懂事,從不亂花錢。..在音樂學院那個漂亮姑娘撒滿地的地方就像一隻醜小鴨。

其實妹妹葉卓衣長得相當的漂亮,只是穿著太普通了,甚至說是樸素。看著妹妹身邊那三個穿著新潮的姑娘葉凡感覺鼻子一酸,眼眶有些濕濕的。

「唉!我混蛋啊!只懂得自己瀟洒,我葉凡的妹妹怎麼能連件象樣的衣服都沒有

葉凡狠狠地罵了自己一句,輕輕一踩油門三菱緩緩的滑到了妹妹身邊。不過葉紫衣絕想不到葉凡會自己開輛拉風的三菱來接她,兩隻好看的杏眼還在一直盯著從街上緩緩而過的公交車。

她認為二哥肯定是乘公交過來,所以葉凡的三菱停在她身前她都沒瞧上一眼。要知道金馬商場在水州可也是一個極有名的中檔、高檔商場,樓前也停了許多名車,葉凡的三菱也算不上什麼。

「嘿嘿!小妹,瞧什麼?。葉凡拉開車門站在了葉紫衣面前一臉的嬉皮笑臉,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哥」你」你怎麼,這車」。葉紫衣一下子驚喜得連話都說不清了。

「怎麼啦!奇怪嗎?哈哈葉凡淡淡一笑。

「我」我打死你」葉紫衣一下子蹦到葉凡跟前揚起嫩拳直擂了過來。

「哈哈哈」打吧!是哥不好,這麼久都沒來看咱們葉家的小公主了。該罰,打重點。給咱們家小公主出出氣葉凡也高興,任由妹妹擂著胸脯直樂哈啥的。

另外三個女孩子一直在暗中偷偷觀察著葉凡,人長得還算行。稱不上極英俊,但也算得上是網及上等,看打扮那衣服也只算得中檔。這車肯定不是他自己的,說不準還是個給領導開車的司機。..如果是他自己的說明有錢,有錢為啥他的妹妹穿著這麼樸素。穿著樸素還可以說是富家千金故意的,但吃飯伙食方面也簡單。

所以葉紫衣的樸素絕對不是裝出來的,因此三個女孩子一下子就把葉凡歸結到了政府普通工作人員的行列中去了。不過大家也沒露出一絲不屑神色,畢竟他是紫衣的親哥哥,總得留點面子是不是。

「看什麼看,我哥還不錯吧1葉紫衣終於停下了粉嫩之拳沖自己三個死黨喊道,「哥,我最好的三個死黨。咱們墨香來的楚雲衣,西雙版納來的玉夢納雪,香港來的范飄飄。怎麼樣?我的同學長得賽天仙吧,咯咯咯

「嗯!天上仙子下凡塵,呵呵1葉凡隨口捧到,不過這三個女孩子的確不錯!各有千秋。

楚雲衣來自墨香,家鄉人,嬌若春花,猶如畫中仙子,穿著一身較流行的黃色厚裙,隨風

玉夢納雪出自西雙版納,一方靈水養一方美人。背帶裙,乳白色細柔毛衣,就像一塊溫潤之玉雕淡淡的,似夢似幻,清純絕倫,猶如一汪霧氣騰騰的山林清泉在你面前流淌,賽過仙蘊的西施三分長。適中的小桃唇兒令得葉凡心裡一動真想咬上一口,別有一番風味兒。

范飄飄豐潤嫩白,鮮艷嫵媚,淡淡的櫻桃小唇兒,因為是香港來的,所以穿著最為新潮,緊繃的牛仔把她的曲線凸顯得淋漓盡致,全身充滿一種蓬勃的生機,讓人一看就遐思不已。

當然,對於玉夢納雪葉凡是最親關注了,因為其各字中有個,「夢。字,他想到了葉若夢。

「咯咯咯,我們是天上仙子下凡塵那你是什麼?」范飄飄眉兒一抬打趣了起來。

「我嘛!只好委屈點,作個犁田的了。苦矣」。葉凡聳了聳肩裝著特別失落樣子。

「咯咯咯」這一下子就不得了啦,逗得四個姑娘笑得直打跌,花枝亂抖,腰擺如金蛇狂舞,葉凡差點心醉了。

「紫衣,你哥哥太狡猾,敢戲弄我們,得受罰。」楚雲衣突然聯想到了什麼,一下子臉兒全紅了。瞪了葉凡一眼,把戰火放葉紫衣身上燃去。

「雲衣,你講這話什麼意思,我不懂呢?。估計因為范飄飄來自香港,對內地《七仙女》的故事不是很熟,所以一下子沒想到那方面去,還傻傻的直接問為什麼。

「那你答應作七妹我就告訴你怎麼樣?」這時玉夢納雪突然插嘴道,神情有些怪異味兒,鬼鬼的。

「作七妹就七妹,妹妹好啊!小點有人疼。

」范飄飄不以為然立即就應了下來。

這時玉夢納湊近她耳旁把七仙女的傳說小聲述說了一遍。范飄飄的臉兒是越來越紅,最後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

大喊道:「好哇!集衣,你哥哥敢占我便宜。就在你身上找回來,罰!得罰1一下子三個姑娘全追打起葉紫衣來,嚇得葉紫衣趕緊把葉凡當擋箭牌了。

「咯咯!誰讓你們是仙女,我哥只好當牛郎了,是你自己要作七妹的,那」那我得叫你什麼了」葉紫衣上氣不接下氣地躲著還不忘抽空調侃幾句。

葉凡只感覺四隻淡香的蝴蝶在身周圍繞著,每個女孩子身上的氣息都不一樣,有時范飄飄沖得過了頭不小心身體還會撞在葉凡身上。惹得葉凡是心痒痒的趕緊行氣一圈狂念清心咒才穩定了下來。

暗道:「麻煩!這太歲紅果真不能亂吃,看見規的姑娘就有點作了,以後都這樣的話就麻煩了。唉!這三個姑娘又不光是覦,可稱之為優級。特別是那玉夢納雪,清純可人得」極品絕佳貨色」

咯咯咯,

一時間幾個姑娘笑瘋了,當看見路人全都皺著肩頭掃過來時四人才吐了吐舌頭停止了玩鬧。

「好了!晚上我請客葉凡輕輕笑道,轉頭拉著葉紫衣的手有些愧疚樣子說道:小妹,二哥最近工作忙,連電話都沒打。今天二哥高興,走!到金馬商場,給你挑幾套滿意的衣服去。」

「哥!別去。那裡面太貴了,一件要好幾百。要買乾脆去小商店去買,有時也會遇上好料子的,而且便宜。幾十塊錢就行了。」葉紫衣望了望那高達力多層的金馬商廈直搖頭。

「說什麼呢!哥最近賺了點小錢,沒事。走1葉凡不由分說,拉著妹妹的手幾人走進了商常

就在這時候,葉凡的電話響了,這下子可是令四個女孩子驚訝了一翻。

「葉哥!到水州了也不跟兄弟說一句。咱們是拜把兄弟,怎麼這麼見外。」盧偉顯然有些生氣地咕噥著,「你現在在哪裡,我來接你。」

「金馬商廈,這幾天忙,以後有空了再好好跟兄弟喝幾杯。奇怪!你怎麼知道我到水州了。」葉凡有些不解。

「哈哈,我是諸葛孔明,當然會神算了。」盧偉得意地笑了一眸子才補話道:「葉哥,你吃飯時是不是掰過手腕?」

「是啊!在藍月灣基地。嗯!盧雲難道是你親戚?。葉凡一下子想到了掰手腕時那個全軍大比武的探花盧雲來,兩個都姓盧,肯定有啥關係。

「沒錯!我堂哥,輸了很不服氣,氣呼呼的回來說是啥時還要找你再掰一次。你就等著吧!哈哈。」

盧偉興哉樂禍狂笑不已。「你到金馬商廈幹什麼?舊點鐘我在水州大酒店等你。咱哥倆不喝幾盅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