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五十章咱也擺擺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咱也擺擺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噢!恐怕不方便。..我妹妹在音樂學院讀書,還有三個同學一起,我想給她買幾身衣服。唉!我這個做哥哥的很少關心到妹妹,難得來一次,改天好了。」葉凡有些苦澀味兒。

「你妹妹不就是我妹妹嗎?你儘管買!挑好的下手,別再乎錢,都讀大學了,得穿著得體些,特別是音樂學院那個出美女的地方。不像你這土包子,反正在農村,隨意倒是無所謂。不夠的話我這裡有,錢不用擔心。」盧偉乘機調侃了葉凡一道。

「好小子,敢叫我土包子,你皮癢了是不是?」葉凡故意叫道。

「嘿嘿,不是我說的,當初可是那個叫蘭閱竹的美媚經常這樣子叫你的。我只是聽習慣了,嘿嘿,哥們,你牛!有那樣的美媚當泡腳女給你洗腳了,美得冒泡啊!唉!我就沒這福份了,慘啊1盧偉干叫不已。

「美個屁!你去試試。那腳在她的狼指下差點成爛肉團了,幸好咱有內勁護著,不然,不說了,我先買東西,舊點鐘見。」葉凡掛了電話。

「紫衣,你哥那笑好」這時清純的玉夢納雪在葉紫衣耳邊嘮叨開了。

「好什麼?」葉紫衣怪怪的笑道。

「好耳怕1玉夢納雪吐著小舌頭低聲說道。

「不是可怕,是淫蕩,咯咯1范飄飄連這個都敢說,弄得另外三女像看外星一般直盯著她。

到了第三樓。

陪著幾個女孩子轉悠了一圈,最後葉凡見有套裙子很適合自己妹妹。葉紫衣也相當中意,一眼就看見了,撲上去摸了一眸子。見葉凡叫他去試穿也就去試了。穿出來果然效果奇佳,人一下子全變了,可愛得很。

換了衣服出來後葉紫衣翻了翻價格牌子皺起了眉頭小聲說道:「哥!要砌呢,快抵上你一個月工資了,不要了。..」

「島。小姐,這裡有勁的衣服嗎?可笑,買不起就要不試穿,穿髒了誰還要?服務員,過來瞧瞧,多少錢,給有些不長眼的士妞子長長眼。」

身旁一個大腹便便的富態男子的身旁倚著的一個小美婦高昂著頭像只孔雀,那嫣紅的嘴唇一張,不屑地掃了葉紫衣一眼哼道,聲音陰陽怪氣,聞之令人起雞皮疙瘩。

原來這女人也相中了葉紫衣那套衣裙。可是被紫衣捷足先登了。剛才問售貨小姐說是沒貨了,僅剩這一套。見葉紫衣穿著出來更是規麗清秀,心裡那個快酸得掉牙了。

真恨恨不已時卻是聽見葉紫衣嫌衣服太貴不想買,又聽到工資什麼的。就知道葉凡也不過一個拿死工資的可憐蟲。這下子可是來勁了,一肚子火全朝葉紫衣身上撒了。

「對不起這位姑娘,這套衣服要齒刀。不是2田。」一個售貨員姐小跑了過來翻了一下牌子說道。

「出凹就碼刀,麻煩給包起來。」葉凡掃了那個小美婦一眼淡淡說道。

「哥!我不要了。」葉紫衣急得差點流淚了,匆刀對她來說簡直感覺就是個。天文數字,怎麼也不願哥哥去花這麼大的價錢買一套衣服。要知道葉凡一年的工資還不到聯口塊。這匆。就抵了半年工資,葉紫衣當然捨不得了。

「買不起就不要衝大款,土包子。好好的衣服被你試穿髒了,真是氣人,呸呸!小美婦更是得意,瞥了葉凡一眼更是變本加厲。本來葉凡不想跟她計較的,可看她一再出言不遜,連妹妹都給罵了,那火就大了。

眼神一寒叱道:小丑女,別在那裡沒事呱燥,惹得爺火的話」說到這裡葉凡瞪了她一眼寒芒一閃,「給我打包,我們要走了。」

嚇得那小美婦一下子退到了男子身後嚷道:「王宏!他欺負人,你給我出氣去。」

男子掃了葉凡一眼乾笑道:「跟這種人有啥爭的,掉價。..美娟,咱多給你買一套。小姐,給我打包這二套。」

男子伸指,瀟洒的點著了兩套差不多的衣服叫嘯道,就是擺給葉凡看的。點完后一直盯著葉凡,意思不言而喻,有本事也買幾套就行了。

「媽的!擺闊是不是?老子還從沒擺過,今天口袋裡揣著刃萬咱就破天荒的為妹妹擺一次。」

葉凡一肚皮邪火被引了出來,再加上最近連續了幾筆小財也牛氣起來了。

隨即轉身對楚雲衣、玉夢納雪、范飄飄以及小妹四人說道:「妹,今天你帶頭,你們四人每人挑一套,至少得飛。以上的,萬四以下的不要。那種檔次太次了,快去!大哥我送你們衣服,誰不要我生氣。」

「哥!我們」葉紫衣臉色一下子青了下來,四個女孩子都不敢動手。四人一人一套再加上葉紫衣原來的一套不就要近刃力了。這可是筆不小的數便是范飄飄來自香港也不敢如此狂大六※

「怎麼啦!怕哥付不了錢。不買就不要叫我哥了。」葉凡一看臉陰了下來,轉身就要走。

「哥,我,我們買。」葉紫衣趕緊出聲了,她還真有些怕葉凡這個二哥,帶著三女去挑衣試衣了。

「哼!美娟,順便給你小妹、二姐也挑三套,你們每人三套那男子說完輕掃了葉凡一眼,心道你小子不是要比牛逼嗎?老子就整個恰飛四塊還不心疼死你這鄉下來的小土鱉蛋。

其實該擺闊的男子也不是那種大富人士,現在不過是沖一口氣來的。其實心裡也是肉痛得想撞牆,不過為了網結婚的老婆也只好閉眼頂上了。

看樣子兩人是扛上了,差點樂瘋了一旁的兩個售貨員小姐,熱情地扭擺著翹臀像是在跳金蛇狂舞,幫著大家選衣服去了。心道:「比吧!兩位帥哥,比個昏天暗地日月無光最好,接著繼續,最好把這裡上百套全拿走就美事兒了。咱的獎金啊

「呵呵!小姐,給我四個小妹每人挑三套,外帶著再選一雙進口鞋,掃坍了就打包葉凡淡淡一笑,心道:「格老子的,不就幾萬塊嗎?老子幾百萬說不要就不要了,幾萬塊,算個球球!哼1

「啊!哥」四個女孩子連衣服都挑僵硬了手,葉紫衣再也忍不住叫了起來。

一旁那男子聽了心裡更是美得冒泡,這下子也忘了肉痛,在四位美女面前怎肯示弱,又是一揮手道:小姐,每套配三雙鞋,全要名牌子進口的那種

「呵呵!我也一樣。四個小妹每人三套衣裙再外加三雙鞋,連進口的襪子、紋胸等等全套配齊葉凡淡淡的笑著,不以為然樣子盯著那男子,眼皮都沒跳一下。

這下子那男子可是再不敢漲了,臉呈肝色憋得快瘋了。

半個小時后十幾套全副武裝的衣裙等等包裝得非常的精美堆在了櫃檯上。那叫王宏的男子十分不甘地從皮包里掏出了大把大把的錢,每數一下葉凡現他的腮幫子那團肌肉都會跳動一下。

付完款開了票據那小美婦和男子也不急著走,卻是緊盯著葉凡等人,他們倒讓葉凡大放血那肉痛的過程。

王宏肉痛過後直盯著葉凡,心道:「媽的!痛死你沒商量。口全套再怎麼說也要接此萬塊。害得老子花了三萬四,這四萬塊痛不死你土鱉」

葉凡淡淡一笑,拍拍小妹肩膀輕聲說道:「沒事小妹,你大哥這點錢還是有的。呵呵」。正想從皮包里掏錢時電話響了。

「葉哥,還在金馬啊!是不是在女仕屋?」盧偉問道。

「你小子真是神探啊!怎麼猜出我在金馬的女仕屋?」葉凡卻早吃了一驚,怎麼也鬧不明白盧偉怎麼曉得自己的。

「嘿嘿!舊點快到了。」說完就掛了電話。

「這小子。神神叨叨搞什麼?。葉凡咕嚕了一句現那叫五宏的男女一對還沒走,估計正等著看自己心疼鈔票。

微微一笑道:「別擔心。我不會溜走的,哈哈。」葉凡隨口對王宏一說正取錢時一個身著筆挺西裝,很老練的中年男子網放下電話就走了進來。

「經理,您來啦1一旁正準備開票據的兩個售貨員姑娘彎腰行了一禮叫道。

「你剛才說的葉凡先生在哪裡?」中年男子問道。

「就是這位先生。」一個售貨員指著葉凡輕聲說道。

「葉凡先生您好,我是金馬商場經理盧天昊。您買的東西今天我代表盧家少爺全部贈送。

這是本商場的「金馬玉尊卡」以後來購物消費時可以打八折的。只要是《水州金馬集團》的業務基本上都一樣。」盧天昊略顯恭敬的說道遞過一張玉色小卡卡。

「盧偉!好小子,敢蒙我,早知道我就挑個幾十套,呵呵1葉凡笑笑,也不客氣,接過玉尊卡點了點頭道:「謝謝1轉身對王宏笑道:「呵呵,對不起,買衣服買到一哥們的場子來了。早知我就再要上幾十套了,這小弟贈送的東西穿著就是舒坦。哥們,回去好好給老婆試穿啥

完在王宏、美娟的目瞪口呆下揚長而去。

四個女孩子今天算是徹底蒙了,蒙蒙的跟著葉凡回到車上時還在蒙,半天沒回過神來。

「呃!那個」啥,紫衣的哥哥,盧偉是什麼人啊!太牛了。肯定是大老闆是不是?這衣服我們收一套,剩下的乾脆叫紫衣帶回去給家裡人穿」范飄飄雙眼閃星星崇拜不已。不過還是不好意思收這麼多的衣服。

「呵呵!我的拜把兄弟。」葉凡淡淡笑道,「沒事!你們的衣服都是我那小弟送的。等下具到他你們叫一聲偉哥就走了,保准他會高興的葉凡詭異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