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五十四章關東軍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關東軍的秘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感謝「引鑰次也就是「忘憂草」帥騷哥的打賞只叭7更是專門為他上傳的,俺是被他逼著上傳的,我苦!同時感謝所有訂閱支持狗子的兄弟,謝謝!

吃過早餐后五人下到了樓下,葉凡開車把四女送到了學校門口。..打開後備箱后從裡面掏出了那個粉紅色的小巧昭機遞給妹妹道:「妹,哥送你的禮物。以後方便聯繫,這是我手提號碼,有事打電話來。」

葉凡說著順手還塞了一千塊錢給小妹,他也不想給太多,給太多了人的**是無止境的,反而怕害了小妹。

轉頭對四女說道:「你們都過來,既然都叫我哥了作哥的也得給各位乾妹妹一些禮物是不是?順手掏出了幾個精美的小巧盒子遞了過去。

「哥,不要了,你留著送人吧。」葉紫衣玩著昭機高興不已。對包失去了興趣。

「我看看什麼牌子的,欣賞一下咱們葉哥送人的爛包包

范飄飄很會趕新潮,接過一盒子小心地打開了,頓時傻眼了,說好聽點就是雙眼直的那種。

嘴裡喃喃道:「家族中陽。小巧形的。嘖嘖,葉哥,這包一隻要好幾千呢!聽說幾萬的都有。」

范飄飄這下子可是愛不釋手,輕輕撫著捨不得放下了。聽她這麼一喊,原來不識貨的另外三女也圍好了過來。

「嘖嘖,這做工,這款式,這料子」。四女嘰嘰喳喳評頭論足開始了。

「算啦!你們不是說不要,收起來我要走了葉凡故意耍大牌了,就要裝起來走人。

「想得美!就當是賠我同學被你白看了的精神損失費,她們可是不能被你白看的葉紫衣狡猾的眨了眨眼,一把搶過了四個包包每女塞了一個幾人嘻嘻哈哈著跑了,此地就留下了一臉怔,拚命噢著那股子將在消逝的淡淡暗香的某豬。..

「唉!虧大了葉凡搖了搖頭開著車直奔墨香市而拳虧誰賺誰也說不清了,不過葉凡倒是希望這樣的虧本生意再多做上幾次。

三個小時後到了墨香,在於建臣幫助下直接見到了陳嘯天。這老頭子最近好像精神狀態又好了一些,聽說他老婆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

再加上拜了葉凡為主後有希望拿回師傅的玉佩所以心事倒是落下了一些。人這個東西,有時就最怕的就是沒有盼頭,有了希望就有了盼頭。

以前陳嘯天對於自己能否從陳無波處奪回師傅臨死前還一直喊著的玉佩可不抱什麼希望。

那個時候的陳嘯天還是一位七段開源境的下等大武師。可是陳無波是什麼人,國內國術境的泰斗級人物,八段開源境的中等大武師。此老經過七八十年修鍊苦錘,內勁估計純厚到了快達到化氣作水滴的地步了。

聽說內勁九段的高手在達到「純化。境界后,突破到「先天尊者。之境時丹田內的內勁之氣會化用像液體一樣的東西。

從物理學常識來說,一滴水氣化后估計能膨脹成一屋子氣體。所以內勁化液當然貯存的內勁之氣就更多了,而且質量提高。

一個突破先天的尊者可以輕鬆拍死幾個內勁九段的國術大師。據說就連子彈都能利用身體內溢出的絲絲先天內勁滑過躲過去使其不再受到傷害。

而先天前即便是九段高手都無法跟子彈相搞衡,不過人也較靈敏,像那個級數的級國術高手子彈也很難射中他們了,除非綁在鐵鐐上還差不多。

兩相一對比,陳嘯天對於奪回玉佩之事可是不抱什麼希望了,現在葉凡,一今年僅8歲的七段高手,卻是燃起了他的熊熊希望之火。

不然他也不會這麼低聲下氣的去拜一個毛頭小子為主公。..這其中都是一些利益關係在糾葛著,其中的彎彎道道說起來也很難說清楚,這世上沒有傻子。

葉凡也知曉這一點,所以後來才會唉嘆自己是入了陳嘯天的套。

其實陳嘯天挖的這個坑葉凡即便是事先知道他也想跳下去。因為能收一個暫時退到六段的高手也太難得了。作用以後肯定是有的。而且功辦高了去挑戰一下國術泰斗陳無波也挺刺激的,作為高手,爭勇好勝正常,沒有這此番心思人就會停止不前甚至退後了。

安逸的生活是毒藥這句話也有一定道理的。

「您來啦公子。」陳嘯天因為被綁在鋼鑄的椅子上無法行禮就用嘴代替點了點頭。

「陳老,我想把你儘快的救出來。不過國家有法律的,你這事估計得判個幾年了。不過我問過圈內人士,說是如果有重大立功表現也許能減輕不少刑期。我想你也不願在牢里度過幾年無聊的時先,

「重大立功,我想想阿嘯天半眯眼開始在頭腦中捋著自己的記憶。

良久!

陳嘯天睜開了眼,搖了搖頭,有些苦澀樣子道:「我除了苦練內勁外基本上都是足不出戶,這些年來就是生活方面也是我的內人楊素梅在打理。就靠她種點地。會織一些手工針線活賺些錢來養家,唉!我是心裡有愧啊!為了師傅的玉佩,我對不起她

「真的就沒一點重大事,比如說你不知道的事,也許你師傅有說過的也行。」葉凡把思路往遠方引去。

「那我再想想師傅的話陳嘯天這次乾脆閉上了眼睛專註的在大腦中搜找了起來。

一個小時后終於睜開了眼睛,有些不確定樣子說道:「公子我以前倒是聽師傅陳和峰嘮瞌過一件事,也不知算不算功勞,只是年代很久了

「噢!快說來聽聽葉凡也來了興趣,陳嘯天師傅是一再術大師,他知道的也許還真算得上大秘密。

「那是曬年的事了,當時聽師傅說是小僂國鬼子戰敗了宣布投降。過後不久小僂那些雜碎的關東軍兵鬼子全往本國撤走了,師傅恰好去長白山採藥。

那地方特別的冷,全是由粗面岩石組成,夏季白岩裸露,冬季白雪皚皚,終年常白,據說是多次火山噴而成。森林茂密,勝產紅松、魚鱗松、沙松、鵝耳楊、枷,

是咱們華夏國重要的林區之一,林間有梅花鹿、招、東北虎等珍貴動物,以及人蔘等藥材,招皮、鹿聳也多。

師傅采完葯在回來的路上,當時路過長白山一個叫望魂崖的地方,那地方有點像是一今天坑,現裡面鬼鬼崇崇的有幾個身著破爛衣服的小僂國鬼子在活動。

後來偷偷靠近后才知道是小僂國的什麼秘密組織,叫什麼「紅亞刀流會。其中一個瘦瘦的矮子小僂人還叫出了「」島一機。的名字。

好像是在商量撤退的事,當時師傅想到小僂國鬼子的可惡,一氣之下乘他們不備沖了過去幾番拳腳下來,那幾個卜僂人全痛嚎於地,折骨斷腿估計即便能活著也全殘了。

當年師傅也能聽懂一小部分小僂語言。大部分都是猜的。回來后也就忘了那事兒,二十來年過後在閑聊採藥時跟我提過。

都幾十年了估計也算不上秘密了,聽說那個時候小僂人在咱們華夏建了許多秘密組織,後來都被解放軍的情報機構給滅了。唉」

島一機,倒真是日本人名字。望魂崖你知道具體位置沒有?」葉凡問道。

「不知道,都是聽師傅閑聊的,我也沒去過。也許是長白山一個沒有名氣的小地方,那樣子的話恐怕也難找到。師傅當時好像還說是現在望魂崖隱隱有一個秘密洞,也許就是小僂廣,不太清楚。

算啦,大不了吃幾年牢飯就走了,我內人就麻煩公子幫助照顧幾年了。她手很勤的,什麼活都會,而且織得一手的織,以前出身於蘇州名門楊家。

比我還小十來歲,後來硬要跟著我就跟家裡斷了聯繫,唉!幾十年了,我對不起她,希望公子

陳嘯天現在倒是有些後悔,自己太痴迷於練功了。妻子作為名門千金跟著自己一天福也沒享受過,乾的全是鄉下人的一些粗疙瘩活計。

「不用說了陳老,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不過我希望這次的事能幫上你,你自己照顧她更好,讓她也享享福。」葉凡截了他的話。

「謝謝!謝謝」陳嘯天這次倒真有些動情了,嘴唇有點顫顫。

「鎖。一聲連人帶椅翻著向葉凡拜了下去,葉凡趕緊跑了過去扶了起來。這種特製的鋼鑄椅子有五六百斤重,如果是普通人跟本就翻不動,如果翻轉了下來估計會受傷,不過這椅子地盤很重,很穩的。

陳嘯天是拼了全身勁力才弄倒了椅子,怕不是要上千斤力勁了。陳嘯天腿被擊中兩槍,子彈是挖出來了,不過傷還未全好,所以還捆著綁帶子。

這一使力紅色的鮮血又開始溢出來了,時凡趕緊叫來了武警送到醫務室去。

葉凡也很大方,再加上身著警服,每個武警都是兩包中華,交待大家不可再折磨陳老頭。

當然大家對陳嘯天的態度也好了許多。當時二包中華可以抵得上近o天的工資。武警們抽的全是一塊多錢的大前門,這兩包中華倒是可以換上幾條了,夠解決一個月煙錢了。

出了看守所,葉凡一直在思考這事到底該向誰說。按理說如果真有這種神秘組織的話估計應該是屬於國安的範疇。,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巾缸比章羊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