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五十六章誘虎入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誘虎入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百五十六章誘虎入室

1更到!感謝「小口袋」大俠和「書友100821002101891」大俠的豪情打賞,感謝「大馬侯」大俠的月票,心想事成!謝謝!

…………………………………………………………

不過競爭力最強的就是胡平和另外一個副局長范宏剛了,因為另外的兩個副局長歲數大了一些,競爭力相對就弱了不少,現在不是提倡幹部年青化嘛!

不過這世上妖孽的事全湊一塊兒了,范宏剛副局長居然是於建臣的小舅子。他也想助力姐夫於建臣上位、登上市公安局局長之位,以後反過來助自己搶到市安全局局長之位。

胡平的想法跟范宏剛一樣,如果能助表哥朱正陽上位坐上墨香市公安局局長寶座,再混得幾年兼個政法委書記就是市委常委了,他反過來助力自己登上安全局局長之位也是大有好處的。因為國安的業務跟公安局聯繫較緊密,兩個單位經常配合行動的。

「胡平,葉凡跟於建臣有親戚嗎?」朱正陽沉默了一會兒問道。

「親戚沒有,葉凡是古川縣人。一畢業就被人塞到了一個叫天水壩子的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乾的什麼工作組組長,實際上就是一村官。

後來這小子撞了大運,剛好在魚陽的天水壩子發生了特*級罪犯搶唐朝三彩金馬的事兒。這小子是個拚命三郎,在天水壩子老宮裡硬是憑著幾手花把式和蠻力擊殺了一個歹徒。

估計就是那個時候認識的於建臣,因為當時省廳的李昌海隊長也長駐在林泉鎮坐鎮指揮,於建臣卻是市局的代表。一來二去也許就熟絡了。

再加上前次紅脈縣救出南宮錦辰的事令得於建臣踩中了狗屎,名聲大振。聽說那線索也是這個叫葉凡的小子提供的。於建臣私下裡曾說葉凡是他的福星,所以兩人就稱兄道弟了。

最近葉凡好像跟當時包庇刁六順的一個叫陳嘯天的犯人很是親切,一直想叫他將功抵罪,所以就扯出了1945年時那個時代發生的一件久遠間諜案。也不知具體情況如何,可以查一查。」

胡平把大概說了一遍,葉凡的老底子被他查了個底兒朝天。

「**!這小子盡壞我的事。前次要不是他幫於建臣頂了缸,估計於建臣現在已經連個副局長之位都難保了。哪兒還會跟我爭這局長寶座。

你想個辦法,讓這小子吃吃苦頭。他既然跟於建臣稱兄道弟的說不準還知曉於建臣的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能挖出來於建臣這匹狼鐵定倒了。他一倒表哥這局長之位基本上是板上釘釘了。說句實話,目前情況對錶哥很是不利,於建臣的呼聲很高,還不是因為林泉天水壩子的案子。唉……」

朱正陽氣得差點噴血,臉黑沉沉的如黑旋風李逵樣子的黑碳頭,在電話中給表弟胡平支著陰招。

「這個好辦,其實你不說我也會做的。這小子簡直是吃了豹子膽,敢跟於建臣搞在一起壞咱們大事。我保證他是進得來出不去了。要玩死他我們有一千種辦法。嘿嘿……」胡平張著嘴陰笑不已。

「那是!你們是國安,隨便安個叛國罪或者陰謀破壞國家安全罪就夠那小子喝一壺的。」朱正陽好像黎明前見到了曙光,看見了自己升字的希望,想了想又狠狠的說道:「你抓緊時間橇開他的嘴,一經查出有關於建臣的不法之事我立馬就在這邊動手,要打他們個措手不及才行。」

「明白!這世上還沒有能讓咱們國安審訊科的同志們橇不開的嘴,即便是用鋼鑄的嘴咱照樣子用氣割給割開。不過就怕於建臣會指使范宏剛這小子出來搗亂子。我和他分管科室不一樣,有點麻煩……」胡平略顯擔心說道。

「哈哈哈……表弟,你大膽做,一點也不用擔心於建臣那匹狼了。」朱正陽嘎嘎乾笑不已。

「什麼意思,我不明白。」胡平有些摸不著頭腦,「難道於建臣出事了。」

「你腦子進水了是不是?於建臣出事了我還會叫你再查嗎?笨!事倒還沒出,我倒真希望他出事。他被抽到鄰近的浙寧省協助人家審貪官去了,紀委辦案,聽說那個地方是個秘密,連電話都被收了。貪官啊貪官,就該殺,估計要個十來天才回!所以,此乃天意也!上天都降下機遇給咱哥倆了所以你得抓緊點,最好做秘密些,不要讓范宏剛知曉抓住什麼尾巴,也許范宏剛還不知道葉凡跟於建臣那匹狼的關係。」

朱正陽一臉笑意,好像吸了**一般的來勁了。也許這就是個轉機,一定得抓祝

「葉副鎮長,我們胡局長請你到密室會談。」『反間諜偵察科』的趙俊剛科長微笑著說道,面上顯得非常的真誠。

「好的!只要是能有助於破案,我會鼎力協助的。」葉凡點了點頭,跟著趙俊剛科長一直往下樓走去。

奇怪的是密室可能還在地底下,一直走到了地底下第四層才沒繼續下去了。估計有十幾米深了,途中過道口還有幾個威武的武警守著。

這地兒因為在地下的緣故所以更冷了,感覺陰嗖嗖的滲人得很,有點進入墓道中的感覺。

葉凡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又理不清個頭緒來。不過葉凡作夢也沒想到這裡卻是胡平副局長挖的一陷坑,還以為人家要密談肯定得去別人偷聽不到的地方了。

不久。

趙俊剛推開了一扇厚重的大門,好像還是鋼鐵鑄的,因為那聲音讓葉凡想到了冰庫的厚實防凍鐵門。

一個十五平方米的小房間,裡面擺得還有一排轉角沙發以及一個茶几。確實像個談密事的地方,葉凡也放下了心,沒什麼疑問了,跟著趙俊剛走了進去。

「你在這裡稍坐片刻,怎麼回事,茶都不懂得泡一杯。」趙俊剛顯然有些兒來氣了,罵了一句說是出去泡茶讓葉凡先候著走了。

剛走出大門『軋軋軋』尖利的刺耳聲音響起,葉凡抬頭一看,頓時臉沉了下來。

心裡一頓,絕對出事了,因為趙俊剛出門后不知怎麼回事兒,那厚重的門居然自動關上了。關得非常的急,等葉凡反應過來感覺不對頭時門已經關死了。

「也許人家要小心點吧怕泄密1葉凡搖了搖頭自我安慰道,決定再等等看,自己又沒犯法,不用怕他們。

用眼掃著這個密室,伸出手來敲了幾下。發出的聲音非常的沉悶,應該是非常厚的實心牆。

半個小時過去了,沒人來開門。葉凡心裡一沉估計要壞事了,開口大聲喊叫,要求出門。不過只聽見自己的聲音在秘室中回蕩,根本就沒人理他。

喊了十幾分鐘,開始掄起拳頭擂著那鋼鑄的門,發出『邦邦』的硬性聲音。那門連抖都沒抖一下,自己三層力勁運於拳頭上對那門擂去居然不起作用。氣得葉凡盤腿於地調息了一陣子,騰地飛起近兩米高一腳狠狠的踹在了門上。

「邦1

好像踢在實心牆上感覺,十層力勁的一腳葉凡估計有著上千斤力度。因為平時就連建房時壘地基的條石都能一腳給踢斷,這門也只是發出更渾沉的『』聲過後,顫慄了一下就沒動靜了。

「哼!這小子力氣還不小,估計練過幾年。不過咱們的鋼鐵合金門厚達半米。不要說用腳,就是給他一顆炸彈都難以一下子炸開的,那可是比銀行的金庫還要厚重的,哈哈……」趙俊剛在胡平面前得意地陰笑著。

「完啦!麻痹**的,肯定中計了。這到底是為什麼?咱好像沒做過什麼危害國家安全的犯騷事吧!倒是殺了幾個*級罪犯。一心為天水壩子人謀福利,這難道有錯嗎?最多就是有時糊塗了點,有點色性不改,把葉若夢和范春香給上了。摸了方倪妹幾把,摟了黃曉琳一次。這難道就算是傷天害理的事。如果這也算是老天也太不開眼了,不可能……」

葉凡搜腸刮肚的在頭腦中想了一遍下來還是直搖頭,覺得自己跟危害國家安全根本就夠不上邊的。

心道:「不會是鐵團長招我進獵豹當兵我不想參軍,他使了陰手想暗算我,好像也不是?他把我暗算了自己也得不到一點好處。會不會是國家發現我是一個七段高手,而又不願意為國家出力。所以,不能為我所用的就乾脆要殺之而後快,免得以後干出危害國家重大安全的糊塗事兒來……」

想到這些葉凡臉上掛滿了汗珠,好像還有點道理。不過即便是這樣子也應該會再次逼勸勸自己的。如果不肯反覆幾次再動手也不遲啊!

就這樣子,葉凡有了精力就會狂踢一番,後來知道沒用了也不踢了。全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