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六十五章茹毛飲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茹毛飲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感謝小口袋」吞墨哥哥」齊天大入洲號只為情生。..四位大俠的慷慨打賞!謝謝!,

因為獵豹兵團中有一個特勤小隊,人數不過o人左右。全是精英中的精英,由鐵占雄獨立指揮的,沒有他的命令不要說馬尚志這個副團長指揮不動,就是基地司令趙括中將都沒這個許可權。

國安特勤組的一個龍頭不要說馬尚志不敢跟他頂牛,就是鐵占雄拔出槍來斃了自己也沒人出頭來討公道的。

雖說鐵占雄明面上還是屬於嶺南大軍區管轄,但馬尚志曉得即便是嶺南軍區的司令趙海雄上將,也管不了鐵占雄這一個大校級牛逼團長的。

傳聞說鐵占雄的工作證上有主席鎮國海親自簽字。不過這些也僅僅是馬尚志的揣測,就連他這個獵豹的副團長都不知鐵占雄的真實身份,神秘得很。

這次馬尚志副團長能從僅剩的力名獵豹隊員中提出一半來讓齊天帶走已經算是不得了的重視了,要知道獵豹基地肯定也要留出十來個人駐紮,就怕臨時頭生緊急事件要出動怎麼辦。

當然,駐地還留有二百多人的勤雜兵,這些人都是為獵豹服務的。比如通訊、後勤、醫護保障等方面人員。當然齊天也帶了兩個軍地特級醫生隨車而去,聽葉凡口氣估計是受了不小的傷。

不久!

從獵豹駐地鳴出警報,呼嘯著駛出了四部粗擴大氣的草綠色越野車。剛通過洞口就遇上了正在岔道前等候的盧雲。

這子硬是求著說要跟去見見世面,再加上葉凡也是先聯繫上他的,齊天覺得葉凡肯定信任盧雲,不然怎麼電話是盧雲打來的。

以前盧雲也跟齊天會認識,因為盧雲在第二集團軍也是一個牛人。全軍比武的第三名,名氣也不

不過也只是認識,算不上朋友。..如果這電話不是盧雲打過來的齊天肯定不敢帶盧雲上路的,這可是違反紀律的事。

奇怪的是軍車網駛上上國道時又看見了盧偉,這小子一身野戰服正坐在一輛草綠色的三菱越野車裡直招手。

先前通過電話齊天也知道了盧偉還是葉凡的拜把子兄弟,葉凡最早的電話就是打給盧偉的。

因此也讓他跟來了,也許現在葉凡受傷了正需要朋友的安撫,所以齊天也讓他加入了車隊。

不過從水州到墨香市還沒高公路,最快的度也得三個多時,那個已經算飆車級別了。

「葉少校,我們已經出,請您一定注意自身安全,保護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齊天在電話中大聲吼道。

「這樣!我堅持在雞公山公園,如果能渡過紅脈溪進入老林子當然更好。你們最好直接衝到雞公山公園,以部隊要接收什麼信息搞軍事練為名義把我偷偷接進車裡

葉凡一邊跑著一邊叮囑道。

「是!葉少校,我們明白齊天就差立正了,在車裡也立不了。

葉凡掛了電話終於竄到了山頂,望了那昂日星官廟一眼。在山腳下的刑警、武警、國安的人估計為了自身安全考慮所以推進得非常的慢。

因為這個時候是深夜一點左右,天寒地凍,又是黑沉沉的。冒然搜捕很可能會造成*人雖傷亡,葉凡就是一個潛藏在林子里的可怕獵手。

作為朱正陽這個公安局的副局長可也不敢大意,那葉凡也不是盞省油的燈。一個能赤手空拳從國安的密室中衝出來的人絕對不能用有點本事來形容,那是有級大本事的硬漢。跟第一滴血裡面那個狠辣漢子有得一比。

聽說那姓葉的小子不過幾分鐘就放倒了六個人,這六個人中像趙俊傑剛、林卓等人身手相當的好。..

朱正陽估計就是市局裡的老辣刑警也未必是這兩個人的對手。要是因為此事死了幾個警察就麻煩了,他當然最怕的就是失去競爭局長寶座的機會了。

不過從那小子的狠辣度來看好像是故意留情,不然估計早死人了。從此手法上也可以推測出那小子手上不想沾惹警察的人命。

朱正陽想了想對刑警隊下達了加快度跟進的命令。心裡冷笑道:「你不是要手下留情不想沾警察的人命嗎?老子就讓你背上條把人命,不是屎也是死了

以這樣子的快衝進搜捕,使刑警隊的警員受到罪犯攻擊的概率可是加大了不少。

聽說罪犯手中可是還有從國安局搶來的手槍的,搞不好人家隨便躲一石縫處偷偷攻擊殺死幾個警察那是一點也不含糊。

所以快追擊的幾十個刑警心裡都在嘀咕:「媽的!這明罰右,搶功勞把我們的命當稻草芥不過這些刑警雖說心裡嘀咕著可是不敢違抗命令的,因為後面警隊的副隊長孫兵可是用槍在驅趕著大家,誰不賣力即使是活著估計這輩子也完了。

葉凡很快衝到了背面的山腳下,抬眼一看頓時有些傻眼了。隔著幾十米寬的紅脈溪對面有一條蛇形樣機耕路,在長達幾里的機耕路上每隔百米遠就插著一截大火把。

熊熊火焰騰起有近兩二層樓高,照得周圍幾十米處都是紅亮,估計是用特大號蘭竹筒灌入洋油做的。

這種竹制火把在注滿油后可以燃上幾個小時,竹筒越大火焰越大。晚上農村人走夜路經常用這東西,比手電筒還實用。因為在大冷天還可以乘機烤烤火取暖,一舉兩得。

葉幾如一隻狸貓蹲在一顆樹上細細觀察了一眸子,現每隔一里之地居然還有著兩個警察摸樣的人蹲伏在草叢裡,手中估計有槍。如果自己冒然渡溪的話也許就要吃槍子了。

這下子還真是麻煩,不過葉凡也不願輕易就放棄潛入老林子里的打算。只要渡過紅脈溪鑽入雞公山的老林子里那就猶如魚歸大海。他們想抓住自己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過葉凡也感覺身體極度疲憊了,眼皮一直打著轉兒,全身一歇下來就感覺疼痛難忍。

剛才在跑路時還沒覺察到什麼,這一下子停下來那種疼痛猶如小螞蟻在啃食一樣,難受得很。有致人瘋狂的趨勢,最糟糕的就是腿上的傷勢火辣辣的灼燒樣痛楚,有沒流血也看不見。

葉凡趕緊一面行氣一面想著對策,這時草叢底下「撈啦,一聲響動引起了葉凡的警覺。

在鷹眼術之下摸摸糊糊的現居然是一隻野雞樣子,不過只是像,也不敢肯定,畢竟林子里太黑了,葉凡也不是神仙當然不能黑夜視物了。

葉凡抬手一使力小李刀一晃,無聲的攻擊了過去。只聽幾聲「咯咯。直叫過後再撲騰了一眸子,果然是一隻野雞。葉凡潛下樹抓起野雞幾下子就把毛給拔了。

輕輕的抽出刀片一戎拉,頓時,一股鮮血噴了出來。葉凡趕緊把嘴湊了過去直到把整隻野雞的血全部吸光后才鬆了口氣。

雖說野雞血腥臭難以下咽,但此刻太餓了。在國安局的密室里**根本就不給葉凡吃多少東西,一天就給一個饅頭外加一瓶礦泉水。

要不是養生術和葉凡的意志堅定,再加上以前費老頭在原始老林子對他的特殊練硬撐著,不然早就倒下了。

這野雞血是也算是一種臨時頭的大補品,對於葉凡疲憊的身體來說稱之為雪中送碳也不為過。

喝完血後葉凡摸了摸那隻臭哄哄的野雞,咬牙切齒的低罵道:「*****,老子咬死你。」

說完后也顧不太多了,硬生生撕下一條血淋淋雞腿啃了起來。每咽下一小塊肉葉凡都會皺緊了眉頭把它想像成美味牛排才吞了進去。

當然這也不可能是真的牛排了,生肉還是生肉,那股刺鼻的味兒和生肉的怪味道實在是無法形容。

雖說以前在原始老林子也吃過生肉。但那是幾年前的事了,這次再重溫生吞生肉的味道葉凡真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心?沒來由的對古代蒙古族許多喜歡生吃生肉的勇士產生了佩服之心。

這時只想拿起飛刀略啦一下就把**、趙俊才之流全給斃了才能解心頭之恨。

此刻如果**在場的話葉凡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給他一小李刀的,葉凡感覺現在的自己就是一正宗的野人,茹毛飲血。

吃完後行氣一圈感覺體力內勁都恢復到了三層左右,找了個較陰暗的地方下到了溪邊。特別挑選的是溪水有幾米深的地方,這樣子有利於隱藏,葉凡想從水裡潛過去。

養生術行氣配合下葉凡不露出河面一口氣憋著潛上上百米沒問題。只有躲在水面下才不易被機耕路上的警察現,只要給自己潛到了對面,溜入草叢中突然暴起,攻擊打傷幾個警察沖入老林子里應該不難。

直到現在葉凡還是不想殺人。因為他知道這些警察也是無辜的。畢竟該殺的人除非是罪大惡極像刁六順之流以外其他人他還真不想亂動手。

殺人並不好玩的,要承受極大的心理壓力。當時網在天水壩子殺了幾個兇徒后那時也是給逼的、氣的。

後來經常作患夢,夢中時常都會驚醒,畢竟沒經過個戰場的血禮,現在慢慢的也遺忘了。

37m美女圖片.37m.cn請百度搜索「37m美女」看美女寫真,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