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七十七章水雲居玩英雄救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水雲居玩英雄救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二領導就是高,咱只是個小副鎮長,沒你們那麼深田竹。..擊出門後葉凡一臉的鬱悶,一直在揣摩著「厚此薄彼,的玄外之意。

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想到什麼地方去炒兩個菜慰勞一下五臟廟,網走到門口居然遇上了趙大財神趙柄劍

「嗯!那不是小葉兄弟嗎?。

「趙哥,近來是不是走桃運,看你紅光滿面的。」葉凡擠出了一點笑容打著招呼。

「你小子,最近聽說失蹤了。可把縣上幾個老闆們氣壞了。今天是不是來作檢討請罪的,應該是的。

看你一臉的晦氣樣子,哈哈哈,估計是挨罵了。罵得好哇。你子也太牛逼了。南宮集團來咱們林泉你小子盡玩失蹤,沒被捋了帽子已經算是燒高香了。

怎麼樣?是不是整了只綠毛狼鼠來想叫趙哥請客,要不我們現在去水雲居。你那干姐姐很是想念你埃見到一次就問一次,我都給煩死了,呵呵,」

說到這裡趙柄健對著葉凡眨了眨眼湊近耳朵淫笑道:「你小子,要交桃運了,以後趙哥也有飯蹭了,呵呵,水色大美女氨

「姐姐!我沒姐姐,只有一個妹妹在水州讀書呢。」葉凡給鬧得迷糊了。

「,我說咋的人家媚兒姑娘每天待樓期盼,敢情你小子已經把人家給全忘光光了。該打啊1趙柄健一臉的驚訝,好像不相信葉幾居然把水雲居的謝媚兒給忘了。

「噢!是謝媚兒,我真給忘了。趙哥,走,去水雲居,我請客怎麼樣?。葉凡眼珠子一轉到想起了「厚此薄彼,來,說不準趙哥還真能解惑,畢竟人家是跟張曹中同一個級數的老油子。

兩人開著車直飆向了水雲居。

網進院子就聽見一個粗破喉嚨在叫嘯道:「謝媚兒,你今天她娘的給老子講清楚,是不是有人了。..

媽的!臭婊子,一身的騷味。我說怎麼近來盡裝清高,一定是貼上哪個混賬東西了。去!給老子叫過來,不打得他喊媽老子就不叫姓周小濤。」

「是啊是啊!媚兒姑娘。快點陪周哥喝幾杯泄泄火,周哥的火可得靠你泄了。」一個略帶點娘娘腔的男子一語雙關,引來了一眸子哄堂大笑。

「你們想幹什麼?我們水雲居可是正當營業,一切執照俱全,沒有陪酒女郎這一項。」謝媚兒冷冰冰哼道,「周小濤,請你說話文明三些。我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憑什麼教我。」

「啪」。

一聲輕脆的巴掌聲響過。「臭婊子!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以為我不知道,你媽的前不久不是網認了個乾弟弟,叫啥的」周濤好像一時想不起來了。

「葉凡!聽說是林泉鎮一個屁副鎮長,一個小白臉也敢跟咱們周哥搶女人,活膩味了。」娘娘腔陰陽怪氣。在一旁推波助浪。

「你們」你們怎麼打人。」謝媚兒憤怒地哼道。

「老弟。好像跟你扯上了。」趙柄健皺了皺眉頭,「要不我們改天吧。」

「那個周小濤是什麼人?」見趙柄健有打退堂鼓的意思,估計周濤其人還有點來頭。

「縣紀委書記周長河的寶貝疙瘩,旁邊那個太監聲音就是王波,他小叔是市財政局第一副局長。兄弟,走吧1

趙柄健畢竟是老油子,可是不想趟這場沒關係的渾水。葉凡也是理解。畢竟王小波的小叔算得上是趙柄健的上級領導。

得罪了就不好辦了。特別是周長河可是紀委書記。紀委這全部門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真要動幾個人估計沒有幾個政府官員能躲得開。..

天下哪有不吃腥的貓兒,趙柄健整天跟財錢打交道,在這方面更是尾巴多多。.9u.net有時也許不是自己的事。但挨上公家的事也能把自己整盅進去。

何況趙柄健估計也不敢說是清廉,水至清則無魚。估計華夏官場的那些個財政局局長屁股乾淨的比國寶大熊貓還要稀罕。

「好吧!趙哥,我們走葉凡點了點頭兩人出去了。

「葉兄弟,我先走一步,吃飯的事改天了。」趙柄健擠了點笑出來開車先走了,臨了還伸出頭來勸道:「兄弟,千萬別意氣用事,有些事能扛有些事扛不了。咱們不是救世主的。」

「謝謝,我明白。」葉凡點了點頭,望著趙柄健的帕薩特開走了。

「唉!這些道說不清,咱也走吧,惹不起咱就躲算了。」葉凡苦笑了兩聲坐在車上點了一根煙,獃獃的注視著近處的水雲居,總覺得一個媚媚的影子在裡面閃著。

當初葉凡一見到謝媚兒,那肌在;下的心酸又轟上了心頭,他想起了自巳的初戀費月蔫,洲兒一點也不輸給費月蔫,甚至從成熟方面看有過之。

「算啦!走1葉凡又嘆了口氣動了三菱,可網開出幾十米后鬼使神差的又退回到了水雲居。

「唉!還是去看看,畢竟是我的便宜干姐姐,掛個名也是姐姐。我只看看。」

葉凡對自己說著想了想乾脆打起了電話:「周哥,我是葉凡,晚上我作東。水雲居見。先替周哥賀賀洗塵,嘿嘿。」

「你小子,總算是冒出頭來了。怎麼樣?今天來找罵吧!算了,是不是受了氣要找醉,那咱就給你分擔一點算啦。不然背後又得罵我不夠兄弟。

你小子的高升晏正好沒吃過,現在刻,給補上。馬上就到,正好飯點。順便介紹幾個,朋友給你認識一下。」周拍成最近快「升。了,所以話里透著股子喜慶味兒。

掛了電話走進了水雲居,現第二層靠左邊有一個雕著老虎格子的包間門大開著,聲音就是從里傳出來的。

「1

又是幾聲巨響,估六在砸桌子或椅子了。

葉凡幾步上了樓,網探出頭一把木椅子從裡面飛砸了過來,差點就命中目標了。

葉凡頭一縮輕輕一探手接住了木樓子,走進包廂,裡面還真是亂。一張大號圓桌子上坐著七八個人,全不認識。桌上是杯盤狼籍,廳中散碎著一些殘腿斷板的椅子,精緻的雕花木格子散落了一地。

三個清秀的服務員小姐臉上都明顯的印著一個巴掌印,帶紫青色。畏縮著靠著牆壁怕得身子骨直抖,謝媚兒倒是硬朗,圓嫩的臉蛋上卻也是印著一些特別醒目的巴掌印,好像是刻上去一般,嘴角掛著一點血絲。倔強的杏眼冷冰冰盯著桌子邊一個正吞吐著煙圈,一臉悠閑,一身八匹狼皮茄的青年人。長得還不錯,就是臉上布滿了俗人說的青春豆。

旁邊一個估計就是那個死太監的娘娘腔。一身紅色皮子衣,臉色呈顯一種病態的白,有點像是美國人與華夏人雜交后基因變異的不完全品種。

娘娘腔前擺著一個估計有三兩大的杯子。裡面倒滿了劍南春酒消夜。

「喝吧,一口氣幹了周哥一高興就沒事了,興許還賞你幾個小費。只要陪周哥順了,你這場子他會罩著的。」

娘娘腔舉起了杯子湊到了謝媚兒跟前。

「抨1

謝媚兒一甩手把杯子給砸碎在了地下,冷冰冰說道:「全給我滾!我水雲居不作你們生意。翠兒。打電話把子網叫來。」

「你媽的!給臉不要臉,以為靠山虎的小弟就能嚇倒咱們了。」娘娘腔說著一巴掌就揮了過去。不過「啪。聲這次沒響起。娘娘腔王小波很是納悶,感覺自己那纖弱的白嫩之手好像被一把大鉗子夾住了。抬眼一掃罵道:「你是誰?媽的不想活了是不是?也敢來趟周哥的渾水。」

「我,葉凡。干姐這一杯我替她喝了怎麼樣?」葉凡把王小波的手放下了,就要去拿桌上的酒瓶。

「你算什麼東西。媽的!砸死這個雜碎。他就是婚兒這婊子最近剛勾上的小白臉。」

周小濤身邊一個矮胖小眼男子大吼著,為了在周小濤面前表現一下,掄起桌上的劍南春酒瓶就砸向了葉凡。旁邊五個同夥互相對望了一眼。有二個,也掄起椅子砸好了過來。

「哼1

葉凡火了,剛才在縣府所受的鳥氣這下子正好泄一下。掄起拳頭一拳砸在矮胖漢子身上,地一聲這小子抱著半瓶劍南春就滾到了牆角自個兒解悶去了。

看到一把椅子快碰著謝媚兒了,葉凡一把拽過謝媚兒飛起一腳踹得先湊上來的一個,哥們。倒地一直擦著地板滑去四五米,撞得地上的散亂凳腿到處飛去。

接著快回腿往側面一拐。第三個哥們連人帶椅子來了個空中飛人表演,不過僅僅是低飛,高度不到二米。

啪啦一聲降落時沒控制好火候那屁股頓時就腫了,彎著身子在地上哎喲的叫個。不停。不過這廝只是狠狠地瞪著葉凡不敢再動,就怕再挨上一腳。

周小濤心裡一涼。他可是警察出身的,現正在縣公安局任治安科科長。

思道:「這子還有兩手,難道以前是混混出身。」

王小波光榮的看傻眼了,瞪著一對鱷魚眼,手上捏著一個大號菜碟子一直在抖著,估計原本打算往葉凡頭上砸的,現在不敢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明,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37m美女圖片.37m.cn請百度搜索「37m美女」看美女寫真,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