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七十八章汗咱是習慣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汗咱是習慣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桌上剩下的幾乍哥兒們萬相對望眼,心道好險。..du讀免費提供知一,千好沒出手逞英雄,不然皮肉之苦有得受了。

周小濤並不慌張,從容的掏出起了電話:「馬成,叫幾個兄弟過來放放血。水雲居里,有個小子打傷了我們的人,帶上傢伙。」

「別怕小妹,有哥在。」看著懷中楚楚可憐,眼中隱隱含淚的絕世佳人臉上的那淺淺的青紫之色。一股怒氣在胸膛中蘊育著就快炸出來了。

葉凡覺得自己有義務保護這個弱弱而倔強的女孩子,說不上為什麼,就是想保護著她。此刻也該彰顯一下王八之氣了。

「你快走吧!等下有麻煩。」謝媚兒望著葉凡催捉到。擔心他吃虧。

「呵呵!我這人最不怕的就是麻煩。」葉凡笑了笑,隨手拉過一把殘破椅子一屁股就坐了下來,一時之間有些忘情了。

居然把謝媚西施一把隨勢,托在了自己雙腿上,看得周小濤心裡忌火直欲上九天,兩隻眼珠子都快噴出來了。

不過這小子還挺冷靜的,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眼中光噴火併沒有所行動。心裡狠狠罵道:「狗男女,老子等下不割了你胯下那根吊玩意兒就不姓周。」

「你」怎麼能這」謝媚兒反應過來,一下子臉紅透了,就像網從紅染中染過似的。如一隻受驚了的小兔子趕緊從葉凡腿上彈了起來,不過人沒走開,站葉凡身邊不作聲,估計心裡頭還在燒燙。

「汗!咱這是習慣了。對女同胞是太過親熱了,丟人1葉凡在心底里汗了。

不久!

衝進來幾個帶著電棍的警察,一個鵑圓膀子粗的警察頭兒樣子男子喊道:「周科長,誰在打人。無法無天了。全給鏑起來拿回局裡再說。」

這廝掃了一眼廳中眾人,周小濤一夥的基本上都認識,謝媚兒那邊也全是女人,現只有葉凡不認識,估計就是他找碴了。

見周小濤點了點頭,此人眼神一使後面兩個警察晃了晃電棍還按著哧了一下。9u.net火花中揮起就砸。

「慢著,憑什麼亂打人。」謝媚兒怕葉凡吃虧閃身擋在了葉凡面前。不過那警察估計是手法不怎麼熟練或者說是來勢太猛,閃火的電棍一下子控制不住直往謝媚兒身上砸去。

「哼1

又是一聲冷「哼,周小濤的幾個同夥全心裡一涼,剛才這小子就是一聲冷哼過後三個,人就躺地上了。到現在還賴在地下裝死豬。現在又哼了說不準這警察就有點玄了。

果然!

「啪!啪1

兩聲過後,緊接著就是啪啦幾聲兩個警察彎著腰蹲在了地上痛得臉兒都白了。這肚子沒有骨頭蓋著被葉凡恰到火候的踹了一腳也的確難受。電棍也飛了。

「反了!敢襲警,帶走。」

帶頭的警察覺得在周小濤面前特沒面子,自己親自上了,後面三個,警察也掄臂子,二條腿踹了過來。三隻手揮著電棍「,著砸了過來。

「馬成,想幹什麼?」身後門邊突然傳來一道威嚴的大吼,馬成等人渾身打了個激靈那手腿都僵持在了半空中成了蠟像。

「周局來了,看來這飯是不好吃了。水雲居都給砸了。唉1葉凡拉了條椅子請周拍成坐上給他點了一根煙苦著臉很是委屈樣子。

「怎麼回事周科長,好好的吃飯怎麼把人家店給砸了。」周拍成一見周小濤在搗亂心裡反而一喜,因為周小濤的父親周長河在常委中可是偏向縣長張曹中的。

而周拍成最近一直在向縣委書記李洪陽靠攏,無非是想乘機得到他的支持上位公安局局長之位。

因為李洪陽有意把費默的組織部長的位置調給孔麗珠,王冒然去管宣傳,而政法委書記這個常委就要把公安局長的寶座分出來給自己的人上,讓費默頂著個。政法委書記的空頭銜到時誰也叫不動,就等於廢了他。

不過這事兒也較難,像這種常委分工性質的調整是要通過墨香市常委點頭認可的,當然也是一種潛規則,也不必那種很正式的認可,只不過是模糊的默認。..du讀免費提供

聽說最近已經隱隱有一點眉目了,所以周拍成當然想抓住這個大好機會向靠向張曹中的紀委書記周長河開炮了。自己就作為馬前卒好好表現一下給李洪陽看看,這純粹是一種態度。

周拍成也一直沒找到個,表現的機會,今夭一看周小濤鬧事他怎能不暗自欣喜。

心裡暗暗贊著葉凡會辦事,居然送了個這麼好的機會給自己。不過他也明白,自己也是被葉凡給耍了,估計這小子叫自己過來就是來給水雲居的謝媚兒撐腰滅火的。

只不過他現在願意作一個光榮的消防戰士,如果能把周小濤給整一下估計也能搞亂一點周長河的心神。最主要的是事不在大是在向李洪陽表明一個向他靠攏的態度。

不過周拍成很聰明,他不直接找周小濤開火,而是板著臉先是把周小濤叫來的治安科的幾個。手下給嚴厲的了一頓。

接著掃了一眼已經從地下爬起來的城關派出所副所長陳金貴叱道:「你看看,訃且芯六警察嗎。跟個潑皮無賴有啥分別。簡直有辱我億」萬公安局廣大民警形象。快給謝老闆道個歉,太不像話了,混賬東西。」

他這一不大緊,不過在一旁的周小濤可是不樂意了,你這樣子的指桑罵楓傻子也看得出來。

你罵陳金貴是一個潑皮無賴。大家都曉得陳金貴是我周小濤的鐵杆。不是暗喻我也是一潑皮無賴之流。

周小濤杖著他老子周長河的常委頭銜。平時根本就沒怎麼把周拍成這個副局長看在眼中。

隨即開口冷哼道:「周副局長,馬成是在執行公務,金貴是被歹徒給打了。你是公安局的領導。不幫著手下民警反而幫著一個屁大的外人,這小子還是一個襲警的兇手。你這樣子做是什麼意思?」

「公務,襲警!什麼公務。誰襲警了,周科長,你給我說明白一點,我有些不懂?」

周拍成可是一塊老薑,周小濤一個嫩鳥怎會是他對手,一下子被問得啞口無言了。

難不成說自己硬逼著謝媚兒要她陪酒,她不肯自己給氣得砸椅子外加還打人,後來這姓葉的小子出來仗義起了衝突」

「周副局長,這小子打人總是事實,他打的可是警察,難道不算襲警嗎?」王小波在一旁湊上了熱鬧,一臉的傲氣,比周小濤還翹皮。

他可是一點都不怕周拍成的。

王小波在縣城建局上班,再加上小叔是市財政局的副局長。對於市裡的財神爺不要說周拍成一個公安局的副局長算不了什麼,就是魚陽的縣委書記李洪陽,縣長張曹中也要儘力交好。

跟財神爺嘔氣就是跟錢過不去,這種傻子沒人肯做的。特別是主政一個縣的地方官,更懂得錢的重要性了。

對於王小波周拍成可也是不好得罪,所以沒有吭聲,他只要向李洪陽表明了一個態度就行了。意思是我已經向周長河的公子開炮了。

「好了,今天的事到此為止吧!至於襲警什麼的也是子虛烏有之事,不用再提了。」周拍成揮了揮手。

「不行!今天不把這小子鏑起來絕對不行,以後誰還敢當警察。你們說是不是?」

周小濤來勁了,鼓動起大家來。不過他的手下,也就是治安科的幾個人以及陳金貴畢竟是屬於公安,最近又聽說周拍成很可能會接王冒然的班。

所以一個,個都不敢吭聲回應周小濤的話。無非就是怕周拍成上位後來個秋後算帳就慘了。畢竟縣官不如現官來得緊。

「啞巴啦!媽的!給老子都說說,誰不說以後就別再叫我周哥了。」周小濤覺得很沒面子。吼了起來。

「這」這」周副局長,這小子的確可惡,你看,幾個人手都腫了,這的的確確是襲警。我們要依法辦事,對不起了周局。」

馬成一臉的為難,夾在中間兩個不是人。權衡利弊之後覺得寧願得罪周拍成也不能失去周小濤這個朋友。

「哼!襲警,我還想告你們這幫警察為壞人撐腰,典型的一個幫凶,與強逼民女的淫犯勾結。周局,這事是不能了的,我要上告。」葉凡冷冷哼道,「我就不信這個世上就沒有王法了,幾隻小老鼠也能翻天。」

「是的!周局長,我就是受害者。我要告周小濤一夥強逼民女。動人,砸壞我水雲居東西。擾亂我的正常營業。周局長來得正好,這邊檢查院的郜克狸副檢長正好也在常你來說說是不是?」

謝媚兒轉頭對正站周拍成身後的縣檢察院的副院長郜克狸說道。

「嗯!這事要先調查一下,如果事實屬實可以立案,謝姑娘,周局剛好在這裡,你可以先報案了。」

部克狸也是非常反感周小濤的作派,聽說這小子犯了許多事。檢查院也收到了許多封信。

但周小濤仗著他老子的威風這麼多年來硬是沒事人一樣,郜克狸有時也是挺無奈的,檢察長不開口自己一個副職怎麼好去動紀委書記的公子,那不是自找沒趣。

「好!干姐,我們先報案。我相信周副局長和郜副檢長會作出公平裁決的。」葉凡冷冷哼道。

說句心裡話:

乘著月底了感謝一下三面幾位大大的月票,本書上架舊天了,訂閱還不錯!希望各位大大能堅持訂閱,直到訂閱到本書完本之日。當然。情節有**也有低谷時,狗子需要的是各位大大的持續不斷訂閱。你的支持是狗子瘋狂碼字的無窮動力。口月號開始保持每天更新,。。字。這種訂閱勢頭會保持的話狗子天天心。o字更。

明天又是一個新月的開頭。狗子作夢訂閱狂漲,月票狂砸,打賞狂打,磚頭狂拍,盟主狂降,更新狂漲,雞腿狂啃」

瓜奶投了3票

比投了票

夢想投了票

我是氣管炎投了票

紅燈高高掛投了

echo處於關閉狀態。

37m美女圖片.37m.cn請百度搜索「37m美女」看美女寫真,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