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七十九章拉出去斃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拉出去斃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媽的!你小一子真的皮痒痒了,懷敢告老子小爺衛亦這沒用的龜孫子

娘娘腔王小波憤怒了,因為剛才謝媚兒的臉就是他跟周小濤甩的,一人甩了一巴掌,好像還達了個費默的兒子費文遠。..

現在葉凡又這麼不識趣,居然要告他。在這魚陽縣還真是大姑娘上轎一頭一回!

這小子頭腦一熱,惡向膽邊生,剛才葉凡的厲害他全忘了。也許他認為現在這麼多人在場葉凡絕對不敢把他怎麼樣。所以順手操起一盤菜劈頭蓋臉的就砸向了葉凡。

「哼1

又是一聲冷到透骨的哼聲傳來,一旁的陳金貴等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姓夷厲害幾個挨了打的人可是深有體會,陳金貴的腿現在還在直打羅嗦,另外兩個哥們的肚皮現在還在隱隱麻。

「啪啦1

一聲微脆響過後,王小波氣勢洶洶,砸將過來的盤子被葉凡一拳頂了過去。

頓時碎開濺飛了過去,葉凡暗中使了陰手。幾塊白瓷碎片旋轉著劃了過去。

要說到動武方面又有幾個人能玩過葉凡這個國術七段。如果他點出天陰雷罡指的話怎麼死的估計都難查出原因的。

「悄」。

王小波突然殺制鵠矗倒是嚇了大家一跟。眾人盯向了王小波的左手腕,現血淋淋。也不知割斷大血管沒有,反正是艷紅一遍。

當然沒割斷了,葉凡下手有分寸,他可不想因這點小事鬧出人命來,只是划拉了一條長達七八厘米的血口子破了點皮,看上去唬人的。

手上血冒了相當多,就連周拍成都給嚇了一跳,皺頭一皺有些怪葉凡下手太狠了些,嘴裡趕緊叫道:「快送醫院止血。..」

陳金貴等人趕緊跑了過來抬著王小波衝出了水雲居,不過周小濤正想站起來時卻被聽見「啪啪。9unet兩聲脆響。

還沒反應過來頓時是眼冒金星,暈乎乎的被人一把糾住,整個頭被按在了桌子上,幾盤菜連湯全淋在了他頭上,頓時成了正宗的落湯雞。臉頓時就腫大如球,烏紫青黑的樣子實在嚇人。

一個如雷般的聲音大吼道:「格娘子老子的,敢打我妹妹,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啦」。

又是一聲輕響,一個黑漆漆**的玩意兒頂在了周小濤頭上。周小濤的幾個朋友定睛一掃,頓時倒抽一口涼氣,頭皮直麻腿兒也直打閃兒。

一個精壯,雙眼利寒如冰,長得跟謝媚兒有些相似的男子,身穿野戰服,肩上二毛一的少校手中捏著一把槍正抵在周小濤那個沾滿了菜湯的腦袋瓜上。

「哥,你來了。嗚嗚」謝媚兒像是見到了救星,一向倔強的她這下子倒是哭了起來。

「妹妹,你臉上的傷就這雜種打的是不是?」男子伸出手疼愛的摸了摸謝媚兒臉上的紫青色指印問道。

見謝媚兒點了點頭,男子眼中頓時噴火了,大吼一聲道:「余飛,把這雜種給我拉出去斃了1

後面走上來一個虎背熊腰的兵蛋子,一下子老鷹抓小雞把已經抖成一團的周小濤給拎了起來朝門外走去。

「周局,郜檢,救我!求你救救我。」周小濤此刻身子一陣羅嗦,身上立即傳來一股子濃郁的尿騷味,隱隱還帶有一絲霧氣,估計是嚇得尿褲子了。

要知道這些兵蛋子有時是不講理的,生氣起來根本就不考慮後果的,真把你一槍給了的話最多人家抵命就走了。

周小濤可是不想死的,他的命金貴著呢!也顧不得臉面了,畢竟命比臉子值錢。..這小了那見過如此陣仗,所以趕緊向著周拍成和一旁的郜克狸副檢長求救。

「謝少校你好,周小濤是有不對,我們公安局會秉公處理的,這點請你放心。絕對給你一個滿意答覆,還是先把人給放了怎麼樣?。

周拍成當然不會眼見著周小濤給人家那樣子玩弄了,嚇成這樣子也差不多了。估計謝少校也是想教這小子一下,要說真的槍斃絕不可能。

教夠了就走了,估計這小子也是夠嗆。如果自己再不出頭估計周長河會翻臉的,畢竟人家是常委,還不是自己一個公安局的副局長所能抗衡的,因此也只好硬著頭皮開口了。心裡直罵晦氣,還得為這小子擦屁股。「答覆!我妹妹臉上的指印就是答覆!這水雲居被砸得一塌糊塗就是答覆。那個時候你們公安局幹嘛去了?哼!所以,不行!今天誰說都沒用,我有事先走了。

這小子我帶走了,給他老頭子傳個口信,要人到基地來找我。狗娘養的,不治治這夥人咱妹

顧濤,你跟楊志就留在水雲居試一周,把槍也給留著,我倒想看看還有什麼不長眼的混蛋再來撕野。」謝遜少校態度非常強硬,甚至說是狂妄著。

轉頭沖謝媚兒道:「妹妹,你這臉上得趕緊塗點東西,別界下個指印就難看了。這位是」指著葉凡問道。

「哥!我網認的乾弟弟,叫葉凡,在林泉鎮任副鎮長。」謝媚兒臉蛋紅紅的說道,「今天多虧他了,不然妹妹就慘了」說到這裡謝媚兒楚楚欲滴淚。

「啪1謝遜又甩了正抖瑟著的周小濤一耳刮子,轉身喊道:「余飛,把軍座賞給我的好煙拿一條給葉凡小兄弟。兄弟,我叫謝遜,媚兒的哥,我今天有任務,沒空陪你,改天我請你好好喝幾盅,中!媚兒看上眼的人還不錯!哈哈,」

說完親熱的拍了拍葉凡肩膀眼神有些怪異,不過見余飛有些遲疑樣子,謝遜瞪了他一眼大吼道:「你這小兔崽子反天是不是,叫你拿條煙還磨磨蹭蹭的半天沒動靜。」

「營,營長,那煙可僅有一條,您都盼了三年了,前次立了功軍座才特賞一條的。

前次師長想揩油都給你回拒了,要不留一半嘗牛味道?」估計那煙還挺金貴,市面上沒得賣,余飛有些捨不得。

「嗯!也是的。那個,就留一中,呵呵,葉兄弟,看我這小氣的。」謝遜猛然清醒,心裡後悔不迭。要知道謝遜想這種軍隊特級特供加長大熊貓已經三年了。三年前在軍座那裡分到了一支抽,回來是回味無窮。

前段時間好不容易踩中狗屎立了一個二等功,再加上軍座一高興給賞了一條。

聽說這種特級的大熊貓是偉人抽的那種,就連省部級高官也難搞上一條左右。

副職就更沒這份頭了,就連水州藍月灣基地的顧天棋軍座也難弄到,估計這煙也是司令賞的。

當時見到那一條特供煙給謝遜屁顛著拿走時還肉痛不已,一拳硬是把謝遜給擂得退了好幾步。

「哥!你別亂想。」謝媚兒連粉嫩的脖頸都紅了,偷偷瞥了葉凡一眼又看著他哥。

剛才她哥謝遜的眼神有些怪異,估計是有些誤會了,以為葉凡是自己的那什麼人,所以謝媚兒才忙不迭的想解釋一番。

「明白小妹,哥真明白。哈哈,,沒啥,,哥不說,,哈哈哈」謝遜狂盪的豪笑著走了。

廳中眾人在一抽冷氣之時只能是眼巴巴的,看著周小濤嚎哭著被謝遜的兩個勤務兵老鷹抓小雞樣給提走了。

周拍成也僅剩下得一臉的苦笑,有啥辦法。人家槍竿子硬實,魚陽縣公安局警察用的全是破手槍,人家謝遜那些個兵蛋子手中抓的全是衝鋒槍。

那玩意兒一掃過就是「啪啪啪。一排字彈。自己局裡那幾十條破槍跟他們一比簡直就成垃圾了。

其實周拍成心底卻是暗暗高興,面上的苦瓜焦急樣子全是裝給周濤的朋友和王小波看的。

意思是咱已經儘力了,紀委周書記也不能怪咱頭上了。心裡狠狠罵道:「該!這種禍害最好就是拉到基地去崩了。不崩了他整殘只腿也行。

不然在局裡整天牛逼哄哄的,除了局長王昌然的話會聽一點,幾個,副局長全沒放眼中,不就一個治安科的科長,其實還不是正宗的科級幹部,只是個正股級的不算品的芝麻小吏

集久!

另一個叫費文遠的是組織部長費默的小兒子,剛才也伸手了,不過他那一巴掌沒打中謝媚兒,被媚兒閃過去了。

現在這小子終於回過神來,嚇得一溜煙的,比劉翔略差一點的度跑了。

當然是生怕跑慢了等下那個謝少校想起自己也扇了謝媚兒一巴掌的話,一起給捋到什麼基地去就慘了,不死估計也得脫層皮。

謝遜還真不知道費文遠也扇了妹妹一巴掌,再說這小子家庭雖說勢力比周小濤家還要硬實,是魚陽四大家之一。不過這小子並沒周小濤那般的囂張,只是公子哥脾氣還是有的。

剛才早嚇得默不作聲了,不然估計這小子現在跟周小濤一起作伴去了。

周小濤被抓了,王小波受傷了,在他們這個小圈子裡,也算得上是魚陽的太子黨里費文遠算得上是第三號人物這一跑。

他的那伙人誰還會傻到留下,一個個滑如泥鰍,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子,眨眼間全跑光光了。廳中就剩下周拍成跟葉凡一夥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37m美女圖片.37m.cn請百度搜索「37m美女」看美女寫真,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