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八十章旖旎迷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旖旎迷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沂的一月,萬事順意,狗午也求舊下「訂閱,和「口望各位大大翻一翻,現有月票的可以砸了。..今天開始每天萬字更新謝書友」

「周局,郜檢。范局小弟,我在2號間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了酒席。連吃飯都給擔擱了。很對不起,我的事麻煩大家了。

」謝媚兒說道。

「不麻了煩媚兒姑娘,我們早就吃過了,只是想來逛逛。」周拍成和部克狸三人趕緊推辭著硬是走了。

他們可不傻,如果自己三人還在這裡吃吃喝喝的傳到周長河這個紀委書記耳里會怎麼想,估計會氣暈過去。

老子兒子被抓了你們還敢慶賀。所以這三個官場老油子不會嫩到這種地步,今晚的水雲居已經是一是非之地,呆不得,呆下去就要出事。

不過葉凡沒走,周拍成也向他使了使眼神兒。不過葉凡一笑置之,心裡也明白這些老油子就怕惹火燒身。

葉凡畢竟年輕,初生牛犢不怕虎,想是想到了也沒考慮太多。何況今天跟周小濤、王小波的梁子已經結下了。即便是不吃這餐飯也跑不了啦,估計周長河會想辦法陰自己的。

「是禍躲不過小爺就不躲了。」葉凡逑逑的想道,在謝媚兒帶引下自己一個人吃大桌,七八盤菜一米五的大圓桌就葉凡一個人。本想再叫上幾個人,可縣裡就認識趙大財神和張新輝副縣長,周拍成又走了,當然也不想害趙大財神和張副縣長了,乾脆眾樂樂不如獨樂樂了。

大馬金刀的坐上了桌子不過葉凡今天雖說得罪了手握查處官員大權的周長河,但也享受到了一番旖旎的幸福。

謝媚兒回去洗了澡換了身淡粉色厚尼長裙特別過來專陪葉凡一人用餐。

白晰的面盤今晚上在粉紅彩燈以及粉紅衣服映襯更是人賽桃花。有點像是一準新娘勢頭。葉凡半斤茅台下了肚皮,感覺身上一眸子燥熱。

估討是空調打起來了。.9u.net

「弟弟,熱是不是,把衣服脫了。..」估計是看葉凡額頭上冒汗了,謝媚兒淺淺一笑如桃花盛開,風情萬種的走了過來,伸手要幫葉凡脫去外套。

。脫衣1葉凡心裡念叨著旖念頓生,再見到謝媚兒那能滴出紅染來的桃紅。

不由得有些醉眼朦朧,舉起一杯酒狂放的一飲而盡,默默的讓謝媚兒幫脫了皮衣。豪興大,一放杯子張口就來了

去年今日此門中

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該罩節由抱書吧四日據書友上傳

哈哈哈哈,,

媚姐,咱們碰一杯。

「好1謝媚兒白了他一眼舉起一個小杯子跟葉凡碰了一杯。

。媚姐,咋的感覺有點像是,像是」葉凡怪怪的喃喃著。

「像是什麼?。謝媚兒嗔了他一句,彎彎的皎眉輕輕抬起,小嘴兒半撅著,更是一幅顛倒眾生相。惹得葉凡真想一把將玉人扯入懷中好好愛憐一個翻。

不過今天他還算清醒再加上經過前段時間市國安局的一番苦難磨練,心境高了不少,自制力也強大了許多。

「呵呵」葉凡悶頭趕緊又飲了一杯一副二愣子樣子傻笑。

謝媚兒低頭想了幾秒鐘,冰雪聰慧的一個人當然不會傻,當然想起來了。

氣得一嗔白眼罵道:「想得美!你永遠只能作我的弟弟。唉」。伸蘭花指還點了一下葉凡的腦袋瓜道:「弟弟,你這腦子別盡往歪處想,花點力氣用在官途上。早日做到主政一方,唉,」

謝媚兒說完臉上居然浮現出一些淡淡的愁絲。..令得葉凡沒來由的感覺到心痛。估計此女子心裡也有許多的心事不足為外人道。9u免費提供

其實葉凡當然是想說是「交杯酒,了謝媚兒一轉念也想到了所以才有些溫怒。

要知道謝媚兒平時是多麼傲冰的一個人。世面也見了不少,一點不輸給一些官場上的小油子,葉凡跟她比還嫩著。隨手一把牽住謝媚兒的玉手道:「媚姐,咱們跳一曲

「嗯1謝媚兒這次倒是溫情款款一笑,如百花競相艷放。輕輕的放起了舒緩的慢四步,兩人輕摟著在桌子旁的空地上跳了起來。她這個特殊包間也是大號的。一旁還配得有音響電視,食客們品酒時還可以即興樂舞,想得也真是周到細緻,難怪生意如紅火。魚陽縣雖說是一貧困縣,但有錢人也不少。來這裡的更多是官員,反正是國庫掏腰包一張票就地解決,管它娘的貴不貴。

不過兩人雖說舞得是旖旎無比,但也挺守規矩。葉凡也僅僅是把手輕輕的環在謝媚兒細弱的纖腰上,並沒乘機揩油。不過當舞曲結束后兩人也好像都有些醉意了。

。凡哥!讓我靠一靠好嗎?我感覺好累,好累。」謝媚兒居然改口叫起葉凡「凡哥,來,差點沒把葉凡給幸福得意死去。

他當然不會拒絕這種美好的傻事了,特別的挺直了肩膀讓謝媚兒輕輕的靠著,倆人就那樣子站在舞池中半依著。足足有半個小時沒吭聲,只聽見倆人那不平靜的喘息聲在告訴著別人屋子裡還有倆只大活人。

「謝謝你凡哥,以後我叫你哥,有哥就是好,能疼媚兒。」謝媚兒輕輕的抬起頭,雙眼中已經滿含著點點露珠子。

「嗯!凡哥以後會保護我的媚兒妹妹的,有啥事打電話來。」葉凡輕輕說著伸手擦去了媚兒臉上的淚珠子。

倆人又碰了幾杯紅酒,葉凡說是要趕回林泉。不過被謝媚兒怒視著,像只小母虎一樣的冰寒目光留下了。

「唉!最難消受美人恩哪哥兒們1某豬哥由衷地集了自己的心聲。

最後,只好在水雲居呆了一晚上。當然,謝媚兒親自給他換上新被子新毯子后就走了,當晚上當然是啥事都沒做成。

直到第二天早上葉凡離開也沒見她露臉弄得葉凡一臉的悵然。嘆道:「唉!南柯一夢1

怏怏的駕車直奔林泉而去。昨晚上當葉凡跟謝媚兒玩旖旎風情時魚陽縣的太子圈內卻是生了一場不小的動震。

「周叔,出大事了。」費文遠迭迭撞撞跑進縣紀委書記周長河家裡,這小子嚇得魂兒丟了一半。臉色慘白白的,現在還沒緩過神來。

「小文,好久不來周叔家了,生什麼事了這麼驚慌,有你周叔在天塌下來他頂著

一個中年美婦開門后見費文遠如此驚慌也有些心疼的嗔怪道。這女人名肖懷月,是周長河老婆。平時費文遠跟自己兒子很玩得來,親如兄弟。

「小文,別慌。有事慢慢說,是不是小濤又惹禍了縣紀委書記周長河正坐沙上聽著電視中的金劇,嘴裡「嗆嗆嗆,的哼著。

回頭掃了費文遠那驚慌樣子估摸著跟自己兒子周小濤鐵定有關,一句話就點到拳頭上了。不過周長河絕想不到自己兒子會被抓去,以前小濤惹些小事總會有一些馬屁精出來先替他擺平的。

「周叔小濤被抓走了。您」您快去救他1費文遠嘴兒有些抖瑟,連話都有些講不利索了。

「抓去了!抓得好!這個渾小子,每個星期不給我惹點事出來絕不會消停。我還要打電高給王局長,叫他關這小子幾天,好好泄泄火。兔崽子的,惹禍精1

周長河一點也不驚慌,甚至說是非常的淡定。那是因為他以為自己兒子犯了點事被公安局抓了。該葷節由抱書吧四日據書友上傳

周小濤本就在縣公安局治安科任科長,估計這次惹的事兒較大,王昌然作為公安局局長、政法委書記,沒辦法總得裝裝樣子給受害方看的。抓了他估計幾個小時就會放出來。

所以周長河反而了脾氣,周小濤經常惹事。也令他有些頭痛,一直在怪老婆從小太過於溺愛以致於現在整天要給他擦屁股。

雖說大部分屁股都是一些圈內人士幫他擦的,但這也是一個個人情債,欠債也是要還的。

有時倒致縣紀委想辦點什麼案子時遇到這些人情債往往都是輕輕放下了,所以周長河話中之音有些責怪老婆肖懷月的意思。

「哼!我馬上給王局長打電話,小濤在裡面被打了怎麼辦?」肖懷月立即失了顏色,女人畢竟愛子心切,抓起電話要打。

「打什麼?你也不想想小濤是縣局治安科的科長,在自己的局子裡面還不像個小皇帝別人供著,會有什麼屁事周長河一把捏住了電話不讓打。

「不是的周叔,小濤哥是被軍人抓走了費文遠終於說了出來,臉上連汗珠子都冒出來了。

「軍人!武警是嗎?」周長河倒感覺有點意外,還是沒想到其它方面去,還以為是武警乾的。

「不是的!武警我知道。是正牌軍人,就是水雲居那個謝媚兒老闆的親哥哥,好像還是一位少校。

當時周拍成副局長和部副檢長都在場,他們也攔不祝那謝少校走時揚言叫周叔去領人。

當時小濤哥當場就被他打得頭破血流,菜湯淋了一頭都是。而且是按在桌上打,還用槍指著說是要斃了他。後來又被兩個兵抓走了

費文遠網講到這裡周長河電話直響了。

是周拍成打來的。詳細的給他彙報了生在水雲居的事。表示自己也儘力了,可是攔不住人家。

「混蛋!你堂堂一個公安局的副局長怎麼會攔不住一個軍人軍人就可以反天啦!這裡是黨的天下。朗朗乾坤,還敢動槍指著我家小濤,成何體統

周長河再也忍不住了,心裡一眸子扎痛,一頓子話劈頭蓋臉的就朝著周拍成這個倒霉蛋撒了過去。

37m美女圖片.37m.cn請百度搜索「37m美女」看美女寫真,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