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八十四章案情撲朔迷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案情撲朔迷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下好,我也不矯情兩個人,一個是陳則,原術刀幔拍待所上班。..9u免費提供這小夥子還行,「墨香市商專。畢業的。

八面玲瓏,跟著招待所的陳真明主任幹了兩年,在待人接物方面有一手。

叫他在組裡幹些聯繫招引工作還是不錯的,酒量也驚人,現在酒桌上這種人也算是人才,不能缺。

還有一個就是玉標,農機站的。原來是軍轉兵,本來應該塞進派出所做幹警的。不過咱們林泉鎮派出所編太嚴重了,一個鎮的派出所人數達到六十來人,說起來都會嚇人一跳。

不過以咱們鎮的人口來說也不算多,按比例二百人都不算廡』鎰尤頌乇鵠鮮擔當初叫他去農機站他二話沒說就去了。窩在那裡兩年了也沒鬧騰過什麼。

當初我是答應過他家裡人過幾個月就給安排進派出所。唉!這一擱就是兩年,所以這次不能再拖了。

不過這小夥子在軍隊時也學了不少的活計,開得一手嫻熟的車技。有次我親眼見他把一輛小車用兩個輪子斜著開了一段路,好身手啊!

唉!我不能勇埋淘人家了,再呆在農機站會害了人家的。當時我都有點想叫他給我開車的念頭,不過我那司機也不錯。

你們工作組因為情況特殊,開展工作需要,鎮里同意給你們配一輛麵包車。

你自己看著辦就走了,不過這購車的錢得你自己想辦法,呵呵!咱們鎮情況你清楚,老師的工資三個月了才了一半,唉」

秦志明又搬出了老師來當擋箭牌,「要不你那勁萬先借點救救急,不多,就出萬吧1

「呵呵!不成!不是我小氣,這個口子不能開,一開我那如萬估計不用三天就得口袋空空。

你是知道的,昨天去魚陽我都提心弔膽的,幸好完好的回來了,好險啊!咱成乞丐沒關係,可就怕南宮集團不肯,再說紙廠的事還得找他們。..

如果惹火了他們這廠子給擔擱了得不償失。至於說到配車到時再說。呵呵,你這個書記,怎麼說,鎮里給工作組配車,錢由我自己搞,這有些說不過去

葉凡也喊喊苦,不然一個個全盯著他那勁萬,整天毛毛的連睡個覺都擔心錢飛了。幸好那卡的密碼在自己手中,不然還真是睡不著。「算啦!不行就走了。我也知道你難,天水壩子人也不好惹,估計那勁萬的事已經傳到那村裡人耳中了。

真的給挪用了估計會鬧騰。想到那壩子人我就有些心煩,這事還得誇誇你。

至於配車的錢那個沒辦法了。肯定得你自己想辦法。不管你從何種渠道弄得來錢我都支持你。再說你不是還有那勁萬。」

秦志明耍起了無賴作法,令得葉凡十分的鬱悶,心道:「全是開空頭支票,屁車配,還麵包車。

要我自己搞錢了還能說是叫鎮里特別照顧給工作組配車。這書記的臉皮一點不比我薄,老出一藍而勝於一藍。咱還是開自己的三菱得了,不過油錢得鎮里出

中午快。點時,關於調鄭力文到林泉代財政所所長的事,秦志明和宋寧江以及蔡大江三位書記碰了個頭。

蔡大江雖說有些不甘,但想到這是葉凡提的。如果硬是要阻攔惹毛了這個愣頭青,財政一塊可是在他手中的,以後盡給自己使絆子那自己可就麻煩了。

而且人家是縣上點名的分管財政領導,他當然有強烈的建議權的,最後無奈的點了頭。

不過也隱晦的提出以後撤鄉並鎮后在財政所方面至少得留一個副所長位置給他,這點秦志明也是點了頭。其實也有點像是買菜賣菜的交易,他們交易的是官帽子罷了。

關於從廟坑鄉調人的事縣上倒是很乾脆的答應了,一個電話就搞定了。..

因為現在雖說還沒宣布撤廟坑尊的事。其實已經在暗中先滲透式進行了。

就連網進入天水壩子工作組的兩個同志也是從廟坑鄉調過來的。

縣上的那些個大佬也不笨,一下子撤了鄉並過來人太多肯定會出亂子。到時搞得一團糟不是惹麻煩嗎?

這樣子的小打小鬧,東敲一個西拉一個,分散滲透進來,對於以後宣布后的合鎮帶來的影響肯定會小很多。

最多就是造成了現在的林泉鎮人員嚴重編的結局,不過沒關係,該死的是現在的林泉鎮政府,縣上沒多大影響。再說時間也不會拖太久。只是暫時性的一個結果。

「鄭場長,給力文講一下,叫他明天到林泉財政所上班,暫時代理所長一職。」葉凡搶著先機給鄭輕旺報了喜。這種人情當然是跑在前頭的好了。

「代所長,謝謝你了葉鎮卜,二落的,晚衛我送力文到林泉來,的哥倆好好喝幾蟲六※

修路的事我這邊也有眉目了,聽說你們林泉弄了勁萬,我這邊也不能太少。

省里我前幾天去跑了一下,弄了的萬,市裡答應3o萬。我自己湊的萬差不多有墜萬了。到時全交給你處理,呵呵1

鄭輕旺一聽心裡一顫,長長的舒了其氣。

要知道最近小弟鄭力文沒少在他耳旁嘮叨,差點生繭子了。給力文介紹女朋友他也賭氣不見,老父母親看在眼裡是急在心頭。

所以鬧騰得更厲害,每天來個電話催著,逼著鄭輕旺這個當哥的要搶先下手把力文的事給安排好。

差點都傳出了老娘要絕食的口風,因為廟坑鄉最近的局勢是越來越亂,人心不穩,「惶惶然快散架了。

鄭力文當然也坐不住了,可又不敢去找葉凡,再說也找不著他還以為葉凡怕麻煩給躲起來了。

鄭輕旺畢竟是一正處級幹部,有大將的沉穩性,所以這事他看得較透,估計關鍵還是在葉凡這個分管領導手上,主要的是葉凡這個分管領導還是縣上常委會討論通過的分管,所以權力肯定大。

因此鄭輕旺最近也沒勇去找魚陽的一些領導了,專心等著葉凡來報喜訊。

今天還真給他等到了,而且更令人歡喜的是居然出了預想值。原來只是打算能撈回個副所長就算不錯了。以後力文跟了葉凡慢慢再提。

想不到這一下子就提了個代所長,這個代字雖說還在頭上,但這事兒如果小弟鄭力文沒犯什麼大錯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了。這其中的道道鄭輕旺哪有不明白的理兒。

這次算來他是欠了葉凡一今天大人情,所以鄭輕旺立馬回應了,既然葉凡投之以桃咱就報之以李。

以田萬這個大數字來還報,這點還體現不到這個「報。字,關鍵在後面一句:這筆錢全由你來打理。

什麼意思?

也就是把景陽林場對修天水壩子那路的決策權,財權等方面的大好權力全交給了葉凡,這可是今天大人情。

如果給一些想撈錢的人掌舵的話就不得了,這田萬里至少可以撈上舊來萬回扣。鄭輕旺聰明,老道。這比直接送,o萬塊給葉凡更令人欣喜的。

「那我可得感謝鄭哥的大力支持了,晚上見。」葉凡笑道,心道:「鄭輕旺這個人交個朋友還行,唉!如果若夢的爸爸不是他暗使陰手殺害的就好了。」

「這就見外了葉老弟,我們林場也要走這條路的。就像你說的那樣,也許我們林場走得還多,出這點錢我還有些不好意思。

對了,老弟啥時有空叫上鐵海咱們哥丹個一起到狼鎖谷去打頭止。豬回來開開野葷。」鄭輕旺一臉輕鬆小弟的事解決了容不得他不高興。

「那是!改天,謝謝」。葉凡說完后掛了電話,心裡更是懷疑,如果說鄭輕旺真是殺害葉水根的主謀為什麼提到狼鎖谷卻是點塵不驚,很是隨意。

要知道葉水根可就是死在狼鎖谷的狼鎖崖的。一個殺人兇手能對殺害人的地方做到如此鎮定淡然,那只有三種情況了。

一個就是此人肯定是個瘋子,還有一個情況就是此人殺人如麻,毛經到了視人命如草芥的地步,所以無所謂。

最後一個就是此人沒殺人,從葉凡的揣測看鄭輕旺應該屬於第三種人。

如果葉若夢的父親葉水根不他主使殺的那又是誰。此事真是撲朔迷離,越來越神秘,亂了。葉凡總感覺其中就像是披著一層厚厚的迷紗,有點看得見但又全看不透,一頭霧水。

「媽的!天網恢恢,你這條魚是漏不掉的,老子誓要把你給糾出來葉凡狠狠地捏緊了拳頭,想到現在在天水壩子老宮中孤獨的生活著的乾娘葉金蓮,心裡一陣陣堵得慌。

決定下午去原魚陽紙廠去走走,想起那天晚上鄭輕旺請客,在歌廳包間里跟紙廠廠長黃海平的暗中較勁,算得上是棋逢對手。

葉凡嘴角習慣性的翹起了一翻隱晦的冷笑:「黃海平,正科級廠長,咱們好好掰掰。

人活一世沒有個對手也是沒勁,高手寂賓講的就是此等境界的人,與人斗其樂無窮,太寂寞沒啥意思

紀委書記周長河和縣人武部部長謝強兩人帶著幾個武警到了羊頭嶺雷達基地。

不過被攔在了禁區鐵絲網外面,守大門的一個上尉連長告訴他們這裡是軍事禁區,除了基地軍兵外所有人來都得要有嶺南大軍區的通行證才行。

37m美女圖片.37m.cn請百度搜索「37m美女」看美女寫真,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