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八十五章賠了夫人又丟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賠了夫人又丟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到,感謝「隙乃大大打賞和楓葉兩二片的月票!第弓更四千字晚上7點上傳,還沒改」

在謝強表明身份后那個上尉連長打了電話,不過答覆是只能進入營房區,不能進入核心軍事區,其實就是在外面的生活區了。..

周長河心裡一股子怒氣就要作,不過見謝強一直朝著他使眼神兒也就硬壓住了,才想起自己是來救兒子的,這是要大牌那不是跟兒子過不去。

基地司令曹武陽和政委顧開宣熱情的接待了他們,人家來送錢的不熱情那真是傻子了。

當時聽到那個守門的上尉連長彙報時曹武陽和政委顧開宣都有些異外,為什麼呢?

因為他們曉得魚陽縣是個國家級貧困縣,雷達基地每年都會幫地方修點路,出點力,獻點愛心,搞些軍民共建活動等等。

可是魚陽縣政府卻是從沒來人慰問過基地官兵們。想想也情有可原,人家囊中羞澀怎好意思空空手來還慰問什麼?這次倒是破天荒的頭一遭,送錢來了。

政委顧開宣接過了魚陽縣送來的幾十頭肥豬肉,一些地方土特產以及慰問金三萬塊。

在營房的大食堂整了幾桌好菜招待他們。在席中謝強和周長河隱晦的提出了周小濤被抓進基地的事,曹司令雖說叫司令,其實也僅僅是一個中校級別的軍官。

因為羊頭峰基地地盤也不是很大,就半個營的守衛力量加上一些雷達兵在裡面,總共不會過三百來人。所以一個中校主陣已經算不錯了。

周濤的事曹司令和顧政委當然也是心知肚明,不過他們也非常氣憤。

咱們一群官兵為了保衛祖國,拋家別子遠離故土躲在了魚陽這個鳥不拉屎的窮地方窩著。為的是什麼?當然是為了保家衛國。..

軍官家屬們湊了點錢,到魚陽縣討點生活,辦了個餐飲院子也就是水雲居,其實是羊頭峰的許多軍官家屬湊錢合股辦的。

你地方上人到好,不但不支持反而仗勢欺人。

膽大包天到光天化日之下逼迫軍官家屬陪酒,好像隱晦中還暗示要陪夜,說白了就是逼迫人家賣淫。

人家不同意還人被打,店被砸。聽說欺負人的還是縣委常委,紀委書記周長河的公子,一個是組織部長費默的小兒子,還有一個什麼市財政局副局長的侄兒等等。

純粹一個縣城旮旯地方的土皇帝家太子爺小圈子。說嚴重點是牛氓團伙也不為過,此事「是可忍,孰不可忍!,當時就連曹司令的肺都差點氣炸了。

要不是顧政委拚命攔著。估計他自個兒先就拉上一個排軍兵直衝魚陽縣政府了。

老子們拚命保護你們這群蛀蟲們花天酒地,還要強逼我們的家屬來陪酒陪夜。這事兒就是鬧騰到軍委、國務院去也是理直氣壯的。

所以周長河跟謝強隱晦的談到周小濤后,曹司令和顧政委居然裝傻,好像不知有這麼一回事兒。

「曹司令,顧政委,犬子小濤不懂事,我在桌上先自罰三杯先陪個,不是,水雲居有什麼損失我一定照價賠償。

不過小犬遭的罪也過了一些,國家是有法律的是不是?該受到何種懲罰我沒話說。還請曹司令讓本人帶回小濤,我回去直接就送公安局去,定好好責罰他。」

周長河非常委婉的自先請罪了一番,不過從法律角度也隱晦地批評了你軍隊方面也太過了,有些霸王作風。

周長河畢竟是一個縣的紀委書記,對法律方面還是懂得不少。而且作官的總有一股子官勢在,一直求饒他也作不到。..

「呃!還有這事。聽你說好像是謝營長惹事了,這事我倒真不知道。」曹司令聽完後轉頭朝一勤務兵喊道:小楊,你們謝營長在嗎?去給我叫過來,我得好好批評他這種行為了。」

臨了還補了一句道:「太不像話了,就是軍官家屬被強迫陪酒陪夜也不能這樣子打人家公子,判刑那是有國家法律的。」

謝強和周長河頓時失了顏色,謝強後悔得真想立馬去撞牆。這都什麼事,自己為一個強*奸未隘就來說情,何況自己還算軍隊系統的。這臉真沒地兒擱了。

周長河臉色差點綠了,此刻也只想找個老鼠洞趕緊鑽進去了事,不然這臉往那兒擱去」,那個叫楊志的警衛員一會兒氣喘吁吁跑了回來大聲報告:「報告司令,謝營長說了,他現在正執行看守基地核心區任務,不能離開崗位。

離開去了事這責任他負不起,要掉腦袋的。說是周小濤的確是他抓的,還說是不還給魚陽縣了,要放人行。叫縣委書記和縣長

並且保證以後不再生此類事才放人。他還說,時間只給三天,三天後再不來,就要把周小濤給送到水州藍月灣基地的軍事法庭上去了。

還強調說是因為此事涉及到了一個基地的軍官家屬被地方混混迫陪酒和那個的事,情節惡劣。已經不屬於地方公安機關的範疇

楊志估計事先把這段話背過幾十遍了。因為說得太溜一些。一下子怎麼能記得如此清楚,而且條理如此通暢。「呵呵!周書記,謝部長,這事我這個司令也是愛莫能助。作為一個基地司令,軍官家屬的穩定才是最重要的了。

如果軍官家屬不穩了咱們的軍官們怎麼能安心守衛祖國,沒有他們守衛祖國我想周書記和謝部長,也不能這般安穩的在縣城生活吧!剛才你也聽見了」

曹司令一臉的無奈樣子,顧政委跟他講的大同小異。到是從政治思想方面對周長河這個。紀委書記,來了一番愛國愛官兵外帶著兒子的再教育。差點沒把周長河給氣得直接兩眼翻白就此嗝屁在了酒桌了。

謝強早坐不住了,一直後悔今天陪周長河來,這個老好人當得實在是窩囊,簡直是恥辱,太難堪了。

倆人灰溜溜溜回了縣城。回到車裡後周長河心都涼到底了,一眸子絞痛,頭一紮一紮的感覺眼冒金星星,居然一下子暈到在了車裡,慌得謝強趕緊把他往醫院送,掛了瓶醫生說是氣怒攻心引起的暫時性玄暈,不久就會清醒了,生命無大礙。

倆人這一趟不但沒撈回周小濤,還陪了好幾萬塊,不氣那才怪。張曹中來探望周長河時也是很無奈的樣子。

人家基地不放人還真沒辦法,人家還說得在理,就是張曹中這個縣長當時聽了謝強的說詞后都感覺丟臉他娘的都丟到姥姥家了。

這件事如果說大還真大,送上軍事法庭那周小濤不死也得脫層皮。

那個問題就嚴重了,逼迫軍官家屬陪酒陪夜還打人砸店,軍事法庭難道還會幫助這種社會渣渣,何況受害的一方是軍人,不是一個,而是幾百號人的一個團體。

說小也是一件小事,最多送到公安局關關幾天教育一下罰點款就解決了,關鍵的主動權在軍隊方面。

周長河的老婆肖懷月早嚇壞了,再也不聽周長河的勸了。一路哭喊著跑到了堂弟肖竣臣家裡。

硬是賴著要肖竣臣出馬,因為肖家肖竣臣的老婆叫曹珍麗,小叔曹勁松在墨香市軍分區任上校參謀長,既然他也姓曹,羊頭峰的司令也姓曹,沒準兒兩人還是本家。

而且曹勁松是上校,比羊頭峰基地司令的軍銜級別還要高,也許還有用,不過現在也只有這一條路走了。

肖橡臣給肖懷月哭得煩了,他老婆曹珍麗見老公使了眼神兒也只好拿起電話打了過去。

下午。

葉凡去紙廠了。

原魚陽紙廠建在上龍灣里,其實就是在林泉鎮街邊,以前周圍到處是空池水田,現在全成了店面住房,紙廠建在這裡早就不合時宜。廢水、廢氣、廢物弄得周遭民眾苦不堪言,難怪大家會聯名上書狀告原魚陽紙廠。

葉凡在農機站的玉標陪同下站在紙廠門外看了許久,心道如果要注資盤活紙廠肯定得搬廠。

這個的投入跟辦一個新廠估計差不了多少,難怪南宮集團來了一遍后就打了退堂鼓。

也不能怪人家,光是搬遷費、猛的費、廠房絕對不下於七八百萬,而且新廠的廠房肯定要求很大的。

林泉鎮的空地還是較多,但多是一些低緩的小山坡之類地型,想找個大號地盤那較難,所以這廠還想賺錢那隻能說是痴人說夢。就連葉凡一時都有些呆愣住了,站在紙廠門口久久挪不動步子,心堪底那是瓦涼瓦涼透到底了。

「完了,官帽子看來是要飛了。格老子的,衰1葉凡暗暗的罵了一句。

門口傳達室有個。老頭,見葉凡進去理都沒理,自顧自的抱著一台收音機唱著金腔。

這樣子還看什麼門?估計壞人到廠子里東西都偷光光了他還「嗆嗆嗆。地盡賣唱著。

不過這麼一個破敗紙廠也的確沒什麼東西可偷,大的機器搬不走,一些紙張拿去也買不了幾個錢反而惹了一身的騷味。

走進紙廠,裡面還是挺大的。左右再座大樓,大是大就是給人一種非常老舊的感覺。玉彪估計也經常到紙廠玩,熟!所以直接帶著葉凡就沖廠長辦公室而去。

37m美女圖片.37m.cn請百度搜索「37m美女」看美女寫真,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