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八十七章有貓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七章有貓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百八十七章有貓膩

第一百八十七章有貓膩

「好!你給黃廠長說一下,我以林泉鎮政府名義宣布,王六順,張華聚眾鬧事,不安心工作,不服從領導安排,陰謀破壞紙廠的盤活改進……他倆人被開除了。而且,攻擊政府領導,打傷工作組成員,我會叫趙所長來處理的。」

葉凡的話清晰有力,在養生術的氣勢支撐下人更顯得勢氣十足。

字字鋼粒子般敲在了眾人心坎上,一個個可怕的大帽子劈頭蓋臉的砸在兩個倒霉蛋身上。

頓時人群中發生了些許變化,一些膽小的,本來存著看熱鬧心理的工人已經不知不覺中退後了十幾米。葉凡面前一下子空出了五六米的空地來。

這個時候黃海平正與副廠長秦明楷悠閑的喝著茶。

「老秦,你說說,那小子會不會真的被打成豬頭,恐怕咱們廠得賠幾百塊葯錢了。」黃海平面無表情樣子淡淡說道,好像說的是一件故事。

「這個……難說。就看六順和張華他們有沒那個膽了。不過姓葉的一個文弱書生別給打殘了步入張希林的後塵估計會惹上**煩事了。」秦明楷還略有些擔心。

「不會!痛肯定會的,皮肉拉裂一點也會的。至於說打殘我早就特別叮囑過了,絕對不會。六順他們經常干這事兒,有分寸的。」旁邊一個長相顯得有些猥瑣的瘦臉男子乾笑著,他是原魚陽紙廠的供銷科科長萬剛。

「分寸!就怕那小子打紅了眼連刀子都敢拔出來,哪還有屁的分寸。這事咱們幾個在通一下氣,絕對要裝著不知道才行。

畢竟姓葉的是一個副鎮長,還是黨委委員。真出事了蔡大江和秦志明臉面也不好看,特別是縣上那個李天王,估計會暴跳如雷的。」

秦明楷低聲說道。

「老秦,咱們並沒做什麼是不是?這跟咱們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慌什麼?」

黃海平沉穩如山,輕輕瞥了一下秦明楷,心道這人還是膽小了點,做不成什麼大事。

君不見一將功成萬骨枯,古來成大事者全是這樣的,踩著別人屍體上位的。咱要是不狠這廠長的位都快丟了,丟了還神氣個屁,成王敗寇也!

「大家不要怕,玉標,沒事吧,去給我搬條凳子來。我想跟大家好好嘮嘮嗑。」

葉凡掃了一下旁邊的一條水泥灌的乒乓球桌子有了主意,他早就想跟工人們好好談談。

這盤活紙廠肯定會遇上這樣或那樣阻力的,征地、搬遷、人事等等。其它都不可怕,最怕兩點,一點怕沒錢,沒錢什麼都不用說了,全是扯蛋。

二來就怕工人們的思想想不通出來鬧事,最後弄得廠都垮了還有什麼用。

不久玉標也搬來了一張藤椅子。

葉凡把椅子放在了不到一米高的水泥乒乓球桌上,自已大馬金刀的往上一坐,倒有點平時開會的感覺。這乒乓球桌顯然就成了臨時的主席台。

「工人兄弟們,你們好。我想問問,你們滿意現在的生活嗎?」

開始沒人敢應聲,幾分鐘過後才有一個人躲在人群中回應道:「當然不滿意。」

「為什麼?」葉心追問了下去,打鐵乘熱才好。

「這還用說,咱們半年了,每個月才領到120塊工資,買點米搞點稀飯還湊和,肉就不要想了。一個月能聞到一點肉香味也算開了洋葷,大伙兒說是不是。」見葉凡這個副鎮長和藹了起來,回話的人就多了起來。

這時許多人開始訴苦了:「是啊!每個月就120塊這叫人怎麼活,咱還得養老婆孩子,連病都沒法看了……」

「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就是你們每個月領到手頭的120塊錢也還是黃廠長求爺爺告奶奶的到銀行貸來借來的。

你們想想,銀行能光借不還嗎?假如說有一天銀行不借了你們連那120塊都沒有了該怎麼辦?」葉凡隨勢而下,倒是激起人群中的大討論。

有人惶惶的喊道:「是啊!連這吊命的120塊都沒了該拿什麼去買米下鍋。」一時間人群中有些亂了,工人們情緒開始有些激烈了起來。

「講得沒錯!既然不滿意為何不改變現狀?」葉凡拋出了話題。

「改變,如何個變法,難道就是賣廠子。賣了是能分到一點錢,那咱一家人經后怎麼辦?這廠絕不能賣,好歹還有個盼頭。」一個中年人氣憤的嚷道。

「呵呵!改變為什麼就是一定要賣廠子,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活人能給屎憋死嗎?好好想想,能想到辦法的,證明的確有效的我給你請功,獎一千塊,絕不失言。」

葉凡給大家提了問題,拋出了重獎,下面頓時鬧哄哄的開始展開討論了,一千塊獎金沒人相信葉副鎮長會兌現的。

「胖子,你說咱們廠該怎麼變?」一個粗里粗氣的聲音問道。

「我哪知道,知道了也不會再當工人了,早就當廠長去了。」胖子回道。

將近15分鐘后討論了這麼久也沒想出什麼好的點子來,突然有人領悟了似的大喊道:「葉副鎮長,你既然是分管咱們廠子的鎮領導,你說說該如何變,只要不賣廠子,有工資領大伙兒就聽你的。」

「是啊!還得請領導給說說。」眾人全盯向了葉凡,倒沒人再說話了,葉凡這時倒有種肩挑重任的感覺了,彼有股子自豪感,心道如果真能盤活廠子還真是做了件大好事。一千多號人牽扯著多少人的神經啊!

仔細掃了一眼剛才說這話的人,發現居然是一個年青人,估計就二十六七歲。

人顯得很活,濃眉大眼的五官也端正,從相面術上看隱隱的還溢冒著一身的正氣,暗道是個人物。伸手一指剛才喊話的人問道:「那位兄弟貴姓?」

「湯正海。」那個青年並不害怕,走上前來回答道。旁邊有個老人說道:「葉領導,他是我們廠副廠長,頭腦子活,唉1

說完了還嘆了口氣,估計這湯正海其人有故事。

葉凡來了興趣,看此人在工人中好像威信不小,記上了心頭。以後廠里負責人肯定要換的,黃海平此人遲早要滾回縣裡,這廠廟小容不下他這尊正科級的大神。

而且從今天鬧事的事來看就是黃海平給自己的下馬威,那天在藍月亮歌舞廳此人已經隱隱的有這個苗頭了。

作為黃海平此人,聽說縣裡早些年叫他回去任一些偏門局的局長還不願意,就要賴在這紙廠。這紙廠這般的破敗了難道其中還有許多油水不成?

沒油水他一個正科的局長不做為何願呆這破廠。黃海平其人也並不像一個能為廠里謀福利的幹部,從他那豪華可堪比副市長的辦公室就可以瞧出一些端倪來。這事倒引起了葉凡的警覺,覺得其中肯定有貓膩。

「我們歡迎葉副鎮長給大伙兒嘮嘮,只要能救廠子我們都支持,大伙兒鼓掌。」湯正海帶頭鼓起掌來,頓時『嘩嘩嘩』一片掌聲如雷潮滾過。

「奇怪了,外面怎麼好像在開會一樣?」秦明楷疑惑的喃喃道。

「不會是打得熱鬧起來,那姓葉的被大家揍成了豬羅所以大家在歡慶。」售銷科科長萬剛怪聲乾笑。

「哼!不像!奇怪?春艷怎麼還沒打電話來,難道發生了變故?」秦明楷搖了搖頭。黃海平卻是沒有動靜,還是不緊不慢的呷著龍井,穩如泰山。

「海平,姓葉的兩腿就把六順和張華給蹬到了一邊,這兩個蠢貨現在還在廢紙堆里哼哼呢,沒用的東西。」張春艷終於打來了電話,非常的生氣。

「呃!有點道行,倒是我小看他了。那小子現在幹什麼?」黃海平淡然問道。

「在講課1張春艷沒好氣哼道。

「講課!他又不是老師講啥課?」黃海平來了興趣。

「還不是注資紙廠盤活廠子的一些破事兒,我看那幫子傻子工人全被他一張花嘴給迷住了,有幾個姑娘像看歌星一樣瞧著他,簡直就是花痴,哼1張春艷話里明顯帶著一股酸味兒,吃味了。

「呵呵呵!讓他講去吧,咱們坐山觀猴戲,沒事,酒要慢慢溫,越溫就越燥。」

黃海平戲了張春艷幾句掛了電話,臉色也有些陰沉了下來,盡把氣往茶水裡撒著。

秦明楷知道他性情複雜,因為黃海平這個人平時很難見到他大發脾氣樣子,從來就是不慍不火樣子。心裡波動得厲害時就是拚命喝茶。

「工人兄弟們,那我們就聊聊。打個簡單比方,你如果現在林泉鎮開了一個菜館子,當然是小菜館,而且基本上沒有裝修的那種。因為就餐環境差所以沒有幾個有錢的客人肯上門來,倒致了你開的菜館子生意是越來越差,就快關門了。

這個時候某個有錢的人對你說,你這菜館先前一應用具等總共花了一萬,我出三萬跟你一起合夥換修一下這菜館子合作賺錢。你們會不會拒絕?」葉凡問道。

「當然不會拒絕了。」人群中一個老頭隨口搶答道。

「拒絕是傻子1一個中年婦女插嘴道……

「呵呵呵……那位大嫂講得沒錯,拒絕是傻子。一旦合夥肯定就有錢賺了,你們看看,菜館子重新裝修后招來了客人就賺錢了。如果賺到了錢那你們錢怎麼分呢?」葉凡又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