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八十九章大佬雲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佬雲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本章。..明天第更也是,算是補償各位大眨引州響子跳章的章節,對不起了,狗子最近太忙了一點,看花了眼。現在是麻煩「滿江大大。給改過來了,因為題目作者改不了」

「沒關係,只是下來隨便走走。小葉能把精力放在紙廠改革上很好。盤活了紙廠我給你請功,來小葉。給你介紹一下,咱們縣紀委的周書記。」

肖竣臣說道,話中毋怪。葉凡感覺到了。心裡一驚暗想道:「糟糕!周書記不是周小濤的父親嗎?當時於哥提醒過我的。這下子找上門來了,難道是來問罪的。要知道周小濤當時也挺慘的,自己就是其中主事人之一,後為被媚兒的哥謝遜抓走了,那小子應該送回去了

「小葉同志不錯嘛1正在葉凡胡思亂想著時,想不到周長河倒是先開口了,掃了葉凡一眼,自有一股子凌厲的官威副向了葉凡。

葉凡心裡暗暗嘀咕:「難怪作官的都怕紀委書記,好像其人身上帶著一股子殺氣似的。這種殺氣跟軍人的那股子鐵血氣息有點類似。但又不一樣。」

「歡迎周書記在百忙中抽出時間來咱們林泉指導工作,各位領導請坐。先喝茶。」葉凡愣神了幾秒後行氣一圈子恢復了平靜,並沒顯得多麼的慌張。跟蔡大江點了點頭打了招呼。

周長河心裡卻不是個滋味,事後周長河仔細地了解過情況,知道這事還敢林泉鎮的一個姓葉的副鎮長扯上了關係。

當時那姓葉的毛頭小子就是一個強悍的幫凶,自己兒子好像還被他打過。心裡那個窩火勁頭直冒,可惜暫時作不得。

這是為什麼呢?周長河堂堂一個縣委常委,紀委書記,官員們見之如老鼠見了貓的大人物怎麼會對葉凡如此客氣?

這還得說說周小濤的營救之事。當時肖竣臣被周長河的老婆,也就是自己的遠房堂姐肖懷月給哭得撓心不已。

後來給老婆曹珍麗使了個眼神兒。曹珍麗心領袖會,當作肖懷月面給自己的小叔,也就是墨香市軍分區的參謀長,上校肖勁松打了電話。

把周小濤被魚陽縣羊頭峰雷達基地謝遜營長抓長之事給說了一遍。當時小叔肖勁松聽說周小濤應該也算是曹珍麗的侄兒。

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珍麗。不是小叔不肯幫你,那個謝遜我也曉得,脾氣特別的暴,人稱金毛吼獅謝遜。

上次一點小事咱們軍分區司令還被他吼了幾句,最主要的是羊頭峰基地不屬於我們墨香市地方軍分區管轄,是直屬於在粵東省花州市的嶺南大軍區管轄。

所以,人家未必會賣我這一參謀長的帳,這事真沒辦法。我看你還是直接找那個謝遜的妹妹謝媚兒姑娘解決算了,解鈴還需系鈴人」濤這次做得的確太過份了。

水雲居那個地方我也知道,是駐守在羊頭峰基地的一些軍官家屬合股起來開的一個餐飲場所,是正規經營。

小濤是惹人家家屬,還敢逼著人家陪什麼的,打人砸店。..9unet哼!要是遇上我也會把他給抓起來的,太不像話了說完后肖勁松就掛了電話,不但沒幫上忙倒還被他了一頓。差點沒把當時在場也聽見了的肖懷玉給氣暈過去。

因為曹珍麗很聰明,當時用的是免提鍵。意思是我儘力了,不是不幫,是幫不了,你自己兒子太混帳了。

其實肖勁松不是幫不了,是不幫。肖勁松好歹也是一位上校級別參謀長,雖說不能直管,但軍隊之間多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

肖勁松是聽說周小濤去逼迫軍官家屬陪酒陪什麼的那是生氣了,因為肖勁松自己就是一正宗的軍官嘛,也有家屬的,如果真的厚著臉皮打電話給謝遜的話估計也會落個人情的。

周長河從醫院出來后再三想過,覺得如果直接去找謝媚兒拉不下這個臉子。畢竟自己是一縣之高高在上的紀委書記,以後還有何臉面作人。教縣裡官員。

所以採取了個迂迴戰術,轉而求其次想從謝媚占的乾弟弟葉凡這裡打通關節。

謝媚兒不屬於體制中人。即便是周長河去找她人家未必搭理,而且女人這個東西容易記仇,如果撒起潑來劈頭蓋臉的罵了周長河那可是丟臉丟盡了。

葉凡就不一樣了,他好歹也還算是自己手下,總得給自己一點面子。

人要能做到能屈能伸,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先低低頭。以後會有收拾你這小子的機會,就是當時周長河的想法。

所以今天肖竣臣到林集鎮來檢查工作,周長河表示也想到林泉來看看紀委工作開展的怎麼樣。

當然,肖竣臣是什麼人,官場老油子。一眼就看穿了周長河這個算是姐夫的人心裡打的小算盤。

當然,他也不會說破的,裝著不知跟周長河一起到了林泉。周長河本想等晚上小叭汁跟葉幾好好聊聊,誰知葉幾自個幾送卜門來請秦志卿咯膩,因此也順水推舟就來了。

在一個角落處,肖竣臣把葉凡拉的來正聊天。

小葉,有個事我得說說你了。年輕人太衝動不好,你現在已經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副鎮長了,還是黨委委員。

你的一言一行可就代表著林泉鎮,代表著咱們黨的幹部形象。遇事時要三思而後行,盡量剋制著點。當然,年輕人有些火氣也是正常的。有火氣就有幹勁是不是?」

「是肖副縣長,以後我會注意的,您講得對。」葉凡點著頭明白了肖竣臣肯定指的就是自己在水雲居打人的事。

「明白了就好,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是不是?所以這事兒過去了就算了。」肖竣臣意有所指。

「我曉得肖副縣長,這事兒我早就忘了。」葉凡趕緊表態。

「好!好!忘得好啊1肖竣臣連聲贊道,轉眼掃了葉凡一眼眼神緩了許多,「不過現在小濤還在羊頭峰基地,這事兒有點麻煩。..謝媚兒不是你干姐嗎?呵呵,不說了,不說了。」

「原來是為周長河的混帳兒子周小濤作說客來了。」葉凡恍然大悟。

心裡也挺驚訝,難道周小濤還被關在羊頭峰基地,那小子估計被謝遜給整慘了。算了。等下媚兒也要來吃飯,正好給她說一下此事就結了。

大家聊了近半個小時,秦志明開著玩笑道:「葉副,啥時上菜啊,五點多了,咱們的五臟廟可是要造反了。」

「對不起啊各位領導,還有三拔客人十幾分鐘后就到,要不咱們先上菜。」葉凡說道。

「噢!還有客人,是誰啊葉哥?」齊天忍不住問道。

「暫時保密。」葉凡神秘的說道。

「哈哈哈,葉兄弟,我來也1老遠就聽見了財神哥趙柄健的大嗓門。

葉凡向大家使了個眼神在屋裡回到:「趙哥到了,請進1

因為包廂門是斜著條縫開著的。所以聲音還是聽得見。趙柄槳吱嘎。一聲粗著嗓子大力推開了包間門,正想再叫一聲一眼望看見常委副縣長肖竣臣和紀委書記周長河身子。

突然間整個人石化了,嘴巴張得老大如一尊**石雕硬生生把話給憋進了肚皮,所以那形象特別的滑稽。

「我」我說葉兄弟,咋」氨肖副縣長,周書記,您們也在啊1趙柄健回過神來趕緊小跑著上前打著招呼,一臉的尷尬。

哈哈哈,,

又是一眸子哄堂大笑,「沒事趙哥。已經有先來者像你一樣了就是趙大炮鐵海同志,跟你同姓。看來這是趙姓的優點,呵呵」依。

「好!好!我總算前面有個墊背的了。」趙柄健舔著臉,面上神情好了許多,後面的張新輝副縣長也趕緊上前見禮。口分鐘后,客人又到了。

於建臣帶著幾個人走進了包間,其中只有他的小舅子,也就是國安局的副局長范宏網葉凡知道,其它的都不認識。

不過肖竣臣和周長河以及鄭輕旺早就擠到了門邊迎接去了,王新輝副縣長動作慢了點和葉凡一起被他們一衝給擠到了角落處。

葉凡當然是一臉的鬱悶:「這到底咋回事兒,我這主人不管事了?」

一番握手下來,於建臣笑眯眯的把葉凡給拉了過來說道:「來葉老弟。給你介紹幾個朋友,這位是咱們墨香市組織部的曹副部長,他可是常務副部長。這位是市經貿委的賈副主任

蔡大江算是徹底震憾了,不光是他。就是秦志明和肖竣臣以及周長河,鄭菲旺等人都在心底里暗自從新估量葉凡了。

心裡也是極為納悶:「這小子的。一個副鎮長,憑什麼有這麼大的人脈關係,而且好像都是些實權人物。」

「曹部長好,賈主任好」葉凡略顯謙恭的打著招呼。當然,於建臣也是一翻好意,所以極力把他們給拉來了先混個臉熟。

「小葉同志,聽於局長說是你這個小兄弟很不錯!中午吃飯時一直在酒桌上吹噓啊!呵呵」你是不是送過他幾條好煙,幾瓶好酒。」曹副部長也開起了玩笑。

「那倒沒有,倒是揩油過於哥幾餐飯,嘿嘿1葉凡輕鬆的回答道。

「噢!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於局長今天早上已經走馬上任咱們墨香市公安局局長寶座了。這我就不明白了,於局長一個市局局長,堂堂的正處級大員,怎麼反被你揩油?」曹副部長不放手繼續笑著追問。

「於哥,好啊!陞官了也不說一句。是不是怕我再次揩油吃窮了你這大局長?」

葉凡乘機祝賀道,把手一招盧偉和齊天走了過來,葉凡介紹道:「於哥,這倆位也是我的兄弟,盧偉,他還是你的手下。這位是齊天,你知道。」

「盧隊長我當然知道了,咱們市局網,制爪凶年輕有為的刑警隊隊不到跟你小子壞扯卜了關爍。么時候派人打入了我們市局內部咱還不知道,哈哈,以後得防著點別背後被你小子陰了。齊天老弟,歡迎你。」

於建臣非常的客氣,他知道葉凡的這兩個朋友底細,可不簡單的。

屋中其他人也在暗暗猜測著齊天的身份。對於盧偉此人,面相看去如此年輕,居然高居市局刑警隊隊長一職許多人也是暗暗吃驚。在華夏有如果能耐的人其背後的靠山是深不可測,要知道在華夏官場沒有深厚的人脈想坐上市局刑警隊長一職。而且是如此年輕絕不可能的。

剛才周長河覺得自己放下臉來找葉凡是給他面子,現在見葉凡跟市公安局局長稱兄道弟的,而且市委組織部的曹副部長也聊得火熱。自己這個縣紀委書記倒給撂到了一邊。心裡在震驚的同時也是不是個滋味,酸酸的苦澀。

「大家請上座。」知道謝娓兒到林泉了葉凡招呼大家坐上了桌子,先是上了幾盤不菜。

大家還沒動筷子謝媚兒已經笑盈盈的推開了包廂門,當一眼掃去現滿滿的居然有一屋子人也給嚇了一跳。

其中肖竣臣和周長河以及周拍成、郜副檢等人她也認識。手捂在櫻桃小口上像一隻受了突然驚嚇的可愛精靈,臉色突然的紅了起來。

今天的謝媚兒換了一身粉紅色的套裙,雲鬢平挽真像個來敬酒的小媳婦,再加上臉蛋上的紅暈更顯得迷人心醉不已。

葉凡站在距他三米遠的地方人也暫時性呆了,狂吞口水,心底里一股強烈火熱,已經壓抑了許久的情感就快暴了。

就這樣子一個站門口一個站在門內互相對望著,屋內人全都眼神怪怪的在倆人之間掃來掃去,傻子也會猜得到大家在想什麼。

小丫頭,你什麼愣?老把我堵門口,飯都不讓吃是不是?」後面一個略來磁性的渾厚中音男聲突然響起了,慌得於建臣和曹副部長都站了起來,鄭輕旺以及肖竣臣、周長河也不例外,一個個全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是「跳,而不是站了,度非常的快。

至於說秦志明、蔡大江一夥鄉鎮長之流只是隨大流,心裡也在嘀味不知謝媚兒身後站著的男子是什麼來頭,絕對屬於大佬級別的,不然於建臣和曹副部長為何會這般的謙恭?

要知道於建臣可是堂堂的市局局長,以後幹得幾年後有了成績是可以兼政法委書記入常委的。

而曹萬年更是不得了,市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管一市幾萬官員的帽子的。一扶正就是常委了,兩人都是手握一方權柄的實權級人物。

「小叔,我就是不讓你吃飯。哼1謝媚兒生氣了,側身讓過小叔在一邊生悶氣。

「媚兒,這位是」葉凡望著那個身材相當高大有形的男子問道,是想拉下話打個圓常

「我小叔,有啥了不起,不就一個副書記,哼哼哼1謝媚兒突然來氣了,倒是連哼三聲,逗得大家都想笑,不過誰也不敢笑就那樣子憋著,臉上肌肉鼓動著樣子全古怪。

就連跟在後面的哥哥謝遜也在暗的里偷笑不已。要知道謝家人見嚴肅的小叔都有些害怕,打心眼裡畏懼,只有自己這個小妹不怕他。

「呵呵呵,我們媚兒小姑娘生氣了,小叔投降了行不行?」那中年男子終於逗樂了謝媚兒。

掃了葉凡一眼問道:「你就是媚兒經常提到的那個乾弟弟,噢!不對,好像媚兒最近又改口叫你什麼來著,我想想。

嗯0凡哥」了不起啊小夥子,我們家媚兒可是天上的小仙女,小公主,從小到大連我都被他欺負過,不簡單。

能讓這個狂傲的小丫頭喊聲哥哥的人除了她的親哥外就沒別人了,你是頭一個。哈哈哈,」

「謝」謝副書記,哪裡的話,我當時只是摻了大運,踩」踩中狗屎了。

」葉凡感覺今天這舌頭有些不好使。總是繞彎彎似的,不小心連狗屎都給說出來了。

「什麼意思,狗屎,你」你敢說我是那個狗,」謝媚兒生氣了。直瞪著葉凡了,嚇得他一鑼嗦。

趕緊辯解道:「媚兒,不是踩你。是踩」唉!說不清了,來!入坐1葉凡想了想乾脆不解釋了。越解越亂,一拉謝媚兒邀請大家入座。笑道。於建臣等人正想上前見禮,身子居然被從謝副書記後面突然鑽出來的謝遜少校這隻金毛獅吼給撞開了。

他一下子衝到齊天跟前「啪,地立正,行了個標準的軍禮道:「報告長,羊頭峰少校營長謝遜向你問好。」

37m美女圖片.37m.cn請百度搜索「37m美女」看美女寫真,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