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九十章人脈的震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人脈的震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更,,狗午的一點小意思,謝謝各位大大的心罰六,

這一手可是把大家全給震得差點蒙了。..一個個瞪著牛眼看著齊天。不知道這年輕小子什麼來頭。就連謝副書記也是有些異外。

自己這個侄兒可屬於那種帶刺兒頭的人,好歹也是羊頭峰基地的一個少校營長,怎麼稱呼一個看上去嫩嫩的毛頭小子為長。

當然,曉得謝遜身份的也只有肖竣臣和周長河以及葉凡幾個人。其他人不知道。其他人只是好奇,是從年齡方面感覺到好笑。

特別是周長河,差點真暈菜了過去。兒子被謝遜抓去時他表現得多牛氣,自己怎麼求都求不出來。

這倒好,這小子居然向著葉凡的一個小弟敬禮了。剛才環繞在身上的一股子優越感轉眼間在周長河身上全消逝了。

肖竣臣也差不多,一直在猜測著齊天的來歷以及葉凡這子是不是什麼備城太子圈內隱士,看來得重新估量這小子了。

「呵呵!謝少校不必客氣,這裡不是軍營,今天我是特別來拜見大哥的。」齊天一出口還真行,他這麼一張口是真會震死人。

「長的大哥,能不能介紹給謝遜也認識一下。」謝遜來了興趣,緊著追問道。

「呵呵!你估計認識他,就是你妹妹的乾哥哥。」轉身站起,走到葉凡跟前略顯恭敬味兒說道「大哥,這位謝少校你應該認識吧。以後大家熟悉了就好。

謝少校,我大哥是個頂天立地的漢了,就連咱們鐵團長都叫他兄弟。是真正的叫兄弟。

我們鐵團可不是個;輕易會出口的人。你以後對他可得恭敬點,不然給鐵團知道了估計會拔了你的皮。合哈哈」

齊天隨勢而下,給足了葉凡面子,打著哈哈。

旁邊人認為齊天是在開玩笑,一個團長也沒啥得意的。回到地方的話還撈不到一個副縣長的位置。只有於建臣的小舅子范宏網知道鐵團長的份量。

「那是,鐵團的兄弟打死我也不敢不尊敬的。不要說我不敢,就是咱們基地曹司令見了也得恭敬的。」謝遜撓了撓後腦。一臉嚴肅樣子。絕不像說假話。

一時間屋子裡更是熱鬧,大家又聊了一眸子。

正式上菜!

最令人異外的就是李宣石、李橫山客竄起了端菜服務員。..因為那兩盆燉得直冒香氣、熱氣、霸陽之氣的狼鼠湯直接用的木盆子裝的。就跟農村人洗腳用的大號木盆子差不多,足有田厘米寬大,淺淺的,木板上還雕得有一些花紋。這個還是葉凡請黃曉琳幫忙叫景陽林場木具廠特別做的。

見大家眼神有些怪異,估計都在想怎麼把洗腳盆搞來裝肉湯。葉凡呵呵笑道:「你們別小看這木盆子,木材可是特殊的一種叫花梨木的珍貴樹木做的。有清神提腦的功效,而且會自然的揮出一種淡淡的馨香味兒。

肉湯裝裡面不易被同化,如果用普通鋁盆或者鐵盆裝那湯的味兒就跑了許多。

這盆子是我專門請景陽林場木具廠的師傅給弄的。聽說他們廠出產的木具經常出口到歐州那邊,是不是鄭場長?」葉凡轉頭問鄭輕旺。

「呵呵!不但是歐洲,就是小僂國,韓國也有我們景陽生產的木具。」鄭輕旺見大家都掃了過來,感覺特別的滿足。能在謝副書記和曹副部長等人面前表現一下這可是個好機會。

要知道謝國忠是墨香術的第二位專職副書記,除了書記楊國棟、市長羅浩通,黨群書記周乾陽外這位謝副書記就是墨香市實實在在的第四號實權人物,跟葉凡在林泉鎮所處的位置差不多。

周長河連腸子都悔直了,咬牙切齒地暗罵道:「這個小畜牲,回來一定要好生修理一下。居然敢去逼人家市委副書記的侄女陪酒還陪什麼夜」,打人砸店。不要命了是不是?」自己剛才還有些惱火,想找個機會刁難一下謝媚兒的水雲居,這下子周長河是徹底死心了。

縣紀委書記跟市委副書記相撞,那是個什麼概念。就是人們常說的雞蛋碰石頭就是此種下常

只要人家一句話,就可以捋掉自己頭上那牛逼哄哄的帽子。現在周長河連兒子的事都不敢想了。

嘆道:「集了。自作孽不可活,上軍事法庭就上吧,蹲幾年大牢也好,這個孽子。」

誰知葉凡把謝遜拉一旁低聲說了幾句話,謝遜掃了周長河一眼,走近他低聲說道:「看在葉哥面上就算了,你可以叫人去領周小濤回去了。哼1

說完拿出電話講了幾句轉身走了,周長河也來不及計較太多了。心裡一喜趕緊說謝謝,滿心的喜悅,趕緊打電話給老婆叫他去領人。..

蔡大江雖說震憾於葉凡的人脈廣。但想想后也不怎麼驚訝了。也許就是前次天水壩子那個,案子接交上這些人的。

真正能給他撐腰的人也不多。軍隊的跟地方風馬牛不相及,沒用。除非葉凡參軍人家幫點忙還是有,在方上的事軍隊也幫不了他多少。

而且從剛才齊天的口氣上來說軍隊里就那個鐵團長牛氣一點,也沒

么。

在蔡大江想來一個團長在部隊裡面牛逼點正常,脫了軍裝,這要放地方那就是條蟲,還不如自己一個大鎮的鎮長。

第二條人脈就是公安方面,最多就是於建臣這個市局局長跟他關係會好一點,也沒啥。

現在人稍好一點就是稱兄道弟的,真有事時早躲人了。他也只能管公安一攤子,葉凡又不是警察。所以這一條靠山也沒用,何況離得那

遠。

第三條最有用的就是葉凡跟謝媚兒的關係,從剛才看好像還不傳估計也剛接奐上去,算不上深交。

因為連謝遜都不怎麼熟悉葉凡了。最多葉凡有事謝媚兒去求她叔謝副書記一二次,次數多了人家未必肯幫。

不過如果葉凡跟謝媚兒比既男女朋友關係那就不樣了不討從謝副書記的口吻哪刀刪哺兒從小妖傲,不是那麼容易談朋友的。而且即便是談朋友謝家也未必看得上葉凡一個副鎮長。

而現在葉凡最大的靠山其實就是縣委書記李洪陽,不過李洪陽也只在在利用他,應該稱不上心腹。

無非想利用他跟南宮集團的關係拉些錢來投資,這次從南宮集團態度看人家好像不賣帳,對紙廠沒興趣。那條路要是黃了的話葉凡根本就沒什麼利用價值了。

蔡大江畢竟也是一老油子,分析得很透徹。估計這桌上好多人也是此等看法。

不過面上還是笑眯眯的跟葉凡打著招呼,無非是看在於建臣和謝副書記面子上,人家屁股一走也許就變臉了。

人啊!就是這個樣子的。

至於說葉凡會靠上幣委曹副部長更是不可能了,人家是弄在於建臣的面子上才來走一遭的。

也許是那什麼狼鼠王級別肉湯給吸弓來的。華夏人都好奇,對於這種少見的稀罕特來看看也正常。

其實今天謝國忠是來為謝媚專門教周長河的,當時謝國忠一聽說謝媚兒居然被打了,這下子火氣就大了。從小到大誰敢打謝媚兒,這不是找抽。

所以急匆匆地趕到了魚陽縣,連縣府都沒去。了解完情況後知道周長河也被自己侄兒謝遜整得夠嗆了。現媚兒的傷也不嚴重,幾個指印已經消了。

氣也消了一大半,不過還是得去教刮周長河幾下的。一問才知道周長河到林泉鎮了。

正好葉凡邀請大家吃狼鼠王肉,也覺得有點好奇。一百多斤的狼鼠王就是謝國忠也從沒見過。順帶著回市裡也要通過林泉鎮,順路就過來了。

剛才周長河去請安時謝國忠那是沒給他什麼好臉子看,只哼了一句。道:「子不教父之過,不能教好兒子何以監督魚陽一個大縣的幾千官員。多!回去好好想想。」

謝國忠這一「哼那是哼得周長河是心驚肉跳的,老臉頓紅得如春的草莓蛋子,連連請罪不已。不過謝國忠只是在一個角落哼了周長河一句。還算給他面子。

所以謝國忠一離開周長河那是掏出紙巾就剩下拚命擦臉的份頭了。心裡暗罵不已,咬牙切齒的說是回去一定要打斷周小濤這個孽子的一條腿。

這些事兒秦志明也是看得較透。飲早就清楚。不過對於這些突然冒出來的各方面強大人脈關係,也讓秦志明這個書記暗暗有些心驚,看來也得重新審視葉凡的能量了。

雖說這些人脈看上去都有些虛虛的。但有的時候虛的是可以變成實成的關係。關係在變化,人脈在拓展。誰也不敢說他們不照顧葉凡。

至於說鐵明夏副鎮長經過這一餐飯後早就熄滅了跟葉凡爭雄的念頭。心裡嘆道:「唉!年輕就是好啊!咱老了。也許支持他也是件好事兒,反正咱們也是屬於同一派系的。」

不過今晚上的狼鼠肉湯的確是顯威風了,大家吃得是差點連舌頭都

刃個人,吃下去田來斤狼鼠肉,酒也喝了不少。葉凡其實有點肉痛。不是肉痛狼鼠肉,是肉痛自己的珍貴藥材以及從那截太歲身上擠出來的一種似血液般的樹液靈精。

這個東西可是吸天地之氣自然生成的,擠出些出來也不知是否會傷了那株太歲本體。

謝副書記以及一干人等吃完后就走了,走的時候葉凡交待范春香把剩下的狼鼠肉平均分成三斤多一份。配上一包特製草藥給自己看得上眼的領導每人一份。

要是別人知曉了肯定會笑,天下奇聞。送市領導的禮物居然是幾斤肉一包中草藥。

不過大家也挺高興,開始時不曉的是什麼見葉凡把一包包東西往車上分去,謝國忠可不高興了,臉一沉就要火。

這不是明擺著賄賠領導嗎?昨凡趕緊給解釋了一下后大家到樂呵呵收下了。

只有謝遜臉苦瓜著有些不高興。順了嘔嘴可是又不敢說。後來謝媚兒偷偷告訴葉凡說是她哥嫌狼鼠肉太少,才幾斤拿回去司令、政委和幾個下屬一人一口湯就完了。葉凡恍然大悟,趕緊使了個眼神給李宣石,把剩下的五六斤肉全給了謝遜。他也是一點都沒客氣,拿著上了車子一冒煙就開走了。

「表哥,今天葉凡去紙廠跟人打架了。」鎮黨委委員,副鎮長葉茂才有些興哉樂禍樣了給縣黨群書記鍾明義打上了電話。

「噢!打架,打得好哇!茂才,你怎麼看這件事。」鍾明義一愣神。轉眼間呵呵直笑。

「我認為肯定不是混混惹事,聽說那兩個被打的人一個叫王六順,一個叫張華。不過姓葉的也挺有兩手,聽說一腳一個只不過兩腳就把兩個蠢才給踹到了廢紙堆里。

要知道那兩個蠢才可是紙廠保衛科的,平時好勇鬥狠,前幾年還玩過刀子。這事估計是黃廠長安排的,表哥,要不要加加火。」葉茂才得意的乾笑。

「加火!是該加點。不過要掌握那個度,二來千萬別讓人知道是誰在加火。不然那火就燒不起來了,咱們就是坐山觀虎鬥就行了,偶爾出點小手就行了。」鍾明義說道。

「嗯!這個我明白。」葉茂才放下了電話,坐沙上勾思著一個個。情節,設置著一個個陷井。

「大江,葉凡去紙廠鬧事啦?」縣長張曹中問道。

「打過一架,一腿一個」兩下就解決了。後來也就平息了,還微了張椅子學著人家大學的教授那樣子給工人上課,件的是什麼盤活紙廠的事。」

蔡大江幾句話就講究了,心裡還有點遺憾怎麼沒打起來,不過他又怕真的鬧起來。如果這群人給衝到鎮政府來葉凡故然丟臉,但估計自己屁股也坐不祝

37m美女圖片.37m.cn請百度搜索「37m美女」看美女寫真,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