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百九十八章縣常委會變公安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縣常委會變公安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從,個縣公安局局長,如果沒兼政法委書記,其代帶牡命的主動權還是在縣常委會上。..

當然,也要給市公安局面子。人家的意見也要聽。如果市公安局要老著臉皮提出正當理由硬是要否決的話也能推翻。

當然,這種事很少生,一般來說下面推薦的人市公安局黨委只是走走過場,形勢一下就同意了。

所以張曹中現在是苦著臉跟在後面。鍾明義這個黨群書記則是坐山觀虎鬥,半眯著眼心底里正在唱著「威虎」他還真把自己想像成了「座山雕。

「是水雲居的謝姑娘嗎?我是葉凡的朋友,他現在被人打成重傷正躺醫院手術。」盧偉打上了電話。這小子唯恐天下不亂,因為那天葉凡請客時盧偉也知曉了謝媚兒的叔叔謝國忠是市常委第四號大人物,專職的副書記,有這尊神不用還用誰?

「什麼?重傷,為什麼。誰打的?」謝媚兒嚇得一下子臉都綠了,抖惡著連忙問道。

「好像就是因為那天水雲居的事,就是那個王小波叫了公安局的古征華副局長,把葉凡抓到南溪鎮派出所動了私刑,用辣板水浸過的皮鞭抽打。現在正在手術室搶救,也不知情況怎麼樣,也許打癱了,唉1

盧偉同毒當然加油添醋的說了一番,突出了葉凡所受的苦,都快打癱了。

幾分鐘過後,謝媚兒已經飆到了縣醫院。可是葉凡還在手術室里沒出來,急得她是轉來轉去的差點把聲偉的齊天的頭都給轉暈了,心裡暗道:「苦矣!小妹妹,你不轉不行嗎?再轉老子怎受得了?」

三個小時后。

正等得焦急的十個常委終於迎來了第十一個常委。去查案的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王昌然。王昌然早就提出不想再兼任公安局長一職了,說是太累了,現在接班人還沒定下來所以暫代著。

難道王昌然不想兼任握有實權的公安局長一職?

這一點就連張曹中和鍾明義都有些猜不透李洪陽這個「天王。心裡在想些什麼?

肯定有暗招還沒使出來,所以兩人早就作好了隨時接招的準備。而且如果王昌然不兼任更好了。對於公安局長一職三派都盯著緊。想搶到手。

不過這一重要職位估計還是李洪陽一方佔先頭一些。雖說前次推薦時上報了周拍成和古征華,但兩人上位的可能性就是不3層左右。..

周拍成有李洪陽挺著,再加上是原局長王昌然推薦的所以把握大了不少。

其實在推薦原公安局局長王昌然進常委兼政法委一事上李洪陽已經跟王昌然作了筆交易。

就是力挺王昌然掛政法委頭銜、入常。但不久后就得卸任公安局長一職。王昌然知道李洪陽另有安排。

在權衡利弊之後覺得還是先把級別提上去入了常委再說。一個公安局長雖說拉風,實權大。

但畢竟不是常委,也僅僅是一個正科級幹部。一入常既提成副處了又入了常,這個可比一個公安局長來得實惠。

「老王,你把具體案情給在坐的常委都說說吧。」李洪陽面無表情,口氣平淡了下來,不知在想些什麼。

「事情是這樣生的,我剛才安排了幾個科室負責人全面展開了調查,傳訊了林泉鎮和南溪鎮當時在場的所有人。

經過了解,早上7點左右葉凡同志正要去天水壩子主持選舉村長一事。

因為天水壩子那地方特殊,那個村子大家都知道。所以鎮里也特別重視。還特別派了力幾個幹部,加上我們縣局的個刑警一起去。當時葉副鎮長正等縣裡來的刑警好一起上路。該罩節由飽書吧四日據據。咖書友上傳

古征華帶著六個治安科的警察衝進了葉副鎮長辦公室,拿出手錯就要錚人。

當時葉凡同志叫他出示逮捕證,古征華當然沒有,因為這些事還未經立案調查,上面還不知道。檢察院更是不知情。

不過古征華硬是要強行銷走葉凡,後來葉凡又解釋說是要去天水壩子主持工作,並且從大局出安,闡述了天水壩子那村人不好管理。一再重申該村選舉工作的特殊和重要性。

說是等選出村長后再跟古副局長去縣局。不過古征華沒聽進去,又命令銬人,這時林泉鎮派出所的趙鐵海所長以及該鎮的副書記宋寧江同志都先後出來阻攔。

也說明了選舉工作的重要性和複雜性。可是古副局長一意孤行。在沒有逮捕證的情況下硬是把葉凡同志強行摶走了。

不久他們居然把車開到南溪鎮派出所,就在所里對葉凡動了私刑。開始由王小波和一干不相干的混混動手,對葉凡同志是拳打腳踢,後來居然酬

唉!

居然用了浸泡過辣板水和鹽水的皮鞭子抽葉凡同志,大家可能不知道,這個浸泡過辣振水和鹽水的鞭子抽在身上那種滋味即便是在古代都稱之為「酷刑」

而且從此事也了解到古副局長早就跟王小波聯繫好了,不然臨時頭去哪裡準備那種鞭子和辣板水等。..

這是一種典型的利用職權跟社會上人勾結濫用國家權力的行為,說難聽點已經構成了嚴重的犯罪事實。

幸好葉凡有兩個好朋友。一個就是市局刑警隊的盧偉隊長,一個就是嶺南軍區駐咱們省城水州藍月灣基地,最神秘的獵豹特種兵團的少校營長齊天也一路跟了下去。」

王昌然網講到這裡謝強失聲叫道:「獵豹1了得全體常委都往他身上盯掃了過來,不知謝強堂堂一個縣人武部部長為何會如此失態,難道獵豹很厲害?

見大家都盯著自己謝強會覺得有些丟臉,有些訕訕然笑道:「呵呵,失態了。不過在座的諸位估計還不知曉我們華夏國著名的獵豹兵團。傳說中的神秘部隊。呵呵。」

「謝部長,是不是據有殺人牌照的神秘部隊?」縣委辦江亞澤主任熟讀三國,對軍事方面也彼感興趣了。有些好奇的問道。

「那到沒那麼玄乎,不過也差不多。處理的全是咱們國家的一些重大軍事要案。裡面的軍官跟普通軍隊的軍官相比都要高像那個齊天少校如果調到其它部隊方馬就可以提」從者校。精英中的精英。」謝強為略顯自得的說道。

「嗯!是有點麻煩,惹出一精英來。」李洪陽點了點頭對王昌然說道:「繼續1

「當時市局盧隊長和獵豹的齊少校撞進南溪鎮派出所才葉凡同志已經被打得皮開肉綻,奄奄一息了。

縣醫院院長秦大同親自驗傷證實,葉凡背後全是鞭傷。有的長達近半米,整今後背全被打得差點爛了。骨頭也有點開梨,觸目驚心埃

據查當時王小波和古征華正在逼供,想假造證據污陷葉凡同志。這下子可是惹得盧偉和齊天大火了。他們要求放人,可是古征華和王小波不肯,就打了起來。

為了救出葉凡,結果古征華和王小波被齊天開槍擊中了小腿現在生命倒無大礙了。

當時如果不是齊天和盧偉出現。也許葉凡就危險了,縣醫院的秦院長說了幸好搶救得及時,不然血流太多就有生命危險了。

經過調查取證,此事是甩為當時王小波和周小濤以及費文遠等一干人等在咱們縣的水雲居喝酒,估計也是喝得有些醉了,要求人家老闆謝媚兒姑娘陪酒。還揚言晚上要求人家陪,

說到這裡王昌然有些難為情掃了幾個已經變色的常委一眼,特別是紀委書記周長河和組織部長費默,因為那兩個敗家子兒就是他們兒子。

「陪什麼?說事實1李洪陽一擂桌子厲聲問道。

「說是還要求謝媚兒老闆陪夜,謝媚兒當然不肯,當堂就被周濤、王小波、費文遠三人甩了幾巴掌,幾個女服務員也被打了。

周小濤等人正在砸桌子時葉凡跟周拍成、部副檢察長以及審計局的范副局長也正好去水雲居說飯。不過當時是葉凡先進去的。周拍成等人還沒到。

網巧碰上了謝媚兒被打,葉凡跟謝媚兒還有點關係,好像是叫謝媚兒干姐。

所以當然就挺身而出了說是代謝媚兒喝酒,王小濤等人當然不肯幾人就出拳打葉凡。

不過葉凡身手還行,一身的蠻力,聽說在學校武術隊練過。當時為了保護謝媚兒和自己。只好出拳相抗,最後幾個人僅僅幾拳就被他踢到在地了。

後來周拍成也到了,就勸大家不要打了。就在這時候王小波突然抓起桌上一個大號瓷器菜盤子從側面砸向了葉凡。葉凡同志為了保護自己,隨手一拳擋了過去,估計是想砸開盤子。不幸的是那盤子砸碎了稍帶著把王小波的手利拉出一條七八厘米的口子,梁子就這樣接下去了。

周拍成副局長馬上安排人送王小波去了醫院,正想處理一下。突然謝媚兒的哥哥,也就是咱們縣羊頭峰基地的一個少校營長,叫謝遜沖了進來給了周小濤幾下。

還把人給抓到了基地,昨天晚上了才送了回來。不過經過了解,那水雲居是人家羊頭峰基地的十幾個軍官家屬因為沒工作。為了討點生計所以湊了錢開了這個餐飲樓。

什麼證件都齊全,是合法經營。說起來這事還真是給咱們縣丟臉,我的臉都燥得很。

當時人家基地曹司令怎麼說的:軍官家屬生活困難想自主幹了生意,咱們當地政府不但不支持還逼人家的家屬陪酒,連陪睡都叫出來了。唉1

「無法無天了!丟人啊!我們鄰近的福春市是擁軍模範城市。咱們魚陽縣都幹了些什麼?逼人家軍嫂陪酒、陪夜,不同意就打人砸店。

純粹的土匪行徑,軍人能來咱們這個窮旮旯是付出了許多,這事一定得嚴辦。嚴辦1

李洪陽「啪,地一聲終於敲碎了茶杯蓋子,轉頭對張曹中說道:「張縣長,你的看法是?」

「嚴辦!我同意。不過得按事實,以法律為準繩來辦。」張曹中無奈的點了集頭,知道費默、周長河等人今天丟臉是丟定了也沒辦法。

「我也同意1鍾明義接上話茬道,「的確不像話,如果真的鬧出去咱們魚陽縣成什麼了?」心裡暗暗得意道:「費默啊費默,長河啊長河,生了個不成器的兒子,你們就等著丟臉吧,哈哈哈大快人心啊1

鍾明義這時直想唱,智取威虎山。這老段子,不過不合時宜,還是憋住了,準備回家后再唱給老婆聽聽。

「李書記,我向你檢討。小濤作出這種事來我這個作父親的有責任啊!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周長河痛心不已,經過那一檔子搶救的事後他也有些大徹大悟了,勇敢地站了起來作了自我檢討。該罩節由飽書吧四日據峪。咖書上傳

這時各個常委的眼睛都盯向了組織部長費默,隱含譏笑,因為他的兒子也打了人,看他怎麼丟臉。

費默真是想找個地洞子鑽進去,臉上一下子漲成豬肝色了,跟周長河網好配成一對。這兩人都是張曹中一夥的,所以張曹中心裡也不是個滋味。

「不過年輕人嘛!有時喝醉了幹了些瘋狂的事來也情有可原,作家長的也不能像諸葛孔明一樣能掐會算,所以這事兒該如何處理一下就是了,我認為要低調些,如果搞得太大鬧騰出去也是打我們魚陽的臉是不是?」

張曹中又話了,為費默和周長河開脫。

「嗯!低調處理是要低調處理,不過嚴辦絕對是要嚴辦的。」李洪陽正說著電話卻是響了起來。

「是李書記吧,我是謝國忠。」謝國忠口氣不善,剛才聽到侄女謝媚兒在電話中哭鬧后那是勃然大怒。所以當即了解了一下情況后打來了電話。

「啊!是謝副書記,我們正開常委會,您,「您有什麼指示?」李洪陽心裡一涼,估計可能是葉凡的事給什麼人摘到上面了。來得真快啊!本來還想低調處理,這下子看來是難以低調了。

「開常委會,正好了。我打你們會議室電話,把免提按了,讓你們所有常委都聽聽。「哼1謝國忠口氣嚴厲,看來勢頭不妙。,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一,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