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零三章矛頭直指葉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矛頭直指葉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占人碰了杯喝了口繼續說道0昨天聽說本來秦備動是等你回來再去天水壩子主持選舉,說你是從那旮旯出來的,人緣方面較好處理等等。9u.net

誰知繆鎮長血氣方網,一拍胸脯說道:天水壩子是龍潭虎穴嗎?怎麼給你們謠傳得跟土匪窩一般。

現在是什麼時代了,是新時代。是黨的天下。幾個村民就把你們這群政府官員給嚇成這樣了,以後還怎麼開展工作?這事我就作個榜樣。親自跑一趟。我就不信天水壩子人能吃了我,哼,」

「有他受的了葉凡忍不住哼了一聲。

「那是!瓚勇一到天水壩子。還真把自己當個官了。頤指氣使的。林泉鎮所有工作人員和天水壩子李宣石,吳天嶺等村幹部全成了他的手下奴才。

他自己叼了根,據說還是什麼古巴進口的,一根就要幾塊錢的雪茄坐在段海搬來的藤椅上,翹著個二郎腿。時著話筒不斷的大吼著。開始的時候李宣石,吳天嶺等人看在你的面子上還在忍著。可是後來生了一件事就惹出麻煩來了。

李炎亭老族長搖著輪椅過來時把話筒的線給掛走了,一下子就把繆鎮長手中的話筒給掛砸在了地下。

繆勇正得意地喊話沒防備,那話子甩在了他的嘴上正好打在那根雪茄上。

就那樣不小心把臉給燙了一下,不過那雪茄的火頭也挺厲害的,估計燙了一下也有些痛。

這下子可就不得了啦,繆勇幾步衝到李炎亭跟前,一腳就踹了過去。

要知道李老族長可是保護唐朝金馬的英雄,是受到過省里獎勵的。經絡廢了,手上跟普通人一樣,再加上年歲已高,怎麼受得了瓚勇那小子氣極之下的猛力一踹。

整個輪椅眨眼間旁鎖一聲就翻倒在了地下,而李老族長也被壓傷了腿和手。

這下子可是捅了大馬蜂窩,天水壩子人可是不幹了。..李炎亭在天水壩子的威信可是不得了,估計這麼多年來也只有你能跟他比一比了。」趙鐵海剛說到這裡葉凡插了句話。

「我跟李老沒法比,他是老前輩了,鐵海你過贊了。」葉凡聽到這裡搖了搖頭,心道繆勇的太子爺作風太大了,這樣子還怎麼干工作,估計後面馬上就要到霉了。

菜西施端了幾盤菜進來敬了幾杯酒又出去了。

兩人雙碰了一杯趙鐵海繼續飆言道:「李橫山一下子沖將過去一把就把瓚勇給推到了地下,哈哈哈」那小子差點成了滾地葫蘆。我跟縣局來的幾個刑警趕緊沖了上去拉住了李橫山等人,圍住繆勇勸他趕

走。

可是這小子覺得丟了臉,因為他那身名牌西裝給弄得臟乎乎了。公子哥脾氣了,破口罵道:雜種,敢襲擊政府官員。鐵海,全給鏑起來帶回鎮里去。

我當時一聽當即就傻眼了,差點蒙暈菜過去。

心裡叫苦不迭啊!銬人,就憑我們林泉鎮派出所帶來的那三十來號雜牌幹警,外加縣局刑警隊來的五個人,總計的個人。

跟人家一個上萬人的村子相抗,估計真要扛起來咱們連骨頭碴都會給敲成碎末。

幸好春水手快,趕緊跑回老宮給秦書記彙報了此事。這進李家的那些今年青人全操著大棒鋤頭破磚頭什麼的都圍攏了過來,叫嚷著要繆勇給李老族長叩頭賠禮道歉什麼的。

見幾千人圍逼上來繆勇這小子也有些怕了,連臉都呈綠色了。再也不敢吭聲,掏起電話好像打到了市裡給什麼人。

不一會兒,縣委李書記和張曹中縣長給緣勇來了電話,勸他給李老族長道個歉。

這邊指示我們一定要保證繆鎮長的人身安全。可把我們這些個小警察苦得想吞黃蓮,這他娘的都是什麼事。..你惹禍要咱們來擦屁股。天水壩子那伙人好惹的嗎?就是縣裡鑽出一個中隊的武警估計也不敢如此囂張,就更別說我甘這二三十來人了。

他們後來連鳥統獵槍都給搬了出來,就連縣裡來的那五個刑警哥兒們那腿兒都在微微打閃。

繆勇身子骨開始抖了,全身是汗,都濕透了,有沒屎褲子我不清楚。不過事情又生了轉機,不久縣城的靠山虎玉世雄給李宣石來了

一直給賠不是?還說繆勇是他家的什麼親戚,後來李宣石看在玉世雄份頭上就沒再為難繆勇。

咱們一夥才脫了身趕緊溜回了林泉,回來后這小子死性不改。嘴硬的跟茅坑裡的臭石頭差不多。放言要給天水壩子人好看,以後天水壩子村人休想到鎮里要到一分錢什麼的。」

「哼!難怪緣勇一直逼著鄭力文想把修天水壩子那破路的出o萬給挪走,估計就是想公報私仇,老師工資拖欠就是一個噱頭。」

葉凡恍然大悟,估計此事就連李洪陽和張曹中都頭疼不已。後來才會親自接待自己先敲定了天水壩子的事。

估計秦志明更是不好過,這麼一個小祖宗供在林泉來主剛一大鎮也真是有兒戲了六也不知具甲兩位大爺怎麼想台繽※

同一時間。

林泉鎮百味閣里一個包間里也正坐著三個人,鎮長繆勇,副鎮長葉茂才,綜治辦主任劉馳。

劉馳本來是緊貼原鎮長蔡大江的。而蔡大江可是屬於張曹長一夥的。不過現在的林泉張曹中一派非常的弱,基本上已經放棄了這塊地盤。

估計就剩下原廟坑鄉的鄉長曲英荷是他之手提拔到林集鎮來當副鎮長。黨委委員兼職組織辦。

其實只能說是降職使用,因為按照市裡原來的口風廟坑鄉的鄉長書記都要撤職的,後來兩人也花了很大力氣,終於保住了職務改為降職使用。

劉馳見張曹中一夥僅有一個曲英荷勢單力薄,估計在林泉是沒什麼大作為了。

所以腦瓜子一轉作了牆頭草,乾脆就,改投向了新來的繆勇鎮長,跟葉茂才打成了一片,成為了鍾明義的手下蝦兵蟹將。這事兒估計張曹中也沒怎麼放心上,劉馳就一個綜治辦主任還沒入他法眼。

「謬鎮長,昨天天水壩子生的事我覺得肯定是有預謀的。想想都覺得十分的奇巧,天下哪有那麼巧的事?。劉馳語不驚人不下口,心裡小算盤拔得啪啦啦直響,他是想利用繆勇才來什麼都不清楚的機會搞點小動作。「我也覺得太過奇巧,說來聽聽。」繆勇除了心高氣傲,血氣方網一些外也不是個傻子,此刻倒是恢復了作為一鎮之長的平和心境。

「咱們鎮的黨委副吧!那個人除了會拍馬屁,像混混樣打點架動拳頭外正經事一點不會幹的。」

劉馳為了證明自己講得沒錯還順手掏出了蘭閱竹表在省報上的那塊豆腐塊。

指著上面的文定逐句分析道:「你看看,連咱們南福省省報記者都說了,這小子都幹了些什麼事。在天水壩子時作為一個駐村組長,正事兒不幹,幫寡婦餵豬,幫姑娘挖地瓜,幫

「嗯!是有些可笑。堂堂一個駐村組長,正股級幹部,就干這事兒。好像都跟娘們有關係,難道那小子是」有點那個了,哈哈余」。繆勇和葉茂才都乾笑了起來。

「本來那天葉凡就走到天水壩子主持選舉工作的,後來因為在縣上為了爭一娘們打傷了人家王波被警察給抓了。

誰知這子走了狗屎運,認識的那個干姐姐背後有人,把他給救了出來,還落了個副書記位置。

媽的!盡踩一路的狗屎,估計他跟那什麼姓謝的干姐也是一對狗晏女罷了,什麼干姐乾弟的,這年頭哪還有那種東東。

再推敲一下,這次瓚鎮長您去主持選舉,而這事本該是那小子塞是不是覺得很丟臉,聽說天水壩子的李宣石,就是那個帶頭圍攻你的壯漢,可是跟葉凡稱兄道弟的。所以這事兒透著古怪」

劉馳倒是分析得頭頭是理,就連葉茂才這個老油子都覺得這其中應該有葉凡的影子在裡面使壞,不然為什麼會那般的巧合。

「哼!葉凡,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子。跟我玩陰的,那咱就好好陪他玩玩,玩不死你小子繆勇就差咬牙切齒了,好勝心又猛然高漲。

「繆鎮長,要整他有的是機會。聽說那小子調走那天整整收了三輛大三輪的有物。天水壩子那村多窮。硬是叫人家送禮給他,真是貪的可以了,連土豆地瓜都要貪。」

劉馳純粹的一幅小人嘴臉,又補充道:「再看那小子現在牛逼哄哄的。一個月僅拿勁多塊錢工資的政府工作人員,配得有手提電話。

開的是比縣長還派頭的的萬進口三菱。這其中沒有點什麼的打死我也不相信。

憑什麼?工作才四個。月,全部工資加起來也不過如塊。連個三菱輪子都買不了,」劉馳極力聳恿著盡說風涼話。

「嗯!難道那勁萬給他挪用去買三蓬了不成。」繆勇喃喃著惹有

思。

「那車應該不是挪用的勁萬買的。因為沒有那勁萬前他已經開上了。」葉茂才倒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感謝下面口位哥們今天的月票,因為有兩位我回來時已經在榜下了所以不知名字,狗子心裡感激。謝謝,如果月票一天增長突破田票加一更,也就是4更。今天已投了口票了,加油吧各位江湖好漢,是好漢的就給頂上。該出手時就出手,劉歡唱得好啊!哈哈哈,

「書友羽口心刃。「書友酥刀引引彌燃。「書友田蚓,舊。效,「清滕,「書友傻比乃凹引哦強,「職舊。「書友心凹口曰曰傷碧,,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庇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