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百零四章驚人的能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驚人的能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過古馬叉補交說道0我也杳討。..9unet他家裡窮得叮鎖響煦久消吐古川縣勞動局辦公室任一無權的小破主任,母親就一小學教師。

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讀的都是名牌大學。聽說為了他們哥妹幾個讀書家裡還欠得有好幾萬塊外債,說是家裡出錢買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前段時間市委的周乾陽書記曾經拔了舊萬塊專款給他修天水壩子的路。到現在也沒開工。

不會是把那舊萬塊給挪去買了輛二手三菱顯擺吧!看他那一身作派,完全就是個富家大公子行頭。」

葉茂才也有些納悶這小子怎麼會那麼有錢,用手提,開三菱,抽中華。穿名牌子,不眼紅都不行了。

心裡暗罵道:「媽的!老子買輛自行車都心痛,你到好,三菱都開起來了。老子連個輪胎都買不起。這都什麼世道?其中肯定有貓膩,不然那錢難道天上砸下來的,我呸!作夢還差不多。」

「呵呵!這事好辦。」繆勇詭異的一笑不再說了,幾人喝起酒來。

不久鐵明夏副鎮長也到了春香酒樓。

「老鐵,祝賀你高升啊1葉凡笑道,舉起酒杯來碰了一杯。

「更應該祝賀你高升副書記,這可是通往鎮里書記,一把手的跳板。呵呵,」

鐵明夏由未入黨委的副鎮長這下子一躍擊敗肖長河和關西才進入了鎮黨委,說起來還是沾了葉凡的光。所以鐵明夏內心還有些感激葉凡。

現在總體來說兩人都屬於李洪駐的一派了,只是鐵明夏還未進入李洪陽法眼,只是粘上了鎮黨委書記秦志明邊角罷了。

「同喜。」葉凡也開心多了。剛才失去黨校「跨世紀英才班,後備幹部學習的不快現在也消散了許多。

從這件事上也讓他認識到,官場上沒有真正的鐵竿上下屬的。自己為李洪陽這個縣委書記賣命。

可是在關鍵時刻他還不是照樣子要屈服於權勢,把自己已經到手的「英才班。名額拔給了繆勇。關係隨時在變,權錢比關係硬實多了,關係一般來說要屈服於權錢交易的。

在官場上,作官的一方往往有的很親的親戚不幫,反而幫的是外人。就是因為外人送錢敢收,親戚送錢為了面了肯定是不能收,收了怕被自家親戚戳脊梁骨。

不能收錢當然就不想給親戚辦事了,收了外人的錢當然就要幫外人辦事了,所以,有時親戚不如外人就是這般子的一個理兒。9u.net當然這些也是相對的。

而且這次自己被古征華抓走後按理說李洪陽作為縣委書記,應該早就得到了消息,可是自己被抓進了南溪鎮受到了鞭刑李洪陽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就連平時稱兄道弟的縣公安局副局長周拍成也在裝弄作啞的。真是有些詭異,有些人一試就出來了,普通朋友和鐵竿的差別就在於此了。

要不是李宣石帶著天水壩子人鬧事,也許李洪陽還會讓自己再受一些苦的,不過也幸好盧偉和齊天跟在後面。

說明李洪陽只是把自己當一枚有相當利用價值的棋子,違規抓自己的古征華到下了,從而乘機扶周拍成上位縣局公安局局長之位。周拍成別看整天稱兄道弟的。關鍵時玄估計也得屈服在領導的魔爪下。這世道,想找個鐵竿難啊!什麼事還的靠自己,不過盧偉和齊天還算不錯!

稱得上是鐵竿了,不過現在還沒遇上利益糾葛,能否經受得住考驗這事兒也難說,葉凡心裡也沒底。

這些道真難,葉凡心頭裡又響起了《知音》這歌,唉!人生難覓一知音啊!這個知音當然不光指男女方面。朋友也相當重要的。

「老鐵,咱們鎮好像還調來了另外兩個黨委委員,聽說都是女的,你見過嗎?」葉凡問道。

「見過了,那天宣布的時候來了一次就斑廟坑鄉了,現在人事方案還沒定下來,所以她們得暫時呆在廟坑鄉看住那些個蠢蠢欲動的幹部。

如果有重大的事要黨委決定時再通知她們回來開會。」鐵明夏說道。「現在的黨委會可是有些不好開。」

「那是!一個公子哥,兩個倒霉的鄉長書記,被降了半級估計都窩尖著,不用臉子已經不錯了1

趙鐵海一臉的乾笑,掃了一眼鐵明夏說道:「嘿嘿!鐵哥,聽說那個叫賀雅芝的原廟坑鄉的書記還是個單身女人,都快刃了。人也長得不錯,白嫩嫩的像個心歲少女。」

「兄弟,是不是打上鬼主意了。別說,還行。反正你老弟也快出歲了。飛酉口馴好。撈個姐姐做老婆會疼人,更幸福,實成著呢!哈哈哈」鐵明夏掃了趙鐵海一眼,眼神兒怪怪的,直盯著趙鐵海雞皮疙瘩拚命掉。

「鐵哥,我可沒這個意思。我是想說那女人很風韻,細皮嫩肉的。..很有修養、氣質。

聽說還是「廈門大學。畢業的。最近還考上了研究生。所以,咱有屁的盼頭,俺就一個高中畢業的土疙瘩,她哪瞧得上我這種粗不啦嘰的騷人。

倒是葉哥那「海江大學,的牌子特硬實,到還壓她一疇,到是可以壓上去的談談。

不過葉哥估計會嫌她太老了一點。其實只是年齡大,人看上去一點都不老。

怎麼說呢!她身上有一股子古代那種大家閨秀的味兒。嘿嘿」趙鐵漲臉都紅了,這種臉皮厚如鍋底子的**也會臉紅,葉凡倒是覺得那女人肯定有些希奇,到也想見見。

「好你個老趙同志,敢如此編排鎮黨委分管紀委的書記,趕明兒她回來我只要漏*點口風,你呀!吃不了就兜著走羅1葉凡調侃道。

「別!我服了你葉書記,咱跟你們不是同一個級數的。你們都是響噹噹的黨委委員加實職副科。就我可憐,一個小正股。整天還得受那小繆子的氣。真是難受。真惹我火起老子這所長不當了,看他管咋的1

趙鐵海話語中略帶酸味,把繆勇鎮長取了個外號叫小繆子」都成太監了,葉凡實在想笑,看來趙鐵海是很不弔繆勇的了。這樣子可是好中,一乒勇惹著了堂堂的趙大所長以後要開展,作點有麻煩鬧餌%※

這也實在難怪他趙鐵海會如此生氣,一轉業就在林泉鎮派出所,經過幾年艱苦掙扎才爬到所長之位。

現在一合併這裡可是個級大所,近百來號警察。跟某些小縣的整個公安局子差不多人,可是現在趙鐵海一直想兼職提拔個副科級都難了。

趙鐵海本就窩著一肚皮的火。現在調來個公子哥鎮長小繆子,時不時還把派出所當作自家的護院家丁樣隨意使喚著,估計口氣方面也不容樂觀。

不要說趙鐵海這個所長有些不滿。就是他手下的警察也彼有怨言。

可是敢怨不敢言啊,人家可是市裡有靠山,還是分管紀委工作的,專門查處官員的。

誰敢不服,鬧不好什麼時候紀委找上門來就夠自己喝一壺的了。所以。也難怪他心裡有些不滿意盡牢騷。彼有股子怨婦的心態。

「鐵海,你先喝琳,看看我能否幫上你的忙。」葉凡心裡一動,覺得趙鐵海這個人還不錯。

平時雖說說話有些粗野,人顯的大大咧咧的,也有一些這樣那樣的小毛玻比如也較好色,但此人較實成,對自己也不錯。

網畢業參加工作時來林泉鎮最認識的就是他了,如果這次能幫他一點說不定以後他就是自己的鐵竿圈內人了。

因為前幾天周拍成局長來探望葉凡時無意中聊到縣公局黨委裡面好像是調走了一個」現在準備增補一個黨委委員。

當時自己也探了探口風說是想推薦一個朋友,周拍成想了想倒是點頭說是如果符合條件的他去爭取,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既然有這般好事了就該利用一下,再說前次周拍成能升上局長寶坐可是自己用皮肉之苦給他換來的,算起來他可是欠了自己一個大人情。

人情這東東該利用時也得用,不用過期作廢了。

如果先把趙鐵海這個所長弄進縣公安局局黨委去作個委員,雖說只是個普通的黨委委員,級別也沒提。

在縣局裡面總算是佔了一席之地,也有那神聖的一票。以後有提拔機會時這個頭銜就很管用了,可以說是一個重磅底牌子。「中1趙鐵海二話沒說,操起一瓶低度古井咕嚕著一下子干進去了半瓶進去了。

他知道葉凡的能量,那天葉凡在春香酒樓請客的場景讓他差點震掉了下巴。

市公局於建臣的關係跟他很鐵,軍隊里也有關係。如果他肯替自己說說,沒準兒自己還真是有點希望。

喝完後趙鐵海有些醉意了,說道:「葉哥,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啥事哼一句就走了,叫我趙鐵海殺人去我眉頭不皺一下1

「看看,才喝了半瓶就醉了,咱們都是黨的幹部,政府官員,能說殺人嗎?」葉凡也不說二話,掏出電話當作鐵明夏面打了起來。

「周局嗎?我是葉凡啊!前天晚上那事兒我給你說過了,那個人就是鐵海,怎麼樣?」

「呵呵!你老弟都給下命令了我還能不辦嗎?如果給於局知道了還不拔我的皮,說我虧待他這兄弟。

好了!已經辦妥了,你直接給鐵海說一下,叫他明天到局裡來,局黨委要跟他談談。」周拍成笑道。心道:「總算是還了這小子一今天大人情,不然堵得慌。」

「鐵海,剛才周局跟我說了。叫我代傳一下,明天到縣局去,局黨委要跟你談話。先弄個局黨委委員再說,以後有機會了再爭齲」葉凡笑道。

「真的!啊!我幸福死了。我得大醉才行,不然難受。」趙鐵海勸啦一下站了起來,好像一下子好像陷入了瘋狂之中,仰起頭二話沒說剩下的半瓶又下肚皮了。

喝了一瓶半這下子徹底倒下了。弄得葉凡和鐵明夏好生鬱悶。本想把他給抬回去的,不過葉凡想了想還是把所里的民警招了兩個來扶了回去。

不過鐵明夏在一旁可是暗暗心的。想道:「葉副書記的「能量。還真不敢小瞧,趙鐵海想了幾年的東西他一句話就給搞定了。

人又如此年輕,以後前途絕對無量。我要不要學習趙鐵海,剛才鐵海就有表忠心的味道。

雖說現在我跟他行政級別一樣。但估計以後他絕對會升得快一些。到那個時候再想拉關係就顯得太過功利性一些了。不過這事兒先觀察一眸子看,關係可以慢慢拉,」

鐵明夏還是有些拉不下這個臉子,決定再等等。

半夜!

葉凡當然照老樣子溜到了菜西施的酒樓,現在幕西施給他配了一把側門鑰匙,方便進出。

網鑽進三樓的廳中,現居然還亮著粉紅色的彩燈,朦朧中相當的曖昧。

「嘿嘿!想不到春香也學會搞浪漫情調了,有穩下辦起事來就更有味兒了,嘎嘎嘎

葉凡心裡淫蕩的想著更是來了情趣。一想到春香那噴火的身體胯下那根玩意兒不爭氣地早就高揚起了頭來,磨刀嗜嗜準備宰豬羊。

輕輕的推開廳門,葉凡突然一動。孩子氣上來了,想嚇唬一下菜西施整點好玩的東西出來。

現菜西施正抱著一個枕頭。身上蓋著一床薄被子窩在沙上還在專註的看著電視,看來是被什麼狗血節目給迷住了。

輕輕竄進了門,菜西施還沒現。因為葉凡施展開了輕身提縱術。所以身子輕盈了不少,基本上沒在地板上出聲音來。

手一按「嚓,開關,一聲微響,最後那盞紅色彩都給滅了。

「誰1在菜西施的驚呼聲中,葉凡一個餓鷹撲食如大鳥飛到了她跟前,反手一轉就把菜西施那噴香的身體摟進了懷中。

菜西施突然之間被人抱住以為是遇上什麼劫匪了,嚇得身子骨一抖張嘴就想喊救命。

可是葉凡那是什麼身手,國術七段的下等大武師。既然要作弄一下菜西施了當然不會讓她喊出聲來。日o8姍旬書曬譏口齊余